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农民工〕〔圣尊〕〔玄天剑尊〕〔妖龙劫〕〔万古神帝〕〔草开无情天〕〔秘巫之主〕〔媚惑江山〕〔丞相保重〕〔遇见花开遇见你〕〔剑逆天穹〕〔快穿!傲娇BOSS极〕〔快穿之还愿人生路〕〔锦绣农女:捡个将〕〔我的老婆是偶像〕〔甜妻萌宝:总裁爹〕〔重生之异界红警〕〔我的大明新帝国〕〔召唤神秘〕〔无限之天赋掠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晋江文学城首发  自从当年在林子被马蜂蛰过后, 冯婉芙就对纪桃和付大夫格外客气。

    付大夫还好, 毕竟是男的,还是个老头, 冯婉芙不好亲近,纪桃就不同了, 她只比冯婉芙小两岁, 算起来还是同龄人。冯婉芙三天两头的过来找她, 甚至还想和她一起跟付大夫学医。

    付大夫言此生只收一个弟子, 不再收徒,冯婉芙几番纠缠也没能如愿。倒是对纪桃更加客气了。

    就比如现在, 杨家人丁兴旺,屋子里人挺多,冯婉芙这么一伸手, 就让屋子里的众人目光都落了过来。

    “纪姑娘, 您能帮忙看看么?”粗狂男子,也就是杨大良走到纪桃边上,语气里满是讨好。

    纪桃点点头,掀开帘子进了内室。

    内室里一片昏暗,只一个小窗户还是关上的, 床上的女子眉心紧皱, 时不时痛哼两声, 盖着的被子上打了好几个补丁。纪桃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一番, 看向一旁的面色不愤的大娘, 一看就是请来的稳婆了。

    “大娘,你随意,我觉得应该会顺利。”纪桃微微笑道。

    接生的大娘这才面色好看了些,上前去摸女子的肚子,边道:“他就是太谨慎,女子生产而已,有我在,根本不必劳烦纪姑娘……”

    纪桃面色更缓,这话的意思也暗捧了下她。

    她走出内室,杨大良赶紧上前,面色担忧,问道:“纪姑娘,如何?”

    纪桃点点头道:“并未有难产迹象,大娘接生多年,你应该相信她才是。”

    杨大良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连声应道:“是,纪姑娘说得对。”

    他后面还有个六十岁左右的妇人欲言又止,推开杨大良,“纪姑娘,您方才有没有看出,这胎是男是女?”

    纪桃微讶,看向杨大良,见他古铜色的皮肤似乎更深几分,显然他也想要知道。

    “并未注意,生下来就知道了。再者说,大嫂还年轻,往后日子还长,生男生女都是一样,日后肯定会儿女双全的。”纪桃淡淡道。面色冷淡了许多,原以为是个爱妻的,没想到……

    她走回椅子边上坐下,心里叹口气,重男轻女本就是农家的常态。

    “对呀,大伯娘,大嫂年轻,日后会给您生许多孙子,这才刚开始,您急什么?”冯婉芙娇柔的声音响起。

    “是,是……”

    杨大良拉了一把他娘,对着冯婉芙笑道:“我娘她就是太急。冯姑娘见笑。”

    冯婉芙又对着杨大良轻声安慰了几句,两人站得极近,纪桃就看到杨大良的脸色更深几分,有些羞囧的模样。

    如今冯婉芙已经十六,已然及笄,不过却没有人上门提亲,都知道她是杨大成买来的媳妇,且村子里暗暗有人说冯婉芙和杨大成早已私定终身,两人平日里看起来很是亲密。

    此时她对着杨大良轻言细语,顿时有人不干了。

    “冯姑娘真真是好看,就如那画里的人儿一般。”一个身着粗布衣衫的妇人开口道。

    纪桃近几年认识的人多,知道这人是杨大良媳妇娘家嫂子。

    闻言,冯婉芙微微一笑,更显几分婉约,她眉眼柔和,粉唇如蜜,略施粉黛,头发精致的梳起,斜斜插着一支白玉簪,更衬得她肌肤如雪,白皙的脖颈微粉,且她行走动作间优雅贵气,衣衫也精致,和这村子里的姑娘一眼就能看出不同来。

    “大嫂说笑了。”冯婉芙虽是谦虚的模样,但面上坦然,显然也是默认自己好看的。

    那妇人咧嘴一笑,眼神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一番冯婉芙,笑道:“冯姑娘,若是我没记错,你似乎已经及笄?”

