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极品纨绔〕〔推倒竹马再压倒〕〔凡人开挂〕〔武极神帝〕〔第一萌宝总裁爹地〕〔深度婚宠:总裁的〕〔豪门新娘〕〔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乡村小神农〕〔都市之大圣重生〕〔乡村神医兵王〕〔末世执法官〕〔重生之毒妃养成记〕〔万古魔君〕〔撩心攻略:男神,〕〔穿越醒了搞事情没〕〔木叶之争权夺丽〕〔隐婚蜜爱:总裁欺〕〔网游之剑履山河〕〔99次心尖宠:薄帝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三十九章 “好朋友”的交换条件
    马索初闻雨果所言先是一愣,随后整个人都下陷入一种疯狂般的状态之中,虽然相隔百里之外,不过身处于操控舱室中的马索体内的血液都为之沸腾起来,这种激动感是马索许久没有体会到的,也许在数年前自己被亲弟弟袭击最终落得残疾之后便从未拥有过。

    而现在,他终于要终结这一切了。

    雨果此时稍有放松下来,他明白今晚的事还没有结束,自己需要把握好短暂的时间进行休息,同时自己也需要一段时间来理清眼下所发生事情的种种头绪。

    就这样雨果同马索在两种不同的心情考虑之中等待着,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内,但见不远处的楼角处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随着两道身影的不断靠近,二人的脸庞也显露出来,正是秋田与马修!

    其实秋田与马修早已到达雨果附近,并且在马修的“建议”下二人向此靠近,但出于谨慎的态度,秋田督促马以慢速向这里靠近,确保每一步都可相对谨慎安全,所以二人才会如此姗姗来迟。

    当达到一定距离后,秋田也通过手上的魂戒感受到了雨果的气息,当下急忙加快脚步同时催促着马修快速行进。

    而当马修看到雨果的瞬间,脑海中不禁翻滚起来,心中暗自叫苦自己此举当真是主动献身阎罗殿。

    在看到不远处的雨果后秋田对马修冷笑道:“现在感受如何?看样子上帝真的不站在你那一边。”

    马修淡然道:“这种场景并非我第一次遇见,但我现在依然不是活的好好的?”

    秋田冷笑道:“希望你一会儿还能有这样的态度。”

    马修对此依然保持着淡笑,但显然此时的笑容已有所勉强。

    很快秋田二人便来到雨果身前,雨果看着秋田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还是没有听从我的安排呢。”

    秋田脸色一红道:“实在放心不下,所以...”说话间其目光向周围寻望过去,不过并没有看到芝芝姐妹的身影。

    雨果道:“放心吧,她们二人现在很安全,我将她们顺利救下后才离开的,当然这并非全部都是我的功劳,你也要感谢一下他。”说罢雨果指了指一旁的马索所控制的“弑神铠甲”。

    得知芝芝安然无恙后秋田长舒一口气,心中的一块巨石终于落了地,虽然他不知道在之后的日子里该去如何面对芝芝,但只要其一切安好便足矣。

    就在这时伊娃的声音在雨果的脑海中回响起来。

    “啧啧,真的是差一点呢。如果你的小助手能够提前一些到来的话,想来你便不会和我进行灵魂融合了吧。”

    这一次雨果并没有在无视伊娃,通过意识灵魂对其道:“和你的灵魂融合我并没有感到后悔,事实证明那是最为正确的判断。适才对我威胁最大的并非井川,而是米洛阳。如果在他到来是发现我已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绝对会趁此时机将我杀死,刚刚的他并无完全的把握将我击杀,这才利用其势力对我进行威胁,从而让我帮助他引诱这件事情的背后设局者,也算是将其‘损失程度’降低至最小。”

    伊娃道:“但你选择遵从了他的意愿。”

    雨果道:“因为我也对那背后的实力很是好奇,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向彻底摸清对方的真实面目。”

    伊娃冷笑道:“当心贪心不足蛇吞象,太过深入的话小心自己无法自拔。”

    雨果道:“同样的话也送给你,现在我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我真出什么意外的话你可要全力以赴地帮助我呢。”

    伊娃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虽然二人此刻已进行了灵魂融合,不过相处时间还是太过短暂,双方还不完全“了解”对方,当下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与伊娃进行沟通之后,雨果将视线转向了一旁的马修道:“呦,‘好久不见’啊?别来无恙?”

