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神和黑粉才是官〕〔黄泉无客栈〕〔抗战之英雄血〕〔忠义天下〕〔量子意志〕〔位面复制大师〕〔情剑风云诀之神琴〕〔崩坏诸天万界〕〔惊雷〕〔高能来袭〕〔仙界大爆料〕〔这是个游戏世界〕〔我的武魂是盘古〕〔大医凌然〕〔五藏混沌鼎之妖王〕〔最强国防生〕〔海贼之无限觉醒〕〔奥运天王〕〔游荡在漫威的灰烬〕〔重生东游记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582我有一个创意,但是需要你的配合
    楚希静的下巴埋在被子里,声音嗡声嗡气,“快点啊,再偷懒本太太罚你的工钱,呶。”

    她说着向后送了送小蜜桃,觉得这样他会方便点。

    这样确实方便点,钟临霆不到三秒钟就扒了下来,他早就看红了眼了是谁发明了包(臀tun)裙这种东西与其说是遮盖,不如说是凸出(诱you)惑,薄薄的针织面料完全的贴合(身shen)体,这个小傻瓜还以为裙子够长,到膝盖就很安全,殊不知每次她这样穿着走过他(身shen)边,他都恨不得从(身shen)后化作大野狼。

    要不是因为两人(身shen)体悬殊太大,需要让她慢慢适应,他恨不能每天都狠狠的拥有她。

    就像现在,楚希静声音断断续续连话都说不好,手指紧抓着被褥,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欺负。

    呜呜她默默的在心里哭,为什么啊,不是要伺候她的吗

    事后钟临霆在她额上轻吻一下,替她盖好被子,自己拉上拉链走向浴室,晚了怕又要

    楚希静趴在被子里不满的咬了咬唇,凭什么啊,她都化作了一滩水儿似的,可他竟然连衣服都没脱他们的实力悬殊真就那么大吗

    委委屈屈的抽了抽鼻子,闭上眼睡着了,眼角还湿湿的闪着细碎的光。那样子让洗澡回来的钟临霆心立刻一软,掀开被子进去拥紧她,软香的躯体入怀,小的他可以从头抚到那双玉足。随着(欲yu)念产生的,还有无限的疼惜。

    第二天一早,楚希静还没起(床chuang)就打开电脑,翻起了网上关于孟意浅和孟儒深姐弟俩的最新评论,昨晚那场舞蹈白蛇已经上传了上去,上面的评论还不多,但是看上去都是正面的评论,毕竟这个表演的艺术(性xing)是有目共睹的,而且这场表演和**关系不大,当然,如果硬要因为孟意浅(身shen)材好往那个方面想的话,也没办法。

    钟临霆刚刮完胡子出来,用脖子上搭的毛巾擦着下巴,“干吗呢网瘾少女,还没起(床chuang)就抱着电脑。”

    说着躺倒在(床chuang)上,就势枕住她的小腹,把电脑拿开看了看,“这是什么又是他们啊,你关心他们都比关心我都多了。”

    把电脑丢开,钟临霆不依的凑过去要索吻,却被楚希静抱住头前进不得。

    “那我现在就来关心关心你,”楚希静笑嘻嘻地说,“昨天我看了你发的魏何的定妆照了。”

    魏何,就是山野那部电影里的男主角,也是钟临霆要扮演的角色。昨天钟临霆去第一次试镜,定妆照发出来后看的楚希静浑(身shen)起鸡皮疙瘩,几乎和画里的感觉一模一样清瘦,邋遢古怪又有点帅,孤独的有些神经质。

    钟临霆为了这个角色特意回来后就没剪过头发,这段时间又刚好很瘦,目光浑浊的看向镜头时,几乎就是魏何。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角色了

    如果说嬴政是钟临霆接过的(性xing)格最矛盾的角色,那魏何则是最古怪的,他像个疯子。

    在剧本里,魏何是一个孤儿,当然,他曾经有父母,魏何的父母都是画家,但是在魏何十二岁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却发现父母都离奇死亡,他们的血液染红了画室里一地的画作,无论什么颜色,都被那种恐怖的红色所浸没,所以在魏何的世界里,红色,成了最可怕的颜色。

