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久见人心〕〔医世神凰〕〔穿越之娇俏小军嫂〕〔皇甫少卿欧阳皓骞〕〔法医萌妻撩上瘾〕〔乔斯年叶佳期〕〔老公回家暖被窝〕〔龙女飘飘〕〔神医兵王逍遥游〕〔邂逅男神〕〔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医世狂兵〕〔秦越简然〕〔幸得识卿桃花面卫〕〔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情意思思 顾思思梁〕〔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开了一家黑店〕〔天皇巨星是怎样炼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26.第二十六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氏见时辰还早, 带着她脚步一转, 往河边而去,今日的河边一个人都没有, 大概都去喝喜酒了。

    “其实,柳家不光有两个舅舅,你还有个小姨。当年你爹……上门提亲的时候, 你外公还为难了他, 不过到底许了亲。”

    “你爹从小和你大伯相依为命,家中田地还不少,聘礼也不少,那时候我还让多少人羡慕来着。”

    柳氏笑了一下, 大概是回忆起了当初,眉眼间满是甜意。

    “你爹对我,这么多年都没变过, 我确实命好。”

    她的笑容微淡,转眼看到纪桃后, 笑容更大了些,道:“就有一点不好, 我和你爹成亲后, 好几年我都没有好消息。你小姨,比我小十岁,从小就得我们一家人疼爱, 我也很疼她, 就经常接她去桃源村玩儿。”

    “日子久了, 她也到了说亲的年纪,没想到她居然……”

    柳氏有些激动,勉强按捺住后,才道:“见我没有孩子,就想要帮我生。”

    纪桃有些了然。

    “被我严词拒绝,我和你爹虽遗憾没有孩子,我们俩感情却是很好的,更何况那是我亲妹妹,我绝不能接受。可是你小姨铁了心,非要去我们家住,我知道她的心思后,自然也不肯。”

    “你外公外婆将她关了许久,后来她似乎收了心思,还做了新学的点心给我道歉,还特意嘱咐让我一个人吃,不给你爹吃。我还以为她终于放下,没想到……那里面居然是有毒的。”柳氏眼眶微红,声音都微微颤抖。

    “我从来不觉得我们之间会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毕竟我从小对她就好,我买衣衫首饰从来都有她一份,我和你爹成亲以后给她买的尤其多。只要是她想要的,我都尽量买给她。她也从来都是高兴的,会甜甜的唤我姐姐……我实在想不到,她居然会想要我死。”柳氏有些激动,声音微微颤抖着,就连垂在身侧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纪桃伸手握住她颤抖的手,轻捏了捏。

    柳氏转头看向她,嘴角慢慢绽开笑意,示意她无事,深深吐出两口气,似要将心里的那些憋屈疑惑不甘通通吐出,又接着道:“还好,我带回去因为天色已晚,肚子也不饿,就没吃,放在了厨房。第二日却看到厨房死了一地的老鼠……”

    听到这里,纪桃虽捏了把汗,却有些想笑。毒死了老鼠什么的。

    “你爹见了一地的老鼠,大怒之下,将一地老鼠全部装了亲自送到柳家。从那以后,你爹就再不进柳家的门了。”柳氏说完,看着纪桃,笑道:“你爹对我太过上心,不能忍受别人对我的恶意,哪怕那个人是我亲妹妹。还劝我也不要回来了。”

    纪桃抱住她,笑道:“娘,还好你没事。”

    柳氏拉着她慢慢往柳家的方向走,轻声道:“当年你外公外婆不承认那老鼠是你小姨的点心的毒死的。你爹最生气的,大概还是这个,他这是给我抱不平呢。农家重男轻女本就是常态,你小姨因为是最小的孩子,得你外公外婆喜爱,你两个舅舅更不用说,只有我……”

    眼看着柳家的大门越来越近,已经有人准备招呼她们母女了,柳氏微微笑,笑容微冷,低低道:“当年你小姨关在家中的时候,正是农忙,那时候你大舅母有孕,不用她下地,你小姨主要是她看着的,平日里还谈心什么的。”

    柳氏抬眼看向纪桃,见纪桃目光了然,她欣慰的笑了笑,道:“当然,我也希望是我多虑,我若是死了,对她并没有好处。”

