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神志〕〔白塔流觞〕〔我才不是你们妈呢〕〔万界自由佣兵〕〔毒女神谋:帝君的〕〔美漫从荒野开始〕〔末日之绝对空间〕〔斗兽天王〕〔绝世小医仙〕〔穿越从恶魔城开始〕〔郡主难惹〕〔自古红楼出才子〕〔重生之潜龙腾渊〕〔龙裔入侵〕〔血刃1937〕〔掠夺两界〕〔历史背后有个鬼〕〔史上最强氪命〕〔召唤神秘〕〔去相亲吧,爸爸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10.第十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话间就要伸手过来拉纪桃。

    纪桃急走两步,似无意一般躲开了。

    眼前温柔似水,娇娇弱弱的人,就是冯婉芙了。

    自从当年在林子被马蜂蛰过后,冯婉芙就对纪桃和付大夫格外客气。

    付大夫还好,毕竟是男的,还是个老头,冯婉芙不好亲近,纪桃就不同了,她只比冯婉芙小两岁,算起来还是同龄人。冯婉芙三天两头的过来找她,甚至还想和她一起跟付大夫学医。

    付大夫言此生只收一个弟子,不再收徒,冯婉芙几番纠缠也没能如愿。倒是对纪桃更加客气了。

    就比如现在,杨家人丁兴旺,屋子里人挺多,冯婉芙这么一伸手,就让屋子里的众人目光都落了过来。

    “纪姑娘,您能帮忙看看么?”粗狂男子,也就是杨大良走到纪桃边上,语气里满是讨好。

    纪桃点点头,掀开帘子进了内室。

    内室里一片昏暗,只一个小窗户还是关上的,床上的女子眉心紧皱,时不时痛哼两声,盖着的被子上打了好几个补丁。纪桃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看向一旁的面色不愤的大娘,一看就是请来的稳婆了。

    “大娘,你随意,我觉得应该会顺利。”纪桃微微笑道。

    接生的大娘这才面色好看了些,上前去摸女子的肚子,边道:“他就是太谨慎,女子生产而已,有我在,根本不必劳烦纪姑娘……”

    纪桃面色更缓,这话的意思也暗捧了下她。

    她走出内室,杨大良赶紧上前,面色担忧,问道:“纪姑娘,如何?”

    纪桃点点头道:“并未有难产迹象,大娘接生多年,你应该相信她才是。”

    杨大良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连声应道:“是,纪姑娘说得对。”

    他后面还有个六十岁左右的妇人欲言又止,推开杨大良,“纪姑娘,您方才有没有看出,这胎是男是女?”

    纪桃微讶,看向杨大良,见他古铜色的皮肤似乎更深几分,显然他也想要知道。

    “并未注意,生下来就知道了。再者说,大嫂还年轻,往后日子还长,生男生女都是一样,日后肯定会儿女双全的。”纪桃淡淡道。面色冷淡了许多,原以为是个爱妻的,没想到……

    她走回椅子边上坐下,心里叹口气,重男轻女本就是农家的常态。

    “对呀,大伯娘,大嫂年轻,日后会给您生许多孙子,这才刚开始,您急什么?”冯婉芙娇柔的声音响起。

    “是,是……”

    杨大良拉了一把他娘,对着冯婉芙笑道:“我娘她就是太急。冯姑娘见笑。”

    冯婉芙又对着杨大良轻声安慰了几句,两人站得极近,纪桃就看到杨大良的脸色更深几分,有些羞囧的模样。

    如今冯婉芙已经十六,已然及笄,不过却没有人上门提亲,都知道她是杨大成买来的媳妇,且村子里暗暗有人说冯婉芙和杨大成早已私定终身,两人平日里看起来很是亲密。

    此时她对着杨大良轻言细语,顿时有人不干了。

    “冯姑娘真真是好看,就如那画里的人儿一般。”一个身着粗布衣衫的妇人开口道。

    纪桃近几年认识的人多,知道这人是杨大良媳妇娘家嫂子。

    闻言,冯婉芙微微一笑,更显几分婉约,她眉眼柔和,粉唇如蜜,略施粉黛,头发精致的梳起,斜斜插着一支白玉簪,更衬得她肌肤如雪,白皙的脖颈微粉,且她行走动作间优雅贵气,衣衫也精致,和这村子里的姑娘一眼就能看出不同来。

    “大嫂说笑了。”冯婉芙虽是谦虚的模样,但面上坦然,显然也是默认自己好看的。

    那妇人咧嘴一笑,眼神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一番冯婉芙,笑道:“冯姑娘,若是我没记错,你似乎已经及笄?”

    说起这个,冯婉芙的脸红了,低下头柔声道:“是呀,上个月刚刚及笄。”

    “好事。”妇人一拍大腿,看向屋子里众人,笑道:“冯姑娘和杨家老大两情相悦的事情,我在隔壁村都有所耳闻,不知冯姑娘何时办喜事?今日碰上了,冯姑娘日后大喜,可一定要让人来告诉我一声,我好送上一份薄礼……”

    听着妇人的取笑,冯婉芙的头越发低了几分,纪桃的位置能看得到她耳垂都红了。

    那边的妇人却还在继续,“说起来冯姑娘和杨家老大的缘分就真真那戏文里面唱的“千里姻缘一线牵”了。冯姑娘一看就是尊贵人儿,却机缘巧合沦落到这鸟不拉屎的桃源村来,且就是这么巧,杨家老大愿意掏空腰包买下来……你们说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屋子里霎时一静。

    冯婉芙猛然抬头,这才明白妇人话里哪里是取笑,分明满是恶意,她唰的站起身,冷笑道:“大嫂好生无礼,我命运多舛,这一刀刀直往我心口戳……”

