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中的奶妈〕〔量子意志〕〔重生军嫂逆袭记〕〔军妻太迷人:八零〕〔我成了游戏世界的〕〔萌神信徒〕〔盛世田宠:带着淘〕〔回到古代做神探〕〔王牌特工:傲娇老〕〔卧底娇妻:总裁前〕〔都市之地狱之主〕〔豪门之宠,戳着心〕〔蛇妻之祸〕〔魔煞燃血〕〔聊斋好莱坞〕〔我的餐厅连接着异〕〔机甲破世〕〔逆天邪医林辰〕〔战道天图〕〔赤壁之崛起荆南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22.第二十二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赵钱氏扶着钱相宇离开,满眼心疼得不行。

    钱相宇却一把甩开她,因为动作过大,可能牵扯到了身上的伤,他面色有些狰狞,冷笑道:“这就是你介绍的人家,什么让人家闺女倾心于我,钱财招手就来……这么暴力的人家,你是要害死我。”

    他自己勉强站起身,满眼嘲讽,“你整日算计,是不是想要我被纪家打死,然后你好将钱家的田地收入囊中?想得美,就算是我死了,也落不到你手上,哼。”

    哼完,扶着腰慢悠悠往门口走,赵吴氏脸上乍青乍白,低了头就往外走。

    纪唯的脸色难看。

    赵家另外两个儿媳妇随着赵吴氏想要离开,就听到纪唯轻却冷的声音,“你们回去以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几人脚步一顿,赵吴氏回身,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村长放心,回去我一定好好嘱咐她们一番,至于钱氏,随您处置。”

    赵钱氏正伤心的垂泪,闻言惊得眼泪都没了,看了看门口头也不回的钱相宇,慌忙跪下道:“村长,是我糊涂,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

    “回去吧,只是日后若是再有人算计我纪家,绝不会如此轻饶。”纪唯淡淡道,说到最后,语气森然。

    钱相宇已经走到大门口处,闻言脚步顿了顿,才打开门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纪唯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神情更冷,纪桃有些难受,劝道:“爹,别气坏了身子。”

    纪唯点点头,“我没事。”

    纪桃去关院子门时 ,看到纪家不远处的路上,林天跃来来回回的走着,见纪桃站在门口,他忙过来,轻声问道:“桃儿,发生什么事了?”

    纪桃微微摇头,“没事。”

    林天跃有些失望,但还是道:“我听到声响,有些不放心,毕竟你们一家帮我家许多,我总是希望你们好好的。”

    纪桃胡乱点头,余光看到他手里的书,也不多话,关上了门。

    林天跃站在门口看着对着他关上的门,手里的书捏得更紧,指尖都泛了白。

    元宵节这日,村子里的气氛很是轻松,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会去镇上逛逛。

    纪桃换上柳氏特意吩咐过得衣衫,浅浅的绿色衣裙曳地,衬得纤腰不盈一握,头上一只玉簪,流苏上同样质地的玉珠顺着耳垂落下,摇曳间衬得脸上肌肤越发白皙细腻。腰间缀着一枚玉佩,其上流苏呈现微微的紫,行动间若隐若现,雅致非常。

    柳氏看到纪桃,满眼欣慰,上前握住纪桃的手,摸了摸她的发,笑道:“我的桃儿真好看,也长大了。”

    纪桃看着柳氏身上的新衣,看得出来她特意打扮过的,“娘,你也好看。”

    柳氏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多岁,眉眼舒展,纪桃这话真心实意的。

    “净胡说。”柳氏啐道。

    此时纪唯也从屋里出来,一身衣衫颜色和柳氏极为相似。纪桃看到柳氏眉眼间的羞涩,顿时了然。

    杨嬷嬷今日也随着他们出门,去了村口,牛叔已经等在那里,他边上坐了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是牛叔最小的女儿,名刘娟,皮肤有些黑,不过小姑娘脸上的笑容灿烂,显然很高兴,看到纪桃后,眼神在她衣衫上一扫就收回视线。

    纪桃上去坐好后,牛车慢慢走动,她慢慢的靠了过来,低声笑道:“纪家姐姐,你能不能让我摸摸?”