    “你小姨那个人,最是偏激,后来我仔细回想过,似乎她从小就喜欢抢我的东西,只要她看上,撒娇卖痴,甚至是偷拿,非得拿到手不可。”

    纪桃若有所思。

    “萍娘回来了,快点,你娘等着你呢。”有年纪相仿的妇人上前,热情的招呼柳氏。

    柳氏笑容满面,似乎这喜事就是她家的一般。

    纪桃和她们说不到一起,转身自己去找柳香香。

    柳香香的屋子里很热闹,她一身大红嫁衣坐在妆台前,妆容有些浓,衬得她眉眼妩媚,她低着头很是羞涩的听着众人夸赞,看见纪桃进来,笑道:“桃儿来了?我以为你不来了。”

    纪桃微微一笑,将手里的匣子递给她,“你成亲我肯定要来的。”

    屋子里的人大多数纪桃都不认识,她才想起她从小到大到柳家从来不过夜,下渔村的人她几乎都很陌生。

    不过这些人都很热情,“听说你还是大夫?”

    大家都是年纪相仿的小姑娘,很快就熟悉起来。

    这时,门又被敲响,有人过去开了门,走进来一对姐妹花,纪桃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钱家两姐妹,她来时就已经想过会碰上她们,只和以往一样,当做不认识也就罢了。

    钱荷花和钱莲花两人送给柳香香是一对银镯子,确实是很拿的出手的贺礼了。

    柳香香很高兴,当下就戴上了。

    正热闹间,莲花伸手打开桌子上的匣子,就是方才纪桃送的,笑道:“这个是什么,谁送的,匣子这么好?”

    柳香香的眼神冷了一瞬,屋子里的人都笑吟吟看着,有的还说笑几句,不过心里想什么就不知道了。

    钱莲花的此番动作,极其失礼。若是方才纪桃一拿出匣子,有人开玩笑说让她打开或者让柳香香打开,虽有些失礼,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方才纪桃一进来,众人和她不熟,自然不好开玩笑。

    莲花已经打开了匣子,惊呼一声,“好漂亮的簪子。”

    纪桃送的是一枚银簪,中间镶嵌一颗珍珠,很是雅致。

    “这,桃儿,太贵重了。”柳香香不由分说将簪子拿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道。

    不理会莲花的尴尬,纪桃笑道:“看起来好看,其实不值钱,就是取了巧。”

    柳香香极快的将簪子放回匣子盖好,道:“谢谢你。”

    纪桃摇头笑了。

    银簪子虽贵重,却不是送不起的,纪桃和柳香香是表姐妹,且柳家就这一个姑娘,并不算贵重。

    说是银簪,其实是镀银,不过就是这,也是许多人舍不得买的。包括钱家姐妹送的镯子,也是镀银的。

    有喜乐声远远而来,显然迎亲的人来了。

    柳香香越发羞涩,屋子里的人对她嫉妒居多,毕竟柳香香这一嫁,可就是秀才娘子了。

    很快就有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进来,说了吉利话,给柳香香盖上了盖头,拉着她出去拜别父母。

    农家的婚事简单,拜别父母后,柳香香就由方才的妇人牵着,坐上牛车往袁家而去。

    袁子渊一身大红,衬得眉眼越发俊秀,满面笑容,很高兴的模样,不停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含笑致意,读书人的斯文有礼诠释得淋漓尽致。