    那妇人丝毫不惧,甚至面上的笑容都未变,做出一副讶异模样,道:“这些都是事实嘛。日后这桩佳话,说不准还会流传百年呢。”

    冯婉芙见屋子里的人窃窃私语,顿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她。

    “大嫂日后不要求到我面前来才好。”冯婉芙面色寒怒,冷笑道。

    “呀,这就恼了?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嘛,大嫂年纪比你多活了许多年,托个大奉劝你一句,别整日里对着男人发骚,管好自己家的就行。”妇人丝毫不惧,冷笑道。

    屋子里顿时更加安静,边上有人拉了下她,似乎是想要让她住嘴,妇人却更加生气,“怎么就不能说?当年她年纪小小,杨家三兄弟善良救下她,她本就该回家才是,她倒是好,只字不提回家,一个姑娘家家就这么坦然的住进满是男人的院子,我们农家的姑娘都没这么大方,要我说,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只怕真的是窑姐儿……要不然,怎么能在别人家妻子生孩子的时候勾引人家男人?”

    “你胡说。”冯婉芙再也忍不住,猛的扑上去对着妇人就是一顿抓挠,妇人才不怕她,两人瞬间就厮打起来。

    边上的人忙上前去拉架,纪桃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乱糟糟的一切,不明白怎么就闹成了这样。

    不过,她却并没有上前,甚至还靠回了椅子上,免得被殃及。

    方才冯婉芙和杨大良的模样,客观来说,冯婉芙确实有些故意散发魅力的意思在,甚至在看到杨大良的窘迫后,她眉眼处还有些得意。

    说起来冯婉芙确实长得好,村子里的姑娘,大概没有人可以和她比。

    很快,两人被分开,杨大成此时却被人带着急匆匆走了进来,一见冯婉芙发髻凌乱,眼眶红红,双眼含泪,满身狼狈,脸上都被尖利的指甲划出见道血痕,顿时满眼心疼的上前,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并无大碍后才微微放松。

    这才转身看向杨大良和他娘,冷然道:“大哥,芙儿好心好意的过来等着大嫂生孩子,怎么就受了伤?”

    又看向纪桃,缓和了面色,“纪姑娘,您能不能给芙儿上个药?”

    纪桃点点头。

    “我要回家。”冯婉芙突然道,恶狠狠的瞪了妇人一眼。扭头就走,还不忘对着纪桃满是真挚道:“有劳桃儿妹妹。”

    “纪姑娘,您先去给冯姑娘上药吧。”杨大良赶紧开口。

    纪桃这才起身,随着冯婉芙出去,后面隐隐约约传来杨大成怒气冲冲的声音。

    前面的冯婉芙小碎步走得极快,出了院子就赶紧进了对面的青砖院子。

    说起来,杨大成家是桃源村唯二的青砖围成的院子,只是屋子还未重新造过,听说已经在找人了。

    冯婉芙待纪桃进去后赶紧关门,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赶紧进了厢房,留下一句话,语气焦急,“桃儿妹妹快些。”

    厢房里很是整洁,床上的帐幔粉色的纱幔,飘飘扬扬的很是好看。

    “桃儿妹妹若是喜欢,我那里还有一些,一会儿让大成哥给你送去。”冯婉芙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带着不自觉的优越和微微的得意。

    又微愁道:“我这个严不严重?”

    纪桃转过身看向妆台前的冯婉芙,从药箱里掏出一个瓷瓶,笑道:“冯姑娘,这是师父他老人家祖传的膏药,对女子肌肤损伤有奇效,你要不要试试?”

    冯婉芙只看着镜子,眉心微皱,“桃儿妹妹,我这个,会留疤么?”

    纪桃上前,仔细观察了下,尖利的伤口隐隐可见里面的血肉,伤口挺深。

    “得仔细着,一般不会留疤,不过暂时是好不了了。得过个一两年,应该就看不出来了。”纪桃淡淡道。

    冯婉芙眉心皱得更紧,看向纪桃手中精致的瓷瓶,“若是用这个呢?”

    纪桃将精致的瓷瓶托在掌心,瓷瓶衬得纪桃的掌心如玉,“这是我师父祖传的药方,因为药材难寻,一年也就这一瓶,若是用在你这伤口上,不出三个月,肯定会恢复如初,甚至这药方被我改良了一下……”

    说到这里,纪桃眨眨眼,微有些不好意思,道:“女子爱美,我就多加了几味药,对女子肌肤也可调养,我的手经常受伤,如今我每日都会擦一点点。”

    冯婉芙的视线落在纪桃如玉的掌心上,带着微微的粉,很是好看。

    “我要了。”冯婉芙毫不客气接了过去,打开就将透明的膏体往脸上抹。

    “十两银子一瓶。”纪桃见她擦得差不多,淡淡道。

    “什么?”冯婉芙回身看着她,见她不是说笑,又低下头看着桌子上的瓷瓶,“十两?”

    纪桃含笑点头,“师父说了,低于十两不卖。”

    “冯姑娘如今可是镇上的名人,你那山上每年养活了不少人,好多人暗地里称呼你为菩萨,短短几年就让杨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富户,若不是如此,这药膏我也不会拿出来给你。十两银子,村子里大概只有你会要了。”

    闻言,冯婉芙得意一笑,站起身,走到床前,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荷包,掏了个银锭出来递了过来,淡淡道:“桃儿妹妹,你得保证不留疤。”

    纪桃含笑点头,接过银子揣了,才道:“不要晒太阳,不能碰水,每日三次,对了,冯姑娘得省着点用,可就这一瓶,若是再想要,可就得等明年了。”

    此时屋子却被人砰一声撞开,杨大远急匆匆的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