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咕咕的艾泽拉斯〕〔重生最强商女:首〕〔至尊兽卡〕〔引凰为后〕〔我混模特圈的〕〔帝国吃相〕〔请开始表演〕〔虫临暗黑〕〔木叶之负面情绪系〕〔重来1976〕〔我老板是阎王〕〔我的女友是偶像〕〔影后重生:鲜肉来〕〔替身情人:陆少狂〕〔我和妖怪的恋爱时〕〔我是幕后大佬〕〔校园重生:国民女〕〔虞夏〕〔我真不是良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十一章 劝诱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还未等袁酋反应过来,那头戴笑容面具的面具人已经一记手刀直接切在了袁酋的颈部之上,但听得一阵酸牙的骨碎之声响起,袁酋的脊椎骨被对方硬生生地给敲断了。

    一阵钻心的剧烈疼痛只传到袁酋的大脑之中,随后身体四肢便不再听从大脑的操控,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就这样,一场白热化的战斗就在短瞬之间便被解决完毕。

    虽然袁酋就这样倒在地上,不过奥莉胸腔中的心脏还是砰砰紧跳着,还没有从刚才的剧烈紧张中缓解过来。自己先前与袁酋交手显然对方当时是报以游戏心态,否则以对方后期的表现,自己恐怕早就与之前的白细胞成员一样成为一摊烂泥了。

    不过更让奥莉吃惊的是怒所暴露出的真正面目,当袁酋将怒手肘上那块肌肉撕下来之后,那泛着蓝色电路光芒的黑色钢骨奥莉也是看在眼中,直到现在那一震惊的场景依然是历历在目。

    奥莉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了身旁的庄则,目光中隐隐流露出了其从未出现过的质疑神情,与此同时,奥莉看向突然出现并砍下袁酋一臂的哀以及彻底击瘫的喜也更多了几分不自然。

    庄则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奥莉的变化,从始至终他都好像只是一个事不关己的看客一般,等事情都尘埃落定告一段落之后,庄则才慢悠悠地走了出来,缓步走到了袁酋的身前。

    此时的袁酋整个人躺在地上,身体剧烈地颤抖痉挛着,重伤的剧痛以及失败的绝望同时折磨着袁酋的身体与精神,刚才还意气风发肆意作为的他此时已经处于近乎崩溃的边缘。一双恶言此时透露出无比怨毒的神情,死死地盯着庄则。

    庄则在袁酋的身前停了下来,并且缓缓地蹲了下去,脸庞与袁酋的脸庞相距不过三尺的距离。

    “我叫庄则,认识你很高兴。”庄则便向教科书中刚刚相互解释的学生一般做着自我介绍。

    袁酋猛吸一口气,若不是他体内此时还翻涌着强烈的腺素用来支撑,他早就昏迷过去了。袁酋爆了一句粗口随后恶声道:“我是你祖宗!”

    站在袁酋身后的喜猛然抬起一只脚,想要教训一下这个口出狂言之人,却被庄则摆手阻止。

    庄则依旧沉稳地问道:“看样子你很不服气?”

    袁酋恶狠狠道:“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庄则笑着点了点头道:“这话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据我所知你们流街的头领肥蛭可参与了之前镭射体育场的屠杀事件,一个拥有超乎常人能力的渎者去屠杀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你说那又算是什么?”

    袁酋闻言有些张目瞠舌,一是庄则所问之话确实犀利,二一来袁酋也惊讶于对方是如何得知自己的出身。

    庄则好像看出了袁酋诧异所在,微微一笑道:“这么多年来,渎者只知道月岛政府手下的猎人鹰犬,却一直忽视天英旗下的白细胞,真不知道是应该感到庆幸还是难过。”

    袁酋额头上流着冷汗咬牙道:“都是一群看门狗而已,又有什么区别!”

    庄则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赞同随后道:“刚才你用的看门狗这一词也别好,狗与狗之间的区别和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是同样的,就是它的影响力以及作用。看门狗不同于一般的宠物狗,金玉其外,供人娱乐,并没有实际的用途,而看门狗形势低调,不为人看好,不过其忠心以及用处是不会有人忘记的。要知道如果当人面对单项选择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杀掉无用的狗,而留下有用的狗。”

    袁酋突然嗤笑一声道:“难不成你没有听说过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

    庄则闻言一愣,随后道:“真没想到这个道理竟然会从你的口中说出来。”

    袁酋冷笑道:“在你们的眼里,流街的流民是全世界最底层的无用渣滓,最卑微最无能的人又怎能训话于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

    庄则打断袁酋的话道:“人类间的相互歧视都源于一方的自我卑微,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归结于自我出身。”顿了一下庄则轻声道:“我也出自于流街。”

    袁酋闻言微微一愣,随后冷声狂笑起来:“哈哈,流街的人即使在卑微也不会去做一条狗。”话音刚落,一个响亮的耳光便抽在了他的脸上。

    只听庄则冷冷地说道:“看,现在的你连一条狗都不如。”袁酋的眼睛中爆发愤怒的火焰,脸颊胀红的仿佛要渗出鲜血一般,不过他的身体还是只能瘫软在地上,一分一毫都动弹不得。

    庄则毫无惧意地注视着袁酋好一会儿,随后道:“我知道凭你的实力还不足以敢单枪匹马地出来挑衅白细胞,你一定还有其余的同伴,说出来还有几个人,都是谁,我可以考虑饶过你。”

    袁酋的嘴唇已经被他自己狠狠地咬出了鲜血道:“我说过,我不是一条狗,况且狗也知道不会出卖同伴的。”

    庄则歪着头耸了耸肩道:“这么说来你的那些同伴当真是连狗都不如,毕竟你从始至终战斗了这么久,他们都没有考虑过出来帮助你,显然是赤裸裸地把你当成炮灰使了。”

    袁酋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不过眼中还是充满饿了坚定不移的神情。庄则点了点头道:“不过,是一块硬骨头,不愧是流街出身之人,义气当头永远放在第一位。不过嘛...”庄则故作神秘地谈过头去道:“那些人真的是你的朋友吗?如果刚才我没有听错的话你喊那一声是‘隐士救我’,这个隐士是谁啊?”

    见袁酋依旧沉默不语,庄则道:“你所说的那人不会是tarot中的隐士吧,据说此人的能力是隐藏一切其想隐藏的气息,属于一种极高的渎者能力。如果刚才他出手的话,你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吧。”

    袁酋虽然依旧默然,不过脸上已满是遭受背叛的恼怒愤恨。庄则先前探了探头,仿佛一个恶魔在其耳边低语道:“说出来吧,不仅是为了自己活命,也是为了替自己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六十年代小军嫂〕〔金算盘〕〔[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重生野性年代〕〔星痕燎原〕〔贵女阿好〕〔天下豪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