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中的奶妈〕〔量子意志〕〔重生军嫂逆袭记〕〔军妻太迷人:八零〕〔我成了游戏世界的〕〔萌神信徒〕〔盛世田宠:带着淘〕〔回到古代做神探〕〔王牌特工:傲娇老〕〔卧底娇妻:总裁前〕〔都市之地狱之主〕〔豪门之宠,戳着心〕〔蛇妻之祸〕〔魔煞燃血〕〔聊斋好莱坞〕〔我的餐厅连接着异〕〔机甲破世〕〔逆天邪医林辰〕〔战道天图〕〔赤壁之崛起荆南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49.第四十九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纪桃低着头做羞涩状, 对于婚事,再大方的姑娘都会避而不谈的。她也不认为纪唯会执意让杨大成入赘。

    “桃儿,你……”柳氏欲言又止。

    纪桃微微诧异, 柳氏向来利落, 少有如此吞吞吐吐的时候。

    果然, 不过几息, 柳氏就按耐不住再次开口道:“你对入赘怎么看?”

    纪桃不答,事实上她在考虑哪个对她比较好。单就婆婆这件事来说, 想到赵家每个月最少一次的闹剧, 她果断点头道:“入赘我没意见。”

    柳氏面色微松, “你爹也是担心你被婆家欺负,你看看你在家中,他连碗都舍不得让你洗,要是嫁了人, 再不干活,饭菜总要做的……”

    “我懂。”纪桃认真道。

    她虽然才十岁, 身量未开, 个子也不高,但柳氏就是知道她这个闺女,小小年纪就有自己的主意, 认定的事情死也不回头。过于倔强和刚硬, 这样的性子实在容易吃亏。

    柳氏欣慰的摸摸她的头, 笑道:“女儿家立世, 艰难得很,若是能够找到良人,这一辈子的日子才有盼头。你若是招赘,只怕不好找,稍微有志气的男儿都不会愿意入赘的……”

    “我明白。”纪桃就着柳氏的手摩挲了下,笑道。

    纪唯和柳氏对纪桃的疼爱,任谁也说不出不好来。

    事实上当下风气虽没有将女人当牛做马,但是女子在世上总要吃亏的。

    “娘……”纪桃想了想,还是道:“那大成哥那边,爹可千万别再去提了,方才冯姑娘的样子,可不像是想要回家,我在你们眼中再好,也还是比不上大家闺秀的。”

    柳氏叹口气,“你爹都说了会给你找个嬷嬷,规矩学一下总不会是坏事,日后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纪桃不说话了,学规矩什么的,懂自然要比啥都不会要好得多。

    日子慢慢流过,转眼到了秋日,凉爽的风轻柔的吹在身上,只觉得格外舒适。

    纪桃坐在牛车上,和柳氏挽着手臂出了桃源村往下渔村而去。

    下渔村有一条大河,里面常年有鱼而得名,村子里不少年轻人都靠着在河里捞鱼维持生计,纪桃的外祖柳满就住在这里。

    柳氏熟门熟路的带着纪桃进了村子,走到一户用青砖铺了两块地的门前,柳氏上前推开门,里面的热闹声传入耳中。

    映入眼帘的是院子中间的大桌子上坐满了人,纪桃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坐在上首,头发胡须都是花白的,几乎全白。见了两人,桌子上的人都很欢喜。

    柳氏前面两个哥哥柳其庆和柳其然,家中只她一个女儿,柳氏从小就得全家人的喜爱,纪唯求亲时,求了好久才将柳氏下嫁。

    “桃儿,你来了?”一个圆脸姑娘站起身,向纪桃走过来,满脸笑容。

    纪桃认出这是她表姐柳香香,是大舅舅柳其庆的小女儿,也是柳家这辈唯一的姑娘,和纪桃关系不错。

    “香香。”纪桃有些高兴,她在桃源村并没有很亲近的朋友,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大概就是柳香香了。

    “快过来坐。”柳何氏,也就是纪桃外祖母含笑招呼,看到柳氏身上的细布做成的衣衫颇为满意,尤其看到纪桃身上细腻的绸缎后更高兴几分。

    纪桃乖巧的上前,对着柳满一礼,“愿外祖父身康体健,越活越年轻。”