    她满眼的羡慕,眼神清澈,纪桃看到她身上穿的是蓝色细布做出的短衫,村子里大多数的姑娘都是这种衣衫。纪桃点点头,就看到刘娟脸上笑容更加灿烂几分。

    今日路上的人极多,好多人都是走路去镇上的,桃源村离古棋镇不算远,走路的话得半个时辰,许多人都不舍得花两个铜板坐牛叔的车。

    远远的却看到有两人停下脚步朝牛叔招手,走得近了,纪桃才看到面容苍白的冯婉芙和护着她一脸心疼的杨大成。

    “牛叔,麻烦你带着我们一程。”杨大成笑道。

    一般情形,牛叔都是不会拒绝的,不过今日……

    “大成啊,这可不成,村长他特意让我接他们一家,可是多付了银子的。”牛叔黝黑的脸上满是歉意,主要是他看到了冯婉芙消瘦的身形和苍白的面色。

    “要不,你先等等,我送了他们,马上就回来接你们?”牛叔提议道。

    杨大成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纪家人包了牛叔的车,自然就是不想和别人一起挤。他刚想点头,他怀里的冯婉芙眉心紧皱,轻声道:“大成,我难受。”

    声音细弱,娇柔的很。

    纪桃想望天,都这副模样了,去镇上干啥?

    杨大成就有些为难,柳氏怕纪桃主动开口,还暗暗捏了她一把,纪桃本来也不打算说话,无论是说让冯婉芙回去歇着,还是主动让她上来。

    冯婉芙瘦弱主要还是有孕初期的反应,跟她身子其实没太大问题,只要不是太累,根本就不会出事。

    她们不说话,纪唯却开口了,笑道:“大成,扶着你媳妇上来,又不是坐不下,等什么?”

    “多谢纪叔。”杨大成笑着道谢,小心翼翼将冯婉芙扶上了马车。

    柳氏转开脸没说话,纪桃才想起,纪唯其实很看重杨大成来着。要不是冯婉芙留下来,杨大成搞不好还会成他的女婿。

    冯婉芙本就瘦弱,如今有孕,更是娇弱,就连大大咧咧的刘娟都往纪桃这边靠了靠。

    一路上,就听到纪唯和杨大成谈笑,说起村子里的收成和田地,两人说得很是热闹。

    冯婉芙突然开口道:“大成,你说过要给我买生辰礼物的。”

    杨大成的注意力成功被冯婉芙吸引回来,声音放柔,道:“是,一会儿去了镇上就买,然后我们找个酒楼坐坐。”

    此时刘娟姑娘却开口了,她满眼疑惑,“杨家大哥,大嫂这一看就是生病了,你怎么不带她去看大夫?”

    车上顿时一静,牛叔回过头来斥道:“娟儿,别乱说话。”

    刘娟本来也只是疑惑,此时被牛叔一喝,她平日里在家中也是个个都护着的,牛叔这么一说,有点责怪的意思,她顿时不满,道:“杨大嫂这模样,分明就是生病了啊,几日不见,瘦成这样,好像风一吹就要飞走了。”

    冯婉芙本就苍白的面色更白几分,勉强笑道:“无事,只是前几日不小心吃坏了肚子,已经请桃儿妹妹看过,并无大碍。”

    说完,还转向纪桃,虚弱笑道:“桃儿妹妹,是吧?”

    纪桃假装没听到,靠着柳氏做假寐状。

    这话她可没法应,冯婉芙一成亲就有了一个月的身孕,除非早产,要不然是瞒不住的,村子里的妇人那么多,到时候冯婉芙生孩子一发作,人家一算就知道怎么回事。

    这会若是帮着她说话,虽然对纪桃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可若是有人深究,她一个大夫却看不出人家有孕,这不是砸自己招牌嘛。

    凭什么?纪桃自觉不是什么善人,这样无辜背黑锅的事情,她才不会干。

    久久等不到纪桃的回答,冯婉芙有些尴尬,仔细看了一眼纪桃,笑道:“桃儿妹妹太累,都睡着了,不该去镇上凑热闹的。”

    纪桃心里轻叱,冯婉芙才是那个不该去挤的人才对。

    柳氏笑道:“不过是小姑娘喜欢凑热闹而已。镇上除了过年,也就今日热闹一些。”

    末了,柳氏看向冯婉芙,笑道:“你不也生病了还要去?”

