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本生死簿〕〔师父,徒儿缠上你〕〔娇妻在上,蜜蜜宠〕〔情事档案〕〔天才狂医〕〔他是言灵少女〕〔都市之妖孽公子〕〔萌妃当道:霸道妖〕〔夜鬼灯上塔〕〔我的女儿有个系统〕〔幽鬼灵录〕〔金牌甜妻,总裁宠〕〔道圣〕〔王牌军婚:重生九〕〔软味娇妻,帝少求〕〔草莽年代〕〔甜蜜闪婚:校草大〕〔时空之头号玩家〕〔度魂命盘〕〔心上宝:么么小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318章 尚能饭
    他乡遇故知自然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在这可以说是奇异缥缈的异维度时空之中出现了一座于现实之中完全一样的建筑,这让雨果大感惊奇,而这种惊奇的感觉甚至更要强烈一些。即使在这“新维多利亚时代”中出现一个雄伟瑰丽的古巴比伦空中花园雨果不会如此震惊,而远山公寓这座建筑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寒意,至少对于漫研社与tarot之间来说,意义非凡。

    不过山在那里便要等人去征服,这奇特的远山公寓既然出现在了雨果眼前自然没有不去探查的道理。深呼一口气,雨果当即化为一道黑影向着浮岛之上的远山公寓飞了过去。

    ...

    明媚的阳光顺着窗口投射而进,照的房间内一片光明,沐浴在这等和煦的日光中,让人不禁倍感精神。

    海伯半卧在床上,沧桑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微笑,目光投向窗外发呆凝神着,头顶上的头发依然全白,曾经庄严之中增添了数分的祥和可亲。身上那笔挺的管家燕尾服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灰色的棉麻衬衫,使得整个人的气质更加柔和起来。

    身体两侧的袖管已是空空荡荡,一只脑控手臂假肢静静地躺在床边一旁。

    海伯现在的神色已经好了不少,两腮上透着一股饱满的红润,看样他的身体已调理的十分不错。被拉克伯救走的他最终被不不所医治,虽说能够再度长出手臂是不可能,不过气血精神早已恢复到了之前的程度。

    与不不一起脱离漫研社之后,海伯便一直藏身与tarot的秘密据点之中,后来tarot彻底向世界宣战,“新维多利亚时代”正式开启,不不便亲自安排海伯进入这世外桃源的新世界之中。

    面对眼前的种种情况,海伯已是看得十分淡然,无论是怎样的纷争动乱,都与自己无关。自己现在完完全全属于一个废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操心这些事情?

    现在的海伯已完全像是一位离休老人一般,只想静静地度过自己余下的生命时光。

    看着窗外雄浑惊艳的景色,海伯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又一个曾经熟悉的脸庞,有不不,有原千岁,有小樱,有唐卡...

    往昔的一幕幕在眼前不断徘徊,海伯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激动、喜悦、悲伤、愤怒,只是挂着淡淡的微笑。

    对于这等年纪的人,往事早已成为过眼云烟,回忆只会让他重温生命中那些曾经的美好。

    “老爷,如果你能看到这些,该会怎样呢?”海伯低声沉吟着。进入“新维多利亚时代”之后,海伯更像是一个被留守的孤寡老人,一直孑然一身,不不一直在闭关修养,同时还要照料倒吊人与悠。而拉克伯在不不的治疗后养好了手臂,虽然以他的身份不能进入tarot这个严密的圈子之中,不过其也在不断尝试融合进其他的渎者圈子之中,毕竟此番进入“新维多利亚时代”的中、小家族加起来上上下下也要有几十个,若是联合起来,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忙点好啊,像到我这个年纪,想要忙点什么也是力不从心了。”海伯再度低吟起来,现在的他一改往日冷淡无言的性格,会时常自言自语来排解苦闷与无聊。

    随后海伯笑着摇了摇头道:“年轻人毕竟都有着自己追求与事业,没时间来理会我这老头子也是情理之中啊。”

    这时窗外雨果的声音幽幽地说了起来:“您这么指桑骂槐可不地道,是在说我是个游手好闲的登徒子吗?”

    海伯笑着道:“怎么会?好不容易能有个人来看看我这老头子,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挖苦呢?要是被骂走了岂不是又得让我受孤单。”

    雨果道:“哦?此话当真,您现在的心中巴不得我现在就离开吧。”

    海伯道:“我让你离开你就真的会离开?隔着窗户聊天不觉得太累?还是进来坐坐吧。”

    雨果道:“想来您也一直呆在屋子里怪闷的,不如出来晒晒阳光透透气,舒展一下筋骨如何?”

    海伯目光扫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道:“老夫现在已经成了废人,又哪有什么筋骨去舒展,所谓坐着不如倒着,还是呆在床上比较舒服。”

    雨果叹了口气道:“您老又何必就这样偏执呢?既然都得到外面来,不如索性痛快些,于你于我都方便,毕竟我可不想对着一个躺在床上的人痛下杀手。”

    海伯目光深邃,仿佛回忆起曾经的一切事情道:“也好,听人劝吃饱饭。这个世界总归是要年轻人来做主的。”

    这一老一少两人隔着窗户一番对白,可以说是各用心智,不断地试探着对方。

    雨果不愿意进入远山公寓,以免陷入被动,虽然他知道海伯现在已成了残废,不过当年原千岁的提醒还是在他的耳边回荡着,对于这个近乎风烛残年的来人,雨果依旧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与轻视。

    同样,海伯也意识到问题的棘手,雨果的突然到来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新维多利亚时代”的进入手段受到了严格的控制,并非任何渎者都可以获得钥匙进入其中,那么究竟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呢?

    这个念头只是在海伯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对于这点他并不十分好奇较真,他明白雨果的出现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自己命,毕竟自己当初的背叛不禁让漫研社记恨,雨果那里也不会一笔勾销。

    不过眼下的客观条件已是和尚头顶的虱子——明摆着,双方都是一人,在这百里无人的空旷世界中,即便是海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出现一个帮手,即便雨果任其拖延时间,事情也不会出现任何的转机。无论海伯是否愿意,他都将要面对白头翁对他的复仇。

    海伯缓缓地从床上走下地来,对于一旁的脑控假肢不加任何的理会。轻轻地走到一块巨大的落地试衣镜前,注视镜中有些佝偻的沧桑身影。

    良久,海伯的眼中充满了一股凌云的傲意,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年轻时光。

    海伯的脑中突然生出一句话: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