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中的奶妈〕〔量子意志〕〔重生军嫂逆袭记〕〔军妻太迷人:八零〕〔我成了游戏世界的〕〔萌神信徒〕〔盛世田宠:带着淘〕〔回到古代做神探〕〔王牌特工:傲娇老〕〔卧底娇妻:总裁前〕〔都市之地狱之主〕〔豪门之宠,戳着心〕〔蛇妻之祸〕〔魔煞燃血〕〔聊斋好莱坞〕〔我的餐厅连接着异〕〔机甲破世〕〔逆天邪医林辰〕〔战道天图〕〔赤壁之崛起荆南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29.第二十九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纪桃的面色也冷了下来, 却听到后面跟上来的钱进急切问道:“爹,娘,这是怎么了?”

    钱进他爹转开眼,不说话。他娘胡氏直接不搭理他。

    “大嫂,你告诉我好不好?”钱进看向方氏, 祈求道。

    方氏左右看看,也没回答。

    两边的人都面色不好看,钱氏看这情形暂时是劝不好了, 只好道:“大嫂, 当初你没告诉我这个,你看看现在……”

    “怎么了?我好好的儿子给人做上门女婿, 总得让我提点要求吧?再说, 以我家阿进的长相和懂事,我这点要求也不算不过分吧?他总不能绝了后……”

    胡氏一开口,如她打扮一般爽朗利落。

    钱氏余光观察着纪唯和柳氏的表情。

    纪桃看到这里,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分明就是钱家的什么要求纪唯和柳氏不答应, 而钱氏在这里面, 有没有隐瞒还不好说, 但是她一定是偏向钱家的。

    钱进哑然,看了看纪桃难看的面色, 劝道:“娘, 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 这要是成了,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

    闻言,胡氏微微惊讶,看了一眼钱进焦急的面色,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脸正色道:“别,这样的姑娘我可不敢要,这还没怎么呢,就撺掇得你跟我顶嘴……”

    此言一出,柳氏不乐意了,冷笑道:“你这话说清楚,我闺女怎么撺掇了,就方才出去那一会儿?”

    胡氏眼光颇有深意的在纪唯身上一扫,转开眼,意味深长道:“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

    柳氏面色一变,站起身,冷笑道:“既然如此,请回吧,免得我有人说我闺女蛊惑人心。”

    钱氏早在胡氏方才那话一开口时就面色微变。纪桃眼尖的注意到了,显然这里面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秘。

    钱进急了,忙道:“娘,到底是怎么了嘛?你们不告诉我,我……我不走。”

    “阿进,我是你娘,我不会害你。”胡氏淡淡道。

    钱进哑了声,低下头不说话了。

    纪桃看在眼里,嘴角微微勾起,不再看钱进,只看向钱氏,冷声道:“大舅母,你可真是我的好舅母,这是带着人来我家冷嘲热讽来了?是不是看我爹只我一个女儿,纪家没有人顶门立户,你们就可以随意欺负?”

    钱氏本来赔笑的脸微微冷淡了些,她自觉是纪桃的长辈,且这门婚事虽有些波折,在她看来,她是没有私心的,此时顿觉一腔热血被纪桃一番话浇了个透心凉。

    她还没来得及生气说教两句。就听到纪桃冷然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我也不想争论谁是谁非,你们请回。”

    纪桃站在屋子中间,身形瘦弱,却身姿笔直,仿佛不折的铁骨一般。

    钱氏顾不上说教,忙假意斥责,眼神暗示性的往胡氏那边一扫,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纪桃看着看着纪唯手背上的青筋,心里微酸,淡淡道:“抱歉,大舅母,今日我心情不好,您是我长辈,多担待。至于别人,受不了就请回,反正大家也不是很亲近的人,没必要勉强着维持表面上的情分。”

    “桃儿……”钱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番话明明白白就是告诉在场众人,这门婚事已经不可能。