    纪桃都看到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对着袁子渊这副模样红了脸。

    柳氏也出来了,拉着纪桃跟了上去,这个,就纯粹是去看热闹了。

    袁家院子里一片热闹,比起柳家又有所不同,纪桃一进门就看到临近正房的位置坐了一桌人,说话轻言细语,动作优雅缓慢,比起农家汉子的粗狂,这些人一眼就能被人看出不同来。

    纪桃和柳氏走进去的时候,就听到一片有人悄悄议论,那一桌,可都是读书人,里面还有一个秀才。

    纪桃本来兴致勃勃,真的来了以后就觉得无聊,袁家实在是……真的如传言一般穷,因为家中人多,新房子虽然是袁家最大最好的,却也陈旧得很。

    不过转眼看到柳香香娇羞的应付袁子渊的几个嫂子,纪桃觉得,大概柳香香不在意这些,倒是她是个俗人了。

    床上的被褥倒是崭新的,只是能看得到被子下面垫得褥子颜色不太对,似乎有些旧。

    纪桃实在想不明白,袁子渊一个秀才,以前虽家贫,但他现在好歹有功名在身,名下的田地不必交租子,甚至因为袁家地少,还能帮别人也免一些租子,这中间肯定不是白干的。

    这些可都是看得到的银子,怎么就弄成现在这样?最拿的出手的,大概就是窗户上的喜字和门上的对联了,那字实在是写的漂亮。

    柳香香进了新房,纪桃陪了她一会儿,期间还有袁子渊的侄子们进来讨糖吃。

    纪桃有些不耐,柳氏大概看出来了,只坐了一会儿就拉着她出门。

    “我们去陪你外婆说说话,一会儿你牛叔到了,我们就回去。”

    两人重新回了柳家,此时的柳家已经冷清下来,大多数的人都去了袁家。纪桃一进门,就看到钱家姐妹坐在桌边说笑,钱氏在一旁含笑看着,小何氏不时接几句话。没看到大何氏,也就是纪桃外婆。

    柳氏走到门口,脚步顿了一下,还是踏了进去。

    “他姑,这就回来了?听说袁家还有一位秀才公,你看到没?”小何氏兴致勃勃。

    柳氏随口就答,“那一桌人,我也不知哪个是,再说了,我也不好盯着人家看不是?那我成什么了?”

    一番话说得钱氏和小何氏都笑了出来。

    柳氏说话间,找了个位置坐下,顺便也拉了纪桃坐下。

    “娘呢?”柳氏左右看看,笑问。

    钱氏探头看了看院子里,笑道:“不知道,刚刚还在的。”

    柳氏端着茶喝,不搭理钱氏。

    钱氏有点尴尬,干笑两声想遮掩过去。却不妨莲花突然道:“姑姑,对了,我娘说,下个月我哥哥下聘,让您去帮忙来着。”

    屋子里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

    钱进和纪桃两人相看的事情,在柳家并不是秘密。小何氏左右看看,低了头。

    纪桃面色不变,丝毫看不出她诸如生气失落之类的情绪。

    柳氏的脸当场就冷了下来。

    “好,我一定去。”钱氏淡淡应下,深深看了莲花一眼。

    “我去看看娘。”柳氏站起身,顺便就拉走纪桃。

    莲花不理会荷花拉她的动作,加大声音道:“我未来嫂子对我哥哥很好,还未定亲,就去找我哥哥好几次,还做了衣衫送给我哥。最要紧的,她还送我和姐姐头花了。

    ”

    走出柳家,柳氏的面色很不好看,迎面而来的大何氏看到她,淡淡道:“这又是怎么了?进屋去坐一会儿。”

    柳氏踌躇,显然不想再去,大何氏有些不耐烦道:“你好容易回一趟娘家,板着个脸干什么。”

    纪桃突然就着柳氏拉着她的手,不容拒绝的将柳氏拉回了柳家,屋子里,莲花还在说她未来嫂子,大何氏自然听到了,回身看了一眼柳氏和纪桃,拉了脸就走了进去。

    “莲花啊,今日谢谢你来送香香。”大何氏一进去,屋子里瞬间一静。

    莲花有些瑟缩,勉强笑道:“应该的。”

    纪桃看屋子里人都在,笑道:“外婆,本来我和我娘在这里等你回来,不过我看大舅母不甚欢迎我们的样子,所以,娘就拉着我出门了。”

    钱氏突然被纪桃说起,笑道:“桃儿说笑,你娘不容易回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是吗?”纪桃站在门口,始终并未进去。

    钱氏笑了笑。

    “还未感谢当初大舅母帮我说亲,虽然没成,这份情意我却记住了。”纪桃笑容渐渐加大。

    钱氏心里一慌,有股想要上前捂住纪桃的嘴的冲动。

    纪桃却已经转向大何氏,笑道:“外婆,大舅母可真是煞费苦心,就是不知您知不知道钱家的条件?”

    大何氏诧异,“你不是招赘,他们有什么条件?”

