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修罗〕〔校园逆天女:恶魔〕〔诱妻入室:冷血总裁〕〔霸道老公放肆爱〕〔霸道帝少惹不得〕〔穿越八零:麻辣小〕〔快穿之愿望系统〕〔泡走女主白月光〕〔太古霸宗〕〔道法苍生〕〔逍遥兵王闯都市〕〔苍穹圣界〕〔神话法律咨询系统〕〔三国争鼎〕〔诸天降临大逃杀〕〔我真是个富二代〕〔小农民大明星〕〔帝国诸天〕〔仙女修真日常手记〕〔都市妖孽真仙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23.第二十三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眼看着嬷嬷挤上前, 低声对纪唯说了话, 纪桃见纪唯摆摆手,就站在杨大成身后丝毫未动。

    不由得叹口气, 要是受伤可怎么好?

    柳氏也看到了,顿时低低怒道:“关他屁事,多管闲事, 我看他为了别人都可以将我们母女抛下, 那些才是他的家人。”

    纪桃还得安抚,“娘,别生气。不如我们先回包间,这里人多, 被人误伤就不好了。”

    走廊里虽宽,却因为人多,有些挤, 方才那人估计也是这样受伤的。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响起, 声音极大,“干什么?”

    众人应声望去, 才看到是掌柜的送完方才受伤的人回来, 此时他面容肃然,很生气的模样,尤其看到那富家公子边上两个随从手里的刀, 冷笑道:“来人, 将这人给我丢出去, 日后不许他再进门。”

    富家公子被人抬着还不忘叫嚣,“放开我,区区一个掌柜敢让我出去,你知道我是谁吗?”

    声音渐渐地下楼,然后就听不到了。

    那两个拿刀的随从赶紧跟了上去。

    掌柜余怒未消,看着杨大成,又看看他边上面色苍白的冯婉芙,一拱手道:“今日让夫人受惊,实在抱歉,今日饭钱就免了。”

    纪桃微微挑眉,饭钱?她隐约听纪唯说,在这棋源楼,菜钱才是最贵的。

    冯婉芙微笑着道谢,娇弱不堪的模样。

    掌柜却再未看向她,直直往纪桃这边过来,语气认真,也是一拱手,道:“还未看出姑娘乃是圣手,今日之事,多谢姑娘伸出援手。”

    “不必。”纪桃微笑道。

    “掌柜怕是不知,桃儿妹妹和我们夫妻是一个村子的,而且我们两家关系很好。”冯婉芙上前,想要拉住纪桃的手。

    潜意思就是纪桃会帮忙是看她的面子了。

    纪桃伸手去扶柳氏,似无意一般避开冯婉芙的手,对着掌柜道:“我们一家还要回去吃饭。”

    掌柜将两人方才的动作收入眼中,动作却不慢,马上伸手一引,道:“姑娘请。”

    又看向走廊挤在一旁看热闹的众人,笑道:“诸位受惊,今日诸位的饭钱就都免了,往后,还请大家经常来棋源楼,方才诸位也看到了,那人被我赶出去了,日后也是一样的,只要是想在棋源楼闹事的,都不能再进我棋源楼的大门。诸位尽可放心。”

    纪桃则又看向一旁面色难看的冯婉芙,笑道:“杨大嫂随意。”

    冯婉芙面色狰狞一瞬,却马上收敛,道:“大成,我们也回去吧。”

    纪桃假装没看到,冯婉芙生气,她还生气呢。这酒楼里长相好的姑娘小媳妇那么多,为何人家偏偏就看上了她?

    不管是因为冯婉芙的主角吸引极品的体质还是冯婉芙自己有意为之,纪桃都不想知道,她只知道纪唯因为这个差点受伤。方才那人的伤口直接就伤到了脖颈上的血管,若是没碰上纪桃,只怕会凶多吉少,就算是大夫来得及时,身子大损是一定的。

    这要是落到纪唯身上,纪桃想想就觉得担忧。

    “你有没有事?”

    一进屋子,柳氏就拉着纪唯浑身上下的检查,大概是因为边上还有纪桃在,纪唯板着脸道:“我会出什么事?没事。”

    语气有些古板。

    柳氏顿时就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帕子捂住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纪桃有些哑然,方才不还好好的么?

