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兵王在都市〕〔殄官赐福〕〔白银术士〕〔北城以北,南风过〕〔3岁小萌宝:神医娘〕〔我的AR女神〕〔罗军丁涵〕〔夏念念莫晋北〕〔阮随心殷琉璃〕〔顾念念温庭域〕〔杨诗诗司徒寒〕〔我的工作是花钱〕〔娇妻太撩人:霍爷〕〔穹顶之上〕〔漫威世界的主播〕〔大龙挂了〕〔重生之易帝传说〕〔神能大风暴〕〔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抗战之兵魂传说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58.第五十八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纪韵不差钱,冯婉芙的事情在桃源村也不难打听, 随便一问就知道怎么回事。纪桃觉得, 纪韵之所以会如此, 大概还是为了心底的优越感。

    “冯姑娘,我家姑娘说了,让你送进去。”纪韵的丫鬟春喜适时出现, 满脸笑容道。

    又对着纪桃一福, “姑娘回来了?”

    纪桃点点头就转身进门,这丫头和纪韵的嬷嬷一样, 对着纪桃一家看似恭敬, 实则微带不屑,纪桃也懒得和她们计较, 据柳氏说,纪韵住在这里,是给了银子的。

    后来据杨嬷嬷说,那些点心纪韵给了二两银子。

    纪桃也不在意,反正不是她的, 纪韵就是拿来扔水里,也不关她的事。

    于是, 后来的日子里,冯婉芙经常过来送点心, 一来二去的, 和纪韵不知怎的就成了好姐妹, 甚至还借银子给冯婉芙。

    纪桃是在杨大成上门来买山头才知道的。

    桃源村四面环山,他要买的地方离村子颇远,那里几乎是荒山,其实花不了多少银子。

    纪唯苦口婆心劝了许久,在他看来,杨大成买那座山根本就没有用。

    且杨大成是他在村子里很看重的后辈,无奈好说歹说杨大成一口咬定就是要买。

    荒山虽然便宜,但地方过大,算下来也需要四十两银。

    见杨大成眼都不眨的拿出来这么多银子,纪唯仔细盘问之下,才知道这里面还有纪韵的事。

    等纪桃知道的时候,地契都已经被纪唯带着杨大成去县衙拿了回来。

    纪桃对这些事情都没空上心,因为快要过年了,她上午去付大夫院子学着辨认药材,下午学规矩,抽空帮帮柳氏备年货,夜里背医书,忙着忙着连纪韵都不怎么看得到了。

    最近纪韵越发不喜欢和他们一家人一起吃饭,都是由春喜做好了端会东厢房去吃。

    纪桃坐在椅子上低头扒饭,她赶紧吃完打算回房看书,这时,许久不见的纪韵带着春喜走了进来,余光扫了一眼桌子上简单的饭菜,笑道:“二叔,我想要去镇上住。”

    纪桃唤了一声韵姐姐,继续低头吃饭。

    纪唯眉头一皱,淡淡道:“你一个小姑娘家,住在镇上不安全。”

    纪韵丝毫不在意纪唯话里拒绝的意思,自顾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道:“父亲说让我来教桃妹妹规矩,可是我看桃妹妹聪颖,跟着杨嬷嬷学得有模有样,假以时日一定是合格的贵女,也就不需要我了,我住在这里,给您和二婶添了许多麻烦,前两日我已经让春喜买好了院子,也找了人打扫……我觉得,还是搬出去好,住在这里,多有不便。”

    “可是受了委屈?”纪唯沉思半晌,沉声问道。

    纪韵忙道:“没有,二婶和桃妹妹对我都很好。”

    “搬出去住,肯定是不行的,你若是执意,我便写信与你父亲,让他定夺,顺便问问,你还要在这里住多久?”纪唯不管纪韵微变的面色,淡淡道。

    看了看认真扒饭的纪桃,眼神闪过怜意,对着纪韵语气生硬,道:“若是为了你桃妹妹,你还是回去的好,我也不想她做什么贵女,嬷嬷也主要是教她一些人情世故,礼仪谈吐……”

