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中的奶妈〕〔量子意志〕〔重生军嫂逆袭记〕〔军妻太迷人:八零〕〔我成了游戏世界的〕〔萌神信徒〕〔盛世田宠:带着淘〕〔回到古代做神探〕〔王牌特工:傲娇老〕〔卧底娇妻:总裁前〕〔都市之地狱之主〕〔豪门之宠,戳着心〕〔蛇妻之祸〕〔魔煞燃血〕〔聊斋好莱坞〕〔我的餐厅连接着异〕〔机甲破世〕〔逆天邪医林辰〕〔战道天图〕〔赤壁之崛起荆南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82.第八十二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纪桃微微诧异, 柳氏向来利落, 少有如此吞吞吐吐的时候。

    果然,不过几息,柳氏就按耐不住再次开口道:“你对入赘怎么看?”

    纪桃不答, 事实上她在考虑哪个对她比较好。单就婆婆这件事来说,想到赵家每个月最少一次的闹剧,她果断点头道:“入赘我没意见。”

    柳氏面色微松, “你爹也是担心你被婆家欺负, 你看看你在家中, 他连碗都舍不得让你洗, 要是嫁了人, 再不干活,饭菜总要做的……”

    “我懂。”纪桃认真道。

    她虽然才十岁,身量未开,个子也不高, 但柳氏就是知道她这个闺女,小小年纪就有自己的主意, 认定的事情死也不回头。过于倔强和刚硬, 这样的性子实在容易吃亏。

    柳氏欣慰的摸摸她的头, 笑道:“女儿家立世,艰难得很, 若是能够找到良人, 这一辈子的日子才有盼头。你若是招赘, 只怕不好找,稍微有志气的男儿都不会愿意入赘的……”

    “我明白。”纪桃就着柳氏的手摩挲了下,笑道。

    纪唯和柳氏对纪桃的疼爱,任谁也说不出不好来。

    事实上当下风气虽没有将女人当牛做马,但是女子在世上总要吃亏的。

    “娘……”纪桃想了想,还是道:“那大成哥那边,爹可千万别再去提了,方才冯姑娘的样子,可不像是想要回家,我在你们眼中再好,也还是比不上大家闺秀的。”

    柳氏叹口气,“你爹都说了会给你找个嬷嬷,规矩学一下总不会是坏事,日后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纪桃不说话了,学规矩什么的,懂自然要比啥都不会要好得多。

    日子慢慢流过,转眼到了秋日,凉爽的风轻柔的吹在身上,只觉得格外舒适。

    纪桃坐在牛车上,和柳氏挽着手臂出了桃源村往下渔村而去。

    下渔村有一条大河,里面常年有鱼而得名,村子里不少年轻人都靠着在河里捞鱼维持生计,纪桃的外祖柳满就住在这里。

    柳氏熟门熟路的带着纪桃进了村子,走到一户用青砖铺了两块地的门前,柳氏上前推开门,里面的热闹声传入耳中。

    映入眼帘的是院子中间的大桌子上坐满了人,纪桃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坐在上首,头发胡须都是花白的,几乎全白。见了两人,桌子上的人都很欢喜。

    柳氏前面两个哥哥柳其庆和柳其然,家中只她一个女儿,柳氏从小就得全家人的喜爱,纪唯求亲时,求了好久才将柳氏下嫁。

    “桃儿,你来了?”一个圆脸姑娘站起身,向纪桃走过来,满脸笑容。

    纪桃认出这是她表姐柳香香,是大舅舅柳其庆的小女儿,也是柳家这辈唯一的姑娘,和纪桃关系不错。

    “香香。”纪桃有些高兴,她在桃源村并没有很亲近的朋友,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大概就是柳香香了。

    “快过来坐。”柳何氏,也就是纪桃外祖母含笑招呼,看到柳氏身上的细布做成的衣衫颇为满意,尤其看到纪桃身上细腻的绸缎后更高兴几分。

    纪桃乖巧的上前,对着柳满一礼,“愿外祖父身康体健,越活越年轻。”

    柳满听了,很是高兴,连声叫好。

    “爹就是喜欢妹妹和桃儿,见了你们,饭都用得更香了。”边上传来个酸溜溜的声音。

    说话的是纪桃的二舅母何氏,说起来,她比大舅母钱氏更亲近几分,因为何氏就是老何氏的亲侄女。也就是柳氏舅家的表姐。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柳满威严的声音响起。

    桌子上霎时一静,与此同时小何氏面色微白。

    纪桃做了桌边后低下了头,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切,柳满平日里就是个严肃的人,但是他并不会亲自开口训斥什么人。纪桃心里若有所思,看来这中间还有其他的事情。

    她左边坐着柳香香,右边是二舅舅家的表哥柳谦,今年十三岁,小何氏成亲多年来只生了这一个孩子,也算得上是老来子了。平日里柳谦被惯得不像话,纪桃的记忆里,这个表哥是个淘气包,经常会欺负她。

