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英雄之奇迹时〕〔问天下谁能挡我一〕〔丰碑杨门〕〔魍魉不敢言〕〔我在诸夏当大王〕〔最强真香系统〕〔魔女酒馆〕〔上神难求〕〔大道争先〕〔怪秘之旅〕〔细菌美食〕〔末日合成系统〕〔带刀禁卫〕〔掌控行者〕〔仙侣乾坤诀〕〔末世之神王再临〕〔我有一个主神空间〕〔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仙武之无限小兵〕〔卧底:生死一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217.第二百一十七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若说田氏勾三搭四,问村子里的人,谁也不会这样说。平日里田氏低调得跟没有这个人似的, 除了必要的出门, 如挑水下地, 根本就看不到她人。

    就是这样,也还有人将脏水往她身上泼, 就因为她是寡妇么?

    林天跃静静听着,半晌才轻声道: “娘,别哭了,此事怨我,那池长安和我一起读书,平日里先生夸我勤奋,他不服气而已。只是我没想到他如此卑鄙龌龊, 居然敢……”

    说到这里, 他看着地上的人, 眼神更冷几分。

    地上的人被那目光看得发毛,忙道:“不关我事, 都是池长安让我来的,包括你家的住处都是他告诉我的,桃源村村长家的青砖院对面……要不然我怎么能找得到这里来?你是读书人对不对,放我回去好不好, 过完年就是县试, 你日后可是秀才公……不好跟我这个烂泥计较, 就让我回去,我保证不再提这件事……”

    纪桃看着他虽害怕,似乎却笃定自己能全身而退。

    林天跃冷笑,笑得人心里发毛,看向地上的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让你回去?”

    无论如何,田氏守寡是事实,今日之事若是传了出去,一般人都会觉得是田氏立身不正,才会让人误会。

    嘴长在别人身上,到时候田氏的名声……

    纪桃想到这些,转眼看向田氏,只见她面色苍白,身形消瘦,柳叶眉,皮肤白皙,虽有些皱纹,一眼看去只觉得清丽。

    地上的人不说话了。

    林天跃闭上眼睛,半晌睁开,淡淡道:“你说,我要是将你杀了,再将你埋了……”

    地上的的人睁大眼睛。

    林天跃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响起, “你说有没有人知道?”

    “林大哥……”纪桃唤道。

    林天跃将目光落在纪桃身上,疑惑道:“不行吗?”

    肯定不行啊!

    为了这样的人,将自己拖下水,多不划算。

    地上的人见林天跃面色淡淡的说出这番话,丝毫不怀疑他真的会杀人,忙挣扎着靠近林天跃,“不……不不,求你放过我,是我脑子不清楚,您是未来的秀才公,此事若是走漏了风声,对您日后不好,放过我……放过我……”

    林天跃不动,连眼神都未变化。

    他又看向纪桃,“姑娘,姑娘,您帮着这么个杀人犯,到时候也会将您卷入其中……”

    纪桃转开眼睛。

    他含着最后一丝希望将祈求的目光落在田氏身上,此时田氏已经没有再哭,眼睛微红,看着窗外不知在想着什么。

    “春兰……”

    他此话一出,林天跃眼神微冷,大步上前,对着他肚子又踢了一脚。

    “不如送他去县衙,就说他偷东西,被我们抓住了。”纪桃提议道。

    “对对对,我就是来偷东西的。”他忙不迭应声。

    却已经晚了,林天跃已经打开门出去,很快手里拎着一根木棒进来,纪桃还未反应过来,林天跃已经对着他的小腿猛然敲了下去。

    杀猪般的惨叫响在林家简陋的小院。

    “桃儿妹妹,今日多谢你。”林天跃手里拿着木棒,看也未看纪桃。

    这话就是隐晦的暗示纪桃离开了。

    纪桃苍白着脸,实在没想到林天跃平日里看起来斯斯文文,动起手来如此狠辣。

    她点点头,站起身走出了院子,后面又传来一声惨叫,她直接回了家。

    惨叫声太大,村子里的人隐隐约约都听到了,很快,田家院子就聚拢了许多人,都是从杨大良家过来的。

    看着地上两条腿呈不自然扭曲状痛苦不堪的人,众人看向林天跃的眼神都变了。

    林天跃站在院子中,对着众人一拱手,“诸位乡亲,此人胆大包天的潜入村子意图偷盗,被我发现后还想要逃,好险被我捉住,只是一不小心……手重了些,大家说,怎么办?”