    纪桃不理。

    此时纪唯开口了,他当村长多年,语气不疾不徐却稳重非常,“请回。”

    钱氏面色微变,却不敢再说。胡氏听了纪唯的话,眼神微闪烁一下,本来就怒气冲冲的脸更怒几分,皮笑肉不笑道:“多谢招待,只是我家中事情繁杂,还得赶回去,今日就先告辞了。”

    说完看向一旁看着纪桃满眼不甘的钱进,淡淡道:“阿进,谢谢你姨招待,我们走吧。”

    胡氏率先站起身往外走,方氏紧随其后,钱进他爹沉默跟着,眼看着三人走出门口,就听到门口一直沉默不语的林天跃笑着开口了,声音清悦,带着些读书人的酸腐,“没想到今日真的亲眼见证一场嫂子带着娘家人欺负自己小姑子的事情,以前我只以为那是话本里编出来的。”

    “关你什么事?”胡氏正好走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一眼林天跃,眼神不屑,冷笑道。

    “是不关我事,只是我好歹是个见证人,日后若是有人好奇问起此事,我也好一五一十的说清楚啊。 ”林天跃不慌不忙道。

    胡氏冷哼一声,到底没有和林天跃纠缠,直接就往门口走去。

    门口的机锋屋子里的人都听到了。

    眼看着胡氏几人看不到身影了,钱氏看了看钱进一脸的懊悔和不解,对柳氏道:“他姑,阿进这孩子确实不错,你也看到了,他对桃儿很上心,若是这门婚事成了,桃儿以后的日子肯定好过,要不,你再好好想想?我也再去劝劝我大嫂?”

    柳氏似乎太过失望,扭开脸不看钱氏,拒绝的意思明显。

    “婶子,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娘那边,我去说。”钱进突然道,语气认真。

    柳氏跟没听到一般。

    “大舅母,不必了。”纪桃淡淡道,“前些日子多谢您费心,日后你还是歇着,对了,香香表姐就要嫁人了,你还是给她备嫁妆要紧。”

    说起柳香香,钱氏很是满意,眉眼间都几乎飞扬起来,嘴上却谦虚道:“不就是嫁妆,香香自己就行,你可是柳家这辈唯二的姑娘,你的婚事一样重要。”

    “桃儿,阿进确实不错。我回去劝劝你婶子,这成亲是结两姓之好,一辈子的大事,马虎不得,可不能因为一时生气而错过了良人。”钱氏苦口婆心。

    屋子里一片安静,只除了钱进越来越亮的眼睛,气氛渐渐地凝滞起来。还有钱氏快速劝说的声音。

    纪桃当天下午和纪唯将他拉回了村子,直接拉到了纪家。

    付大夫也只诧异之后就接受了。

    第二日一大早,纪桃就对他行了拜师礼,他也接了纪桃的茶,一点都没提前些日子的拒绝。

    纪桃心里微微松口气。

    这边付大夫的伤快好了,正闹着要回家,敲门声响起,纪桃出去开门,一眼就看到门口的与这朴素的桃源村格格不入的华丽马车。

    她一开门,马车的帘子随之掀开,露出个十三岁左右的姑娘来。

    那姑娘满头钗环,样样精致,一看就价值不菲,眼神里颇带些嫌弃,见到纪桃后的上下打量她一眼,很不客气,笑道:“敢问可是桃妹妹?”

    纪桃点头,看了看这姑娘通身气派,在这桃源村,能够有这样排场的,就只有她那位大伯纪钧家的堂姐了。

    纪钧和纪唯一母同胞,当年两人父母早逝,纪钧读书天分高,纪唯也不傻,两人将家中父母留下来的田地经营一番,纪钧自己也争气,一路顺利的考了上去,甚至在考中进士后,得了兵部尚书胡大人的亲眼,将二女儿下嫁,从此奠定了他的仕途。

