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道深渊〕〔完美神话世界〕〔超级工业霸主〕〔大明钉子户〕〔我一开始就不直了〕〔家有娇妻驭鬼师〕〔腹黑总裁狠给力〕〔烈焰之誓〕〔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网游之自创乾坤〕〔大明天启〕〔英雄联盟之奇异战〕〔[综]鸣人来自晓组〕〔圣人准则〕〔苍击冥霄〕〔九零学霸小军医〕〔修改超凡〕〔都市厨王〕〔热力学主宰〕〔将军拜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刻心爱咒:半缘修道半缘君 618我想,是因为我记得你的颜色,所以我不怕
    楚希静想了想,故作平静道“好,隐形眼镜的事我就先不跟你计较。但是今后有任何不舒服,你都要立刻告诉我,不许隐瞒,否则被我知道,你就不要怪我反应过度。”

    “知道啦。”在钟临霆啃了下她的脸,把头埋在她的颈窝满足的叹口气。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还有没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qing),有就说。”楚希静揪了揪他的衣袖说。

    钟临霆犹豫了一下,头在她的脖子上蹭了蹭,“嗯其实也有,不过不算什么大事”

    看吧楚希静想,就知道还有

    “什么事”她努力温柔着说。

    “就是今天,我不是晕过去了吗,因为演这段魏何本来也是回忆色彩的时候崩溃晕过去的,我晕过去时导演一开始还没看出来,之后说我可能太投入(情qing)绪激动导致休克,可实际上不是那样的。”钟临霆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低声说,“我不是戴了这个眼镜吗,按说是看不到色彩的,可是在那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颜色,很多种颜色,多到,我根本来不及辨识,成千上万种颜色涌进我的脑海,而我又想每一种都弄明白想清楚,所以就”

    “就像电脑处理不过来命令,死机了。”楚希静看他形容不出来,说道。

    钟临霆点了点头,“所以,刚拍完的时候我没敢立即把隐形眼镜摘了,我不想那么快再接触颜色,我想缓一缓,也有点怕错乱。”

    看钟临霆终于露出一点担忧的眼神,楚希静更心疼了,“你跟别人说过吗”

    他摇摇头,“没有,这种事说出来,怕别人要以为我疯了,而且你来了后,我突然就安心了,也敢把眼镜摘下来了。”

    说着他摸了摸楚希静的脸,“你没变,周围的世界也没变。我想,是因为我记得你的颜色,所以我不怕。”

    钟临霆说着,突然释然了,对,因为有她在,不管是多么疯狂的世界,他都能找到原路再走回来。

    楚希静的眼睛还是湿了,揪着他的手指,“那万一我不在怎么办你个傻瓜,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说我不管,今后你要么不许戴那个眼镜演戏,要戴,就必须是我在的时候。”

    “没事,我现在基本上都记住需要注意的细节了,不戴就是感觉上没那么真实而已,随着魏何对于色彩的恢复,我也不需要一直在黑白世界里了。”钟临霆小声哄着,他最怕楚希静的眼里的泪花花,“别哭了,我心都疼了,嗯”

    哄着哄着,又坏坏的用舌头((舔tian)tian)她的耳垂,舌尖一直伸到耳洞中。

    楚希静立刻又歪了下头躲着,气呼呼的瞪他一眼,眼里还含着泪,哪有他这样哄人的

    小林尴尬的咳了一声,立刻又专注开车,可虐死他这只单(身shen)汪了。

    钟临霆不满的抬头看了看司机位置,沉声说道“快点开。”

    那正儿八经的声音,又说不出的霸气(性xing)感。

    说完后继续抱着怀里的人,舌头停下,下面的手却在她(身shen)上游走起来。楚希静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瞪了他好几下都不管用后,(身shen)子发软的向后靠,回过头目光祈求的看着他,好像在说一会儿就到家了

    钟临霆稍停一下,一只手却探入她的裙底,隔着裤袜小小的动着,却每次都能碰到她最敏感的部位。楚希静忍不住低头咬住他的一只手大拇指,才堵住喉中的声音,不知是觉得心疼还是委屈,眼里的水光闪烁不断。而每次看到她含着泪的样子,钟临霆就更控制不住,

    想把她捧在手心,却又忍不住去肆意揉搓,让她嘤咛着哭的更狠,真的好矛盾<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炮灰为王[快穿]〕〔无限求生〕〔造反成功后〕〔童养婿〕〔[综]BE拯救世界〕〔小饭馆〕〔当年万里觅封侯〕〔金算盘〕〔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强势锁婚:傅少的〕〔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惜你如命〕〔逢春〕〔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