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年代小绣娘〕〔生存之异能降临〕〔冥隐光启〕〔存在感什么的我才〕〔怪物聊天群〕〔重生之前方高能〕〔龙魂战尊〕〔文圣无双〕〔变声大佬〕〔最强魔神升级系统〕〔明末好国舅〕〔都市之圣手医仙〕〔重生都市写轮眼〕〔燕堂春好〕〔女总裁的终极兵王〕〔倾世宠妃:锦绣红〕〔美漫法神〕〔从女主播到国民女〕〔DNF之直播阿拉德〕〔阴阳镇鬼师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八章 少女心怀
    第八章少女心怀(第1/1页)

    纸鸢被安吉利卡道破真相后,脸色不觉一红,很快将脸转向一旁,好似对眼前的情景并不在意。

    这一幕场景当真微妙,阿瞳与安吉利卡的神情也都的玩味起来。最难过的要属雨果,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而眼前这三个性格完全迥异的女人的相处在一起更是“出彩”不断。

    好在阿瞳很是“识趣”,少坐片刻后便起身告辞离开了病房。

    而安吉利卡所呆时间也并不长,在细致地向雨果询问后也告辞离开,临走的时候还用充满笑意的眼睛向雨果眨了眨,其中寓意不言而名。

    在阿瞳、安吉利卡相继离去后,病房内只剩下雨果同纸鸢二人。

    不知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中雨果面前着纸鸢竟还感到较为放松,将身体重重地躺在病床上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很累?”一旁的纸鸢挑眉向雨果问道。

    “还好,只是昏迷了一段身体有些空乏,之后只需补充一些营养便好了。”嘴上虽然说着,不过雨果对此并不以为然,只是一个虚幻的世界,无论其如何逼真,总不会连现世中的所有细节都能完全地还原出来吧。

    纸鸢道:“多补充些营养品是必要的,毕竟在医院中你也并不得休息。”雨果可以清晰地听出纸鸢此言话中有话。

    纸鸢继续道:“真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有女人缘。”

    雨果道:“有没有搞错,安吉利卡只是我的老师而已。”

    纸鸢道:“我指的自然不是那位老师。”

    “那你再说阿瞳?她是我的救命恩人,这家医院便是她家开的。当她得知我苏醒后便来看看我...”

    “阿瞳?叫的还蛮亲切的嘛。”纸鸢淡淡地说道,平静的语气中并没有任何丰富的感情。

    “我...”雨果忽然有种有口说不清的感觉,而一时间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向纸鸢解释这些。

    好在纸鸢并非是个胡搅蛮缠之人,其坐在先前阿瞳所在的位置道:“抱歉。”

    “嗯?”雨果疑惑地看着纸鸢。

    纸鸢顿了顿道:“我听说你是在与我分别不久后发生的意外。”

    雨果闻言了然一笑道:“没什么,当时与你分开的时候我的身边便感觉有些不舒服,当时只想尽快回到家中休息,却不想竟然没坚持到家。想来也算幸运,否则情况也许会更加恶劣。”

    说到这里雨果忽然好奇道:“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纸鸢道:“第二天上学的身后我并没有看见你,打听之后得知你出了意外,于是让人再加以打探便知道你正住在这里。而之所以来看你并非知道你已清醒,只是今天是休息日我有时间。不想到了之后才发现你正和别的小姑娘聊得热火朝天,怕耽误了你的好事便没有进来。”

    雨果失笑道:“无论如何都要感谢你喽。”

    纸鸢摇头道:“没有的事,话说是不是那日你帮我的时候无意中受了伤。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我这就去废了原千岁那家伙。”

    雨果闻言急忙将纸鸢拦住道:“别!完全没有的事,我之所以晕倒只是身体的一些旧疾而已,同原千岁完全没有关系。”

    纸鸢挑了挑眉道:“怎么,这个时候你还在维护他?”

    雨果苦笑道:“完全没有维护谁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徒劳前去拼命,无论怎样打架都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纸鸢看着雨果,好似在体会着雨果话中的某种含义。

    雨果自然无法揣测纸鸢的心思,此时他更关心的在自己昏迷这段时间中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

    雨果轻咳了一声后对纸鸢道:“这几天学校有没有发生那什么事情?”

    纸鸢直接摇了摇头。

    看着纸鸢那好似根本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的样子,雨果不禁再度询问道:“真的没有吗?你在好好想一想。”

    纸鸢歪头思忖片刻,随后还是摇了摇头。

    雨果见状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看样从纸鸢的口中实难获得什么有用的消息。

    纸鸢道:“你到底向问什么,说话不要兜圈子。”

    雨果做着最后的努力尝试道:“比如说...有没有人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说事故什么的,而在这些事件中有没有人受伤或者死亡?”

    纸鸢盯着雨果看了好一阵后忽然点了点头。

    雨果见状不禁大喜,急忙道:“想起来了?快和我说说!”

    纸鸢平静道:“的确有意外发生,也的确有人受了伤,不过并没有死。”

    雨果继续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受害者是谁?”

    纸鸢淡然道:“你。”

    雨果:...

    雨果没有想到素来不苟言笑的纸鸢竟然会对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纸鸢道:“你昏迷的时候是不是伤到了脑子?导致精神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已经开始期盼他人也经受和你类似的不幸。”

    雨果:...

    简单地陪了雨果一段时间,纸鸢也告辞离去。空旷的病房内又只剩下雨果一个人,刚刚那般热闹的景象荡然无存,悄然的寂静好像是在说刚刚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雨果躺在病床之上,放眼看着天花板陷入沉思之中。

    当一切都归于已经后,一个同样的问题再度出现在雨果面前。

    他该如何解决眼前所面临的这一切,又或者说他该如何回到现世之中。

    然而现在的雨果不禁没有渎者能力,而且利用意识思维的扩张也无法改变自己眼前的世界。

    雨果已完全被控制于这个世界之中。

    未来如何已不是其能完全说的算的。

    ...

    傍晚时分,阿瞳再次来到雨果的病房之中对其进行探望,同时前来的还有其父柳正义。

    这个世界中的柳正义与现世中那个风光半生、痛苦半生的柳正义不同,这时的柳正义全然是另外一种状态,从内而外都透漏出一股成熟稳重的成功人士的气息。

    柳正义到来后重新为雨果检查了身体,随后满意地点头告诉雨果他的状况一切正常。

    而雨果也如之前那般继续说了些感谢的话语。就在雨果以为这次会面便会如此结束的时候,柳正义忽然道:“你的情况虽然看上去很不错,但有一点我却始终感觉有些异样。”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