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太古丹尊〕〔极度宠溺:早安,〕〔盛世婚宠,霸道老〕〔护国公〕〔豢养人类〕〔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望断天下〕〔神猴吞噬进化系统〕〔克斯玛帝国〕〔神话之我是传奇〕〔战国之菜鸡联盟〕〔我在漫威肝梦幻〕〔星辰之蓝星崛起〕〔回到八零当女兵〕〔邪派掌门人〕〔有本事你过来咬我〕〔大明略〕〔萌宝来袭:早安,〕〔迦勒底的黑发骑士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59他竟然没睡,而且靠在床头正在看那个剧本
    楚希静听的都心疼了,责备地扯着他的衣袖,“上火干吗不跟我说,我有法子的,乱吃药,吃坏了(身shen)体可怎么办,现在胃还疼吗”

    钟临霆叹口气,瞪了眼谭义才说“你别听他瞎说,又不是什么大病,而且回来之后我感觉自己的抵抗力一下子就好起来了,真的,养一阵就好了。”

    谭义很有眼色的让众人放好东西后都赶紧离开,自己也回去了。

    等人都走了,楚希静把他推到沙发上掰开他的嘴唇,“让我看看还有没有溃疡,我以前长过,吃东西都像上刑。”

    果然还是看见里面几个浅浅的印子,应该是已经大好了,只是印子还在。

    钟临霆被她掰着嘴,含混不清地道“都已经不痛了。”

    楚希静看看他,捧住他的脸,把唇嘟起亲了过去,钟临霆立刻抱住她,接收了这个主动的吻。

    本来还想跟他解释,自己的唾液有加速愈合的作用,所以才可没一会儿,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两人在沙发上一时缠绵难解,钟临霆突然站了起来,楚希静像个挂在他(身shen)上的小考拉一样收紧了手脚,钟临霆大手托着,顺手拍了拍小蜜桃,像(床chuang)边走去。

    “大白天的是不是不太好”被放到(床chuang)上,楚希静突然害起羞来。

    “晚上小竹回来,你叫起来又会顾忌。”钟临霆笑着吻了吻她的眼睛,欺(身shen)而上时手压到了个东西。

    “这是什么”

    他拿起一本厚厚的大旧书似的东西,说是书,又有画册那么大。

    “没什么,我看的书而已”楚希静连忙抢过来。

    这是当初山野留下的那个剧本,她忙把它放到(床chuang)头柜上,还用另一本书盖住。

    钟临霆眨眨眼,可也没说什么,俯下(身shen)吻住她,楚希静摸着他消瘦的脸,起(身shen)把他推坐在(床chuang)头。

    “你刚回来,会不会很累”楚希静担心地说,毕竟他刚下飞机呢。

    钟临霆挑眉,“办这种事,我永远不累。”

    楚希静红着脸,“我是说,我可以在上面主动。”

    钟临霆一愣,楚希静的脸快烧起来了,低头抵在他(胸xiong)膛上,毕竟答应了他粉丝要照顾他的嘛

    钟临霆的喉结也滑动一下,向后靠好,“好啊。”

    楚希静抬起头,下定决心一般,带着一股使命感去解他的衣服和皮带,然后羞涩的解自己的衣服,而这个坏蛋,说不动就真的不动了,只直直的看着她,用那种**(裸luo)的目光在她(身shen)上游走。

    楚希静圈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去,这下才天雷勾动地火。钟临霆简直要疯了,她是那么笨拙,又是那么的迷人,简直让他要发狂。

    “你好小”他嘶哑着低喃。

    楚希静快哭了,她感觉自己快承受不住了,这个,大,坏蛋

    可钟临霆还在不断要求着,“你不是要(爱ai)我吗宝贝我还可以承受的住,别客气,快来”

    客气个头,是她承受不住了。最后还是被反压,那人嘴角一抹得逞的笑,她刚要报复的咬他的舌尖,就立刻被尖叫吞没。

    本来心神已经分不清一切了,他还在耳边要求,“说(爱ai)我,快说”

    楚希静只好哭着说出来,像是被魔鬼抓住的小精灵,以求解脱,而对方却是被咒语困住的大恶魔,最后也因为她这句话解脱。

    最后楚希静觉得,自己是发了疯才会认为可以在钟临霆面前主动,到最后还不是筋疲力尽的半昏过去,和以往一样。

    等到醒来的时候,像个被过度璀璨的花朵,颓靡又带着别样的妩媚。再看钟临霆,他竟然没睡,而且靠在(床chuang)头正在看那个剧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金算盘〕〔无限求生〕〔余生很长,不必慌〕〔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经济大清〕〔王的霸气邪妃〕〔一生一世笑皇途〕〔童养婿〕〔总裁爹地宠上瘾〕〔西游之只手遮天〕〔六十年代小军嫂〕〔[综]抽卡少女〕〔都市之逆天修仙〕〔[综]BE拯救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