    说起这个,冯婉芙的脸红了,低下头柔声道:“是呀,上个月刚刚及笄。”

    “好事。”妇人一拍大腿,看向屋子里众人,笑道:“冯姑娘和杨家老大两情相悦的事情,我在隔壁村都有所耳闻,不知冯姑娘何时办喜事?今日碰上了,冯姑娘日后大喜,可一定要让人来告诉我一声,我好送上一份薄礼……”

    听着妇人的取笑,冯婉芙的头越发低了几分,纪桃的位置能看得到她耳垂都红了。

    那边的妇人却还在继续,“说起来冯姑娘和杨家老大的缘分就真真那戏文里面唱的“千里姻缘一线牵”了。冯姑娘一看就是尊贵人儿,却机缘巧合沦落到这鸟不拉屎的桃源村来,且就是这么巧,杨家老大愿意掏空腰包买下来……你们说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屋子里霎时一静。

    冯婉芙猛然抬头,这才明白妇人话里哪里是取笑,分明满是恶意,她唰的站起身,冷笑道:“大嫂好生无礼,我命运多舛,这一刀刀直往我心口戳……”

    那妇人丝毫不惧,甚至面上的笑容都未变,做出一副讶异模样,道:“这些都是事实嘛。日后这桩佳话,说不准还会流传百年呢。”

    冯婉芙见屋子里的人窃窃私语,顿觉得所有人都在嘲笑她。

    “大嫂日后不要求到我面前来才好。”冯婉芙面色寒怒,冷笑道。

    “呀,这就恼了?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嘛,大嫂年纪比你多活了许多年,托个大奉劝你一句,别整日里对着男人发骚,管好自己家的就行。”妇人丝毫不惧,冷笑道。

    屋子里顿时更加安静,边上有人拉了下她,似乎是想要让她住嘴,妇人却更加生气,“怎么就不能说?当年她年纪小小,杨家三兄弟善良救下她,她本就该回家才是,她倒是好,只字不提回家,一个姑娘家家就这么坦然的住进满是男人的院子,我们农家的姑娘都没这么大方,要我说,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只怕真的是窑姐儿……要不然,怎么能在别人家妻子生孩子的时候勾引人家男人?”

    “你胡说。”冯婉芙再也忍不住,猛的扑上去对着妇人就是一顿抓挠,妇人才不怕她,两人瞬间就厮打起来。

    边上的人忙上前去拉架,纪桃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乱糟糟的一切,不明白怎么就闹成了这样。

    不过,她却并没有上前,甚至还靠回了椅子上,免得被殃及。

    方才冯婉芙和杨大良的模样,客观来说,冯婉芙确实有些故意散发魅力的意思在,甚至在看到杨大良的窘迫后,她眉眼处还有些得意。

    说起来冯婉芙确实长得好,村子里的姑娘,大概没有人可以和她比。

    很快,两人被分开,杨大成此时却被人带着急匆匆走了进来,一见冯婉芙发髻凌乱,眼眶红红,双眼含泪,满身狼狈,脸上都被尖利的指甲划出见道血痕,顿时满眼心疼的上前,仔细检查一番后,发现并无大碍后才微微放松。

    这才转身看向杨大良和他娘,冷然道:“大哥,芙儿好心好意的过来等着大嫂生孩子,怎么就受了伤?”

    又看向纪桃,缓和了面色,“纪姑娘,您能不能给芙儿上个药?”

    纪桃点点头。

    “我要回家。”冯婉芙突然道,恶狠狠的瞪了妇人一眼。扭头就走,还不忘对着纪桃满是真挚道:“有劳桃儿妹妹。”

    “纪姑娘,您先去给冯姑娘上药吧。”杨大良赶紧开口。

    纪桃这才起身,随着冯婉芙出去,后面隐隐约约传来杨大成怒气冲冲的声音。

    前面的冯婉芙小碎步走得极快,出了院子就赶紧进了对面的青砖院子。

    说起来,杨大成家是桃源村唯二的青砖围成的院子,只是屋子还未重新造过,听说已经在找人了。

    冯婉芙待纪桃进去后赶紧关门,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赶紧进了厢房,留下一句话,语气焦急,“桃儿妹妹快些。”

    厢房里很是整洁,床上的帐幔粉色的纱幔,飘飘扬扬的很是好看。

    “桃儿妹妹若是喜欢,我那里还有一些,一会儿让大成哥给你送去。”冯婉芙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带着不自觉的优越和微微的得意。

    又微愁道:“我这个严不严重?”

    纪桃转过身看向妆台前的冯婉芙,从药箱里掏出一个瓷瓶,笑道:“冯姑娘,这是师父他老人家祖传的膏药,对女子肌肤损伤有奇效,你要不要试试?”

    冯婉芙只看着镜子,眉心微皱,“桃儿妹妹,我这个,会留疤么?”

    纪桃上前,仔细观察了下,尖利的伤口隐隐可见里面的血肉,伤口挺深。

    “得仔细着,一般不会留疤,不过暂时是好不了了。得过个一两年,应该就看不出来了。”纪桃淡淡道。

    冯婉芙眉心皱得更紧,看向纪桃手中精致的瓷瓶,“若是用这个呢?”

    纪桃将精致的瓷瓶托在掌心,瓷瓶衬得纪桃的掌心如玉,“这是我师父祖传的药方,因为药材难寻,一年也就这一瓶,若是用在你这伤口上,不出三个月,肯定会恢复如初,甚至这药方被我改良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