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御万界〕〔妖后穿书打脸日常〕〔秦吏〕〔科技改变异界〕〔大唐第一太监〕〔重生八零小俏媳:〕〔时代方舟〕〔重生八零:弃妇带〕〔祸国毒妃:邪王请〕〔丹师剑宗〕〔吴策〕〔傲娇少帅,Stop!〕〔重生为祸:毒妃正〕〔重生七五:王牌军〕〔我在古代养媳妇〕〔三国第一军师〕〔当屠龙者成为恶龙〕〔顶级男神,心尖宠〕〔玉帝叫我来直播〕〔甜妻辣爱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六十八章 自视道心(三)
    雨果倾听着纸鸢的回忆讲述,虽然他的童年不曾经经历过如此事宜,但却也存在着欺骗。相比于自己,纸鸢祖父的“谎言”实在太过充满善意与爱。

    纸鸢继续道:“当我从那种幻想中反应过来的时候,祖父已彻底撒手人寰,那时的我才明白眼前这个已然离世的老人才是最为真实的祖父,之前那种种的形象都已如过往云烟。”

    “其实我很想告诉祖父,对于那件事情我早已不恨他了,因为在多年来的学习中我已明白了那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也明白了千百年来人们对于后代的教育方式,诚然很多东西是建立在虚假之上,但很大程度上也因为孩子太多单纯,毕竟没有任何一个成年人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能说人话的老鼠与狗熊。”

    雨果道:“孩子的世界太过分明,除了黑便是白。”

    纸鸢点了点头道:“没错,但当不断成长后你才发现原来这真的是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

    雨果道:“那么在你成为渎者后对于世界颜色的认真又有怎样的变化呢?”

    纸鸢想了想道:“应该只是色彩更为丰富了吧。”

    雨果哈哈大笑起来,纸鸢的说法的确非常浪漫。

    纸鸢也跟着雨果笑了起来,随后道:“之后我便好似对于某方面有所领悟一般,尤其是世界观变得更为具体、独立。”

    雨果歪了歪头道:“虽然祖父离世很遗憾,不过还真的要说一声恭喜。”

    纸鸢淡笑道:“我的一生也许都在受着祖父的影响吧,虽然很大程度上没有继承他的性格,但他所做的事情确实始终都在影响着我。”

    雨果闻言脑中不禁回忆起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孔。

    如今的自己又在哪些方面受到他们的影响?

    纸鸢道:“不过无论如何说,都对于神话故事一事都再也不相信,即便是女祭司提出渎者力量源自于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一事,我也对此不以为然,只觉得她如一个江湖骗子。”

    雨果道:“曾子杀人。”

    纸鸢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不过我更喜欢称其为狼来了。”

    说罢纸鸢的目光再度投向远方对雨果道:“你知道在你到来之前我坐在这里都在想什么吗?我在想当年祖父临终前的道歉是否必要,或者说他的道歉对象是否正确。”

    “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着一股有异常规的力量,他们不属于常人,且在常人眼中属于异类,但这些确实真实的。世人所看到的世界真的便是真正的真实世界吗?也许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拇指姑娘、桃太郎、后羿或者宙斯,只是大多世人无法亦或没有机会进入他们的世界。”

    雨果道:“这么说更像是相互时间存在于两个平行宇宙中一般。”

    纸鸢道:“新维多利亚时代那种神奇的地方都可出现,相比之下平行宇宙的理论根据还要更为扎实一些呢。”

    雨果笑道:“现在你的样子很像一个热衷于极致科学的神棍。”

    纸鸢摇了摇头道:“那倒谈不上,只是觉得自己的思维很乱,且变化的速度太快,有的时候我甚至在想眼前的世界会不会只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在经过某一个特殊跌宕过程,我便可以从这样的梦境中苏醒过来。”

    雨果道:“如你这样说在心理医生眼中可是有自杀的倾向呢。”

    纸鸢闻言笑道:“的确如此,不过想来现实与梦境便属于两种不同的空间维度,而在梦境中的死亡手段只是回归到现实中的一种方法而已。”

    说罢纸鸢又道:“而且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着实不是现世吧。”

    雨果急忙道:“不过在这里自杀可是无法回到现世中去的。”

    纸鸢笑道:“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无需担心。”

    雨果凝望着纸鸢低声试探道:“那个...可愿意与我一道回去?”

    纸鸢道:“何处?现世吗?”

    雨果点了点头。

    纸鸢笑道:“何出此言?莫不成你认为我会留在这个世界中?”

    雨果略有尴尬地笑了笑道:“不要在意,只是询问一下而已,毕竟这个在这个世界中所发生的意外太多了些...”

    纸鸢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道:“是啊,的确发生了太多事情,可以说进入这里后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我在之前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很有趣。”

    雨果有些诧异道:“之前发生的事...都还记得?”

    纸鸢点头道:“自然,我虽有心伤,脑子却没有坏掉。虽然被人胡乱点修改了很多设定,但总体来说情况还不算坏,感觉还是很有趣的。对了,那个苏婉是否真的存在?”

    雨果点了点头。

    纸鸢释然道:“我就知道那应该是属于你的记忆。”随后纸鸢又继续道:“她可曾真的有一家自己的店?”

    雨果再度点头称是。

    纸鸢犹豫了一下继续问道:“她...还健在?”

    雨果苦笑地点了点头。

    纸鸢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既然如此,我们回到现实中后可否能去叨扰一下。”

    雨果道:“没问题,婉姐是位很好客的人。”

    纸鸢道:“可以感觉的出来,她与她的未婚夫都很不错。”

    雨果轻咳了一声道:“那个...现世之中她与她那所谓的未婚夫应该并不认识。”

    纸鸢一愣随后笑道:“这个世界果然有趣。”

    雨果自然明白纸鸢的笑容对自己有所揶揄,不过其也只是一笑而过,毕竟苏婉与庄则的共同出现也并非是由其主观臆想所造成的。

    说过苏婉后,纸鸢忽然有些怅然道:“可惜只在这里见过千岁一面,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

    雨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除了原千岁外雨果心中还为之惋惜的则要属于阿瞳。

    在这个世界中阿瞳再度“救”了雨果一次,在短暂的交流中雨果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想起在医院中的最后一次告别,那时的雨果并非想到这是自己最后一次与其相见,现在整个由花仙少女所构造出的幻象世界都已崩溃,而那个与自己再度重逢的阿瞳也彻底消失。

    对此雨果只有无奈地长叹一声。

    无能为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