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本生死簿〕〔师父,徒儿缠上你〕〔娇妻在上,蜜蜜宠〕〔情事档案〕〔天才狂医〕〔他是言灵少女〕〔都市之妖孽公子〕〔萌妃当道:霸道妖〕〔夜鬼灯上塔〕〔我的女儿有个系统〕〔幽鬼灵录〕〔金牌甜妻,总裁宠〕〔道圣〕〔王牌军婚:重生九〕〔软味娇妻,帝少求〕〔草莽年代〕〔甜蜜闪婚:校草大〕〔时空之头号玩家〕〔度魂命盘〕〔心上宝:么么小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42.第四十二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日子平静流过, 纪桃也没有任谁都出手, 她给余氏配过药以后,她就经常过来找纪桃说话。倒是陈氏看到余氏过来以后,不再来了。

    很快就到了四月底, 纪桃来这里已经一个月, 到了林天跃休息的日子, 一大早, 两人就起身往城门口而去,那里有专门往大远县去的马车。

    一个月以来, 纪桃从未去那个集市以外的地方。那集市虽人来人往, 比起整个丰安郡却是不值一提的。

    “等以后我有空, 带着你在这边逛逛。”林天跃看着她,低声道。

    “我只是看看,并没有想要过来逛。”纪桃认真。

    大远县的马车,对林天跃很熟悉, 这一回看到他带着纪桃,车夫还诧异一下, 随即笑道:“这位就是秀才娘子吧?”

    林天跃含笑点头, 纪桃站在一旁由林天跃扶着上车,却没注意到马车上有个姑娘眼神微闪烁一下。

    纪桃坐好,对面一个十五六左右的姑娘, 皮肤白皙, 眼神精亮, 眼尾处微微上扬, 无意间就流露出一股妩媚来。

    “林大哥,你又回家啊?”那姑娘朝着林天跃热情打招呼。

    纪桃心里微微一突,抬眼看向那姑娘,笑道:“是啊,一个月总要回去一次的。”

    纪桃神色自然,接话接得顺畅 ,那姑娘先是噎了一下,随即恢复笑容,“你就是林大嫂吗?”

    纪桃满意,含笑点头。

    方才这姑娘故意没看到她,也假装听不到车夫和林天跃的话,这位显然就是故意的了。

    暗暗瞪了林天跃一眼,纪桃在丰安郡住一个月,并没有发现林天跃有什么熟悉的人,还以为是个老实的,没想到在这里等着。

    “我好像听说过,林大哥考上秀才以后就定下亲事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亲了,还以为以你们一家的作风,怎么也得考上举子以后才……”姑娘巧笑倩兮,嘴里的话暗示意味十足。

    纪桃微讶,没想到这姑娘说话夹枪带棒,也丝毫不讲情面,众人面前就扯出这些来。一句句分明就是暗示纪家见林天跃考上秀才才许亲,无论细节如何,这么说出来总归不好听。

    此时林天跃上了马车,伸手握住纪桃的手,看了一眼对面洋洋得意的姑娘,笑道:“桃儿,你别跟荔枝一般计较,她呀,在府上做丫鬟,性子就强势了一些,这要是软一点,就得被别人欺负了。”

    纪桃心里一松,不理会对面姑娘一瞬间就冷下来的脸色,笑道:“那是得厉害一些。”

    荔枝沉默下来,纪桃靠在林天跃身上假寐,半日过后,马车终于停在在了大远县,林天跃带着纪桃下车,又坐上了去古棋镇的马车。

    天色将晚时,纪桃和林天跃才进了桃源村,远远的看到村口的大树,纪桃都觉得有些陌生了。

    纪家和林家门口一片安静,只是两家的大门都是开着的,纪桃一走到门口,就看到往外探头探脑的柳氏,忍不住加快脚步,“娘。”

    柳氏的眼神一下就亮了,“桃儿回来了?”

    又看向纪桃身后的林天跃,“天跃,累不累?”

    “娘,我不累。”林天跃微微笑道。

    夜里,纪桃和林天跃躺在床上,叹息道:“还是桃源村的夜安静。”

    林天跃抱住她,揉了揉她的腰,笑道:“今日累坏了吧?”

    纪桃点点头,不过又摇摇头,道:“就是累,我也想回来,你以前不也每次都回来吗?”