    饭后,柳香香兴致勃勃带着她出门闲逛,去了下渔村的河边。

    纪桃对于面前的河水颇为新鲜,不知道为何,柳氏不怎么带她回娘家。

    河边洗衣洗菜的妇人很多,基本上都认识柳香香,看到纪桃后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纪桃蹲在水边,伸手去够水里的石头,正认真间,突然一声惊呼,她转头一看,方才在她边上的柳香香就不见了踪影,心里顿时一慌,低下头往水中仔细看去,只见柳香香已经入水,见她并不着急,双手顺着水流摆动,微微下沉的身子就已浮起。

    柳香香慢慢靠近岸边,手已经伸了上来,纪桃稳住身子伸手去拽,却余光看到边上一道人影极速的跳了水。

    纪桃虽惊,手里的动作却不停,将柳香香拽上了岸。

    这才往方才那个疑似跳进去的人影看去,他似乎已经发现柳香香上了岸,也游了过来,爬上岸以后甩甩衣衫上的水,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香香,你没事就好了。”

    柳香香今年十二,已经初见少女的窈窕,此时羞得满面通红,瞪他一眼,道:“谁要你管?”

    那少年有些急,却似乎不善言辞,憋得脸都红了。

    纪桃在一旁左看看右看看,却被柳香香挽住手臂,道:“桃儿,我们回去吧,一会儿姑母该担忧了。”

    纪桃点点头,她并没有太多的好奇心,随着柳香香回去了。

    下午,柳氏带着纪桃辞别,对于何氏让她们留宿的话婉拒之后,坐上牛车回了家。

    进院子时,对面的屋子门吱呀一声打开,纪桃一回头就看到林天跃从屋子里出来,他似乎面色更苍白了几分,走路都晃了下。

    纪桃见他似乎随时可能倒下去,心刚刚提起,就看到篱笆扎成的小院子里,林天跃噗通倒地。

    柳氏自然也看到了,慌忙推开篱笆扎成的院子门,纪桃想了想跟了上去。

    林天跃眼睛微闭,嘴唇苍白,柳氏伸手去扶,边吩咐纪桃,“赶紧去请大夫。”

    桃源村是有大夫的,位于村西头离村子里有些远的小屋子里,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大夫,自称姓付,性子冷清,孑然一身,并没有看到他有家人,平日里也不怎么和村子里的人说话。

    纪桃到时,付大夫正在院子里翻晒药材,赶紧上前,走到篱笆边上,“付大夫,跟我去看看,林家……”

    付大夫听了半句,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动作,进屋去背了药箱就出来,以不符合他年纪的利落的动作出来后,打开门就往村子里去了。

    林天跃双眼紧闭躺在靠在椅子上,付大夫在把脉,纪桃扫视了一圈屋子,很是简单整洁,靠门的地方放了个简易的书架,上面的书已经陈旧,有些都泛黄了,但一本本却放得极好,显然它的主人很是爱惜。

    半晌,付大夫放下林天跃的手腕,从药箱里拿出来一些药材挑挑捡捡,分了几堆放在一边。

    纪桃沉默看着,突然问道:“付大夫,您收徒弟么?”

    付大夫手里的动作一顿,看了看纪桃后淡淡道:“不收。”

    纪桃这回心里的好奇心彻底被勾起,走到桌边,“付爷爷,您医术高明,又没看到你收徒,这个……失传了不是可惜了么?”

    “你咒我死?”付大夫反问,声音微高,显然有些生气。

    纪桃一摊手,并不着急,“实话实说而已。”

    付大夫沉默下来,继续手里的动作,柳氏已经暗暗瞪了纪桃几眼了。

    “把这些药煎了喂给他,记住这上面的顺序,别乱放。”付大夫开口,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纸塞给纪桃。

    纪桃接过,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微微挑眉,她还是识字的,就是有些药材不认识,“付爷爷,这个……字我认识,药材我不认识啊,万一顺序不对,煎坏了怎么办?

    “不会。”付大夫淡淡道。

    纪桃收拾起桌子上的药材就往家走。

    干脆的动作让柳氏微微侧目,不过她不好离开,也不理会纪桃,十来岁的小姑娘,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学医哪里是那么简单的?

    纪桃煎了药端去对面,林天跃始终没醒,也没有看到他娘,柳氏时不时看一眼。

    纪桃将药吹了下,温热的药给他灌了下去,林天跃昏迷中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就将药尽数咽了下去。

    纪桃心里微微触动,刚才她试着沾了一点尝了下,很苦很难闻的药,林天跃却如喝水一般,看得出来他很想活下去。

    这一刻的纪桃,是真的想要学医了,不光是为了心底那隐秘的想法,有些生命,值得费心挽救。

    “那就好,我身子差,走几步就喘,不好去挤,免得连累了别人。”林天跃自嘲道。

    对于纪桃嘴里寻死的姑娘并没有多问。

    林天跃身量不高,只比娇小的纪桃高出一个头,他和杨大成是一样的十五岁,纪桃想了想杨大成壮得像头牛似的,再看看面前单薄得风都能吹倒的人,又看到他失落的眉眼,纪桃忍不住脱口而出,“没事,以后这些事情我告诉你。”

    林天跃的眼睛一亮,“真的?”