    柳满听了,很是高兴,连声叫好。

    “爹就是喜欢妹妹和桃儿,见了你们,饭都用得更香了。”边上传来个酸溜溜的声音。

    说话的是纪桃的二舅母何氏,说起来,她比大舅母钱氏更亲近几分,因为何氏就是老何氏的亲侄女。也就是柳氏舅家的表姐。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柳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桌子上霎时一静,与此同时小何氏面色微白。

    纪桃做了桌边后低下了头,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切,柳满平日里就是个严肃的人,但是他并不会亲自开口训斥什么人。纪桃心里若有所思,看来这中间还有其他的事情。

    她左边坐着柳香香,右边是二舅舅家的表哥柳谦,今年十三岁,小何氏成亲多年来只生了这一个孩子,也算得上是老来子了。平日里柳谦被惯得不像话,纪桃的记忆里,这个表哥是个淘气包,经常会欺负她。

    饭后,柳香香兴致勃勃带着她出门闲逛,去了下渔村的河边。

    纪桃对于面前的河水颇为新鲜,不知道为何,柳氏不怎么带她回娘家。

    河边洗衣洗菜的妇人很多,基本上都认识柳香香,看到纪桃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纪桃蹲在水边,伸手去够水里的石头,正认真间,突然一声惊呼,她转头一看,方才在她边上的柳香香就不见了踪影,心里顿时一慌,低下头往水中仔细看去,只见柳香香已经入水,见她并不着急,双手顺着水流摆动,微微下沉的身子就已浮起。

    柳香香慢慢靠近岸边,手已经伸了上来,纪桃稳住身子伸手去拽,却余光看到边上一道人影极速的跳了水。

    纪桃虽惊,手里的动作却不停,将柳香香拽上了岸。

    这才往方才那个疑似跳进去的人影看去,他似乎已经发现柳香香上了岸,也游了过来,爬上岸以后甩甩衣衫上的水,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香香,你没事就好了。”

    柳香香今年十二,已经初见少女的窈窕,此时羞得满面通红,瞪他一眼,道:“谁要你管?”

    那少年有些急,却似乎不善言辞,憋得脸都红了。

    纪桃在一旁左看看右看看,却被柳香香挽住手臂,道:“桃儿,我们回去吧,一会儿姑母该担忧了。”

    纪桃点点头,她并没有太多的好奇心,随着柳香香回去了。

    下午,柳氏带着纪桃辞别,对于何氏让她们留宿的话婉拒之后,坐上牛车回了家。

    进院子时,对面的屋子门吱呀一声打开,纪桃一回头就看到林天跃从屋子里出来,他似乎面色更苍白了几分,走路都晃了下。

    纪桃见他似乎随时可能倒下去,心刚刚提起,就看到篱笆扎成的小院子里,林天跃噗通倒地。

    柳氏自然也看到了,慌忙推开篱笆扎成的院子门,纪桃想了想跟了上去。

    林天跃眼睛微闭,嘴唇苍白,柳氏伸手去扶,边吩咐纪桃,“赶紧去请大夫。”

    桃源村是有大夫的,位于村西头离村子里有些远的小屋子里,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大夫,自称姓付,性子冷清,孑然一身,并没有看到他有家人,平日里也不怎么和村子里的人说话。

    纪桃到时,付大夫正在院子里翻晒药材,赶紧上前,走到篱笆边上,“付大夫,跟我去看看,林家……”

    付大夫听了半句,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动作,进屋去背了药箱就出来,以不符合他年纪的利落的动作出来后,打开门就往村子里去了。

    林天跃双眼紧闭躺在靠在椅子上,付大夫在把脉,纪桃扫视了一圈屋子,很是简单整洁,靠门的地方放了个简易的书架,上面的书已经陈旧,有些都泛黄了,但一本本却放得极好,显然它的主人很是爱惜。

    半晌,付大夫放下林天跃的手腕,从药箱里拿出来一些药材挑挑捡捡,分了几堆放在一边。

    纪桃沉默看着,突然问道:“付大夫,您收徒弟么?”

    付大夫手里的动作一顿,看了看纪桃后淡淡道:“不收。”

    纪桃这回心里的好奇心彻底被勾起,走到桌边,“付爷爷,您医术高明,又没看到你收徒,这个……失传了不是可惜了么?”

