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专题抽奖系〕〔野性少夫人:早安〕〔末世胶囊系统〕〔绝世学霸系统〕〔味香〕〔18世纪的亡灵帝国〕〔红莲轨迹〕〔里表世界〕〔掌家小农女〕〔暖婚厚爱,老公大〕〔天下第九〕〔护花神医〕〔我的疯狂美女老板〕〔重生之万界神豪〕〔绝色美女总裁的贴〕〔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冷面教官是竹马〕〔暖婚100分:总裁,〕〔王者归来洛天〕〔甜婚蜜令:权少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31.第三十一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杨大成哈哈大笑着上前, 拦腰抱起冯婉芙,在众人一片善意的起哄声中,笑着去了正房拜堂。

    杨家的喜事办得热闹, 舍得花钱,酒席席面也是桃源村头一份, 鸡鸭鱼肉全部都有,喜糖花生管够,可把一群孩子乐坏了。热闹喜庆得比起镇上的富户, 甚至是县里也差不多了。

    当场甚至还有镇长亲自上门来道喜, 纪桃远远的见了,心里了然, 中就是, 古棋镇镇长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杨大成, 对他颇为赏识,而后又对冯婉芙的大气很是赞赏, 对他们多有帮助, 也算得上是两人的贵人了。

    饭后, 柳氏得留在杨家帮忙, 纪桃干脆回家去, 她不太喜欢这样闹哄哄的场面。

    刚刚走到纪家门口,就看到林天跃焦急的打开门走出来, 一见纪桃就道:“桃儿, 你快来帮我看看我娘。”

    语气里满是担忧和惶恐。

    闻言, 纪桃有些诧异,林天跃在她印象中一直都是不疾不徐的儒雅书生,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赶紧随着他进了田氏的屋子。

    有些昏暗的屋子里,田氏双眼紧闭躺在床上,表情安详,嘴角紧抿,暗色的被子将她的脸衬得白皙。

    “婶子怎么了?”纪桃随口问道。

    林天跃也靠近床边,将被子微微掀开一点,纪桃就看到田氏脖子上触目惊心的红痕一直延伸到脖颈后面,呈手指粗细,一看就是……

    她伸手探了探田氏的鼻息,有些微弱,却还是有的,顿时松一口气。

    “我去拿药箱。 ”纪桃站起身。

    林天跃已经出门,留下一句话飘散,“我去。”

    很快,林天跃回来了,纪桃接过药箱打开,拿出一瓶药膏涂在田氏脖颈的红肿上上,又走到桌边,将药材一一配好,道:“婶子发现得及时,应该没有大碍,你将这药煎给她喝了,等她醒来就没事了。”

    林天跃一一应了,纪桃收拾了药箱,到底忍不住道:“婶子这样分明是心里有事儿,若是不好好开解,你救得了这一次,不代表每次都能救下。 ”

    林天跃坐在床边,闻言,半晌没有回答。

    纪桃也觉得她这话有些过了,本来和林天跃一家也不太熟,于是背起药箱,打算出门。

    “谢谢你。”林天跃突然开口。

    纪桃脚步一顿,“无事。”

    “你是不是要定亲了?”林天跃在纪桃临出门前,又开口了。

    纪桃微讶,没想到足不出门的林天跃也知道,“你听谁说什么了吗?”

    林天跃转眼看向门口背光出处背着药箱,身姿笔直女子,他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他知道此时她的眼睛一定很亮,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眉一定是微微向上挑起的,黛色的,有些英气。

    “没有,我猜的。”林天跃道。

    纪桃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八字没一撇就传得人尽皆知,听说纪唯吩咐了人去查问钱家,得等那人回来说了钱家的情形,才会正式谈两人的婚事。

    “大概快了吧。”纪桃笑道。她今年已经十五,一般姑娘家十六岁左右,婚事都得定下,她这话也没错。

    林天跃手指微微一紧,借着微弱的天光,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田氏,又扫了一眼田氏身上满是补丁的被子,嘴角有些苦涩,道:“若是真的定亲,我得上门给你道喜。”