    而且从那一天起,他患了一种很奇特的病,就是色盲他不是先天(性xing)色盲,而是从那个时候起,他的世界不再有颜色,他开始看不见各种颜色,独自一人在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里生活着,无悲无喜。

    事(情qing)过了很多年,凶手一直没找到,有一天,警察找到了已经二十四岁的魏何,要重新调查他父母那桩案子,并让他回忆关于现场的画面,因为据调查,魏何的父母很早就应该知道自己会被杀,他们很可能将线索隐藏在了自己的画作里,因为经查实,魏何父母的画室,那天丢了一幅画,他们问魏何,可曾看见过。

    长大后的魏何是一名工厂的机器维修工,平时沉默寡言,没有亲人,亲戚也不来往,有一个对他很好的当幼教的女朋友,他看起来正常,又不那么正常。

    魏何开始回忆,当初的现场他是记得的,但是墙上的画,还有地上的血液,都是没有颜色的,他忘了那些颜色,他好像也记得那幅画,但是记忆很模糊,而且同样的,那幅画在他心里也是没有颜色的。

    警察看出魏何(性xing)格古怪,派了一个实习的女警跟着他时时注意他的状况,并及时记录他回忆的事(情qing)。那个女警便每天烦魏何,每天要他回忆颜色,她满心的破案(热re)忱,也觉得魏何应该为替自己的父母昭雪而好好回忆。

    一般电影里这样的一个丫头就是片里的女主角了,她确实是女主角之一。

    魏何便开始回忆色彩,从那时起,他的世界里确实又看见了色彩,但都是怪诞的,和常人眼中不同的,而且存在的时间很短,有时转瞬即逝。比如说他走着走着摔倒了,泊油路变成了一片蓝色的水泊,他摔了进去,沉入水底,而事实上,他只是跌倒在路面上,然后晕了过去。

    剧本的后部分,因为色彩的回忆魏何彻底走火入魔,他经常会闯入一个由色彩画面组成的毫无逻辑可言的世界,可是每次的关键部分偏偏又能对应上现实,剧中的心理学家说,魏何看到的那些画面其实都对应了他父母画室墙上的画,因为回忆的太用力而整个人摔了进去,可是跟现实对应是怎么回事,就说不清了。

    魏何的色彩世界依旧怪诞,但是他最后回忆出了那幅丢失的画,并且他从画的本(身shen)推测出了凶手,凶手确实是凶手,可奇怪的是,警察们最后对比了找回来的丢失的那幅画,发现与魏何还原的那幅画一点都不一样,因为色彩的改变,那几乎完全是另一幅画了,但是魏何丝毫不介意,他这个人和他的生活似乎又回归了正常,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眼中的世界,是否和正常人还是不一样。

    导演借用魏何的视角,展现了很多其妙的画面,楚希静对这部电影的成片简直迫不及待。她不知道这样的悬疑片卖不卖座,她只知道,这不电影肯定能满足她这种痴迷色彩的人。

    钟临霆也看出了这一点,笑着说“你是关心我,还是那部电影。”

    “都一样啦,”楚希静揉了揉手中他的脸,真的瘦了,几乎不见(肉rou),她心疼的放开,又说,“电影海报还没准备吧”

    “没来的及呢。”钟临霆揉揉脸,刚才被她搓的都红了。

    楚希静笑道“我有一个创意,但是需要你的配合。”

    “你要设计这部电影的海报”钟临霆问。

    “我已经设计好了,就在脑子里。”楚希静戳戳自己的脑袋,自信道,“绝对独一无二,而且你上次不是说要做我的人体模特吗,现在就付出行动吧。”

    钟临霆蓦地瞪大眼,“你不是要用你男人的**做海报吧”

    楚希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啊是啊,你好聪明哦”<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求生〕〔金算盘〕〔炮灰为王[快穿]〕〔造反成功后〕〔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最强黄金眼〕〔王的霸气邪妃〕〔惜你如命〕〔[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总裁爹地宠上瘾〕〔当年万里觅封侯〕〔[综]抽卡少女〕〔余生很长,不必慌〕〔每秒都在升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