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吻入怀:霸道〕〔慵懒的魔王系统〕〔异魔天降〕〔我要当天帝〕〔重生八零之军妻撩〕〔我只是个穿越者〕〔未来武道修练网〕〔小农民大明星〕〔悲风公爵〕〔变身之血海芳菲〕〔霸主崛起〕〔绝天神帝〕〔神医弃女:邪王嗜〕〔异墓录〕〔浮生六记之长相思〕〔我的司令夫人〕〔傅先生,你被挖墙〕〔极品神豪的悠闲人〕〔美漫的一拳局长〕〔魔武永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67瑶琴剑舞
    第二天,钟临霆去录音棚试嗓子,很久不唱歌加上生了一段时间病他的状态还没有调整过来。楚希静发现,自从这次拍戏回来后钟临霆做事简直争分夺秒,一刻也不愿浪费。

    一向不(爱ai)想太远的他变得深思熟虑,把时间都安排好,而且总觉得不够用。

    楚希静在录音棚外陪了他一上午,之前在家里钟临霆天天唱,楚希静烦的不得了,可女人就是这么善变,这会儿哪怕听出了一个跑调,也是一脸满足的笑。钟临霆没有休息时间,可是楚希静也不需要时时跟他腻歪在一起,哪怕是看着对方正专注做某件事,也能感到幸福。

    下午她去店里待了半天,等到晚上又让小林送她去那个舞厅,虽然说出来有些(肉rou)麻,可现在临霆的事就是她的事。

    今天楚希静进去后没有跳舞,而是一直坐在一旁等节目开始。昨天那个工作人员还记得楚希静,知道她只是来看表演后就默默退到一旁,还提醒她今天那两姐弟应该是在最后压轴才上来。

    楚希静一直等到快十点,欣赏了七八场艳舞后,房间里的气氛才突然一转,音乐瞬时安静下来。

    古琴的声音突然挑破了宁静,楚希静看不到舞台中央,就站起来,看见昨天那个男孩子正端坐在舞池中央低头抚琴,而那个名叫阿浅的女子,换上了一(身shen)古装,手持一把长剑,正缓慢地舞。琴声韵味深远,又带着一点点诡异,仿佛风浪前的宁静。突然,楚希静听到犹如裂帛的一声响,女子眼神中的凌厉也尽展露出来,琴声开始变得咄咄((逼))人,女子的招式也变得既快又狠,周围的观众不由的往后退了退,似乎怕被她的剑锋刺到。

    楚希静都忍不住震撼,她从没见过这样的舞蹈,女子舞的不甚花哨,但流畅真切,她的眼中,满是视死如归,好像在跟舞台周围看不见的妖魔鬼怪厮杀。孟儒深的琴声也到达了一个**,听的人心惊(肉rou)跳,他也不看台下,也不看她的姐姐,只是浑然忘我的拨动琴弦。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女子仿佛斗败的战士,她绝望的看看四周,仿佛并看不见黑压压的人,而是看见了她心中的景象,她捧着剑后退几步,突然跪坐在地,琴声犹如命运的脚步,一下一下的响起,女子眼中泪光闪烁,突然,她抬起手翻转剑(身shen),剑锋挨在了柔白的脖颈上,那是自刎的姿势。

    楚希静捂住口,差一点喊出声来。灯光这时全灭了,等了很久,才响起收尾的琴声。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男孩子正低头收琴,女子好似已经跳脱出意境,正走下舞台。

    楚希静悄悄擦拭流下的泪水,招来刚才的那个工作人员,让他带自己去见那对姐弟。那小哥昨天已经见识了楚希静的慷慨,以为她是个大客户,便立刻领她到后面舞者的化妆室。

    楚希静又见到了孟儒深,他正擦拭着琴盒,周围满是几乎的舞者,她们在他(身shen)边经过,有时候调笑他几句,他都只是微微一笑。孟意浅则正在一面镜子前跟一个男子说话,手里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式香烟,她还没卸妆,只是脸上的表(情qing)已大不同,已经回归了冷艳狐狸精的(身shen)份。

    “姐姐你来了啊”孟儒深先看见楚希静,笑着过来打招呼,“来找我姐的”

    “嗯是得找她,跟她说一声我想带你走。”楚希静笑笑。

    孟儒深有些惊讶,听完楚希静的目的后,像个姑娘似的涨红了脸,“这是真的吗可是,我只在这地方工作过,没有别的经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总裁爹地宠上瘾〕〔[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定制婚宠:少帅,〕〔九爷,宠妻请节制〕〔圣域武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