    纪桃一笑,“肯定不会忘了你的,我们两家住得这么近,你想不知道也难。”

    林天跃沉默下来,纪桃站在门口,觉得他身上似乎更冷清了,好像也不太高兴,也不找虐,只道:“我先回家了,若是婶子醒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过来唤我。”

    纪桃回了家,家中一片安静,只杨嬷嬷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缝制衣衫,都是大年三十柳氏买来的布料。

    杨嬷嬷的眼神在她背上的药箱上一扫,“姑娘回来了,方才那林书生过来拿你的药箱,对面又怎么了?”

    “无事。”纪桃淡淡道,田氏寻死,若是被外人知道,肯定又是一番闲言碎语,就算是杨嬷嬷,纪桃也不想说。

    “姑娘,来试试。”杨嬷嬷拿了一件衣衫进屋,笑吟吟道。

    粉色的衣裙上绣了花草,还有一双蝴蝶飞舞,绣工精湛,就是镇上,也少有这样精致的绣工。

    “好漂亮。”纪桃赞道。

    杨嬷嬷面上笑容更大,“姑娘喜欢就好。”

    柳氏回来时,还带了个面生的妇人,两人进屋去关了门不知说了什么,待得出来时,柳氏面上一片喜意,高高兴兴的送走了妇人,就进了纪桃的屋子。

    纪桃手里拿了一本书,柳氏进来后笑道:“我家桃儿若是男子,非得读书才行。”

    “娘,有事儿?”纪桃放下书,含笑道。

    柳氏走到桌边坐下,喝了一口水,才道: “方才那人,和你大舅母娘家是本家,我是找她问问钱家的事情。”

    纪桃抬头看着她,显然是认真听的模样。

    柳氏笑道:“本来呢,这事本来就是多此一举,你大舅母从小就喜欢你,以我们的关系她也不会害你,可是你爹说,非得找人问问。”

    说到这里,她顿了下,伸手摸了摸纪桃顺滑的发,眼神柔和,“我也觉得,问清楚最好,我们只有你一个孩子,总是想要你过得好的。”

    纪桃鼻子一酸,抱住柳氏的腰,“娘,我都明白。”

    “我们桃儿长大了。”柳氏轻拍着她的背,慢慢道,语气里满是欣慰。

    “这眼看着就要说亲了。这只有你一个孩子也好,你就不用嫁出去,要不然我肯定舍不得。”柳氏轻声道。

    纪桃觉得有温热的东西落在她的脖颈间,深呼吸一口气,笑道:“我也舍不得你。”

    “钱进是钱家大房的二子,上面有一个哥哥,底下两个妹妹,就是因为孩子多,他父母才会答应让他到我们家来。”柳氏做回椅子上,轻轻道。

    纪桃认真听着。

    “方才来的那个人就是钱家本家的一个婶子,对钱家的事情再清楚不过。”

    “她说了,钱进的娘性子有些急,他爹性子好一些,不过都是好人,心肠不坏,孩子个个都有教养。最要紧啊,他们和大媳妇相处得不错。”

    “钱进呢,从小就懂事,帮着家里做事从来都是尽心尽力的,也不偷懒,对父母孝顺……”

    纪桃静静听着,心思飘远。

    柳氏说完,拍了拍纪桃的手,“等你爹回来,我就和他说。”

    说完站起身,打算出门。

    纪桃赶紧站起身,“娘,这个不着急。”

    柳氏回身一笑,“傻丫头,娘都知道。”

    纪桃看着柳氏出去,重新坐了下来。正思索间,杨嬷嬷急匆匆进来道:“姑娘,杨家老二过来请您过去给冯姑娘看看。”

    纪桃抬起头,问道:“她怎么了?”

