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在梦里,我不愿〕〔情意绵绵:慕少的〕〔剑客的宿命〕〔给女装大佬递茶〕〔刷钱百法〕〔史上第一神话掌门〕〔三维世界游戏〕〔崛起复苏时代〕〔蜘蛛科技帝国〕〔陌世意情缘〕〔征天策〕〔我在古代有工厂〕〔天珠鬼迹〕〔山村庄园主〕〔足球之召唤千军〕〔我是绝世树仙〕〔与萌娃的文艺生活〕〔永劫帝君〕〔一夜情深:撩妻总〕〔(穿书)修仙界的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40每次钟临霆拍摄完毕,都会剥不去嬴政身上的气息
    嬴政明知道高渐离是危险的,可是他就是喜欢听他的音乐,体会他所表达的感(情qing)。

    有一次,嬴政竟走下台阶,站在高渐离不远处问道“你为何能把曲子奏的这样好,朕都说不出哪的好,你的乐声里,有些说不出的东西。”

    (身shen)为一国之君,嬴政说这番话的时候却格外谦逊,这在他,都算是讨好了。

    高渐离似乎没想到嬴政会突然离得这么近,他很快平静下来,说道“臣之前也不过是一介草民,所拥有的,所抒发的,也不过是朋友兄弟间的普通感(情qing),如天地间一只蟋蟀的叫声,微不足道,陛下乃天之骄子人中龙凤,心中所发的自然也是龙鸣凤啸之响,不是臣可以比拟的。”

    高渐离说的都是好话,可是口气却很冷淡,甚至可以理解为讽刺,依着嬴政平常的脾气,尽可以处死这个人,可是他只是垂了垂眼,一眼不发的又走回自己的王座。

    “朋友,兄弟”嬴政喃喃自语。

    “你能为荆轲做到什么地步”嬴政突然问,“可以为他去死吗”

    高渐离突然握紧了手中的竹尺,定定的答了一句,“是。”

    “可朕的朋友兄弟,都想要朕的命。”嬴政低低地说,“朕也曾有知己,朕不惜兵力((逼))迫他远离家国来朕(身shen)边,可是终究立场不同,他忘不了自己的国家,如同一条鱼被我带到了岸上关到笼子里,再怎么喜欢,也是一死”

    “陛下说的是韩非子吧,那是高某敬佩的一个人,以一人之力力保自己的国家,称得上壮士。”

    “大胆”旁边的宦官立刻道,“你说韩非是壮士,那意思是说陛下”

    “退下。”嬴政沉声说道。

    宦官立刻噤声了。

    高渐离仍冷冷的坐着。

    嬴政斜倚在座位上,叹口气,“其实你恨不着朕,当初是他要刺杀朕,朕怎么能留他。”

    高渐离仍不说话,如一块冰冷的石像,嬴政终于摆摆手,让他下去了。

    可是自那以后,高渐离再演奏的时候,嬴政特许他靠近自己,不再只能在台阶之下,有时候演奏完毕,嬴政会跟他说几句话,倒像是蹭几句话,因为高渐离惜字如金,最多就是问一句答一句。

    但即使如此,嬴政依旧常常召他来击筑,一(日ri),嬴政听出筑的声音有些不对,可是也没说什么,而且那天,高渐离主动跟他说话了,嬴政很惊讶,立刻回应了他,可是就在他出声那一刻,高渐离突然举起自己的筑朝他砸过来,嬴政呆呆的一躲就躲开了,等到筑落在地上他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筑被摔散,里面被灌了铅。

    他是要刺杀自己,而且早有预谋。

    左右的护卫立刻拿下了高渐离,嬴政盯着他许久,“你们,都想杀朕”

    没人说话,嬴政转(身shen)离去,他的腰背仍(挺ting)的笔直,只是有些僵硬。

    拍摄结束,楚希静亲自拿着保温杯过去,先给他擦了擦汗,这个季节穿这么繁重的衣物还是很闷的。

    “虽然我不是全懂,但是我知道,你演的一定能成为经典。”楚希静说。

    钟临霆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一把将她抱紧,如同要嵌进自己(身shen)子般。楚希静感受到他如窒息版的急切,他好像很不安,又好像很悲哀。

    每次钟临霆拍摄完毕,都会剥不去嬴政(身shen)上的气息,高绝冷傲,最突出的,就是那种孤独了吧。

    为了唤醒他,楚希静都会主动过去亲近,她目前最有效的方法只有一个跟压制咒印是一样的办法。

    晚上,陷进(床chuang)褥的时候,钟临霆急切的像是要吃了她,有时候甚至会有些粗鲁,楚希静一声不吭,咬着唇尽数接受,她感觉他浑(身shen)都绷的很紧,只有埋进她(身shen)体,他才会一瞬间安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