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道深渊〕〔完美神话世界〕〔超级工业霸主〕〔大明钉子户〕〔我一开始就不直了〕〔家有娇妻驭鬼师〕〔腹黑总裁狠给力〕〔烈焰之誓〕〔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网游之自创乾坤〕〔大明天启〕〔英雄联盟之奇异战〕〔[综]鸣人来自晓组〕〔圣人准则〕〔苍击冥霄〕〔九零学霸小军医〕〔修改超凡〕〔都市厨王〕〔热力学主宰〕〔将军拜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607你是我的朋友
    楚希静拿着自己调好的消痕的药再去孟意浅的时候,见到她带着头纱在自己店面门口指挥着装修工人,从背影看,这是个多么窈窕摩登的女人,一(身shen)暗红色的风衣,黑色高筒靴,长发被盘了起来,从头上垂下来细细的黑色头纱,用一枚羽毛发卡固定在发髻旁,为她增添了无限的神秘感。

    见是楚希静来了,孟意浅暂停了监工,带她到旁边的咖啡厅坐。

    “之前的工作已经辞了,反正也不可能再去做了。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郝通那边的事会牵连到我,没想到这么多天都毫无声息,看来屠爷的势力果然厉害。”

    等送咖啡的侍者离开,孟意浅把头纱撩上去,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伤口看起来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但是依旧恐怖。线还没有拆,边缘看起来有些瘆人。

    可孟意浅的表(情qing)很平静,她放下咖啡杯,“谢谢你给儒深那么好的工作,我知道给钱只不过是为了让他过去工作。其实我现在也不缺钱,小莘也派人来送过一些,如果我不收,她会以为我不想原谅她。”

    “你有权力怨恨。”楚希静说。

    孟意浅看她一眼,笑笑,美人脸上的那条蜈蚣扭动了一下,“你是第一个这样对我说的人,换别人都会劝我放下的,所以说我很喜欢你。不过我不打算一直揪着这件事了,当初是我要帮小莘的,这个意外也不是她愿意的出的,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伤害谁有些事如果看淡了,就不会再怨恨了,就只我和小莘之间的话,其实谈不上恨这个字。”

    楚希静知道她说的看淡是什么意思,明白后心里却更不好受,她拿出自己带来的那盒药,黑色的漆器盒打开后里面是同色的药膏,散发出不知名的香味。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里面有黑色的小点,而且在缓缓移动。

    “这是什么”

    孟意浅问,好奇的看着里面的黑色浮游物,那些东西好像是活的,这盒子倒像个小小的培养皿。

    “这个等拆了线后坚持每天涂,不过记住,这东西不耐高温,超过五十度就会死,存放的时候要小心。用这个伤痕虽然不能完全消去,但是会比现在好很多。”楚希静只是说,然后问,“你相信我吗”

    孟意浅点点头,很随便的把盒子放进包里,想了想问“这个很贵吧”

    她问完,楚希静就狠狠的(肉rou)疼了一下,这么一小盒培养起来太难了,那些黑色的小灵物按颗算钱都不过分,而且每颗的成本就差不多上万。

    楚希静深吸一口气缓解心痛,说道“我们是朋友,是朋友的话,这些就不用想太细了。”

    孟意浅一愣,也浅浅的笑开。

    傍晚,方莘找来孟意浅的住处,开门的是孟儒深,他看了眼方莘,然后让她等在门口,自己进去通知姐姐,不一会儿他又出来。

    “你进来吧。”

    方莘看到孟意浅的时候,她没有戴头纱,苍白的脸上,那道疤痕完完全全的呈现出来。方莘本来压制好的(情qing)绪又涌了上来,她湿了眼睛。

    “阿浅”

    “别这样了,我都不哭了。”孟意浅淡淡地说,放下浇花的水壶走进客厅,“你坐吧。”

    说着她自己也坐了下来,方莘没有坐,她突然跪倒在地上,抱紧孟意浅哭起来,“阿浅,我恨不得伤的人是我自己为了杀那个王八蛋,我什么后果都愿意承担可我没想到会是你受伤,阿浅。”

    方莘拍着她的背,“我信,我信。”

    方莘突然抬起头,“阿浅,我会治好你的,不管花多少钱用什么方法,如果治不好,我这辈子任凭你发落。”

    孟意浅淡淡一笑,“你凭我发落什么呢,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答应的事,我该去做的。”<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