    柳氏哭的肩膀微微颤抖,站立不住,伤心不已的模样。她正想要上前,纪唯已经两步过去扶着她肩慢慢往椅子的方向移动,放柔声音,“我这不是一个村嘛,再说,杨家老大懂事知礼……”

    柳氏不答,只顾着哭,隐约有声音传出帕子,“我担心你嘛,你要是……我也不活了……”

    哭音伴随着破了音的话语传出,纪桃听得难受。

    难受之余,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不过看到纪唯围着柳氏团团乱转,她也有点慌。

    此时敲门声响起,杨嬷嬷绕过屏风,出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两个伙计,手里端着托盘,笑道:“我们掌柜想要谢谢方才的姑娘,特意吩咐厨房给几位添些菜。”

    “这……”杨嬷嬷有些为难。

    纪唯听到声音,绕出屏风,出去推拒,柳氏拿开帕子,纪桃看到她眼眶微红,但伤心是没有多少的,顿时了然。

    柳氏见纪桃看她,冷笑着靠近纪桃,低声道:“那杨家,往后的麻烦事多着,我非得让你爹答应,以后不要管他们家的事不可。”

    那些菜到底还是送了上来,待伙计离开,纪唯看到柳氏微红的眼眶,叹口气道:“多大点事,你就如此,一把年纪了,在桃儿面前哭,你也好意思的。”

    纪唯说完,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柳氏却不再哭,冷笑道:“是啊,没多大点事,就是有人丢下妻子女儿去管别人家的事而已,当时可是有人动了刀子的,你不为自己,总要为妻子女儿着想吧!妻子也就罢了,本就是人老珠黄,真要是运气不好死了,还可以再娶,可是桃儿可是你女儿,你方才……”

    “你都在胡说些什么?”纪唯放下筷子,面色难看。

    “难道不是事实?”柳氏丝毫不惧,反问道。

    “你们别吵了,这还是在外边呢。”纪桃站起身,劝道。

    “桃儿,你别管。”两人一起看向纪桃,嘱咐道,声音都是一起发出的。

    两人对视一眼,柳氏转开眼睛,看向窗外。

    纪唯语重心长,“我是村长……”

    “村长就要管人家的吃喝拉撒,包括在外面惹是生非也要你管?”柳氏更怒。

    “杨家老大懂事稳重,他才不会故意惹事。”纪唯声音微微加大。

    柳氏越发怒,“他懂事稳重,关你什么事啊?你放着妻子女儿不管,若是出了事……若是出了事……”

    “我们可怎么办呐……”

    说到最后,又哭了起来,这一回是嚎啕大哭,听着她哭,就让人想到纪唯真的出了事的情形。

    不知怎的,纪桃眼睛有些酸涩,低下头夹菜往嘴里放,本来味道极佳的菜肴,却吃不出什么味儿来。

    纪唯也心软了,伸手扶住柳氏,叹道:“我又不是傻子,那刀子在那边,我自己知道避开。”

    “年轻人还避不开呢。”柳氏的反驳的声音传出。

    “那完全是误伤。”纪唯信誓旦旦。

    “误伤也是伤,我不管,你说我迁怒也好,小心眼也罢,日后杨家的事,不许你管。”柳氏放下帕子,霸道道。

    “我是村长,怎么能不管?”纪唯声音加大。

    “跟别人家一样就好了,杨家老大再懂事,他还能是你儿子不成?”

    纪唯哑了声。

    左右看看后重新开始吃饭,边道:“那不是,我可怜他从小无父无母,拉扯两个弟弟长大,我本来还想……”

    “你可别想了吧。”柳氏打断他道。

    纪唯沉默吃饭,半晌才道:“今日你也看到了,牛车上的时候,他护着那妻子的模样,方才还为了妻子敢和别人打架,你说说,这要是是桃儿……我们不就放心了。”

    柳氏也沉默半晌,才道:“没那个命,人家孩子都要生出来了,你这边还放不开呢。让我说你什么好?”

    纪唯点点头又抬起头,诧异道:“有孕了?”