    林天跃微微笑着,黑暗的夜里,他的眼神亮亮的,自然不会告诉纪桃,以前他迫不及待回来,就是为了看她,最开始的时候,就怕他一回家就听到纪桃定亲什么的,每一次走进桃源村,他都要深呼吸几次。

    桃源村的日子过得很快,纪桃和林天跃一大早就被牛叔送往古棋镇上,等着去大远县的马车。

    突然远远的看到个熟悉的人过来,纪桃看到以后,虽有些诧异却觉得正常,袁子渊。

    一身青衫的袁子渊看到纪桃,先是一怔,随即对着林天跃一礼,“表妹夫。”

    林天跃微微避开,也还了礼,“表姐夫。”

    这两人动作优雅疏离,纪桃也自觉和袁子渊不熟,三人都不再说话。

    坐了马车去了大远县,一路上袁子渊和他们就像是马车上的其他人一般,并没有多一句话,纪桃倒是无所谓,只是有些奇怪,他们读书人不是喜欢讨论么?这两人一句话都没。

    到了大远县,袁子渊给他们俩道别,纪桃和林天跃重新坐上去丰安郡的马车。

    天快黑时,纪桃和林天跃才赶回小院子,随便洗洗就睡了,实在累得不行。

    第二日林天跃还起了个大早,买了菜回来才离开了。

    纪桃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伸了个懒腰,才慢悠悠起身。

    还在院子里洗漱,门又被敲响,纪桃过去开门,发现是余氏,最近她经常过来。让人诧异的是,她身后跟了那个脸上有疤的姑娘。

    “桃儿,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刚起床,累坏了吧?”余氏满脸笑意。

    纪桃还未答话,瞿倩却是进来就对着纪桃一礼,“多谢嫂子救命之恩。”

    纪桃微微摇头,“进来吧。”

    余氏带着瞿倩进来,纪桃并不多问。几人进屋子里坐了,纪桃给两人倒上茶水,笑道:“试试,我从家中带来的,虽不是什么名贵的,味道却是不错的。”

    余氏低着头喝了,“好喝。”

    一看就是随口说出来的,并不上心。

    纪桃也不在意笑了笑。

    一旁的瞿倩却是认真喝了,道:“嫂子这个,很清很香,喝了心情会好一些。”

    纪桃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心下觉得这姑娘很会说话,无论她是不是真心,这番话都比余氏那不走心的赞美好得多。

    “你们喜欢就好。”纪桃又续了一杯。

    余氏却是没心思喝茶的,看了看外面紧闭的院子门,低声道:“纪妹妹,实话说,我觉得你那个药很管用,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这一次……都好了许多,肚子也没那么痛。就算是日后还是不能有子嗣,也多谢你替我调养身子。”

    纪桃并不奇怪,如今乾国男子为尊,对女子身上的病症并不重视,也没法重视。大夫大多数都是男子,一般妇人生病,也不好仔细说的,恶性循环之下,倒是让不少女人都学会了忍。这病最是怕忍,本来小病,忍到最后都成了大病。

    余氏虽然说她喝了不少药,却大多数都是不对症的。

    余氏显然未说完的模样,纪桃微微笑着并不说话,果然,她看了看瞿倩,低声道:“我今日带着倩儿来,就是想要问问你,有没有治疤痕的好药?”

    纪桃微微挑眉看向瞿倩的脖颈和耳下,那里两道粉色疤痕乍看之下还是有些吓人的。

    瞿倩伸手摸了摸,勉强扯出一个笑,“若是没有,就算了。”

    纪桃点点头,“有。”

    余氏眼睛一亮,“真的有效?”

    瞿倩满是期待的看着她。

    纪桃笑道:“我曾经也给人治过差不多的,也是被指甲抓的。”

    见对面两人眼睛越来越亮,纪桃想了想道:“只是她一开始就用了我那个药膏,你这个已经好久了,不知有没有那么好的效果?”

