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别着急〕〔冷婚入骨:陆少一〕〔带着郡主闯江湖〕〔有钱大魔王〕〔这就是世界真正的〕〔绿茵天骄〕〔陋俗之婚闹〕〔神魂丹帝〕〔此案不关风与月〕〔惹妻入局:狼性大〕〔北上伐清〕〔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终极小村医〕〔超能学霸〕〔十荒大罗〕〔BOSS来袭:王者英〕〔科技图书馆〕〔学霸的超基因系统〕〔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绯闻影后:总裁大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一百章 最后的侦探
    自信往往来自于强悍的实力,男人的骄傲绝非无妄的骄纵,目前的困境的确无法将其难倒。若非是那枪手有着武器火力的压制,也许结局绝非如此。

    忽然,一截短粗的树桩自从男人藏身出飞贯而出,所攻方向正是黑暗中枪手的从藏身之处。

    “砰!砰!砰!”三声音重重的枪鸣之声响起,木桩被子弹击得废碎开来。

    与此同时,男人身影自树木飞退而出,眨眼间其便消失于茫茫的黑暗之中。

    随着男人的身形退去,山林中随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除了被子弹击碎的木屑不断自树上纷纷散落下来时所发出的簌簌之声外,就连风吹、虫鸣都不可闻,一切好似都被这林间的巨大杀气震慑在那里。

    许久,时间才仿佛由静止重新进入流逝之中,一切开始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随后,黑暗中再度响起了脚步声,随后一个高挑的身影已经来到了李尔德的身前。

    “喂,你小子没事儿吧。”这高挑身影所言的竟是一口流利的英文。

    倒在地上的李尔德身处阴影之中,始终一动不动,看上去毫无生机。

    “好了,你就不要再装了,我能够听到你的呼吸声,若过真的死了或是重伤绝对不会是这种呼吸的,如何?你真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

    待话音落后,李尔德当即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随后缓缓地转过身来。

    “有没有搞错,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死,但伤势也很重好吗?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说话同时,李尔德缓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靠坐在一棵树下。

    此时危险已经退去,李尔德体内狂暴的肾上激素已经悄然退下,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疼痛袭涌在其身上。

    “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啊...”李尔德在痛苦中不甘地呻吟道。在极短的时间内李尔德经历了大生大死的剧烈起伏,现在回顾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宛如虚幻的噩梦一般。

    高挑的身影弯下腰去,从地上拾起来一物,其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幽幽的残破光芒,其正是那把用来袭杀李尔德的匕首。只是不同于之前的是,那锋利的刀头早已破碎不堪,匕首手柄上只剩下半截残破的刀刃,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尔德才没有当场毙命。

    “呵呵,看来这一次的确是那家伙失误了...”高挑身影轻笑道。

    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也算在他的算计之中,当时的战局混乱无比,很难做出一个最为明确且有效的分析判断,但他还是做出了最有效的命令。

    当对方以刀拦住自己的子弹之时,其便判断出对方的武器必然受到了损坏,即便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在强势的子弹攻击下也很难毫发无损。实际上这般匕首所受到的损坏要比其预想中的更为严重。

    但是危机的情形中时间分秒宝贵,对于这一点追杀李尔德的男人还是有所失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中匕首的完好程度而做出了判断,这是他所犯下的致命错误,而李尔德也因这致命错误而活了下来。

    其次便是高挑身影所发出的那一声指令,在李尔德被匕首击中前其高声给予了李尔德一个警告。、

    “倒下!装死!”

    简单的几个字也在最终抱住李尔德性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李尔德被残破的匕首击中后其第一时间遵照了这一指示,虽然他并不知晓那枪手的身份,但在当时的情况,其只能无条件地信任着那个可以讲英语的人。

    李尔德抬头看向面前的高挑身影,其正背对着月亮,李尔德无法看清其面容,只是从他的身上李尔德并没有感到什么危险。

    “喂,你是谁?”