    冯婉芙笑笑算作回答,身子靠向杨大成。

    两人依偎在一起,柳氏笑道:“小夫妻感情真好。”

    纪唯回过头来瞪她一眼。

    “呐,成亲日子久了,就嫌弃得不行。”柳氏摇摇头笑道。

    眼看着镇上快到了,已经能看得到熙熙攘攘的人群,牛叔停了牛车,杨大成又小心的扶着冯婉芙下了马车,才向纪唯和牛叔道了谢。

    辞别了牛叔,纪桃一家四口慢悠悠挤进人流,今日和别的日子不同,街上年轻人占了大多数,且都是特意打扮过的。

    街上卖东西的很多,吃的用的一应俱全,比起平日里更多了许多年轻人喜欢的香囊玉佩,花朵头饰。各个店铺里面也是挤得满满当当,纪桃从未在元宵节来过镇上,看什么都是稀奇的,不过一个时辰后就觉得脚有些酸。纪唯身上早已大包小包,包括杨嬷嬷都买了一些。

    她无聊的靠在柱子上,看着柳氏抓着一块粉色绸缎在和店家讨价还价,周围人声鼎沸,她动了动脚踝,心里叹气。

    还好她运气好,生为纪唯和柳氏的闺女,不用干活,要不然就她这样,怕是天天都累得不行。

    那边柳氏终于满意的付了银子,拿了包好的布料递给纪唯,一回头就看到有些蔫的纪桃和满眼麻木的纪唯,挤出人群,一把拉住纪桃,道:“布料别买了,我们去看看头饰,听说元宵节好多铺子都去了县城里拿货,你也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纪桃顺着她的力道出门,柳氏还嘱咐道:“大姑娘了,别这样。”

    潜意思大概就是得打扮打扮了。

    两人又挤进了隔壁的店铺,里面的饰品琳琅满目,从头饰到衣饰一应俱全,柳氏眼睛一亮,拉着纪桃就挤到柜台边,开始挑挑捡捡。

    纪桃的视线却落到了对面柜台上的一个粉衫姑娘身上,姑娘脸有些圆,是时下妇人们最喜欢的面相。

    柳香香。

    对面的柜台人比较少,大概是那边的东西贵重,里面有几块玉佩,手镯,还有扇坠,雕工比起这边的精巧许多,玉质也剔透些。

    柳香香手里正拿着一块玉佩认真看着,不时用余光喵一眼边上的年轻青衫男子,袁子渊。

    袁子渊手里一把折扇不时摇着,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长相俊秀,眉眼柔和的看着柳香香,满眼的柔情。

    纪桃看到铺子里有几个姑娘不时偷偷看一眼那边。

    柳氏转身,递给纪桃一对镯子。镯子是木雕的,不过雕工细腻,木质黑黄,一眼看去有些雅致。

    “试试。”柳氏兴致勃勃。

    纪桃无奈,道:“娘,我带个镯子,不方便。”

    柳氏不满,不由分说就往手腕上套,“又不要你干活,怎么不方便了?”

    “我得翻晒药材。”纪桃拦住柳氏的动作。

    柳氏还要再动作,纪桃忙朝柳香香那边一指,低声道:“娘,我看到表姐了。”

    柳氏果然忘记了这回事,看了一眼柳香香,拉着纪桃过去。

    还未走近,就听到柳香香较平时轻柔许多的声音,“子渊,这枚玉佩,你喜欢吗?”

    柳氏放慢脚步,纪桃被她拉着,自然也放慢了。

    “喜欢,香香,你不会要送给我吧?”袁子渊有些惊喜。

    柳香香点点头。此时柳氏已经离他们很近,纪桃在柳氏身后,清晰的听到袁子渊的声音,“香香,谢谢你,我很喜欢。只是我不能要,我家中父母还吃着粗粮,哥哥嫂子还努力为我攒去府城的路费,我不能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袁子渊推拒道。

    纪桃听了,觉得这番话有点奇怪,正思索间,就听到柳香香道:“那……玉佩不买了,干脆把这银子给你。”

    袁子渊忙推迟,“那怎么行?若是收了,我成什么人了?”