    纪韵面色微微一白。

    这话的意思就是不用纪韵,几乎是明摆着说纪韵对于人情世故什么的也不懂。教不了纪桃。显然最近纪韵的所作所为让纪唯颇不满了。

    低着头吃饭的纪桃几乎控制不住笑出来,她的头更低几分才掩饰住面上的笑意。

    纪韵却已经被纪唯话里的拒绝勾去了心思,辩驳道: “我只是想要住到镇上去,那边的院子已经买了下来,且已经收拾好,二叔若是担忧,我还可以请护卫……”

    “此事不必再提。”纪唯打断她道。“你父亲既然让你住在我这儿,我绝不会贸贸然让你出去住的。”

    见纪韵委屈的咬唇,几滴眼泪将落未落,好不可怜。她也不过是十三岁的姑娘,纪唯叹口气,放缓语气,几乎是苦口婆心道:“那护卫若不是知根知底的,你怎么敢用?老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又有老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就知道请来的护卫一定正直忠心?”

    “我是你二叔,不会害你。你若实在住不惯,我让你爹派人来接你回去,你一年年大了,眼看着就要说亲,在这桃源村住着,对你的亲事也不好。”纪唯还在劝说。

    而坐在一旁的纪韵听到他那句让她爹来接她的话,早已坐不住,站起身来走近几步,急切道:“二叔,您真的能让我爹接我回去?”

    纪唯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道:“你已经十三,来我这里小住可以,桃源村尽是粗人,若是冲撞了你怎么好?你母亲也不能答应。”

    闻言,纪韵也觉得纪唯说得有理,她再做错事,纪钧也不会就这么放弃了她,再者说,就像是纪唯说的,她母亲和外祖也不能答应。

    “多谢二叔。”她对着纪唯欢喜的一福,语气真诚许多。

    纪唯点点头,“回吧,镇上的房子……”

    “我马上卖。”纪韵赶紧接话道。

    说完,对着纪唯一福,脚步轻快的出门去了。

    “爹,快要过年了。”纪桃放下碗筷,随口道。

    纪唯点头,“让她过了年就走。”

    柳氏面上的笑容更大,给纪唯盛了一碗汤。

    纪桃看到了,明白柳氏对这位大小姐也不太喜欢,想想也是,大家闺秀自然对这农家小院嫌弃得很,就纪桃知道的,纪韵吩咐人去镇上买了不少瓷器和布料,将东厢房焕然一新,如今的东厢房,只怕连柳氏都不认识了。

    纪桃可以理解,毕竟人家养尊处优的长大,看不得这些粗糙的东西,但是落在柳氏眼中,就是嫌弃她这个二婶了。

    “你也别太累,姑娘家学医本就艰难,也没人指望你治病,学一点就是了。”柳氏嘱咐道。

    “我知道。”纪桃随口应道。

    柳氏见她如此随意,明白她根本就没听进去,也不再劝。

    日子慢慢滑过,转眼到了过年,纪桃一大早醒来就去请了付大夫过来一起过年,纪韵也很高兴,因为纪唯的信已经找人送了出去,若是没有意外,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来。

    所以,过年这天,一家人还算是愉快,就算是纪韵看到付大夫,也只是皱了下眉。并没有开口说难听话。

    正月初五,纪钧派来的马车终于到了,纪韵欢天喜地的离开了,临行前送了许多东西给柳氏,称是打扰了几个月的谢礼,还特意送一些钗环给纪桃,对她比起以前似乎更亲近了些。

    纪韵走了,纪家院子安静下来,纪桃学医就更认真了,如今她已经看完了两本医书,打算等过一段时间天气好一点就和付大夫一起进山采药。

    待正月十五过去,天气一日日暖和起来,褪去了笨拙的冬衣,春天的夹袄上身,纪桃才发现她长高了,去年的衣衫都短了一截儿,且腰上松了许多,柳氏看到后又是一阵心疼。

    纪桃哭笑不得,她已经不是小姑娘,慢慢长大,已经能隐隐看出些姑娘家的曲线,大概因为这个她才会瘦,柳氏却只以为她过于辛苦。

    说实话,确实辛苦,不过纪桃却觉得每日都过得很充实,十岁以前,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反正纪唯和柳氏对她真心实意,她这辈子只要乖乖听话,日子肯定不会差的。