    “你咒我死?”付大夫反问,声音微高,显然有些生气。

    纪桃一摊手,并不着急,“实话实说而已。”

    付大夫沉默下来,继续手里的动作,柳氏已经暗暗瞪了纪桃几眼了。

    “把这些药煎了喂给他,记住这上面的顺序,别乱放。”付大夫开口,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纸塞给纪桃。

    纪桃接过,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微微挑眉,她还是识字的,就是有些药材不认识,“付爷爷,这个……字我认识,药材我不认识啊,万一顺序不对,煎坏了怎么办?

    “不会。”付大夫淡淡道。

    纪桃收拾起桌子上的药材就往家走。

    干脆的动作让柳氏微微侧目,不过她不好离开,也不理会纪桃,十来岁的小姑娘,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学医哪里是那么简单的?

    纪桃煎了药端去对面,林天跃始终没醒,也没有看到他娘,柳氏时不时看一眼。

    纪桃将药吹了下,温热的药给他灌了下去,林天跃昏迷中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就将药尽数咽了下去。

    纪桃心里微微触动,刚才她试着沾了一点尝了下,很苦很难闻的药,林天跃却如喝水一般,看得出来他很想活下去。

    这一刻的纪桃,是真的想要学医了,不光是为了心底那隐秘的想法,有些生命,值得费心挽救。

    纪桃有些心酸,只能用力抱住她,“娘,你很好,我很幸运能有你们做我父母,给了我富裕的生活,自由的日子,我很高兴。为了你们,这些都不算什么。”

    柳氏听了,哭声更大几分,“我为什么生不出……为什么……为什么……”

    纪桃扶着她进屋,这个也没法劝,想了想道:“娘,进屋,别太伤心了。”

    柳氏哭了半晌,才稍稍控制着不再哭出声,先是低声啜泣,慢慢的才好了,眼睛很红,还忍不住抽噎着。

    “桃儿,我要是肚子争气,给你生个弟弟你的婚事就不会如此。”柳氏叹口气,“别人也就罢了,可恨我自己……娘家大嫂都对我满是算计。”

    她又抽了一下。

    “简直就是明摆着算计我们家的银子补贴她娘家。”柳氏越说越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娘,人本来就是自私的,亲戚之间也难免算计,您别伤心了。”纪桃劝道。

    见柳氏皱着眉若有所思,纪桃又劝道:“也可能大舅母本就不知情。”

    闻言,柳氏冷哼一声,“她那个人,无利不起早,会做无用功的事?”

    纪桃哑然。

    柳氏既然知道这个,就不该如此信任钱氏。

    突然想起杨大成成亲那天,柳氏带了个妇人回来打听钱家的事情,此时想来,怕是柳氏一开始就对钱氏的提议颇有疑虑,才会如此谨慎。

    “要不是阿进这孩子确实不错,我也不会如此就轻信了她。”柳氏又叹口气。

    闻言,纪桃正色道:“娘,此事不必再提,我再想要招赘,也不会找一家子蚂蝗贴在我们家身上,这以后的日子肯定没完没了的,钱家的婚事就此作罢。”

    柳氏闻言,微微松了口气,钱进是不错,但是目前的情形看来,要是纪桃死命扒住钱进不放,那才麻烦。

    到底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句, “可惜了阿进这孩子。”

    纪桃端起茶杯挡住嘴角的嘲讽,虽然钱进说了会极力争取,但是纪桃是万万不会答应的,这份感情确实难能可贵,但是,就方才看钱进对胡氏那样,就算不是唯唯诺诺,起码不敢正面拒绝胡氏的要求。

    这样的人,纪桃不想要。以钱家今日第一次进门就胆敢提出这些要求来看,他们分明就以为纪家很想要招赘。姿态那么高,几乎是蔑视,丝毫不觉得这些要求不合理。大概在他们眼里 ,钱进真的真的很不错了。

    若是真的招了钱进,以后还有一辈子呢,烦心事在后头,说白了,纪桃还是怕麻烦。

    柳氏却已经又开始伤心了,“唉,村子里那么多的妇人,都生三四个,十个八个也有人生,偏偏我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