    “对,香香啊,子渊是读书人,肯定不喜欢这些铜臭之物。”

    柳香香一抬头,就看到了柳氏和纪桃,眼睛一亮,笑道:“姑母,表妹。你们也来了。”

    柳氏点点头,笑道:“随便逛逛,方才桃儿看到你,我们就过来看看。”

    袁子渊倒是落落大方的一礼,“见过姑母,见过表妹。”

    柳氏笑着点点头,“到底是读书人,就是多礼。”

    袁子渊一笑,退到一边听着柳香香和柳氏说话。

    纪桃有些无聊,一转眼就看到袁子渊扯了下柳香香的袖子,柳香香马上会意,笑道:“姑母,我们出来得早,要回家了,你……”

    “你们回,我难得看到镇上如此热闹,还要再逛逛。”柳氏不在意道。

    眼看着两人相携着走远,柳氏叹口气。

    纪桃不说话,前些日子钱氏的所作所为虽然不关柳香香的事,她也知道不能迁怒,可是她对柳香香,到底没有以前那么亲近了,或许,还有柳香香定亲的缘故在。

    不光是她,柳香香对她也没了以前的亲近,显然也有些怪她了。

    柳氏回头,笑道:“桃儿,你累不累?我们去吃点东西,顺便歇一歇,脚有些酸了。”

    纪桃点点头。

    “你爹呢?”柳氏左右环顾,却也只看到一旁的杨嬷嬷,并不见纪唯身影。

    最后在门口的柱子旁找到了纪唯,几人一起去找饭馆。

    走了几家都是客满,全部都要等等才有位置,他们人多,又不能拼桌。

    纪唯干脆一拍板,道:“去棋源楼,今日我请客。”

    “本来就是你请客。”柳氏笑道。

    棋源楼是古棋镇最好的酒楼,四层的房子在古棋镇上也是不多见的。当然了,吃一顿的银子也是不少。

    就算是今日镇上人这么多,棋源楼也并没有客满。

    他们一进去就有伙计迎上来,满脸笑容,道:“几位是在大堂还是去包间?”

    纪唯看了看一楼热闹的情形,道:“上楼。”

    上了二楼坐下,纪唯随口说出几道菜名,伙计退了下去。

    “哟,挺熟练嘛。”柳氏端着手里的杯子,转啊转。棋源楼的杯子呈剔透的白,杯身细腻,其上的画栩栩如生,显然价值不菲。

    纪唯一笑,嘱咐道:“我跟你说,你小心些,棋源楼的杯子都是配套的,摔一个就得赔一套。”

    柳氏白他一眼,放下杯子。

    “我也只是偶然来过几次而已,都是别人请客。”纪唯淡淡道,算是解释了。

    纪桃看着屋子里高雅的摆设,就是墙上挂的字迹也铁画银钩,笔锋圆滑里暗藏尖锐,一看就是大家。

    饭菜很快上来,纪桃低着头吃饭,味道不错,几人逛了半天,大家都饿,一时间屋子里寂静,只余筷子触及杯盘的声音。

    正吃饭间,外面传出来吵闹声,间或夹杂着熟悉的男声,几人对视一眼,纪唯皱起眉,道:“你们别出来,我去看看,杨家小子不像是惹事的人,一定是有人欺负他了。”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人道:“不过是看小娘子长得好看,以为她还未许人家,问问而已,都是误会。”

    “就算是姑娘家,也不是你这样上来就调笑的,若真是姑娘,回去不得寻死?”杨大成显然不服气。

    纪桃坐在屋子里的桌上喝茶,只这几句话,其实就猜得到原因了。不由得感叹果然是主角,动不动就会遇见极品,比如不讲理的亲戚,比如外面这种浪荡子……

    当然了,冯婉芙确实美貌,不可避免的会遇上这些人,也不能怪她。不过有杨大成在,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外面的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不时有人劝说得声音传来。

    “啊……杀人了……”外面突然响起了尖叫声,还有惊恐的呼声,不时有脚步声急匆匆的声音。

    纪桃坐不住了,纪唯可还在外边呢。站起身打开门,入眼便是一个身着蓝衣的富家公子捂着脖子靠坐在地上,他脖颈上的衣衫颜色尤其深,地上还有几滴鲜红的血迹。

    纪唯看到她,忙拉了她一把,道:“桃儿,赶紧救人。”

    周围的人闻言,赶紧让开一条道,纪桃蹲下身,那人虽有些怀疑,到底拿开了捂着脖子的手。

    让纪桃意外的是,林天跃居然也在,他也蹲着身子,似乎是想要扶起那人,又不敢乱动的模样。

    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从他的喉间直到耳际,伤口很深,不停流着鲜血,纪桃微微皱眉,拿出银针扎了几下,才抬眼对他道:“无事,只是你这个,可能会留疤了。”

    低沉的声音从纪桃头顶传来,“留疤……”

    “别说话。”纪桃淡淡道,面色肃然。

    “ 多谢姑娘。”

