刚刚更新: 〔从地狱归来的男子〕〔超奇〕〔逆天凰妃:星主,〕〔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草莽年代〕〔快穿之反攻略系统〕〔大玄师〕〔餐饮巨头〕〔花都逍遥医仙〕〔盛唐之刺遍江湖〕〔神帝的宠妃〕〔海贼之无名〕〔怪秘之旅〕〔乱世盛宠:公子宠〕〔美漫之驱魔神探〕〔最爱陌生人儿〕〔一剑龙凰〕〔梦想变普通〕〔最终之自我救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39可是嬴政总觉得他拥有自己不曾企及的东西
    咸阳,秦宫内。

    一众乐师正聚在纱帘外为皇帝演奏,纱帘内的御座上,一统天下的始皇帝陛下靠在一侧扶手,专注的听着。

    外面大(殿dian)的正中间,坐着一位击筑的乐师,他低着头,左手按住弦的一段,右手握着的竹尺上下翻飞的击弦,乐声的激奋中又透着些悲凉,节奏时快时慢,时扬时抑。一曲终了,令人((荡dang)dang)气回肠。

    皇帝已经愣怔了许久,一旁的宦官扫了眼底下的乐师,小声的向纱帘内唤道“陛下。”

    嬴政一愣,这才回过神,偏过头摸了摸湿润的眼下,似乎有些疑惑。

    “重赏。”

    众乐师皆跪,“谢皇帝陛下”

    嬴政兀自皱着眉,“这曲子是谁编的”

    击筑的乐师再次下拜,“回禀陛下,此曲是现下民间流行的一支乐曲,是一位叫高渐离的乐师所编,此曲每每奏出便催人泪下,臣演奏出的,不及高渐离一分。”

    “高渐离”嬴政在舌尖品味着这个名字,随即下令,命高渐离进宫来为他演奏。

    见这个乐师之前,有人便向皇帝禀报,高渐离乃是昔(日ri)刺客荆轲的好友,两人关系匪浅亲如兄弟,按照秦国的连坐法,此人该杀。

    嬴政略一思考,随即抬起手,“免其死罪,只弄瞎他的双眼,仍旧带他来见朕。”

    高渐离被带上来时,因为眼伤还未复原,眼伤缠着布巾,他一(身shen)白衣,虽已盲,但仍气度不凡,行了一礼后便端正的跪坐在筑边。

    嬴政微欠了欠(身shen)盯住他,“你和荆轲是朋友”

    “是,陛下。”

    “你那首乐曲,跟他有关系吗”嬴政略迟疑地问。

    高渐离点头,“那是他还在时草民与他常奏的曲子,他死去后草民又改了一部分。”

    嬴政斜靠在座位上,“你们昔(日ri)关系很好”

    “是,草民与他皆出(身shen)于市井,常常与一众屠狗辈饮酒,醉后一起唱歌,相乐相泣,在别人眼里,就像一对疯子。”

    高渐离虽已盲,但他好像很能从声音中体会到对方的(情qing)绪,对自己的(情qing)绪也控制得当。

    嬴政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高渐离又立刻低下头,“当然,这种市井之辈的快乐,不足为陛下道也。”

    嬴政便闭上嘴,略有些失神的点点头,突然道“你奏来我听。”

    高渐离便开始击筑,可能因为看不见,他好似一点外界的压力都感受不到,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乐曲中。

    嬴政听的入了神,眼神飘渺不知道在看向什么地方,他的眼眶也渐渐的湿润,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恣意充盈在心间,道不出它的形状,说不出它的细节,想要抓住,却还是空。

    “赐,高渐离百金,从此为朕的御用乐师,专为朕一人击筑。”

    一曲奏罢,嬴政下达了命令。

    从此,高渐离击筑的声音便常响在秦宫中,他为嬴政演奏,只是隔着高高的台阶。有时候嬴政会看着底下的高渐离失神,他不过是一介草民,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可是嬴政总觉得他拥有自己不曾企及的东西。

    听着那乐曲,嬴政仿佛能看到荆轲、高渐离和他那帮狐朋狗友在闹市吆五喝六,共饮共歌,一起谈理想抱负,如果其中一个要用生命的代价去完成此生壮举时,另一个会击筑高歌为其送行,在他死后,还如生般放在心里,时常感念、感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