    纪钧娶了胡氏,胡氏顺利生下一子一女,还贤惠得将身边的丫鬟开脸,生下一个庶女。

    “我是你韵姐姐。”她含笑道。

    纪韵,这可不是那位庶女,这是胡氏生下的嫡女。

    见她手微一抬,身边的嬷嬷将她扶着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纪桃看得微微挑眉,这才真的是大家小姐了,骄矜得不行。

    “韵姐姐,赶紧进屋,若是爹知道你会来,肯定会很高兴的。”纪桃满脸笑容,却并不卑微。

    纪韵身边走出来另一个嬷嬷,见到纪桃后,隐晦的上下打量了一眼纪桃,上前对着她一礼,“桃姑娘好。”

    动作优雅,看起来说不出的舒适,纪桃微微一笑,道:“嬷嬷不必多礼。”

    那嬷嬷点点头,走到她身边站定,身形笔直却恭顺,显然是打算就这么跟着她了。

    门口的这番动静,屋子里的人自然听到了,柳氏走出来就看到门口的一行人,顿时笑道:“这是韵儿吧?都是大姑娘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纪韵对着柳氏一福,动作随意,虽是行礼,却看不出一丝尊敬。

    柳氏眼神微深,面上笑容未变,“韵儿不必多礼,快进屋。”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里面走,纪韵带了个嬷嬷和一个丫鬟,还有两个马夫。还有个就是一开始跟着纪桃的嬷嬷了。

    一进门就看到堂屋里坐着的付大夫,此时他面色难看,见了纪韵后微微缓和,道:“老夫先回去,你每日过来就成。”

    这番话是对着纪桃说的。

    纪桃看了看纪韵,也不挽留,点点头后,进屋去给他收拾东西了。

    纪韵对纪唯行礼后,笑道:“父亲让我来指点一番妹妹,规矩学着,就算用不上,总归是以后好处的。”

    纪唯眼神微深,看到纪韵的激动的面色微冷淡了些,“你赶路也累了,先吃饭,吃完了早些歇歇,来日方长。”

    “都听二叔的。”纪韵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纪桃收拾东西,她后面的嬷嬷赶紧上前帮忙,说实话,纪桃颇不习惯,忍不住道:“嬷嬷不必如此,我出身农家,不习惯有人伺候的。”

    那嬷嬷对她一福,道:“奴婢夫家姓杨,得了纪大人恩惠,大人让奴婢来伺候姑娘,日后姑娘就是奴婢的主子,伺候姑娘就是应当应分的,若是姑娘不愿,奴婢便是失职,对不住大人的恩情了。”

    纪桃被她绕得头晕,“算了。”

    纪桃送付大夫回家,还帮忙打扫了一番屋子,杨嬷嬷一直沉默着干活。

    回来的路上,纪桃看了看一路上沉默规矩的杨嬷嬷,笑道:“嬷嬷可知道为何韵姐姐会来我家?”

    杨嬷嬷沉默,半晌才道:“前些日子大姑娘和二姑娘起了争执,失手推了二姑娘一把,二姑娘额角撞上假山,当时就见了红,大人大怒,当场就要将大姑娘送去庵堂,是夫人再三求情,刚巧二老爷的信送到,大人就让大姑娘送奴婢过来,顺便让……大姑娘思过。”

    闻言,纪桃了然,桃源村的日子对于养尊处优的纪韵来说,大概真的是惩罚了。

    “韵姐姐就没有嘱咐你不要乱说?比如不要告诉我们此事?”纪桃含笑道。

    杨嬷嬷低着头,看不清她的神情,只听得她认真道:“奴婢的主子是您,自然是以您为先,您想知道的,只要奴婢知道,就一定会告诉您。”

    这就是表忠心了。

    纪桃一笑,其实她并不在意杨嬷嬷对她是否真心,只要好好教她规矩就行了。

    走回家门口时,杨嬷嬷上前一步给纪桃开门,后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纪桃一回头就看到林天跃挑着水从村口过来。