    纪唯上前看了看,叹口气道:“此人不是我们桃源村的,送衙门吧。”

    顿时就有许多壮年男子上前,抬了就走,林天跃也跟了上去,走到纪家门口时,脚步顿了下,却马上跟上了众人。

    纪桃回家以后又翻晒药材,待纪唯带着人离开,外面的人渐渐散去,听着外面的众人热闹的议论声,还有人说起杨大远和那妇人的之间的事。由杨家赔了那妇人五两银,此事就算是了了。

    院子门推开,柳氏走了进来,见了纪桃,忙上前帮着翻药材。

    “娘,回来了?外公外婆身子好不好?”纪桃随口问道。

    “好,香香那丫头,快要订亲了。”柳氏含笑道,显然心情不错。

    纪桃倒有些好奇,柳香香性子不错,纪桃还是很喜欢她的,于是问道:“哪家啊?”

    说起这个,柳氏更加高兴,笑道:“就是下渔村那袁秀才,你知道吧?”

    纪桃当然知道这袁秀才,他家中三兄弟,袁秀才是老幺,名袁子渊,全家为了他读书,几乎倾家荡产,袁子渊也争气,先考上童生,虽府试落榜,可他第二次再考,就顺利考上了秀才。

    说起来,可是这远近几个村子里数一数二的人选,就是太穷,听说他家中吃的还不是粗粮饼,而是粗粮粥。

    但若是姑娘家愿意吃苦,如今袁子渊已经考中秀才,日后若是能考上举人,好日子在后头。自从他考上秀才,不少人都愿意将姑娘许亲,可是都被拒绝。

    没想到这一回居然会向柳家提亲。

    纪桃想到这里,难怪柳氏提起他这么高兴了。

    “知道,他考上秀才都三年了,是不是要参加明年的乡试啊?”

    纪桃手里的动作不停,随口问道。

    柳氏想了想,面色微微一变,“他不会是……”

    不会是想要柳香香的嫁妆给他参加乡试吧?

    算算时间,今年年底就要定亲,过完年大概年中就要成大礼,不就刚好赶上?

    纪桃和柳氏对视一眼,都明白这事大概八九不离十了。

    “不行,我得告诉你大舅母。”柳氏说着就要往外冲。

    纪桃赶紧拉住,如今已是下午,下渔村得走大半个时辰左右,这来回怎么也得天黑了。

    “别拉我,我得赶紧去一趟,还来得及。”柳氏说话间还有些急。

    纪桃无奈,淡淡道:“娘,你别着急。我们能想到,大舅母难道就想不到?再者说,还有外公外婆呢。”

    闻言,柳氏不再挣扎,回身叹口气,干脆继续翻晒药材,半晌才道:“怕是他们都商量好了,你大舅母才许亲的。”

    纪桃不置可否。

    如今袁子渊家境困难,看起来又前途无量,日后柳香香说不准还能捞个官夫人当当。要纪桃说,柳氏最好不要管,此事成不成的,日后都得落人话柄。柳氏在这中间,半点好处捞不到,何必?

    见柳氏眉心紧皱,纪桃忍不住劝道:“娘,您放宽心,那袁子渊若真是这样,如今他得了大舅母恩惠,日后肯定会知恩图报的。”

    柳氏想了想,点点头道:“也对。”

    纪桃见她放开了,也放松了些,其实她还想说,别人家的事情,少掺和。又觉得这话说出来过于薄情,柳家于纪桃而言,这么多年也不甚亲近,只是亲戚。但于柳氏来说,却是嫡亲的亲人。

    “你爹呢?”柳氏探头看了看,疑惑道。

    纪桃将今日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柳氏听了,对于杨大远众目睽睽之下伤人没有说什么,而是对那歹人比较好奇,皱眉问:“他怎么会偷到林家去?”

    纪桃还没说话,她又道:“还是青砖院墙好,要不然今日肯定就是进我们家了,东西丢了不要紧,就怕他伤人。”

    纪桃随意点点头。

    柳氏直起身子,“做饭吃,你爹去衙门,大概一时半会回不来,你想吃什么?”

    是夜,纪唯才带着人回来,那歹人虽受了伤,对于偷窃一事供认不讳,言是跟着林天跃回来的,觉得家中能供上读书人,虽看起来破落,家中一定有些银子,这才起了歹意。当场就被县令大人下了大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