    可是自从她知道这是以冯婉芙为主角的后,虽然表面上淡定,也觉得她不会如中那般凄凉,但是她心底里隐隐还是怕的。

    如今这样才好,中的纪桃是个娇娇女,嫁给林天跃守寡后只能苟延残喘,在纪唯夫妻离世后更加艰难。

    她却是不同的,且不说她不会让自己落入那样的境地,林天跃如今的身子已经慢慢好转,她也学了医术,付大夫说她学医天分不高,不过够勤奋,假以时日一定会有所作为。

    就凭着这些,剧情早已偏离,或许在她救下付大夫后,关于她的剧情早已面目全非。

    这才是她一直以来最想要的结果。

    只要她学有所成,日后就是在桃源村给村民看个头疼脑热,也足以养活她自己了。

    “过几日就上山,你回去准备一下。”付大夫如是道。

    纪桃心里微微雀跃。

    就听到付大夫继续道:“你第一次进山,若是就我们俩人的话,过于危险,最近天气变暖,杨家老大也要进山去打猎,我们和他一起走一段,然后再一起回来。”

    杨大远进来,对一旁的纪桃视而不见,满眼都是冯婉芙,上前几步,似乎有些激动,伸手就握住了冯婉芙的手。

    纪桃看得眼皮一跳。

    冯婉芙想要抽回手,却被杨大远握得更紧。

    “芙儿,有没有事?”

    认真看了一眼冯婉芙脸上触目惊心的伤口,面上更怒。

    冯婉芙手抽不回来,有些焦急,看了看一旁低着头收拾药箱的纪桃,急道:“大远哥,桃儿妹妹方才已经给了祖传膏药,肯定不会有事,你别担心……”

    似乎这才注意到有人,杨大远松开她的手,看向纪桃,“纪姑娘,那药钱……”

    “冯姑娘已经付过。”纪桃接话道,背起药箱,淡淡道:“我要去看看杨大嫂,若是无事,我就先走了。”

    纪桃走出杨大成家,重新走回对面热闹的杨大良家,还未走近,就听到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声。

    见了纪桃,杨大良满脸兴奋的递过孩子,“纪姑娘,拜托你帮着我看看。”

    纪桃仔细检查一番,孩子虽有些瘦弱,却很健康。

    边上的气氛有些古怪,纪桃也不理会,将孩子包好后还给杨大良,笑道:“孩子康健,恭喜。”

    杨大良顿时喜笑颜开,却听到边上杨大成凉凉道:“今日之事,若是不给我个交代,没完。”

    “大喜的日子,算了算了。”顿时就有几人上前去劝。

    “什么算了,芙儿的脸被人无故抓成那样,若是毁了……反正不行,她得去给芙儿致歉。”杨大成寸步不让,伸手指着一边抱着孩子满心欢喜的妇人。

    “致什么歉,我还没找她算账……”

    纪桃收拾了药箱,背起就往门外走,将一室吵闹留在身后。

    出了杨家,纪桃走在村子里的土路上,有些感慨,她已经来了十几年了。

    刚刚走到纪家门口,就看到远远的走过来一个深蓝色布衣的人,身量修长清瘦,动作间儒雅闲适,衣衫虽旧,却愣是让他穿出些读书人的雅致来。和这桃源村的众人格格不入。

    她微微眯眼,认出来走过来的人是林天跃,自从林天跃去上学,纪桃就不怎么见得到他,每次见他,他的变化都很大,身量越来越高,尤其一双眼睛,渐渐地由清澈变得深邃,似乎一汪寒潭,让人只觉得一阵凉意。

    “林大哥回来了?”纪桃只顿了一下,林天跃已经走到了近前。她落落大方的打了招呼。

    林天跃顿住脚步,眼神柔和,不见平时的冰冷,笑道:“桃儿妹妹也刚回吗?”

