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幽浮尘〕〔隐婚密爱:萌宝坑〕〔娇妻似火:隐婚总〕〔时代的灵魂〕〔回到宋朝之帝国崛〕〔帝凰策:第一狂后〕〔宠妻成瘾:恶魔厉〕〔天道默〕〔大齐悍卒〕〔西游之金乌大圣〕〔美女的极品老公〕〔玄幻阅读系统〕〔都市伪仙〕〔大侠饶命〕〔幕后〕〔光头武僧在都市〕〔洪荒之穿越诸天〕〔拂晓夏微凉〕〔当守望撞上漫威〕〔三国之乱世谋士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花难嫁(穿书) 240第二百四十章
    此为防盗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杨大远站在一旁, 面色似喜似悲,却只一瞬间便收敛了起来, 正色道:“好, 这才是我的好大嫂。我大哥从小将我和三弟拉扯大,这其中艰辛我们都明白, 今(日ri)大哥娶亲,我只是想要问问新娘子一句,是否对我大哥痴心不悔……芙儿果然没让我失望。”

    杨大远说完, 扬声对着众人道:“从今(日ri)起,芙儿就是我大嫂, 我对她就会像对我大哥一样敬重,我们就是亲人,前些(日ri)子发生的事(情qing),相信在场大多数人都知道。我杨大远就是这样,谁要是胆敢欺负我的家人, 我绝对会报复回去。”

    现场一片安静,杨大远这样一说,语气真诚, 众人都觉得前些(日ri)子的谣言肯定是有心人恶意传出来的, 这杨大成和冯婉芙分明就是清清白白的,会为她出头也是因为一家人的缘故而已。全福妈妈赶紧道:“赶紧行大礼, 今(日ri)大喜的(日ri)子, 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杨大成哈哈大笑着上前, 拦腰抱起冯婉芙,在众人一片善意的起哄声中,笑着去了正房拜堂。

    杨家的喜事办得(热re)闹,舍得花钱,酒席席面也是桃源村头一份,鸡鸭鱼(肉rou)全部都有,喜糖花生管够,可把一群孩子乐坏了。(热re)闹喜庆得比起镇上的富户,甚至是县里也差不多了。

    当场甚至还有镇长亲自上门来道喜,纪桃远远的见了,心里了然,小说中就是,古棋镇镇长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杨大成,对他颇为赏识,而后又对冯婉芙的大气很是赞赏,对他们多有帮助,也算得上是两人的贵人了。

    饭后,柳氏得留在杨家帮忙,纪桃干脆回家去,她不太喜欢这样闹哄哄的场面。

    刚刚走到纪家门口,就看到林天跃焦急的打开门走出来,一见纪桃就道:“桃儿,你快来帮我看看我娘。”

    语气里满是担忧和惶恐。

    闻言,纪桃有些诧异,林天跃在她印象中一直都是不疾不徐的儒雅书生,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赶紧随着他进了田氏的屋子。

    有些昏暗的屋子里,田氏双眼紧闭躺在(床chuang)上,表(情qing)安详,嘴角紧抿,暗色的被子将她的脸衬得白皙。

    “婶子怎么了?”纪桃随口问道。

    林天跃也靠近(床chuang)边,将被子微微掀开一点,纪桃就看到田氏脖子上触目惊心的红痕一直延伸到脖颈后面,呈手指粗细,一看就是……

    她伸手探了探田氏的鼻息,有些微弱,却还是有的,顿时松一口气。

    “我去拿药箱。 ”纪桃站起(身shen)。

    林天跃已经出门,留下一句话飘散,“我去。”

    很快,林天跃回来了,纪桃接过药箱打开,拿出一瓶药膏涂在田氏脖颈的红肿上上,又走到桌边,将药材一一配好,道:“婶子发现得及时,应该没有大碍,你将这药煎给她喝了,等她醒来就没事了。”

    林天跃一一应了,纪桃收拾了药箱,到底忍不住道:“婶子这样分明是心里有事儿,若是不好好开解,你救得了这一次,不代表每次都能救下。 ”

    林天跃坐在(床chuang)边,闻言,半晌没有回答。

    纪桃也觉得她这话有些过了,本来和林天跃一家也不太熟,于是背起药箱,打算出门。

    “谢谢你。”林天跃突然开口。

    纪桃脚步一顿,“无事。”

    “你是不是要定亲了?”林天跃在纪桃临出门前,又开口了。

    纪桃微讶,没想到足不出门的林天跃也知道,“你听谁说什么了吗?”