    高挑身影闻言轻轻一笑道:“我是谁呢?哈哈,放心李尔德少爷,我可不是那些阴险的蛮族人,我是你的保护者。”

    随后其缓缓地抬起头,朦胧的月光顺着帽檐照射下来,将其脸庞映衬而出。

    那是一个腮下长满浓密胡须的中年男人,不过其淡蓝色的瞳孔却让李尔德为之一震,那绝非是亚特兰蒂斯人所拥有的眼眸。而更让李尔德惊讶的是对方竟准确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李尔德...少爷...

    李尔德的脑海中不断回闪着着两个字,忽然间他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怀亚特先生派来的人?”李尔德的声音充满了一种难以表述的颤抖。

    高挑身影闻言也是一愣,随后其笑了起来。

    “怀亚特先生一直说你是一个毫无社会经验的少年学生,现在看来实在是怀亚特先生打了眼,你的智慧要远远超过同龄人。没错,我便是怀亚特先生为你安排的保镖之一...嗯,现在也是最后一个了,我的名字叫做爱德华。”

    当听对方提到怀亚特的名字时候,在李尔德的心中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亲情感,便仿佛现在怀亚特先生就站在他的面前,李尔德直觉鼻子一酸,眼泪差点从眼眶中掉落出来。

    在短暂的内心悸动后,李尔德忽然陷入另一番惊讶,其对眼前这个自称爱德华的男人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怀亚特先生安排的侦探,你...你们...应该都在...都...”

    爱德华闻言轻笑道:“怎么?我们都应在在孟买码头那里被你甩掉了?”

    李尔德只觉喉咙处有被异物噎住的感觉,随后其点了点头。

    爱德华笑道:“不得不说那的确是一个十分周密并且意外的计划安排,执行力也颇为果断,对于这一点我也要夸赞您一句,你在当时所显露出的果断力也不可小觑。”

    李尔德闻言脸色不由一变,虽然对方口中那逃离计划果断有效,但其在这个叫做爱德华的男人面前还是不值一提的。

    爱德华并未就这一话题多言下去,只是另外道:“呢现在感觉如何?可还能动?”

    李尔德咬牙活动了一下四肢,虽然这一奔波中李尔德受伤颇重,但好在一切都只是皮外伤而已,并未对其身体早上伤筋动骨的巨大伤害,于是李尔德点了点头。

    爱德华闻言笑道:“那就好,我们现在所要做的是离开这里,刚刚我们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想来马上就会有人来到这里,我可不想和那群野蛮人针锋相对。”

    爱德华口中的野蛮人想来便是亚特兰蒂斯遗民,李尔德虽然并不愿与眼前这个还并不算熟悉的爱德华离开,但现在的他好像已没有选择,现在的李尔德着已不敢轻易地去相信其他人。

    李尔德用力地从地上爬起,爱德华从怀中取出一把便携式折叠军刀,斩了一根粗壮的树干快速地位李尔德做了一根手杖递给了李尔德。

    “抱歉,您现在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赶路,我需要在一旁复杂您的安全,开枪速度也至关重要。”

    李尔德接过手杖理解地点了点头,随后同爱德华离开这里。

    爱德华不断跟在李尔德身后,一边低声指挥着李尔德行进方向,一边保卫其安全为其断后,将后李尔德所留下的足迹打扫干净。

    二人就这样抹黑前行着,由于李尔德的伤情行进速度比较慢,但好在夜幕的掩护下,这一路上并未出现任何的意外。

    二人一口气走出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左右,李尔德的体力开始进入无法透支的虚弱状态,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身上滚落下来,将其衣服完全湿透。

    爱德华注意到了李尔德不佳的状态,想了想后对李尔德道:“少爷,我们可以停下来休息片刻,我想这十分钟内我们还是安全的。”

    李尔德听到这句话后当即如的大赦一般,双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同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爱德华见状笑了笑,随后将身上的外套大衣脱了下来搭在了李尔德的身上。

    “最近一段时间您一直都是处于一种很小心的状态,为什么今晚却如此冒险地的胡乱外出呢?”