    “我们试试,总归会好一些的。”余氏马上道。

    纪桃进屋去拿了个瓷瓶出来递给瞿倩,笑道:“这是我师父的祖传秘方,药材不好寻,一年只得这一瓶,十两一瓶。”

    “十两?”余氏惊呼出声。

    纪桃面上笑容不变,微微含笑看着她。

    瞿倩却已经放下了瓷瓶,眼神里满是不舍,余氏咬咬牙,“我们要了。”

    纪桃含笑点头,又道:“看在你愿意相信我的份上,我只收你八两。”

    余氏神情惊喜,道:“纪妹妹,日后你若是有事,尽管找我。”

    送走两人,纪桃看着桌子上的八两银子,笑了笑,收了起来。

    天气慢慢热了起来,好在院子里有一口井,这个院子之所以比别的院子还要贵一些,就是因为那口井。不过纪桃觉得,这钱花得值,先不说她能不能去巷子里挑水,实在是不方便。

    瞿倩自从买了那药膏以后,经常过来找纪桃说话,日子久了,纪桃也知道了,瞿家和他们这些人不同,瞿家住的院子是自己买下的,也难怪余氏可以给瞿倩买那么贵的药膏了。,

    期间纪桃又回了一次桃源村,而瞿倩的脸上的疤已经淡得只看得到一点点了,相信再过不久,应该就能全部褪去。疤痕好了,这姑娘也一日日爽朗起来,笑容也更多了。

    说真的,一开始纪桃觉得,无论中间发生了什么,瞿倩和于启明不清不楚是真的,纪桃对她就有些膈应,这插入别人婚姻的人,纪桃是不喜欢的。可是日子久了,纪桃也看出来这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不像是拿名声不当一回事的人。

    这一日,瞿倩又来找纪桃说话,纪桃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瞿倩摸着脸上的疤,第低声道:“嫂子,我的脸就快好了。”

    “药已经没了。”她微微笑道。

    纪桃微微挑眉,“我那里还有一瓶以前攒下的,毕竟,这药不便宜。”

    瞿倩笑道:“那是因为别人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的药膏,若是知道,别说十两,二十两也是有人要的。”

    纪桃笑着摇摇头,她心里明白,除了那大户人家不缺银子的人,一般人谁也不会花这么多银子买这么点药膏。这生意,做一回少一回。

    瞿倩见纪桃有些冷淡,苦涩的笑了笑,“嫂子是不是觉得我不对?不该勾引有妇之夫?”

    纪桃微讶,这么坦诚的姑娘可不多。

    “当初我去集市被纨绔子弟缠住,于公子偶然救下我,为了救我,他被打得遍体鳞伤。我对他就不能当做一般人了,他又说心悦我,想要娶我,我忍不住就……去找了他几回。如今我这样,也算是报应。所以,他们来道歉,我拦住了哥哥。这错,我认了。”瞿倩苦笑。

    送走瞿倩,已经是下午,纪桃去厨房做了饭菜,天色将晚时林天跃回来,他心情似乎颇好,吃完了饭菜和往日一般帮着纪桃收拾了碗筷,又打扫了屋子内外。

    夜里睡觉时,他拿出一锭银子给纪桃,眼神里微微得意,“收好,我挣的。”

    纪桃惊讶,“你做什么了?”

    林天跃抱住她,吻了下纪桃的发,笑道:“放心,绝对没问题。”

    “明日我已经告了假,带着你去街上逛逛。”林天跃又低低道。

    纪桃心里一喜,回身去问道:“真的?”

    林天跃拦腰抱起她,吻了吻纪桃微弯的唇,“真的。”

    第二日纪桃醒来,窗户外阳光隔着窗纸洒下,她看着地上的淡黄的光晕,感受着身后温暖的胸膛,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怎么?一大早就这么高兴?”林天跃抱了抱她,手在她腰间捏了捏。

    纪桃点点头,“我每日醒来,你都不在。”

    林天跃沉默下来,半晌才道:“桃儿,抱歉,我得认真一些。”

    纪桃嘴角笑容加大,“我明白,若是你每日都睡到日上三竿,我才要不高兴。”

    “起吧,出去转转。”林天跃翻身坐起。

    林天跃护着她,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路旁的铺子里才真的是琳琅满目,两人慢悠悠晃荡在街上,纪桃并不买东西,一是她确实不差什么,二嘛,这里不愧是丰安郡,东西贵得不行。