    既然已经看到,纪桃自然不好扭头就走,她的眼神落在快要满的水桶上,前些日子她看到林天跃只能挑小半桶水,如今看来,他的身子正在慢慢好转。

    “林大哥,挑水吗?”纪桃含笑道。

    林天跃都眼神从她含笑却疏离的眉眼,落到她边上的一身恭顺的嬷嬷身上,眼神微暗,点点头道:“挑水,我如今身子好了些,自然要做些事情。”

    纪桃点头道:“林大哥随意。还是要循序渐进才好。”

    林天跃换了下肩膀上的扁担,显然挑这些水他也不轻松,面色都微微苍白起来。随意的点点头就进了对面的院子。

    纪桃回了家,方才送纪韵来的马车夫用了饭菜已经告辞离开,顺便带走了马车。

    见状,柳氏自然也看出来一些不对。

    暗中跟纪桃嘀咕了一番,纪桃自然给她说了杨嬷嬷的话,柳氏露出了然神情,但是对着纪韵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纪韵的到来,对纪家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她的饭菜衣衫全部都由她带来的嬷嬷和丫鬟搞定,就连她住的东厢房,也是由她们打扫,某种程度上来说,柳氏的活计反而少了。纪桃的衣衫也被杨嬷嬷接手,还会帮着柳氏做饭,对着柳氏和纪桃都没有纪韵那个嬷嬷的趾高气扬,很是谦卑的模样。

    柳氏很满意杨嬷嬷,她虽然想要让纪桃学规矩,却不想让她学得目中无人,眼高手低,还是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才好。

    好在,纪桃没有让她失望,并没有因为纪韵的穿戴有什么不好的心思,还是和以往一样,甚至更辛苦些。

    早上一大早就要带着杨嬷嬷去付大夫那里,午后小睡一会儿就要起来随杨嬷嬷学规矩,夜里还要看从付大夫处拿过来的医书到半夜。

    眼看着纪桃身材都消瘦了些,柳氏心疼得不行,不过纪桃虽然瘦,却神采奕奕,眼睛越发亮了些,仿佛找到了有趣的东西一般。显得纪桃似乎更有人间烟火气,她也不好说出让纪桃放弃的话来。

    纪桃对于自己消瘦下来的身子很满意,她觉得是自己长大了,身子抽条。并不是太累的缘故。

    如今已是寒冬,纪桃还是雷打不动的往付大夫家中去,主要还是怕向上一次那样,付大夫摔倒了也没人知道。

    只去了两刻钟,纪桃就被付大夫赶出了院子。

    慢悠悠往回走时,地上结了冰,有些湿滑,杨嬷嬷小心的掺着她往回走,远远的的就看到冯婉芙拎着个食盒站在纪家门口,正打算敲门。

    “桃儿妹妹,你从付大夫那里回来吗?”冯婉芙一脸的温柔,柔和道。

    纪桃点点头,“我去看看师父。”

    村子里的有心人都知道,村长家的桃儿在跟着付大夫学医,不过都不觉得纪桃能学出什么来,面上虽夸赞,心里指不定怎么想呢。

    就比如面前的冯婉芙,虽然满脸笑容,但眼角眉梢还是可以看出她微微不屑的神情来。

    冯婉芙对于纪桃的回答显然不甚上心,点点头道:“你姐姐是从大地方来的,我就是想问问,她喜不喜欢吃甜食?”

    纪桃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的食盒上,笑道:“冯姑娘有心了。”

    闻言,冯婉芙似乎有些尴尬,见杨嬷嬷已经伸手想要来接。她退了一小步,勉强笑道:“今年我家有些难过,现在是冬日,大成哥进山也打不到猎物,我就想……”

    她似乎有些窘迫,半晌才道:“桃儿妹妹,我也不卖关子,你韵姐姐是从城里来的,她见得世面多,且也不缺银子,能不能买了这些点心?”

    纪桃点头,有些欣慰,大夫说只要付大夫醒了就没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