    林天跃转眼看向门口背光出处背着药箱,(身shen)姿笔直女子,他的位置看不到她的脸,但是他知道此时她的眼睛一定很亮,如天上的星辰一般,眉一定是微微向上挑起的,黛色的,有些英气。

    “没有,我猜的。”林天跃道。

    纪桃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八字没一撇就传得人尽皆知,听说纪唯吩咐了人去查问钱家,得等那人回来说了钱家的(情qing)形,才会正式谈两人的婚事。

    “大概快了吧。”纪桃笑道。她今年已经十五,一般姑娘家十六岁左右,婚事都得定下,她这话也没错。

    林天跃手指微微一紧,借着微弱的天光,看了看(床chuang)上昏迷不醒的田氏,又扫了一眼田氏(身shen)上满是补丁的被子,嘴角有些苦涩,道:“若是真的定亲,我得上门给你道喜。”

    纪桃一笑,“肯定不会忘了你的,我们两家住得这么近,你想不知道也难。”

    林天跃沉默下来,纪桃站在门口,觉得他(身shen)上似乎更冷清了,好像也不太高兴,也不找虐,只道:“我先回家了,若是婶子醒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过来唤我。”

    纪桃回了家,家中一片安静,只杨嬷嬷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缝制衣衫,都是大年三十柳氏买来的布料。

    杨嬷嬷的眼神在她背上的药箱上一扫,“姑娘回来了,方才那林书生过来拿你的药箱,对面又怎么了?”

    “无事。”纪桃淡淡道,田氏寻死,若是被外人知道,肯定又是一番闲言碎语,就算是杨嬷嬷,纪桃也不想说。

    “姑娘,来试试。”杨嬷嬷拿了一件衣衫进屋,笑吟吟道。

    粉色的衣裙上绣了花草,还有一双蝴蝶飞舞,绣工精湛,就是镇上,也少有这样精致的绣工。

    “好漂亮。”纪桃赞道。

    杨嬷嬷面上笑容更大,“姑娘喜欢就好。”

    柳氏回来时,还带了个面生的妇人,两人进屋去关了门不知说了什么,待得出来时,柳氏面上一片喜意,高高兴兴的送走了妇人,就进了纪桃的屋子。

    纪桃手里拿了一本书,柳氏进来后笑道:“我家桃儿若是男子,非得读书才行。”

    “娘,有事儿?”纪桃放下书,含笑道。

    柳氏走到桌边坐下,喝了一口水,才道: “方才那人,和你大舅母娘家是本家,我是找她问问钱家的事(情qing)。”

    纪桃抬头看着她,显然是认真听的模样。

    柳氏笑道:“本来呢,这事本来就是多此一举,你大舅母从小就喜欢你,以我们的关系她也不会害你,可是你爹说,非得找人问问。”

    说到这里,她顿了下,伸手摸了摸纪桃顺滑的发,眼神柔和,“我也觉得,问清楚最好,我们只有你一个孩子,总是想要你过得好的。”

    纪桃鼻子一酸,抱住柳氏的腰,“娘,我都明白。”

    “我们桃儿长大了。”柳氏轻拍着她的背,慢慢道,语气里满是欣慰。

    “这眼看着就要说亲了。这只有你一个孩子也好,你就不用嫁出去,要不然我肯定舍不得。”柳氏轻声道。

    纪桃觉得有温(热re)的东西落在她的脖颈间,深呼吸一口气,笑道:“我也舍不得你。”

    “钱进是钱家大房的二子,上面有一个哥哥,底下两个妹妹,就是因为孩子多,他父母才会答应让他到我们家来。”柳氏做回椅子上,轻轻道。

    纪桃认真听着。

    “方才来的那个人就是钱家本家的一个婶子,对钱家的事(情qing)再清楚不过。”

    “她说了,钱进的娘(性xing)子有些急,他爹(性xing)子好一些,不过都是好人,心肠不坏,孩子个个都有教养。最要紧啊,他们和大媳妇相处得不错。”

    “钱进呢,从小就懂事,帮着家里做事从来都是尽心尽力的,也不偷懒,对父母孝顺……”

    纪桃静静听着,心思飘远。

    柳氏说完,拍了拍纪桃的手,“等你爹回来,我就和他说。”

    说完站起(身shen),打算出门。

    纪桃赶紧站起(身shen),“娘,这个不着急。”

    柳氏回(身shen)一笑,“傻丫头,娘都知道。”

    纪桃看着柳氏出去,重新坐了下来。正思索间,杨嬷嬷急匆匆进来道:“姑娘,杨家老二过来请您过去给冯姑娘看看。”

    纪桃抬起头,问道:“她怎么了?”

    杨嬷嬷看了看门外,低声道:“说是晕倒了,让你去看看。”

    纪桃站起(身shen),看了看天色,背了药箱准备去看看,今(日ri)成亲居然晕倒,也是少有。

    杨大远站在大门口,面色焦急,见了纪桃上前几步,伸手就想要抓她,边道:“纪姑娘,你赶紧去看看吧。”

    纪桃微微一转(身shen),避开他的手,皱眉问:“走吧,怎么晕的?”

    杨大远这才发现,方才他动作有些过,赶紧道:“方才送完了客人,正准备回屋,她就晕倒了,面色有些白。”

    这时杨嬷嬷追了出来,伸手去取纪桃(身shen)上的药箱,笑道:“姑娘,我跟你一起去。”

    纪桃点点头,杨大远已经等不及,站在前面等着,面色很是焦急。

    “小生钱相宇,见过姑娘。”声音微哑。

    他的声音让纪桃听得有点难受,似乎喉咙有东西,有点那种让人有些想要咳出声的感觉。

    纪桃面色不变,杨嬷嬷已经上前一步,“你是谁?”

    “小生想要问路,敢问姑娘,纪家怎么走?”钱相宇对杨嬷嬷的问话恍若未闻,执意看着纪桃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