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降灵人〕〔名门傲妻:权少,〕〔秦时明月直播间〕〔大周九千岁〕〔女帝的工程大军〕〔穿梁祝做女夫子〕〔重生之传奇农夫〕〔抗日之草根英雄〕〔极道蛊魔〕〔随身空间:独品农〕〔三界试炼场〕〔木叶之封火连天〕〔军门燃情:小妻狂〕〔三国之武魂通天〕〔沧海逐流〕〔头号前锋〕〔变身之女侠时代〕〔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地球穿越时代〕〔无限恐怖轮回重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66要学坏也是我教你
    等小林开着白黎的车把楚希静送回家,已经晚上十点了,楚希静喝的有点多,脚步虚浮的走进来。第五竹正坐在客厅的大屏幕前打游戏,游戏的画面越来越((逼))真了,动作看的眼花缭乱。

    “哼,嫁了人还回来这么晚。”第五竹头也没回,就小大人似的说着。

    楚希静讨好的一笑,把带回来的几个(肉rou)串给她,揽着她肩膀道“那,加宵夜你姐夫呢”

    第五竹白她一眼,把(肉rou)串接过来,咕哝了一句“带(肉rou)串都不知道顺带要烤饼”后才说“在楼上琴房弹琴呢。”

    果然,楚希静听到轻缓的钢琴声传过来,她笑呵呵的揉了揉第五竹的脸,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上楼去,第五竹摇头叹气,唉,真没个大人样。

    楚希静上楼后看卧室果然没人,洗了把脸去了去酒气才往琴房去,轻快的琴声像是一个个彩色的泡泡扑到耳膜上,好像撞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有,那种触动若有若无。

    曾媛珠也曾是个严厉的母亲,从小严格培养过钟临霆的音乐天赋,经过钟临霆无数次的大闹和摔乐器,最后坚持下来的唯有钢琴吉他是他后来自己感兴趣要学的。

    楚希静靠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钟临霆穿着宽松的毛衣和牛仔裤坐在琴边,那一刻的优雅和专注,真到可以掩盖掉他平常的各种顽劣了。楚希静靠在门框上听的心神舒畅,等他弹完才走过去。

    “怎么不早点休息,这么晚还弹”

    她走过去用手戳戳琴键,发出“咚”一声响。手立刻就被钟临霆捞去,在大掌里抚摸。

    “下午睡够了,晚上睡不着,再说,老婆不在(身shen)边。”钟临霆说着把她拉过来,“跑哪儿去了手这么凉,脸上红彤彤的是不是喝酒了”

    楚希静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嗯,白黎要走了,我陪她发泄发泄。”说着赶紧转移话题,“你刚才弹的是你的新歌吗好听的哦。”

    钟临霆叹口气,“不是我想要的效果,还是太现代,太西华了,要改掉以前那些追求华丽的习惯真是有点难,之前我还觉不出,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音乐有点难贴合我心里的本意,可能是演了几部古装片,我这个人真的有点贴近本土了。”

    楚希静想起了什么,问“听说你想在新专辑里混合民乐”

    钟临霆却摇摇头,“话是这么说,可之前请了几个民乐大师在录音棚试过了,怎么说呢,总是融不进去,他们也有自己的固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改来适应他们。”

    “那,如果又擅长民乐,又擅长改编呢,这样的人合作起来会不会好一点”楚希静问。

    钟临霆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是思想灵活一些的人,又擅长改编,确实就好一点,我们可以一起讨论研究,你认识这样的人”

    “还不确定啦,我明天再去问问好了。”楚希静说,毕竟才见一次面,她也不确定孟儒深就一定行。

    “再去”钟临霆眯起眼,用手掐住她的腰两边,“你到底去干吗了”

    “我去舞厅跳舞了”楚希静索(性xing)说,举着喝红了的小脸蛋儿,骑在他的腿上挥舞着自己的小手,“骑在一个人的脖子上,这样,这样,是不是很厉害”

    还没说完就痒的笑岔了气,一边扒拉着腰上钟临霆的手。

    “你说什么你还敢不敢了”

    “我就敢我还把项链赏给(身shen)材最辣的美女了,哈哈哈哎呦,我错了,我不敢了。”楚希静终于求饶,哀哀地说,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腰那里最怕痒。

    钟临霆一把抱起她,朝卧室走去,“不像话,要学坏也是我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