    柳氏瞥他一眼,“你还以为那杨大成是个什么正人君子不成?未婚苟合,这样的人,只有你才看重,我可不放心。”

    纪唯叹口气,不说话了。

    几人用完饭,结账的时候,伙计死活不收银子,言掌柜吩咐过,他们这一桌掌柜请客。

    走出棋源楼,纪桃若有所思,看来那人身份确实非比寻常,棋源楼一顿饭对于掌柜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两个月的嚼用。

    “回家吧,也别逛了。”柳氏利落道。

    走到镇口,刚刚好看到牛叔正在找位置,看到纪唯后笑道:“这么早,我还说早一点到,等等你们。”

    待几人坐好,牛车摇摇晃晃掉了头,远远的又看到杨大成护着冯婉芙过来了,纪唯手刚刚抬起,柳氏轻哼一声。

    纪唯讪讪的放下手,道:“我不是看杨家大媳妇跟生病一样,能照顾就照顾一番,就是别人,我们也该照顾一下不是?”

    柳氏颇为满意,要的就是纪唯拎得清什么该帮,什么不该帮。她转开了头。

    纪唯这才招呼那俩人。

    杨大成倒是满面笑容,小心翼翼扶着面色不太好看的冯婉芙上了马车。

    “多谢纪叔。”冯婉芙笑道。

    “无事,你身子……不太好,走路的话,太远了。”纪唯点点头道。

    冯婉芙似乎听出来了纪唯未尽的话,看了纪桃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纪桃假装不知道,虽然不知道柳氏是怎么知道的,但她问心无愧。再者说,冯婉芙这肚子,早晚被人知道。

    “芙儿身子确实弱,我就是怕方才的事情吓到她。”杨大成搂着冯婉芙,满脸怜惜。

    “我没那么弱。”冯婉芙不依。

    杨大成笑了,“是,我知道,我担心你行不行?”

    冯婉芙脸颊绯红,纪桃干脆靠着柳氏假寐,这俩人腻歪起来,比起现代人也不逞多让。

    “我就是觉得,受伤那人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他会不会找我们麻烦?”冯婉芙蹙眉。

    “不怕,就是找来,大不了赔他就是。想要银子或者想要人伺候,随他挑。”杨大成随口道。

    闻言,冯婉芙可没有他那么乐观,眉心皱的更紧,“可是他说不缺银子,也不缺人伺候,他会不会告你,让你去坐牢?”

    杨大成沉默,冯婉芙又转向纪唯,眉心担忧,嘴上却带着笑意,“纪叔,您说呢?”

    纪桃在柳氏身上动了动身子,她就说怎么会这么巧,来的时候碰上也就罢了,这回去的时候还能碰上,看这模样,分明就是特意等着的。

    纪唯看了看柳氏和她怀里假寐的纪桃,笑道:“这人没来,人家到底要什么也不知,在这胡乱猜测是没有用的,走一步看一步吧。”

    纪唯的话说完,冯婉芙颇为不满的皱了眉,这不是什么也没说。 “纪叔,我们大成年纪轻,到时候若是衙门真的来拿人,您能不能出面解释一下?”

    不待纪唯说话,她又道:“您是村长,护住村民是您的责任,且今日之事,责任确实不在我们,分明是那纨绔子弟色胆包天才闹成如今这样,我们只是普通的农家,如何能够承受他们的报复。”

    “您是村长,您得管这事。”冯婉芙最后以一句笃定的话完结。

    一阵沉默里,纪桃坐直身子,揉揉眼睛,道:“爹,到了吗?你们在说什么?”

    柳氏顺了下她有些乱的发梢,笑道:“没说什么,吵到你了?”

    “我们就是说,今日发生的事情。”冯婉芙笑着接过话头。

    “对了,娘,我说了不要那个镯子,你不会真的买了吧?”纪桃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柳氏瞪她一眼,道:“那么好看的镯子,人家小哥都说了,府城来的货,买了又怎样?”

    冯婉芙早已不耐,声音微大了些, “桃儿妹妹,我不是说的这件事,是……”

    纪桃抬手止住她的话,淡淡道:“我知道你说的什么事,我不想听。我爹也不管的。”

    冯婉芙的面色尴尬一瞬,收敛了面上的笑容,“纪叔是村长,若是有人来找村民的麻烦,他肯定得拦住啊。”

    纪桃的眼神有些奇异的落在冯婉芙身上,笑道:“杨大嫂,我就想问问,你怎么好意思的?你自己招惹是非,还想要连累我们一家,今日我爹能出头,就已经够了职责,你还想要怎么样?”