    马修冷笑一声道:“没想到诸葛也不过如此,最终还是没有将你杀掉。”

    雨果歪了歪头道:“他的确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很角色,若非他准备不够充分,也许真的会成功也说不定,不得不说今晚的命运之神的确站在我这一边,种种机缘之下我才将其挫败。不过遗憾的是让这家伙跑掉了。”

    一旁的秋田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其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诸葛的生与否对马修来说都已算不上重要,因为对方已无法再延续自己的性命,为今之计只有自己来想对策予以脱身。

    就在马修脑子飞快地运转之间,雨果忽然道:“问你一个问题,先前你提出的条件还算不算数?”

    马修闻言一愣,下意识道:“什么事情?”

    雨果道:“用情报换取性命,当然这份情报是要有价值的。”

    马修瞪大眼睛看着雨果道:“此言当真?”

    雨果认真地点了点头。

    马修再度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爆发出巨大的笑声。

    “雨果,你是想在我临死前用我再做一次消遣吗?用情报换性命,别开玩笑了,如果你想要知道我脑子里面的东西只要让这个人直接读取不久好了?”说罢马修将手指向一旁的秋田。

    见此情景雨果不觉一愣,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秋田,秋田有些尴尬,唯低头咳嗽了几声,他自然无法解释自己的能力是被马修识破的,并非自己所言,但眼下说什么好像是无济于事。

    雨果随后将视线转移向马修道:“你不信我喽?”

    马修冷笑道:“我应该相信你吗?我最.好.的.朋.友。”

    面对马修阴阳怪气的话语雨果并不在意,只是平静的耸了耸肩道:“自然如此也没有办法了。”

    说罢一把黑锥已然在雨果手中具化而出,随后雨果将锋利的黑锥直刺向马修的喉咙。

    “且慢!”

    就在黑锥即将刺入马修的喉咙时,马修猛然大喊一声,而雨果的动作也随即停止。

    “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雨果问道。

    汗水从马修的额头渗出,适才那一刻其心中的恐惧已达到了极点,从雨果的行动上来看其确实没有给自己留有一丝余地。

    就在刚刚雨果提出条件的时候,马修便意识到其中也存在着某种阴谋,对此马修既感到愤怒也感到了希望。他之所以直接说出秋田的能力特点,便是为揭穿雨果的这一阴谋表象。

    然而雨果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好似恼羞成怒一般,雨果直接选择了对其下杀手,毫无回旋的余地,这让马修着实搞不懂先前雨果问题的目的,但对于他来说并没有犹豫选择的余地。

    配合,有可能生;不配合,只有死!

    雨果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但黑锥依然抵在的马修的喉咙之上,好像下一秒其便会将其刺入。

    马修干笑了一声道:“那个..我并没有反对刚刚你提出的交易。”

    雨果歪了歪头道:“你同意了?”

    马修点头道:“我同意。”

    雨果道:“你相信我的话?”

    马修道:“相信。”

    雨果凝望着马修,片刻后忽然朗声笑了起来随后也一字一句道:“感谢你的信任,我的朋友。”

    此等场景看起来当真极为滑稽好笑,只是在场中人除雨果外都没有笑出声来。

    对于这*裸的侮辱马修毫不在意,他所求的只有活着。

    黑锥在雨果手中缓缓消退,雨果也收回了手臂,随后雨果道:“我收回武器只是因为举臂太累,如果你的信息所有虚假,那么我不介意将其再度亮出来。”

    马修淡笑了一声,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他很快地恢复了平静,随后道:“你想知道什么?”