    纪桃话出口,本来有些后悔,她目前实在不该和他走得太近,又觉得自己似乎对剧情过于在乎,干脆心一横,“真的。以后村子里的事情,要是想要知道,都来问我就成。”

    林天跃先是一喜,又道:“会不会太麻烦你?”

    纪桃想了想,觉得两人这样似乎过于亲近,看了看两家屋子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条路而已,道:“远亲不如近邻,互帮互助本就是应当应分的。”

    林天跃闻言,眼神微凉,点点头道:“我还要喝药,你随意。”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进了厨房,纪桃有些莫名,她方才感觉到林天跃似乎生气了?

    纪桃摇摇头,甩开脑子里的想法,她和林天跃虽住在对门,却因为他生病的缘故,好像还在读书,两人平日里并不经常见面,又怎么会生气?

    再说了,生气也没什么,本就是不熟悉的人。

    纪桃回了家,看了看天色,进了厨房,打了两碗米用清水洗了,泡在了盆子里。

    又去院子里的地里摘了些豆角茄子,刚刚站起身,就听到院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柳氏兴致勃勃走了进来,一见纪桃在地里,赶紧上前接过她手里的豆角茄子,催促道:“进屋进屋,谁让你干这些活儿?都说了不要干让我来,我都不够干的,整日里闲得无聊,哪里就要你来,被你爹知道,该念叨了。 ”

    纪桃有些无奈,她一句话没吭,柳氏已经说了这么多,按照以往的经验,她一言不发的继续沉默,只要让柳氏念叨够了,她自然就停下来了。

    脚下不慢的随着柳氏进了厨房。柳氏见了也不例外,“方才的那个姑娘,啧啧……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满身贵气。”

    纪桃好奇,“娘,她身上的衣衫不是和我们一样吗?”

    甚至还因为是杨大成他娘生前的衣衫,穿在冯婉芙身上宽大得很,哪里能看出来贵气?

    柳氏闻言,有些得意,“我看人最准,那姑娘说话动作明显就是大家族里面的姑娘,哪怕衣衫再朴素,骨子里的东西也改变不了 。”

    纪桃若有所思,顺手就添了一把柴,柳氏娴熟的将方才纪桃泡好的米下锅,又道:“说来也怪,那姑娘对杨家老大似乎不排斥……”

    柳氏手里摘着豆角的动作不停,随口道。

    纪桃动作微顿。

    要不说柳氏是活得久见得多呢,这一眼就看出来冯婉芙的不同寻常。

    纪桃也看出来了,冯婉芙分明就已经是重生后的,对杨大成那么复杂的眼神,一看就不对劲。按理说,冯婉芙第一世的作为才像是一个大家闺秀,醒来就跳井,被救回后无论如何都要回家,这样才对嘛!才符合一个大家闺秀的行为。

    饭菜上桌,纪唯才回来,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饭。

    只是简单的炒茄子和豆角,豆角里面有零星的几粒肉粒,柳氏还切了一碟子腌菜,就是这样的饭菜,已经是村子里顶好的饭菜了。

    若是被他们知道,大抵是要嫉妒的。

    “吃点菜。”柳氏顺手就给纪桃夹子一筷子菜。

    “娘,你也吃。”纪桃心里感动,上辈子她的那些所谓亲人,从来没有给过她如此温暖的心情。

    只有柳氏和纪唯,才真的是真心实意对她的。

    柳氏瞪她一眼,并不严厉 ,对于纪桃的心意含笑吃了,看向纪唯,“她爹,那杨大成运气真好,眼看着就要抱得美人归了,我们桃源村可没有出过这么水灵的人。”

    纪唯冷哼,“以后我们的桃儿,肯定比她好看。”

    纪桃汗颜,低头扒饭。

    柳氏看了看只顾着吃,毫无形象可言的自家闺女,笑道:“桃儿好看是好看,就是没有嬷嬷教过,规矩差了些。”

    纪唯动作顿住,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纪桃,还有些婴儿肥的小姑娘,怎么看都可爱的很。

    此时一双眼睛期待(大雾)的看着他。

    “等我给桃儿找个嬷嬷。”纪唯果然是个疼爱纪桃的,总是不忍心让闺女失望的。

    纪桃满眼的希望顿时就没了,原以为纪唯能拦住柳氏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没想到他也对嬷嬷一事上了心。

    农家的姑娘,不下地干活,家务插不上手,眼看着就一会和城里的富家姑娘一般养起来了啊。

    “爹……”纪桃打算做最后一次的挣扎。

    纪唯一抬手拦住,笑道:“我前些日子已经求了大哥,他说会送一个奶娘或者嬷嬷过来。你安心等着就是。”

    纪桃哑然。

    纪唯的大哥纪钧,作为从桃源村百年来科举出身的农家子,在桃源村是个名人,甚至在整个古祺镇也算得上是个名人,大远县的许多人对纪钧都有所耳闻。

    纪唯能够做上村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纪钧这个当官的哥哥。

    “对了,方才你那些话不要再说,那姑娘对于杨家兄弟来说,是福是祸还不好说。”纪唯嘱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