    杨嬷嬷看了看门外,低声道:“说是晕倒了,让你去看看。”

    纪桃站起身,看了看天色,背了药箱准备去看看,今日成亲居然晕倒,也是少有。

    杨大远站在大门口,面色焦急,见了纪桃上前几步,伸手就想要抓她,边道:“纪姑娘,你赶紧去看看吧。”

    纪桃微微一转身,避开他的手,皱眉问:“走吧,怎么晕的?”

    杨大远这才发现,方才他动作有些过,赶紧道:“方才送完了客人,正准备回屋,她就晕倒了,面色有些白。”

    这时杨嬷嬷追了出来,伸手去取纪桃身上的药箱,笑道:“姑娘,我跟你一起去。”

    纪桃点点头,杨大远已经等不及,站在前面等着,面色很是焦急。

    纪桃认真记下。

    回家以后的纪桃翻出一些去岁的旧衣,想了想,起身去了厨房,打了白面用水揉了,只加了些盐,就烙了起来。

    柳氏进来看到后,微微皱眉,“桃儿,这怎么吃?”

    纪桃闻言笑道:“师父要带我进山,这饼子里面不好加太多东西。”

    柳氏了然,想了想道:“那加些腌菜进去,总不会馊了的。”

    纪桃闻言,点头道:“还是娘想得周到。”

    柳氏出去拿了腌菜进来,站在一旁帮着纪桃揉面,半晌才道:“你进山的事情,你爹知道吗?”

    纪桃微愣了一下,“不知道。”

    “他不一定会让你去。山里危险,尤其采药不是林子边上就有的,得走进去才有。”柳氏说着,眉心都皱了起来。

    纪桃低着头听了,半晌道:“娘,师父他自己常年在山里采药,这一回还有大成哥也会一起,不会出事的。”

    柳氏见她说得认真,且考虑半晌才说话,明白她这是铁了心要去,只叹口气,不再说话了。

    让纪桃意外的是,以为会不答应她进山的纪唯在知道这件事后,只沉默了下,就道:“自己小心些。”

    “多谢爹。”纪桃心里瞬间轻松。

    进山这日,天清气朗,纪桃一大早就背了个背篓去了付大夫家中。背篓里面装了水和烙好的饼子,还有件旧衣。

    付大夫见了,点点头,又给她一小包,道:“这是些药粉,备上。”

    纪桃接过来,打开后看到是大大小小七八种,闻了闻,她最近也在学着辨认药材,这里面有金创药,防虫药,还有些纪桃不认识的。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杨大成低沉的声音,“付大夫,走了。”

    付大夫应了一声,也背起个背篓,看了纪桃一眼,抬步向外走去。

    门外上山的路旁,站着一粗狂一纤细的两人,纪桃脚步微顿,随即走了过去。

    付大夫看了看冯婉芙,“这位……”

    杨大成古铜色的肌肤似乎更深几分,倒还大方,道:“芙儿想要和我一起进山看看,反正现在天气刚暖,山里的许多东西都未出来,也没有危险。”

    纪桃气喘吁吁的抬眼看了看枝叶间若隐若现的蓝天,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前面的付大夫回过头来,“怎么样?要不要歇歇?”

    纪桃深呼吸两口气,方才他们一路走走停停,每碰上一种药材,付大夫都会仔细给她讲解药材的习性,枝叶根茎。说起来半天过去,根本就没有走多远,只是她平日里走路太少,山路就更少,才会如此累。

    看了看最前面背着冯婉芙的闲庭信步般带路的杨大成,摇摇头道:“没事。师父不必担忧。”

    看着纪桃满身狼狈,眼神坚毅的模样,付大夫眼神柔和了些,道:“我们走慢些,随他们去。”

    冯婉芙虽然在桃源村住了几个月,但是她根本就没有真正干过活,她能留下,杨家三兄弟已经很高兴,也不会让一个不嫌弃他们的姑娘家干活。

    走了一段路,冯婉芙就走不动了,杨大成一开始拉着她后来干脆将她背了起来。

    说起来,男未婚女未嫁的,这么亲密,其实对冯婉芙的名声不好,不过,在这人烟罕至的密林里,也只有纪桃和付大夫两人看到。他们俩都不是碎嘴的人,看来杨大成对他们放心得很。

    或许……纪桃看了看在杨大成背上嘴角微勾,心情愉悦的冯婉芙,她根本就不想避讳吧?