    雨果道:“我对你脑子中的全部信并不感兴趣,我所要的并不多,我也不想每一次都要让秋田帮我吸取他人记忆,先前有一个格拉斯便够糟糕的了,如果再吸收了你,我担心你们两个人的意识灵会在秋田的脑子中继续谈恋爱。”

    雨果此言当真是毒辣异常,言语如同利剑一般直戳马修的最为脆弱敏感的伤口之上,即便是求生欲极强的马修听闻此言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极为难看。

    秋田虽惊讶于雨果的毒舌,但另外一想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当下极为厌恶地皱了皱眉。

    马修极力地平复着内心中的愤怒,脸上强硬地挤出一抹笑容道:“你说的...对极了...”

    雨果默然地点了点头,随后道:“如果脑子还没有坏掉的话我们可以谈谈在第九区时所谈的事情。”

    马修深吸一口气道:“是有关...南丁格尔的吗?”

    雨果点了点头道:“能让我不杀你的理由也只有他了。”

    马修闻言心中已释然了很多,他清楚对于南丁格尔雨果有着一种深深的执念,之所以当初雨果选择释放自己便是要其以有关南丁格尔的信息作为交换。

    雨果道:“希望在这段时间内你真收集了有关信息,否则这最后一道护身符也不复存在了。”

    马修顿了顿好似在组语言,随后道:“有关南丁格尔的信息我确实调查了,不仅是因同你的交易,也是因为我的好奇。”

    “我对南丁格尔这个组织知晓的很晚,可能并不比你早早多少。在镭射体育场事件后,tarot带领着一些在乱战中跟随其的渎者组织共同进新维多利亚时代,当时也在某种机缘之下进入了那里,只是我只逗留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那里并非是我所能生存地方。”

    雨果点了点头,马修此言并没有错,新维多利亚时代是tarot转为渎者开辟的空间世界,与亚特兰蒂斯遗族所为那般为了避难生活不同,新维多利亚时代更像是一种抽象乌托邦式的天堂世界,在那里生活的渎者甚至可以不用进食饮水,出其之外也没有其他生命系的物质存在,当初自己与高阳躲入其中,高阳对那里也很不适应,而如马修一样性格的人想要其在那里生活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以接受。

    马修继续道:“当时我从一些渠道听说了很多我之前不为所知的渎者家族,也让我开始意识到隐藏在月岛的‘黑暗冰山’是多么的巨大。”

    “但在这些家族中,tarot无疑是王者,其实力最为强大,且又是那个世界的开辟者,所以其他的家族全部都对他马首是瞻。”

    “当时的算彻底认清了tarot的实力,对此也震惊不已,但不多久我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便是在tarot的聚集地黑城堡中经常出现一伙身着怪异的人,之所以说其身着怪异只是因为他们一行人都穿着黑色的兜帽长袍,虽然这种服装并不算什么罕见打扮,但tarot中人不会穿着日此服饰在黑城堡内活动行走,而且是结队而行。这便引起了我的怀疑,于是我私下稍做打探,得知了这伙神秘的黑袍兜帽人是隶属于一个名为南丁格尔的渎者家族。”

    雨果这时插口道:“我想知道你是从谁的口中获得的这个信息?”

    马修顿了一笑道:“隐者。”

    “哦?是他?”雨果含目冷笑,隐者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个老熟人,想来当初马修首度复出引诱自己前往第八区,便是由隐者带春木几人围击自己,现在看来他们二人关系密切也很正常,况且隐者也时大阿尔卡中的一员,对于一些tarot的内部情况有所了解也说得通。

    马修道:“起先我并没有在意,而在不久后我也离开了新维多利亚时代回到月岛,再次与其有所接触便是格拉斯将‘接头任务’交由我来完成。”

    所谓“接头任务”便是与隐藏在漫研社中的告密者进行街头,将其所打探到的情报转交到南丁格尔组织的手中。

    马修道:“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再次听到了南丁格尔的名字,说实话当时的我很是震惊,因为我知道格拉斯与tarot有所联系,却不想其与那个恐怖的南丁格尔也有所联系,且还是要帮助其完成情报工作,说来很是不可思议,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这个南丁格尔绝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