    钱氏面色越来越慌,忙道:“反正都没成,如今阿进已经快要定亲,桃儿,当初你们纪家拒绝这门亲,大家都是亲戚,还是不要提了。”

    “那可不成,外婆是长辈,总该知道前因后果才是。”纪桃不愿意了。

    看着钱氏慌张的模样,她心里快意,方才莲花说话,钱氏可是没打断,这就是不拿柳氏和她当回事。

    “不许说。”钱氏大声道。

    纪桃看一眼始终沉默的柳氏,道:“娘,我们回家吧。”

    柳氏点点头,看向大何氏,道:“娘,你保重身子。”

    说完一低头,拉着纪桃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纪桃的嘴角微微勾起,听着身后大何氏微沉着声音问道:“钱家什么条件?”

    “萍娘,说清楚再走。”大何氏高声道。

    柳氏脚步顿了顿,并未回头,微哑着声音道:“大嫂可是不让我和桃儿说话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大嫂是柳家长媳,说到最后还不是跟当初一样,委屈的始终是我,始终是要我原谅,却没有人想起给我道个歉。和钱家相看的事情已经过了半年,我已经不想再提,可是莲花却一再说起,莲花一个半大的姑娘不懂事也就罢了。大嫂是主人,又是莲花长辈,她却一点不出声阻拦,这不是赶我走是什么?”

    纪桃握紧柳氏的手,柳氏对着她一笑,道:声音微高,“娘,您和爹多保重。”

    说完,两人走出门去,将寂静无声的屋子和众人留在身后。

    却再没有挽留劝说的声音传来,甚至连反驳的话都没有。纪桃心里冰冷一片,果然嫁出去的女儿不如儿媳妇么?

    她只能紧紧抓着柳氏的手一步一步往村口走去。

    走出村子就看到牛叔架着牛车在下渔村村口处,无聊得甩着鞭子。

    “牛叔,今日多谢你了。”纪桃含笑道。

    牛叔不在意的挥挥手,笑道:“你们请我是付钱的,谢什么?应该是我谢你们才对。”

    一路上柳氏有些沉默,到了桃源村,下了牛车,柳氏都还是不高兴的样子。

    “娘,您不会生我气吧?”纪桃虽不觉得柳氏会因为这个生气,但是她脸色实在不好。

    柳氏看到纪桃担忧的脸,微微笑道:“没有,我只是觉得,方才你外婆根本就没有反驳我的话,原来在她心里,我始终是可以让步的。”

    她苦涩的笑了笑,摸着纪桃的发,笑道:“以后啊,我还是少去,你爹说得对,我有你们就够了。”

    纪桃心里发酸,点点头。

    两人相携着回家,进门却听到纪唯爽朗的笑声,两人对视一眼,加快脚步走进去,就看到杨大远正手脚比划着什么,说得兴高采烈。

    纪桃轻轻拉过柳氏,低声道:“娘,您可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柳氏点点头,轻推了一把纪桃。

    纪桃会意,直接就回了房。

    半个时辰后,杨大远告辞离去,纪桃才从屋子里出来。

    纪唯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看着纪桃探头往门外看的模样,笑道:“早就走了,你看什么?”

    纪桃见她爹似乎是取笑的意思,怕他误会自己对杨大远有心思,口是心非什么的,忙道:“爹,我不想见他。他要是还在,我肯定回屋去闷着也不出来。”

    纪唯抬眼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没那么严重吧,如何就到了这种地步?”

    “我不管,反正我不喜他,跟他没法待在一个地方。”纪桃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

    柳氏端着茶从厨房出来,端到纪唯面前,笑道:“你爹又不会勉强你,看看你小气样儿,要是你爹真要如此,你还爹都不要了?”

    “那倒不会。”纪桃上前倒了一杯茶,讨好的递给纪唯,笑吟吟道:“我爹最疼我,不会勉强我的。哦?”

    最后一个哦字,尾音上扬,带着笑意和微微询问的意思。

    纪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接过了茶。

    纪桃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笑道:“爹,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孝顺您。除了这事儿,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

    纪唯喝了一口茶,哼了一声,“胆子越发大,哪家是爹做事还要给女儿商量的?”

    纪桃赔笑,“那这十里八村的,也没有人跟您一样疼女儿啊。要说起疼孩子,您是古棋镇……啊不,乾国的第一人。所以,您的女儿我,不就得有点不一样,才能体现您疼孩子的一片心?”