    在纪桃随口问了一块玉佩之后,看起来玉质差不多的,在铺子里和街边的摊子上价格相差十倍不止。

    “果然是奸商。”纪桃叹息。

    林天跃微微笑着,并不反驳。

    到了中午,两人走进家僻静的酒楼,刚刚一进去,就看到个姑娘带着丫鬟从里面出来。

    纪桃有些惊讶,这姑娘她有些熟悉。就是她和林天跃定下婚期以后,走错路给丫鬟找大夫的那位姑娘。

    那姑娘远远的也看到他们了,含笑看着他们。

    纪桃以为这姑娘是认出来她了,眼看着走到了近前,那姑娘对着林天跃微微一笑,“林大哥,好巧。”

    纪桃面上的笑意微僵,电光火石间她想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徐姑娘,这是我夫人,姓纪。”林天跃拉过纪桃,含笑道。

    徐姑娘看向纪桃含笑的脸,余光扫过两人交握的手,笑道:“林大哥,我认识纪大夫。纪大夫妙手回春,当日不过一副药,我那丫鬟睡一觉起来就好了。”

    林天跃面上疑惑。

    “不过是医者本分而已,徐姑娘当日可是多付了许多药费的。”纪桃微微笑道。

    “纪大夫太谦虚了,诊费本就是应该,我那丫鬟对我来说很重要,为表谢意,不如我请两位用饭,刚好,这会儿你们本就是来用饭的。”徐姑娘眉眼都是笑意,一点看不出勉强来。

    “不必。”林天跃拒绝,语气里满是疏离,比起方才一开始多出来的疏离。

    徐姑娘眼神微暗,笑着吩咐道:“知冬,你去给林大哥点些饭菜,顺便将银子付了,这顿饭,我是一定要请的。”

    她看着纪桃,微微笑道:“纪大夫勿怪,我从小到大,想要做到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

    纪桃脸上的笑容不在,淡淡道:“当初姑娘已经付了诊费,今日实在是不敢承情,抱歉。”

    说完,纪桃看向林天跃,淡淡道:“我们换一家吧。”

    林天跃没有答话,拉着纪桃转身就往外走。

    两人都不理会身后的徐姑娘的表情。

    走出酒楼,纪桃看到对面还有一家,抬步就往对面走去,林天跃自然注意到纪桃不太高兴了,一路沉默跟着,进了酒楼坐下以后,林天跃点了饭菜,低低道:“方才那姑娘是我老师的女儿。桃儿,我是大远县辖下的,到丰安郡的官学,一看就是凭着关系进来的,许多人对我颇不屑,这其中还包括官学里大部分的老师。”

    纪桃手里拿着杯子,指尖泛白,她沉默听着,林天跃不用说,纪桃都能猜到他接下来的话。

    年轻的书生和老师的女儿偶然间碰上,正值姑娘芳心萌动,书生长相俊俏,这看上眼了,自然就不会想让心上人处境难堪。

    果然,林天跃接着道:“徐老在官学里教了多年,就是许多老师对他也是很敬重的,有的甚至还是他的学生。他平日里并不看学子的关系,只看天分和努力,大概看我够努力,对我颇为看重。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徐老为我说几句话,我的处境就不会尴尬。于是就往徐老府上去得勤了些,后来我隐约察觉到徐姑娘的心思,在徐府偶遇了她几回,我就再没有去过了。”

    “桃儿,我这些话句句属实,绝无一句虚言。”林天跃伸手握住她拿着杯子的手,眼神期待。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见到她的。我一开始偶遇她两次的时候,就刻意对着徐老透露过,我已经定亲,我很喜爱我的未婚妻。我本来以为,无论是徐老,或者是她,听到我有未婚妻,都应该退却才对。”

    林天跃见纪桃低着头并不说话,他的角度只能看到纪桃的睫毛扇啊扇,无端端就让他心里发慌,“桃儿,你……”

    “我相信你。”纪桃抬眼看着他,认真道。

    “真的?”林天跃的眼神亮了亮。

    纪桃含笑点头。

    林天跃若是娶了那位徐姑娘,看得到的利益就在眼前。

    “年前,她带着丫鬟去纪家求医来着,说是走错了路。”纪桃轻描淡写。

    此时伙计端了饭菜上来,纪桃将碗筷递给林天跃,动作自然。

    林天跃接过,等伙计离开,才低声道:“只怕她是故意去的。这里离桃源村就是马车也得一日,她去哪里才会迷路到那里去?”

    纪桃深以为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