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美女总裁的超品高〕〔千亿婚宠:帝国总〕〔纹阴师〕〔英雄前线〕〔无敌神龙养成系统〕〔阳光正好,我不爱〕〔鬼帝滚下榻:毒医〕〔炮灰逆袭日常〕〔星云叹〕〔茶楼典狱司〕〔萌妻来袭:军帅,〕〔快穿之女主狂霸酷〕〔有妖气客栈〕〔诸天万界快递员〕〔闻青城虞曦〕〔以虫制霸〕〔极品女婿〕〔我的青春时代〕〔女总裁的超级佣兵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六十七章 自视道心(二)
    说到这里纸鸢淡淡地自嘲笑了起来。

    “现在看来我所谓的伤情准确来说差不多只是内心受到了某种刺激损害的创伤,便如同一个平日里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的学生在重要的一场考试中名落孙山一般,那种打击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说罢纸鸢扭头看向雨果道:“对于这些你应该早就有所了解吧。”

    雨果默默地点了点头。

    纸鸢再度餐笑道:“果然如此。”随后道:“我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曾对这里有所预想,虽然在多年之前我便在女祭司那里听说过这里的存在,但着实不以为然。想来不仅是我,很多人都有着这种想法。”

    雨果道:“在此之前马戏团长曾向我讲过此事,其实在当时他对此也不以为然。”

    纸鸢笑了笑道:“由此可见我们是多么的愚腐,明明自己拥有着异于世界的能力,但对更强于己身的存在却并不相信,也许在内心之中我们对于这件事报以恐惧。”

    雨果道:“这也许怪我,当初我在新维多利亚世界中曾进入过此这样的世界中,不过我并没有...”

    纸鸢道:“每个人都有着保护自己隐私的权力,你没有说自是无可厚非。况且即便那时你将其讲述出来也为时已晚,在那个时候很多事情早就成为定局。”

    雨果轻声道:“谢谢...”

    纸鸢淡笑道:“其实究其原因还是我们对于‘神话故事’并不相信。”

    说到这里纸鸢对雨果道:“你年幼的时候可听过多少神话故事?”

    雨果道:“我的童年相比于常人要更为特殊一些,同龄孩子经历过的事情通常都与我无缘,你所说的神话故事也在列其中。虽然对此我也知晓很多,但那都是自己在识字后独立阅读的。”

    纸鸢眉头微蹙道:“真是不幸。”

    雨果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纸鸢继续着刚刚的话题道:“小的时候最喜欢依偎在祖父的怀中听他讲故事,那时的他便犹如一个取之不尽的故事口袋,每天都有新奇动人的故事。故事中有驾着无角龙在天空中飞行的人,有困在迷宫中的牛头怪,还有南瓜变成的马车厢。”

    雨果笑道:“你祖父的故事集真够繁杂的。”

    纸鸢也失笑道:“可不是,其中的很多故事在多年以后我才得知祖父所讲故事很多与原版故事有所偏差,但我对此却不以为然,相反我跟觉得祖父所讲的故事才是最为真实正确的。”

    雨果道:“所谓神话故事大多都是口舌相传而下,说的难听一些便算是以讹传讹,正确与错误之间的界定实在天国缥缈模糊。”

    纸鸢道:“说的没错,不过在我很小的时候对这些事情都深信不疑,而当我在后来回到父母身边并且进入学校中进行系统学习后,在经由多个方面对我进行科学纠正,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痛苦不堪呢。”

    雨果道:“当每个孩子真正知道圣诞老人并不存在的时候都很难以接受。”

    纸鸢笑道:“怎么,那个时候你可哭了吗?”

    雨果耸了耸肩道:“我说过,我的童年与常人并不一样,那个时候我如果知道他的事迹后很有可能考虑要将他的驯鹿劫走吃掉。”

    纸鸢闻言朗声笑道:“像你这种孩子圣诞老人永远不会钻你们家的烟囱的。”对此雨果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言下去。

    纸鸢道:“那时的我和所有人据理力争,进行着激烈的反抗,为了坚持并贯彻属于我的真理,我甚至选择了绝食,是不是很有些真理卫士的精神?”

    雨果点了点头道:“很符合你的性格。”

    纸鸢苦笑一声,但脸上却露出些许陷入往昔记忆中的神情。

    “无论是父母还是老师都被我的所作所为震撼到了,最终他们只好找到我的祖父,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

    雨果道:“明智之举。”

    纸鸢道:“当祖父无比认真地告诉我其所讲的故事都是虚假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震惊,那时我甚至怀疑祖父的大脑被外星人侵占控制。”

    “而当我最终确认他没有骗我的时候,那种由内心中所生出的失望感简直让我崩溃。在我逐渐适应后,心中便生出了对祖父的无限恨意。”

    雨果道:“最美好的童真被欺骗的确是件伤心的事情。”

    纸鸢道:“自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发生了改变,我不再坚持自己所谓的原则,也没有了那种对于真相的执着坚守。我变得很乖、很听话,努力学习,认真地完成他们所布置的所有任务,总而言之我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好孩子’,甚至被树立成他人学习的榜样,而也的确有很多人对我颇为尊敬、崇拜,据传闻私下中还有属于我的后援会。”

    雨果笑道:“如果你也选择出道的话估计还能与小百合组成一个组合。”

    纸鸢也笑道:“也许还真说不定,那时的我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努力,估计即便是取人心脏的话也不会比她效率差上多少。”纸鸢这玩笑似的话倒是让雨果听得有些毛骨悚然。

    纸鸢道:“然而这种状态最终还是发生了改变。嗯...并不想你想象的那般我成为了渎者,在那之前的一段时间我的祖父去世了。”

    “最为一个生活在当下时代中的老人,他逝世的年纪着实不大,很是让人感到惋惜,不过人生之无常又怎能是人事所能空的得了的。”

    “在祖父临终前我与他见了最后一面。直至生命前的最后时光,祖父的精神状态都还很不错。对于死亡祖父抱有一种极为乐观的态度,并没有任何的焦躁与恐慌。”

    “我在努力遏制悲伤的情况下同他进行道别,但祖父却握紧了我的手,很是认真地向我道歉,道歉对象自然便是那些虚构的故事。”

    “当时看着祖父那认真道歉的神情我感到有些恍惚,那个曾经向我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离奇故事的老人,那个告诉我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阿波罗的老人,那个在生命垂危时向后背道歉的老人,他们的身影纠缠在一起,让我很难分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