    李尔德喘着粗气道:“一言难尽,只能说是我不小心吧...”说到这里,李尔德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瞪大眼睛对爱德华道:“你怎么知道我这几日活动小心,难不成你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我?”

    爱德华轻笑道:“这是自然,我虽然不能成为您的贴身保镖但总要当你时常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啊。”

    “可是...可是你是如何做到的呢?”李文德十分不解地问。

    爱德华笑道:“看来您在这野蛮部落中生活的这段时间将自己的学术都有所忘记了,我的眼睛当然无法看的那么远,不过我有这个东西的帮助啊。”

    说罢其从胸口钱抬起一件挂着的东西,李尔德借着月光看见其形状,原来那是一个极为袖珍的单筒望远镜。

    爱德华道说:“不要看这个东西不起眼,这可是美军高级军官才配有的东西,纵观整个美国数量都不算太多,当初为了能够整到这个东西可花费了我不少的心思呢。”

    李尔德这才明白过来,随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看来自己在亚特兰蒂斯这较为原始的生活环境中过得太过习惯,以至于很多现代化的产品都有所忘记了。

    爱德华道:“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点小手段而已,要知道望远镜这东西并非在任何时候都有效的,尤其这几日天气太差的时候能见度便很是有限,所以除此之外我还需要另一件东西的帮助。”

    说罢其随后将一个物体塞入口中,双腮一鼓后,一声清脆的鸟鸣声竟然从其口中发出,原来那是一根鸟哨。

    就在鸟鸣发出不久后,二人头顶的树林处忽然传来一片骚动,随后一只毛发黑白相间的小鸟便迅速地从空中飞冲下来,爱德华伸出一根手指,那鸟便停落在他的手指之上。

    李尔德惊讶地看着那不足巴掌大的鸟道:“这是...麻雀?”

    不等爱德华答言,其手指上那只黑白相间的鸟好似听懂了语言一般,对着李尔德赫然高亢地鸣叫了一声,声音响亮地吓了李尔德一跳,而那鸟的那双锐利凶狠的眼睛在黑暗中都散发着一道阴森的光芒,李尔德知道那绝非是麻雀所拥有的眼睛。

    爱德华见状笑了起来,其用手轻轻抚过小鸟的后背,随后道:“你这家伙客气一些,李尔德少爷可是雇主呢。”

    鸟转过头看向爱德华,用一种相对较弱的声音叫了两声,好似还在做着抗议。爱德华的眼中露出些许的溺爱,随后对李尔德道:“这鸟并非麻雀,而是叫做小隼,属于鹰的一种,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小的鹰了。”

    “鹰?!”李尔德闻言更为惊讶,他实在无法将那不足巴掌大的鸟与鹰这种凶猛的动物联想到一起。

    爱德华道:“除了侦探的工作外,驯鹰便是我的爱好了,而这些小家伙也为我的工作增添了许多帮助。”说到这里爱德华笑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你在到孟买的那一天迅速逃走后我是怎么跟上你的吧,便是通过这只小隼的跟踪。”

    李尔德当即恍然大悟,对此其也只有报以苦笑,想来这一点吉姆也无法预料得到吧,谁又能想到从美国千里迢迢前来的侦探竟然会是一个驯鹰人。而即便他们行动再为缜密迅速,其有怎么可能逃过鹰的眼睛与追踪。

    爱德华挑了挑手指,那小隼再度鸣叫了一声,随后展翅飞入夜空之中。

    爱德华看向李尔德道:“说来你真的要感谢那只小隼呢,若不是它那天跟上了你,今晚我又怎么可能将你救下来呢。”

    李尔德苦笑道:“是啊,看来日后有机会我要好好给这小隼买上几箱精肉呢。”

    爱德华闻言笑道:“这倒不必了,你之后在怀亚特先生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就好了,我的小隼相比于精肉更喜欢印有华盛顿的美钞。”

    李尔德被爱德华的幽默逗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当然的了。”

    简单的说笑过后,爱德华忽然神色一凝对李尔德道:“少爷,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这个部族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这里现在真的非常危险,最好的选择是我们现在就开始离开这里,回到美国。”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