    纪桃偶然发现,冯婉芙似乎很不喜别人唤她杨大嫂什么的。

    果然,冯婉芙面色不佳,还想要说话,被杨大成拦住,他满脸歉意的看着纪唯,道:“今日纪叔确实帮我许多,已经足够了。”

    “大成……”冯婉芙不赞同的看着他。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杨大成认真道。

    牛车很快进了村,纪家一行人沉默着走回家,纪唯脸冷着,显然心情不太好。

    纪桃有些担忧的看着他进屋,柳氏却兴致勃勃的拉着纪桃看今日买来的布料首饰,见纪桃兴致不高,不在意道:“不必理会你爹,他就是一时别不过劲来。等他想通了就好了。”

    果然,过了两日,纪唯就恢复了以往的精神,如今要开始春耕,纪唯每日都要出去看看,村子里也忙碌起来。

    以前桃源村的人种地其实是不急的,不过这两年不同,自从杨家买了山,那上面这两年开了荒,需要种许多东西,光凭他们自己是种不完的,这就需要请人了,这些人都急急忙忙的将自己家的活干完,好赚些银子。

    忙碌的过了几日,村子里浩浩荡荡的来了一队官兵,步伐一致,手里的兵器寒意迫人,列队直接就进了桃源村。

    这一下可把众人吓坏了,就算是村子里的老人也没见过这种阵仗。

    官兵一路到了杨家,村子里的人远远的跟着,还有人机灵的来告诉了纪唯。

    说是不管,纪唯却还是要出面的,临出门时,柳氏正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缝制新衣,淡淡道:“你可要记得,家中还有我和桃儿。”

    纪唯摆摆手,就离开了。

    纪桃也在树下陪着柳氏,笑道:“娘,你真有办法。”

    柳氏一笑,道:“办法能有效,是因为你爹真的在乎我们,你说说,那些绝食上吊闹着要寻死的,不都是只能威胁在乎她的人?”

    不在意的人,才不会管你的死活。

    纪桃点点头。

    柳氏叹口气,又重新拿起针开始缝衣,道:“我这一辈子,其实算是福气好的,我就是觉得亏欠你爹,我没能给他生一个儿子,对不起纪家列祖列宗。”

    柳氏说这些话,纪桃没法接,只低着头帮柳氏理线。

    “所以啊,我才会想要你招赘,日后你多生几个孩子,娘才好下去见公公婆婆。”

    纪桃忍不住了,“娘,您别说这个。”

    突然敲门声响起,纪桃走过去开门,就看到林天跃站在门口,他边上脖子上缠着白布的就是上回受伤的那个富贵公子。

    “桃儿,乔公子想要亲自给你道谢。”林天跃笑道。

    乔霖满脸柔和,踏进纪家院子后,笑道:“在下乔霖,上回蒙姑娘搭救,一直想要亲自上门道谢,今日总算得空,还请姑娘莫怪。”

    一番动作言语,让人舒适无比。

    “上一回本就是我们村的人误伤公子,桃儿会一些粗浅的医术,本就应该出手,不因为这个,就算是医者仁心,也不会干看着的,公子实在不必如此多礼。”柳氏已经放下手里的针线,走过来笑道。

    乔霖一笑,“夫人过谦,给我诊治的大夫说了,帮我止血的人一定医术不凡,一般人绝没有这种效果,若不是姑娘,只怕我这一回要失血过多,就算是没有性命之忧,养身子却是需要许久的。”

    柳氏也不问,眼睛不时看向门口,很快,纪唯随着杨嬷嬷回来了。

    又是一番见礼,纪唯知道乔霖的来意后,看了看柳氏,道:“乔公子,今日您带了那许多的官兵来……”

    乔霖了然,笑道:“那日我偶然受伤,实在是憋屈得很,不过是吓唬他一番。您是村长对吧?放心,就是看在您的面上,我也不会过于为难他们一家的。”

    纪唯松口气,面色也放松了些,笑道:“动手的这个人,父母早亡,独自拉扯大两个弟弟,实在是不容易。前几年偶然买下一个牙婆带来的姑娘,本意只是救下她,还打算送她回家来着,谁知那姑娘就不走了,两人日久生情,这不,过完年刚刚成亲,不过几日,就发生了这种事情,您说说……”

    乔霖含笑听着,很有耐心的模样,听完了,才道:“照您这么说,他们也算是夫妻情深了。”