    柳氏听得笑出了声,纪唯的嘴角微微翘起,假意斥道:“别胡说,有些话不能乱说。”

    纪桃忙点头应了。

    第一人什么的,自己家说说就行了。

    见纪桃会意,纪唯有些欣慰,一旁的柳氏也含笑看着。

    纪唯左右看看,虽觉得心里舒服,却还是道:“桃儿,如今你已十五,十六之前,婚事得定下来,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纪唯语气颇为慎重,不再是方才说笑的模样。

    听到心上人,纪桃莫名就想起林天跃说的话,“等我回来,就向纪叔求亲。”

    说这话时,林天跃声音轻且低,似炎热的夏季一阵轻软的风拂过心尖。不知怎的纪桃就是觉得他说这话很认真,发自真心,且一定会兑现承诺。

    “没有。”纪桃轻声道。

    没有心上人。

    纪桃低着头,长长的眼睑盖住她的眼神,林天跃是独子,且前途无量,如何会甘心入赘?田氏也不会答应的。

    纪桃却是一定要招赘的,纪唯和柳氏对她疼入骨髓,所有的心思和一腔爱意全部都给了她。她也不是狼心狗肺不知感恩的人,再者说,以当下女子的地位来看,招赘对于她来说,利大于弊。

    至于林天跃,他对她的一番心思确实难能可贵,却也只是如此而已。

    柳氏倒是不意外纪桃的回答,平日里丝毫看不出纪桃对谁特别。也不见她有女儿家的小心思。

    纪唯却是诧异的扬眉,“没有?”

    纪桃点头道:“没有。”

    声音还是和方才一样轻,却能听出语气里的笃定。

    纪唯不再问,笑着看向柳氏,道:“那怎么办?要不,你找相熟的人暗地里打听打听?”

    柳氏含笑点头。

    纪桃却有些慌,道:“我最近不想相看,能不能往后推推?再过一个月左右。”

    柳氏疑惑问道:“为何?”

    “不为什么。”纪桃低着头道。感觉到两道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想了想道:“我师父的那个线,我得去帮忙。最近没空。”

    说起线什么的,纪唯干咳一声,端起茶准备喝,又放下道:“随你吧。”

    站起身背着手慢悠悠的出门去了。

    纪桃忍不住嘴角的笑意,上一回纪唯非要看她给林天跃缝伤口,最后没看完就夺门而出,显然被吓着了。

    柳氏见纪唯出门,扬声道:“天快黑了,你还出门?”

    “很快就回来,你别管了。”纪唯随口就答。

    柳氏站起身走进了厨房,纪桃却坐在原地未动,手里端着一杯茶转着。

    她又想起林天跃了,那日她给他缝伤口,针刺入肉中时,分明能听得到他微微吸气的声音,却一言不发,甚至在纪唯出门后还与她说笑。

    纪桃记得,当时他的脸苍白如纸,手抓住一旁的被子抓得指尖泛白,浑身都是紧绷的,还不忘笑道:“你真的是第一次这样治伤吗?我见你平日里都没缝制过衣衫,你这个针脚会不会不太好看?”

    纪桃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说起来当时她还是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朝人身上下针,针扎入肉中的感觉让她有点慌,再加上当时她是孤注一掷,若是真的不成,林天跃的县试也不成了。

    林天跃这么一说,她就放松了,甚至还回嘴,“我没缝过,所以,针脚什么的,你还是别强求了吧,能勉强沾到一起就不错了。”

    “那要是不好看,你负责么?”林天跃说这话时,嘴角甚至是勾起的,眼神却很认真的看着她。

    纪桃一抬头接触到那样的眼神,深邃暗黑,如一片海般宽和,带着满满的宠溺和笑意,就这么突兀的撞了上来。

    此时门口传来轻微的敲门声,纪桃转眼看去,一袭青衫身形修长的人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朝她看过来,那眼神和那日一模一样,嘴角笑意微微,带着些不自觉的欢喜,“桃儿,我回来了。”

    纪桃站起身想要过去,柳氏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桃儿,谁呀。你爹出去不是没关门,怎么还敲门?”

    “婶子,是我。”

    纪桃还未答话,林天跃已经扬声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