    密林里正如付大夫说的那样荆棘丛生,一个冬日过去,密林里更加无处落脚,前面开路的杨大成也终于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将冯婉芙放在大树底下,笑道:“付大夫,不如先用些干粮,一会儿再走一段就可以回去了。”

    纪桃放下背篓,翻开上面的各种药材,拿出里面的饼子,递给付大夫后,自己拿了一个啃了起来。走了半日,她肚子已经饿了,就算是平日里吃起来干巴巴的饼子也觉得格外可口。

    四人环坐在一起。纪桃和付大夫坐在一起。

    这边吃的欢快,纪桃突然觉得有点不对,抬眼一看就看到冯婉芙尚未收回的目光。

    纪桃的目光落在冯婉芙手里暗黄色的粗糙的饼子,又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白净细腻的饼子,这才想起村子里的人大多数是吃粗粮的。

    她想了想,拿出两个饼子递给冯婉芙,笑道:“冯姑娘,今日多谢大成哥开路,你们也辛苦,吃个饼子吧。”

    冯婉芙没接,低下了头。倒是杨大成伸手接过一个,笑道:“我年轻身子好,细粮给我吃糟践了的,芙儿身子弱,给她吃一个就成。”

    纪桃站起身,执意将饼子塞给杨大成。

    杨大成拿着两个饼子,他也不是吃不起细粮,只是他从小节俭惯了,现在还未转过弯来,此时看到纪桃递过来的吃食,才想起他应该对冯婉芙细腻一些,顿时有些歉意的看着冯婉芙,“芙儿,回去以后,我专门给你买些白面。”

    冯婉芙的脸红了,小口小口吃着,杨大成看到后,更觉得亏欠她许多,“芙儿,你放心,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纪桃有些愣怔,她看了看一旁同样微愣了一下的付大夫,才知道自己没听错,方才杨大成那话,在给冯婉芙表露心迹吧?

    只见冯婉芙唰得站起身就往后面走去,纪桃的角度能看得到她的脸红扑扑的,显然是羞的。

    冯婉芙绕过大树,走得很快,手无意识的挥开树枝,纪桃余光突然看到她面前由上而下一个褐色的球状物体,上面隐隐有几只马蜂围绕,纪桃顿时想到某些东西,心下大惊,身子已然站起,伸手一拉付大夫就往来处跑去。

    付大夫大概在林子见得多了,早在纪桃拉他时,就已经站起身,纪桃一拉,两人速度极快的掠了出去。

    后面冯婉芙的尖叫声突兀的划破林子。

    纪桃跑得极快,有些慌不择路,纯粹是一眼看去哪边好走就往哪边。

    离冯婉芙的声音越来越远,但身后紧随的嗡嗡声让她脚下更快几分,付大夫此时也爆发出和他年纪不符的敏捷,丝毫没有拖住纪桃。

    突然,纪桃脚下一歪,身子控制不住就往地上栽去,身子落入膝高的草丛间,她微有些急,嘴上却道:“师父,你赶紧走,不要管我。”

    付大夫顿了一下,伸手过来,想要拉起草丛中的纪桃。

    “师父,我脚已经崴了,你赶紧走。”纪桃心急之下,忙催促道。

    付大夫再不迟疑,转身就跑。

    纪桃趴在地上,尽量贴紧地面,周围都是草,头顶上一片嗡嗡声,闻着鼻尖萦绕的草丛的清香,此时她心里却奇异的平静,想到了许多,譬如被马蜂扎得太多,或许会死?又或者运气好些,受些伤全身而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六十年代小军嫂〕〔金算盘〕〔[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重生野性年代〕〔星痕燎原〕〔贵女阿好〕〔天下豪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