    纪桃含笑点头,“方才杨家大嫂生孩子,非得让我去看看,母子平安。”

    “那就好。”林天跃随口道,眼神落在纪桃背着的药箱上,“如今桃儿妹妹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夫了。”

    “林大哥可别取笑我。”纪桃说话间推开门,回头道:“林大哥多日不回,先回去看看大婶吧。”

    林天跃却对着纪桃一礼,“多谢桃儿妹妹前些日子照顾我娘。”

    他动作间自带一股读书人的风流意味,纪桃微愣了一下,不在意道:“邻里邻居的,本就是应该的,林大哥客气。”

    说完关上了门,将林天跃关在了外面。

    纪桃走回屋子,将将看到柳氏从她屋子里出来,忙唤住,“娘,不要帮我整理,我自己来。”

    “回来了?怎么样?”柳氏对纪桃的话恍若未闻,只问道。

    “母子平安。”纪桃含笑道。

    “好事啊。”柳氏随着她又进了屋子,见纪桃放下药箱,皮肤白皙细腻,眼神柔和,眉峰微微向上,有些英气,身上衣衫虽普通,却掩不住姣好的身形,顿时满眼欣慰。

    “我的桃儿都长大了。”柳氏叹道。

    纪桃一笑,走到桌边倒了杯茶,笑道:“长大不是正常吗?若是一直没长大,你怕是才要担忧 。”

    柳氏又叹口气,看了看纪桃比她高出半头的身形,忍不住道:“桃儿,你已经十四,过完年就十五,今日我回下渔村,你舅母她……”

    “娘,今日我发现一件事。”纪桃含笑打断她。

    “什么事?”柳氏果然忘记了本来想要说的话,好奇问道。

    纪桃心里一笑,笑道:“我发现杨家的那位冯姑娘……”

    柳氏眼睛微微睁大,“如何?”

    “她今日被杨大嫂娘家嫂子抓破了脸,我看不光是杨大哥担忧,那杨二哥也担心得很。”

    纪桃放轻声音道。

    柳氏闻言,诧异的睁大眼睛,靠近纪桃,低声道:“我跟你说,那冯姑娘和杨家老大在山上两人抱在一起,都有人看到了。又有人说,她和杨家老二也不简单……”

    纪桃静静听着,眼看着柳氏忘记了方才想要说的话,轻轻舒口气。

    “对了,她为何会被抓破脸?方才你都不说,这种事情你要离得远一些,姑娘家的脸面何等重要,没得让她们误伤了你。”

    柳氏说着,眉心渐渐地皱起,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纪桃,才松口气。

    “我知道。”纪桃忙道。

    柳氏戳了她一下,又道:“你还没说,她为何会被抓?”

    纪桃含笑将事情说了一遍。

    柳氏听了,半晌才道:“不是说是大家闺秀吗,怎么比我们农家姑娘还不知羞?”

    “这就不是个安分的。”柳氏半晌后总结道。

    又叮嘱道:“你离她远一点。”

    纪桃赶紧站起身,道:“娘,我好累。”

    “好吧。”柳氏站起身,慢悠悠走了出去。

    纪桃坐进浴桶,舒服的叹口气,又想起方才柳氏的话,微微皱眉。

    如今她快十五,在这桃源村,说起来年纪可不小了,早就该定亲了。她隐约察觉到大舅母似乎想要将她娘家侄子说给纪桃,纪桃几次去下渔村,几次都偶遇了这人,后来纪桃便不愿意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六十年代小军嫂〕〔金算盘〕〔[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重生野性年代〕〔星痕燎原〕〔贵女阿好〕〔天下豪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