    这句话如果仔细听,就能听出些嘲讽的意思来。

    纪唯却没注意这个,“对对对。小两口感情确实不错。”

    而此时的杨家院子外,被官兵围得水泄不通,兵甲肃穆,手里的大刀泛着森然的光。

    再远一点的地方,桃源村的不少人都在此处看着这难得一见的情形,暗自猜测杨家又是得罪了谁,并不试图靠近,要知道,方才纪唯都不能进去。

    屋子里的正房中,杨大成有些着急的走来走去,冯婉芙坐在桌边面色僵硬,忍不住道:“大成,你别再走了,晃得我头晕。”

    门口斜靠在柱子上的杨大远听了,道:“大哥你别急,他们肯定会进来的,到时候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只要是有要求,此事就可以商量。”

    杨大成丝毫停不下来,嘴里念叨,“可是他什么都不缺,应该什么都不要,如果他一定要将我下狱……大远,你要好好照顾你嫂子。”

    冯婉芙坐在椅子上,手轻轻抚着肚子,看着面前急得团团转的男人,她不是不失望的,杨大成还不是那个前世和她一起千里迢迢回京的人,并没有经受那些磨难,如今的他,胆子不大,目光短浅,待人接物一点不会,人情世故也只懂得桃源村里这些,就算是有了银子,也舍不得花,吃穿用度都还是农夫的模样。

    或许,前世的杨大成就是这副模样,只是在那遭受无尽打击的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杨大成是她从小到大仅有的对她好的人,人生里少有的美好。从桃源村回京这一路,虽然很苦,可却是她难得的安宁。

    于是她格外怀念,在漫长的日日夜夜的思念里,她美化了杨大成的所有。

    其中就包括这桃源村杨家的贫穷,粗糙的饼子,村民的无赖,还有满地的尘土,在回忆里似乎都不存在了。可是直到真的这些出现在她的日子里,每日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斑驳的墙面,她才觉得真的很难忍受。

    本来杨大成早就答应过她,依她的想法重新盖好房子后两人才成亲……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嘲讽的笑意,还是有一点不同的。就是杨大成他懂得争取了,前世他们孤男寡女相处那么久,哪怕两情相悦,杨大成也从不敢越雷池一步,最后他们分开时,冯婉芙都还是完璧。

    如今呢?

    冯婉芙摸着肚子,和以往一般无二的平坦小腹中却有了孩子,甚至还是在成亲之前。要不然她怎么会在这满是尘土的旧屋里成亲,她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意。

    “芙儿,你别难过,我应该很快就回来了,若是回不来,你就……”

    杨大成顿住脚步,闭上眼睛,半晌睁开后看着门口斜斜倚靠着的杨大远,“大远,你好好照顾芙儿,其实,我知道你的心意,只是我……我不配做你们大哥,可是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只想要芙儿。”

    一片安静里,并没有人说话。

    良久之后,才响起杨大远的声音,“大哥,我说过,那日过后,芙儿就是我大嫂,就是我家人,也只是我家人而已。”

    杨大成笑了笑,“谢谢你。”

    “如今闹成这样,大概就是报应。”杨大成又道。

    他慢慢的走到院子门口,缓缓伸手去开门,即将触到门时,他收回手,闭了闭眼,道:“芙儿,其实我有点后悔那日的冲动,你有没有觉得,其实你也一点点错?”

    冯婉芙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淡淡道,“不觉得。”

    杨大成突然就觉得满腔怒火,回过身来,冷笑道:“芙儿,你不觉得你一直高高在上俯视我吗?不,不单单是我,是我们一家,是整个桃源村的人。是,你是高高在上的贵女,若不是机缘巧合,我杨大成这样的,一辈子也不配碰你一根手指头。”

    冯婉芙有些吓住,面色煞白,站起身退到一旁。

    杨大成似乎今日要将这些话全部吐出,不理会一旁杨大远伸手拉他的手,一甩手避开,急怒道:“可是你已经是我杨大成的明媒正娶的妻,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我不求你以夫为天,好好伺候。我只想要你最起码的尊重……”

    杨大成声音越发大,看到冯婉芙煞白的小脸,他又心疼了,忍住想要上前安慰的动作,他闭上眼,那日冯婉芙对着那富家公子嫣然一笑的模样再次浮现。与其说不满那公子对冯婉芙的轻浮,他更生气的却是冯婉芙的……不自重。

