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御万界〕〔妖后穿书打脸日常〕〔秦吏〕〔科技改变异界〕〔大唐第一太监〕〔重生八零小俏媳:〕〔时代方舟〕〔重生八零:弃妇带〕〔祸国毒妃:邪王请〕〔丹师剑宗〕〔吴策〕〔傲娇少帅,Stop!〕〔重生为祸:毒妃正〕〔重生七五:王牌军〕〔我在古代养媳妇〕〔三国第一军师〕〔当屠龙者成为恶龙〕〔顶级男神,心尖宠〕〔玉帝叫我来直播〕〔甜妻辣爱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109.第一百零九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别别别,您……来都来了, 倒是先帮我治伤啊。”妇人忙上前几步,想要拉住纪桃。

    却被纪桃灵活的避开。

    “进屋。”纪桃静静看着她,将她看得不自在后,才淡淡道。

    妇人犹自不甘心的看向对面紧闭的院门,转身进了屋子。

    纪桃眉心微皱,手里的动作迅速,几盆血红的水端开后,她轻轻的给妇人上药。

    方才还气得跳脚的妇人此时却有些瑟缩, 轻声呼痛。看到一盆盆血水后, 渐渐地面色越看越苍白,“纪姑娘,这……怎么这么多血啊,我的伤口深不深?这会不会留疤啊?”

    纪桃利落的将绷带缠上她的脸,闻言只道:“我只是大夫, 不是神仙,你这个伤口很深,是一定会留疤的。”

    妇人惊呼一声,身子就要往上窜,“那可不成……”

    纪桃冷声道:“别动。”

    妇人不敢动, 嘴上却不消停, “我不管啊, 我在你们桃源村受伤, 你们就得负责给我治,反正不能留疤……”

    纪桃打好了结,闻言也不恼,洗了手后收拾药箱,淡淡道:“大嫂,你若是想要耍无赖,不给药钱,那可就这一回,日后你们家人要是再想请大夫,我可是不去的,我师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脾气也不好,就更不可能去了。”

    说完背起药箱就往门外走,丝毫没有想要和她纠缠理论的意思。

    “别别别,纪姑娘……”妇人挣扎着跳下椅子,追了上来。

    “您可千万别恼,药钱我付还不行吗?”妇人赶紧掏兜,递向纪桃,到底还是不甘心道:“纪姑娘,杨老二持刀伤人,你们也不能不管不是?”

    纪桃丝毫不理会妇人脸上的不舍,接过银子,淡淡道:“我只是大夫,大嫂想要找人做主,还得去找能做主的人来。”

    面上冷清,声音都未变,不知怎的,妇人只觉得浑身窜上一股凉意。

    纪桃的眼神往屋子里一扫,有几个想要劝说的都闭了嘴。

    说起来纪桃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姑娘而已,方才看到那样血淋淋的模样也丝毫不觉得害怕,此时也如此冷静。

    于是,杨大良和纪桃一起,打算去纪家请纪唯过来,还有人跑去找杨家还在世老人,一时间村子里不少人都往杨大良家去了。

    纪唯离开后,今日柳氏又回了娘家,家中就剩下杨嬷嬷了,纪桃出来关门,看到对面的篱笆院一片安静,也不在意,田氏大概因为自己是寡妇的缘故,平日里深居简出,纪桃也不怎么看得到人,上一回她生病,迷迷糊糊走出来晕倒在院子里,才被纪桃发现。好几日才痊愈,所以林天跃那日才会向她道谢。

    纪桃关了门,在院子里翻晒药材,这几年纪桃用的药材,大多数都是自己上山采了炮制的,只有少数才是药堂买的。

    将大半个院子的药材翻了两遍,纪桃站直身子,只觉得腰酸,伸了个懒腰,突然听到外面似乎有些奇怪的声音。

    她赶紧走到门口探头一看,只见对面篱笆院中,两个人正厮打在一起。

    田氏站在屋檐下似乎在哭,还不时担忧的唤林天跃。

    隐约有调笑声传来,语气油腻,听得人恶心,“你小子可不能打我,要知道日后我可是你爹……春兰,你管管他……”

    纪桃的位置,看得到林天跃动作更急,却不能伤到那人分毫。

    纪桃顺手拎了一根柴禾,掂了掂,赶紧拉开门跑出去,那人听到开门声,回身一见拎着柴禾跃跃欲试的纪桃,不知是因为纪桃的面色太过骇人,还是因为纪桃村长闺女的身份,急忙忙避开林天跃的拳头,顺手还推了一把,将林天跃推得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他人却已经一转身跳过不高且简陋的篱笆墙……