    那人又道。

    纪桃皱眉,左右看看,林天跃已经撕了衣衫下摆递过来,纪桃接过,边给那人包扎边道:“你这个还是得去找个大夫,伤口上也不能用这个布,只是暂时包扎而已。”

    杨大成站在不远处有些无措,此时上前,道:“这位公子,实在对不住,我不是有心的,那人欺人太甚,我只是想要教训他而已。”

    地上的人捂着纪桃包扎好的脖子,洗得泛白的布料和他的衣衫实在不搭。

    “这么多人面前,你想要我怎么说,原谅你?”他低沉的声音传出,微微有些不耐。

    杨大成微愣一下,才道:“公子想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

    “我不缺银子。”那人打断他道。

    纪桃站在一旁,这人显然已经很不耐烦,看他衣着打扮,以他的教养,应该不是那种会打断别人说话的人。

    杨大成更加局促,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村子里再普通不过的农夫而已,就算是这两年有冯婉芙明里暗里的指点,杨家的日子好过了些,他一下子也学不了那么圆滑,且这公子浑身上下的打扮,家中一定非富即贵,看到这些,他先就怯了三分,语气动作就难免带了些。

    此时冯婉芙却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满面诚恳道:“我夫君误伤公子是事实,道歉是必须的,至于公子原谅与否,就是公子的事情。”

    她抿了抿唇,道:“若是公子应允,我们夫妻可以带公子去请大夫,公子也可以住到我家去,痊愈之前,都由我们家照顾。”

    冯婉芙说得诚恳,那人面色好看了些,看向一边躲在众人身后的人,道:“我不管你们为何会动手,此事我会如实告知齐戊。

    纪桃隐约知道,古棋镇的镇长姓齐。

    说完,他再次对纪桃道谢,捂着脖子下楼,棋源楼的掌柜忙护在一边,林天跃看向纪桃,低声道:“今日多谢你。”

    纪桃看着林天跃追上去,似乎那是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杨大成面色难看,冯婉芙则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不关我事,都是你随身带着利器,这么多人看到是你伤人,我根本就不怕。”这时,方才受伤那人看着的那个富家公子突然叫嚣道。

    “若不是你胡说八道欺负人,我如何会想到伤人?”杨大成不理会冯婉芙不停拉他胳膊,不甘示弱的回道。

    纪桃仔细打量纪唯一番,见他无事,才松口气,道:“爹,我们回家吧。”

    纪唯却摆摆手,看向那公子,淡淡道:“无论如何,你今日对着人家小媳妇调笑是事实,人家男人一怒之下拔刀也说得过去,今日之事,若是那公子追究起来,你们都是有责任的。”

    “死老头,你又是谁,关你屁事。”那公子一脸的鄙视。

    纪唯面色不变,“他们是桃源村的,我是村长,想要管还是管得上的。”

    柳氏脸色不太好看,不过她已经习惯纪唯多管闲事的性格,只站在一边,手里紧紧拉着纪桃。

    “区区村长,也想要管我?”那公子手一抬,差点打到纪唯。

    “你干什么?”杨大成上前一步,挡住纪唯身子。

    怒道:“是不是要打架?”

    那公子并不怕,冷笑道:“打就打,我怕你不成,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人能打几个?”

    他的身后两个家奴模样的人护在一旁,此时闻言上前两步,手里不知何时已经拿了一把匕首,其上泛着迫人的寒意,看着杨大成眼神阴狠。

    两边剑拔弩张,气氛凝重。

    纪桃皱眉,纪唯会帮忙在她意料之中,这大概也算是职业病。再加上纪唯对杨大成颇为看重,那可是他想要招为女婿的人。无论是私人感情还是他村长的职责,他都不会撂下不管。

    可是这样,太容易受伤了。纪桃看到柳氏眉心都皱了起来。

    想了想,纪桃不好上前,对杨嬷嬷道:“嬷嬷,你去给爹说,让他报官。”

    纪唯只是桃源村村长,确实管不到这么多的,无论能不能管,纪桃都不想纪唯受伤,哪怕最后能够讨回公道,这伤在身上,痛的可是自己。

    杨嬷嬷挤了过去,柳氏气道:“你爹也是,让他多管闲事。”

    纪桃眼睛一刻不放松的看着前面,嘴里劝道:“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村长,今日这样的事情,没碰到就算了,碰到了自然不好丢下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