    对,就是不自重,或者说是冯婉芙很享受男子落在她身上的爱慕的目光。可是在杨大成眼中,那些都是觊觎,或者还有更龌龊的,他不愿意深想。

    “开门开门。”外面突然响起了砸门的声音。

    冯婉芙眼眶含泪看着杨大成,道:“大成哥,无论如何,我是真的想要和你过日子的。”

    “要不然,我何必忍受这些我一辈子也触碰不到的东西,你看看这满地的尘土,我从来的第一日我就受不了,这几年下来,我说什么了?要不是为了你,我何必……我不如回家去。”

    她再次后退一步,用手捂着脸,呜呜哭着。既是为了自己,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间或还有官兵催促的声音。杨大成默然,半晌后慢慢转身走向门口,缓缓拉开门栓,道:“若是此次我能平安回来,我送你回家。”

    冯婉芙猛然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满是眼泪。

    杨大成却已经不再看她,猛的拉开了门,看着门外气势汹汹的黑红甲衣的官兵,他淡淡问道:“诸位可是有事?”

    纪桃坐在树下,看着不远处的林天跃和乔霖,还有纪唯三人相谈甚欢。

    直到一个人脚步轻巧的走进来,直接到乔霖身边,低下头靠近他轻声说了几句。乔霖面上的笑容更大,低低笑了一声,笑容却是冷的,“果真?”

    那人恭敬的低下头。

    乔霖收敛了笑容,肃然道:“此事就算是了了,训斥几句就罢了,对了,就说我看在纪村长和纪姑娘救我一命的份上,就不追究此事了。”

    那人应声离去。

    林天跃在听到乔霖口中吐出纪姑娘时,低下头喝茶。

    纪桃收回视线,柳氏靠近她,低声道:“桃儿,那公子一看就非富即贵,平日里肯定是顺心如意的主儿,这一回受了这么重的伤,真的会这么轻松就放过了杨家?”

    纪桃忍不住笑了,道:“娘,非富即贵也不一定就顺心如意,您忘了,当初韵堂姐为何会到我们家来住那许久?”

    柳氏点点头,道:“富贵人家却免不了勾心斗角,也是不好过的。”

    纪桃又忍不住笑,道:“娘,村头赵家……好过吗?”

    赵家因为儿子多,儿媳妇个个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甚至因为孩子多吃一口饭都要吵起来。闹分家已经许久,赵吴氏时不时跳一回井,都是因为这些不省心的。

    柳氏手里拿着针线思索半晌,才道:“是不是因为人都是自私的,才会发生这么多事?”

    纪桃专心整理手里的丝线,笑道:“只要不是傻子,就做不到无欲无求,就得争斗,其实我很幸运,生为你和爹的女儿,这些事情都离我很远。”

    “那你又是怎么会注意这些的?”柳氏随口问道。

    纪桃想了想,道:“大概是我注意观察?”

    母女俩相视一笑,气氛温馨。

    乔霖一直留到下午,和纪唯喝了酒才带着随从离开。

    林天跃却留了下来,继续喝酒,一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才摇摇晃晃站起身告辞准备回家。

    纪唯已经眼睛都睁不开了,趴着就睡着了,柳氏赶紧过去扶他。

    杨嬷嬷不知到哪里去了,纪桃看到林天跃那模样后,有些不放心,打算送他回家,反正也就几步路。

    谁知一出屋子,林天跃除了眼睛有些红之外,脚步稳健,看不出丝毫醉态,纪桃上下打量一眼,忍不住问道:“你喝醉了吗?”

    林天跃回身摇摇头,道:“无事。我可以回去,你不必送我。”

    纪桃自然不会就这么丢下,这万一摔一跤可不是玩儿的,看林天跃最近到哪里都手不离书的模样,大概是想要参加二月的县试的。

    纪桃跟着他出了纪家的门,过了两家中间的小道,推开林家的院子门,林天跃慢悠悠走进去。

    见林天跃一直走得稳稳当当,且进了大门回身关门,纪桃准备回家,到底不放心,嘱咐一句,“林大哥,你行不行,要不要让婶子出来扶你进去?”

