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本生死簿〕〔师父,徒儿缠上你〕〔娇妻在上,蜜蜜宠〕〔情事档案〕〔天才狂医〕〔他是言灵少女〕〔都市之妖孽公子〕〔萌妃当道:霸道妖〕〔夜鬼灯上塔〕〔我的女儿有个系统〕〔幽鬼灵录〕〔金牌甜妻,总裁宠〕〔道圣〕〔王牌军婚:重生九〕〔软味娇妻,帝少求〕〔草莽年代〕〔甜蜜闪婚:校草大〕〔时空之头号玩家〕〔度魂命盘〕〔心上宝:么么小软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三十二章 大道至简与天下第一
    海风凛冽地咆哮着,沉重的阴云将天空与海面的距离拉得极近,气氛格外压抑。

    海螺湾内的海岛洞穴之内,雨果三个人间流转着绝望伤感的气氛,这些气息已经将空气中所残留下的战斗后气氛冲淡。

    小白不断地大口喘息着,白鬼能力的过度使用导致在其力量之源遭到雨果破坏之后,小白的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反噬,只是其受到的伤害要原千岁所受到的伤情更重十数倍。

    眼下其生命已所剩不多,而其最后虽讲述有关南丁格尔的信息将直接影响日后雨果与南丁格尔战斗的结果。

    也将关乎日后两方渎者,以及世人与渎者间共存。

    看似如往常一般的海夜注定孕育着与往常不尽相同的不凡。

    此时在与现世不同的异世空间,新维多利亚时代。

    愚者宛如一个闲庭信步在夜晚院落中散步的老者,身体悬浮在现世进入新维多利亚时代的透明纽带空间之中,所有的渎者在最初的时候通过黑暗进入新维多利亚时代都要毕竟此处,可以说这里便是新维多利亚时代的起点。

    愚者低头看着下方,便如开天辟地的神明俯视着自己创造出的土地。

    然而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新维多利亚时代都非他所创造,不过现在的他已是后者空间的主人,而只要他愿意,稳定了数万年的现实世界也会收到他剧烈的破击改变。

    很难想象整个世界的命运都落在了一个看上去无比稚嫩的蓝眼少年手中。

    “心情不错?”

    一个声音突然在愚者的身后响起,声音轻柔自在,没有一丝拘谨,仿佛其询问的对象便如青梅竹马的邻家男孩一般。

    愚者对其他人的态度向来温和,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的身上没有威严之气,即便是无比骄傲的不不也不敢用这种口气对其说话,敢于此的只有一个人。

    愚者缓缓地回头,但见那一头飘散的银发便位于自己身后不远处。

    “黑森林那里的空气实在是有些压抑,所以出来走走。你呢?莫不成也睡不着?”

    zro莞尔一下,愚者不得不承认对方是一个非常美丽的人,即便是自己看见那笑容内心不由得也微然颤动。

    “我是去找人的,我的一个手下在没经过我的允许下离开了这里。”

    “啧啧,是吗?这倒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呢。”愚者惊讶道。

    zro一挑峨眉道:“看样子你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有没有看到什么人经过这里去了什么地方?”

    愚者耸了耸肩道:“我也只是刚到一会儿而已,再者说想要离开这里只需走过黑门,不必途经这里,否则的话我岂不是还要请一个看门人过来。”

    zro道:“能看守这里的人可当真不好找。”

    愚者点了点头道:“是啊,若是真碰到像纸鸢那样非要闯门的人,当真是不好抵挡。”

    zro缓缓地走到了愚者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向着下方望去。

    “听说你曾与纸鸢交过手,那号称一刀斩尽三千烦恼丝的第一女渎者实力如何?”

    愚者咧了咧嘴道:“超强的,那一刀斩尽三千烦恼丝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女祭司在纸鸢那里吃了亏。”

    zro笑道:“你这么吹嘘她是不是趁机想表明你输给他并不算太丢人?”

    用如此嘲讽的口气对tarot的首领说话,zro并没有感到任何地不妥。

    zro顽皮地吐了吐舌头道:“还真是一针见血地犀利,你就不能给我留一点面子,我的这点心思完全被你看透了呢。”

    愚者顿了顿道:“虽然纸鸢很强,不过我也并没有过程地吹嘘她。毕竟我虽然承认她的强者,但我可没有说她真的是天下第一女渎者。”

    说到这里愚者的目光移向了zro,话中的含义已是不言而喻。

    然而zro却并没有因为愚者的话而感到高兴,反而饶有兴致地也看向愚者。

    “第一就是第一,第二就是第二。为什么一定要在第一后面加上男和女呢?”

    愚者闻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问题我也想思考过,想来从古至今人们总是愿意将一些问题分的细致一些。虽然数个世纪以来都在强调着男女平等,人权平等,但是在人们的心中越是强调这些东西,越是潜意识下将这些东西分的清晰。”

    “当初整个世间最杰出的两个渎者便是马戏团长与纸鸢,我们tarot的两位大渎者实在太过韬光养晦,真正的实力即便是我都知晓。而马戏团长与纸鸢又从真正意义上生死相搏地交手过,所以二者之间究竟谁更强一直都是一个问题。也因如此,大部分崇拜纸鸢的人将其尊为第一,又怕之后因为某些意外而发生变故,故而多做了一个定语罢了。”

    zro道:“你对这些了解的还真不少。”

    愚者笑道:“这些都是世界讲给我的,其中具体内情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这小妮子虽然调皮不过还从未骗过我。”

    “没有欺骗?那是最好了。”zro淡淡地说道。

    愚者突然道:“你知道吗?你现在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再说你最痛恨的就是欺骗,你是不是因为某些事情被欺骗而受伤了啊?”

    zro道:“没听说过你还会看面相?”

    愚者笑道:“虽然我在疗养院中的时候,那些护士姐姐们经常谈乱起手脉面相,不过我还真的对此一窍不通。我只是相信你不是那种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zro冷笑道:“在这里的人谁人身上没有故事?”

    愚者道:“每个人的一生都是故事,只是或平淡或波澜而已,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的故事绝不是平凡的。”

    zro道:“平凡与否都不重要,故事总故去的事情,我所在意的只有眼下。”

    愚者道:“此言差矣,如果你真的只在乎眼下不在意过去,那么你现在的选择又是怎么做出来的?”

    zro道:“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哲学家。”

    愚者道:“大道至简,其实很多哲学道理都可以用最简单的说法表达出来,只是人们更喜欢听上去深奥缥缈的言辞罢了。”

    zro道:“既然大道至简,而作为愚者的你对此理解得也最为深刻,那么你会不会成为天下第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炮灰为王[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