    眼见着人从篱笆墙跳出来,纪桃上前几步,手里的柴禾一挥,觉得结实的敲到了人,面前就已经扬起了一片尘土。

    地上的人蜷缩着抱着腿,痛得面色扭曲,看到纪桃靠近,又瑟缩了一下。

    林天跃打开门出来就看到纪桃拎着一根木棒,一脸恶狠狠的慢慢靠近地上的人,盯得地上的人再次缩了缩。

    “多谢桃儿妹妹。”林天跃有些狼狈,身上的衣衫都有些乱。对着纪桃一礼,走向地上的人,到底气不过 ,猛得伸脚踹了一下他肚子。

    踹过以后,看着地上成虾米状的男子,还觉得不解气,一捆绳子迎面而来,林天跃顺手接住。

    随之而来的还有纪桃清脆的声音,“把他捆起来。”

    很快,林天跃就将地上的人捆了起来,拖进了屋子。

    纪桃看着地上手脚被捆住的满脸胡子的中年男子,他的嘴被林天跃胡乱找了快抹布堵住,就算是动弹不得,也满脸的不愤。

    田氏捂着脸呜呜的哭。

    林天跃看得火大,上前又是几脚踹上去。

    “你是什么人,为何潜进我家?”林天跃淡淡问道。

    语气里满是压抑的怒火。

    地上的人转开眼睛,对于林天跃的话嗤之以鼻,根本就不想回答。

    见他油盐不进,纪桃拦住想要再次上前的林天跃,掏出银针,淡淡道:“这个扎进去连个伤都没有,你要不要试试看?”

    这话却是对着地上的人说的。

    地上的人看着巴掌长的银针,眼神微微避开,纪桃上前一步,淡淡笑道:“放心,我是大夫,很会扎,对了,前几日师父教我一套针法,若是学得好,对许多上了年纪手脚酸痛的人有奇效,就是有一点不太好……”

    纪桃微微蹙眉,似乎很苦恼,“若是扎得不对,会让病人半身不遂。”

    “正好,就让这歹人给你练针法。”林天跃马上接话。

    纪桃含笑点头,拿了银针上前。

    她的笑容落在地上的人眼中,格外可怖。

    “拿了他的布。”纪桃靠近,吩咐道。

    林天跃虽有些怀疑,却还是上前,刚刚一拿开,地上的人马上就张嘴喊,纪桃眼疾手快对着他的脖子扎了一下,顿时就哑了声。

    “说不说?”林天跃没想到纪桃的银针这么厉害,对着地上的人冷笑问道。

    见他偏开了头,纪桃对着他的腿上几处扎了几下,又“哎呦”一声。语气里饱含无限惋惜。

    “瘫了。”

    与此同时,地上的人眼神惊恐起来,因为他真的感觉不到膝盖以下的腿脚,再次感受了一番,见那边的纪桃对着他另外一条腿又要扎上去,顿时张嘴大叫……

    却也只是张着嘴而已。

    “怎么,你若是还不想说,我可就要拿这边试试了啊。”纪桃淡淡的语声再次传来。

    他忙不迭点头。

    纪桃与林天跃对视一眼,伸手拔下了他脖颈间的银针。

    “可别想着尖叫,老实的交代,这附近可没有人。”林天跃警告道。

    “是……是池长安让我来的。”

    纪桃微微挑眉,看向林天跃,只见他眼神变幻,顿时了然,怕是他因为读书结下的仇怨了。

    “我比较好奇,你怎么知道今日桃源村村子里的人少?”纪桃突然道。

    今日杨大远伤人将桃源村大半的人都吸引到那边去了,要不然这个陌生人进村,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她也不觉得杨大远会和这人勾结。

    “我不知道。村子里的人为何这么少。”他急切道。眼神不停扫视纪桃指间亮晶晶的银针。

    “他让你来做什么?”林天跃面色清冷,更有几分孤高冷清的感觉。

    地上的人眼神闪烁,就是不看林天跃。

    “你说不说?”纪桃的银针晃了晃。

    “说,说……池长安和我同村,都是隔壁田渠镇池家村的,他让我来……”说到这里,他身子缩了下,又对上纪桃的银针,转开眼睛道:“他说,你母亲守寡多年,平日里也勾三搭四,让我来……强迫了她,然后……”

    林天跃突然上前对着他浑身一顿猛踹,他只能抱着头不停闪躲,因为手脚被绑住,却徒劳无功。

    纪桃跟看傻子似的看着地上不停滚来滚去的人,居然还敢说然后……

    一旁的田氏听到这些,方才还只是轻声啜泣,此时声音越来越大,用手捂了脸只顾着哭。

    林天跃的眼睛一亮,“真的?”

    纪桃话出口,本来有些后悔,她目前实在不该和他走得太近,又觉得自己似乎对剧情过于在乎,干脆心一横,“真的。以后村子里的事情,要是想要知道,都来问我就成。”

    林天跃先是一喜,又道:“会不会太麻烦你?”

    纪桃想了想,觉得两人这样似乎过于亲近,看了看两家屋子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条路而已,道:“远亲不如近邻,互帮互助本就是应当应分的。”

    林天跃闻言,眼神微凉,点点头道:“我还要喝药,你随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