    林天跃低低道:“不用。”

    声音有些失真,纪桃并未觉得不妥,觉得大概是因为他喝了酒的缘故。

    既然他都如此说,纪桃打算转身回家,手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

    温热的手在这初春的夜,显得尤其温暖,似乎还有些烫,一直烫到了她心里。

    纪桃一惊,回身讶异的看向林天跃,手下动作却不慢,猛的往回收。

    “桃儿。”低低的清越声音似乎近在耳侧,带着微微的沙哑,还有淡淡的酒香。

    那声音听在耳中,似在舌间滚过般缠绵,成功止住了纪桃嘴边的质问。

    “你……”怎么了?

    纪桃的话刚刚出口,就对上了林天跃微红的眼睛,里面满是柔情。

    “桃儿,我心悦你。”林天跃握紧手里的手,认真道。

    纪桃心里微微发慌,此时天色将晚,四处有些朦胧,她又往回抽自己的手,边道:“林大哥,你喝醉了。”

    “天跃,是你吗?”田氏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是,娘,我回来了。”林天跃扬声道。声音和平时一般无二,听不出一点醉意。

    “快夜了,把门关好。”田氏嘱咐道。

    林天跃又应了一声,他的手始终未曾放开,低低道:“桃儿妹妹,我知道我不该如此,就像是个浪荡子一样占一个姑娘家的便宜,可是我忍不住。”

    桃儿妹妹。

    纪桃觉得有些陌生,不知从何时开始,林天跃早已不唤她桃儿妹妹了。

    林天跃身子未动,只手里紧紧握着,又道:“桃儿,我只要一看到你相看,我就忍不住,我知道你不喜他们,但如果人人都可以,那个人为何不能是我?”

    “林大哥,你喝醉了。”纪桃认真道。

    然后,她一点一点不容拒绝的抽回了手,转身回了家,关上了门。

    一直到对面的门关上,林天跃还站在门口,维持着方才的动作,手微微抬起,虚握着什么的模样,身影有些萧瑟凄清的味道。

    纪桃关门时,林天跃的这副浑身落寞的模样将将落入她眼中。

    “姑娘,你怎么了?”

    杨嬷嬷手里拿着被子,从屋子里走出,看到站在院子门口发呆的纪桃,随口问道。

    纪桃回神,放下手里交握的手,随口道:“也不知那乔公子是个什么人,居然能调动官兵?”

    “反正啊,不是个简单人。”杨嬷嬷颇有深意道,语气里带着微微的取笑。

    “姑娘该不会春心萌动了吧?”杨嬷嬷见纪桃没反应,又道。

    纪桃微微挑眉,笑道:“嬷嬷胆子越发大,敢取笑我了。”

    杨嬷嬷随着她进了厢房,手里的动作不停,边道:“姑娘,老婆子虽然经常说你选个农家男子可惜,但是今日那人,姑娘还是别想了。”

    纪桃忍不住一笑,“嬷嬷误会我了。”

    杨嬷嬷见她眉眼舒展,并不见姑娘家提到心上人的羞涩,也明白是自己多虑了,笑道:“姑娘通透,早就自己想到了。这大家公子家中,对于女子来说,还不如农家来得实在。”

    纪桃洗漱好,坐在妆台前,轻声道:“我总觉得,还是门当户对好,要不然这日子肯定不好过的。我这一辈子,大概是离不开桃源村了。”

    杨嬷嬷走过去给她铺床,她也不是每日都来铺的,今日纪桃难得愿意和她说话。

    “那可不一定。”杨嬷嬷笑道,“姑娘还年轻,人这一辈子啊,很长。当初我不也没想过会到这桃源村来?”

    “今日永远也想不到日后会发生的事,等日子久了,再回顾现在,会觉得天大的事情都不算什么。”杨嬷嬷整理好被子,笑道:“姑娘早些歇歇。”

    屋子里安静下来,纪桃坐了许久,爬上床睡觉。

    纪桃起床时,天已经大亮,她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阳光,半晌后起身。

    纪唯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精神不佳的样子,柳氏正在一旁数落,“年纪大了,别喝那么多酒,你跟他们比,比得过嘛你。”

    柳氏的语气里满是责怪,却带着满满的关切。纪桃的嘴角勾起。

    柳氏的唠叨却并未停下,“对面林家小子,我一大早就看到他拎个篮子上山去了,你再看看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