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英雄之奇迹时〕〔问天下谁能挡我一〕〔丰碑杨门〕〔魍魉不敢言〕〔我在诸夏当大王〕〔最强真香系统〕〔魔女酒馆〕〔上神难求〕〔大道争先〕〔怪秘之旅〕〔细菌美食〕〔末日合成系统〕〔带刀禁卫〕〔掌控行者〕〔仙侣乾坤诀〕〔末世之神王再临〕〔我有一个主神空间〕〔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仙武之无限小兵〕〔卧底:生死一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九十一章 托付
    沉默。

    沉默之后依然是沉默。

    虽然庄则没有多余的说明,不过沈名三人已经知晓了答案,若非如此,他们三人也决计不会有着今天这般的成就。

    沈名的脸上寒若冰霜,庄则所指出势力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这股势力足够与圣堂、天英匹敌,甚至更要超过其实力。

    数世纪的沉淀,数百年的经营,这股实力都操控着整个月岛的命脉。

    也许用势力一次来形容其并不够贴切,准确地来说其只是一个家族。

    ...

    月岛第13区,月神大厦。

    今夜的第13区天气很差,整个夜空呈现出一种无比压抑的殷红。

    月神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闭目养神,手中把玩着厚重的玻璃酒杯,那酒杯的做工并不华美精细,看上去就如同随意在网上淘来的商品一般。酒杯中盛装着青白色的酒水,淡色却不浑浊,酒中透出淡淡的香气,内行人见之必回认出其是佳品。

    月神昊就如同一个痴迷与汽车玩具的男孩儿一般,将酒杯时常放开口边,用舌尖轻啜一小口,随后继续满意地欣赏着。

    窗外。雷声开始阵阵滚动而起,天空一闪一闪,释放出云层摩擦的光彩。位于近乎城市顶端的高空位置,月神昊的办公室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云层的雷与电。

    月神昊轻轻地转过头去,将目光投向窗外开始电闪雷鸣的夜空,便好似在投视着今夜间所发生的种种混乱,眼中目光沉着而又冷静。

    “过了今晚,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去死。”低声沉吟后,月神昊的脸上露出几分自嘲的笑容,再次啜饮了一口杯中的酒。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在寂静的夜晚这阵声音显得很是惊人。月神昊并不担心,用酒杯厚厚的瓶底敲了敲桌面道:“请进。”

    随着房门开启,一下秒间,柳甄敏已经站在了月神昊的办公桌前。

    “坐。”月神昊对其说道。

    柳甄敏当即坐了下来吗,脸上的表情古井不波。

    “喝一杯。”月神昊说道,并非征求的问句,而是直接的命令。柳甄敏点了点头,伸手在说上端起酒瓶为自己斟上一杯酒。

    “干杯。”月神昊向柳甄敏发出邀请,柳甄敏伸杯与月神昊碰了一下,杯子的位置并没有特意地比对方的酒杯低,碰杯显得格外平等。

    二人都浅尝了一口酒,随即便把杯子放了下来。

    “你和你的父亲很像。”月神昊突然说道,柳甄敏记得当初自己第一次见月神昊的时候对方就说过这样的话。

    “却也很不像。”月神昊继续道。

    柳甄敏挑了挑眉,表示不解。

    “老柳是个酒鬼。”月神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意,仿佛一个历经腥风血雨战争的老兵在回忆与队友共唱军歌的时光。

    “他很嗜酒,酒力很差,不过酒品很好。他很喜欢我收藏的酒,每次来都要狠狠地扫荡一次,然而当我要送他的时候他却拒绝不受。”说到这里的时候,月神昊轻轻地端起酒杯再次啜饮了一口。

    “你父亲出事后,我曾想过要出手帮忙,要知道在月岛,即便是你父亲再杀一百个人,只要我想要他活,依旧没人可以要他死。”

    月神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色从容,显然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柳甄敏也好不怀疑月神昊拥有那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势与能力。

    “可是他最终还是拒绝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可以在那第51区的监牢中为自己赎罪。”

    柳甄敏面色平静,好像在倾听着他人的故事,与自己没有半分的瓜葛。

    “不过我知道,你父亲完全无罪,俗话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很多时候亲眼所见也未必是实际所为。你母亲确实是死在了你父亲的刀下,却并非死在你父亲的手中。他,知道并且干涉得太多了。”月神昊终于长叹一声说出了着压抑在心中许久的话。

    柳甄敏眼皮低垂轻声道:“他究竟知道涉及到了什么?”

    月神昊摇了摇头道:“他没有说,不过想也会知道会是哪些人。”

    “月岛政府现在可以说只是一个空驱壳,除了警视厅中的那个老顽固还坚持着所谓的民主自治外,其余的机关势力能在政府驱使下工作的又有哪一个呢?”

    “圣堂或是天英?”柳甄敏抛出了这两个疑问。

    “不好说,这两方势力并没有除掉你父亲的理由,并且在那时,天英也并没有什么二心,或者说并没有表现出二心,更是一个孜孜办学的纯净之地。不过那时那其中有没有人心怀鬼胎也是不好说了。”

    柳甄敏道:“既然这样,还会有哪个实力?”

    月神昊道:“你还是年轻,有的东西还是没有看透。你的父亲是因为替东岛人民出头而遭受灾祸的,东岛就完全无辜,难不成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东岛吗?”

    柳甄敏赫然抬头,瞪目哑然。

    月神昊苦涩点尝了一口酒道:“这个世界,真的要比你想象中的复杂得多。”

    柳甄敏沉默不语,不过放在腿上的手却轻轻颤抖起来。月神昊略有出神后道:“你父亲的事件对于我来说不禁是伤痛,更是长鸣的警钟。”

    “月神集团已经沉寂了很长时间,长的连我都快忘记了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在现实的权利斗争之中没有不参与游戏的玩家,只存在失败的玩家。如果此番我再不抓紧最后的机会,恐怕月神集团真的就要毁在我的手中了。”

    月神昊抬起眼睛看向柳甄敏道:“我知道你现在陪犬子玩的那套英雄游戏,最一开始的话我也有所察觉,不过之前镭射体育场那一晚事情出的实在太大了,若非是运气好,恐怕那小子早就在那里丧命十次了。”

    柳甄敏面色平静,不过心中回想起那晚依旧心有余悸,他知道如果当时月神少爷真的命丧当场后,他与其余几个人都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战场就要全面打响了,我不希望我的家人成为我手中牌组的短板。”月神昊静静地说道。

    “我就将犬子交给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