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婿临门〕〔参棺〕〔王者老公:老婆求〕〔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真不是魔教少主〕〔黑科技研发中心〕〔绝世神豪系统〕〔天刀之天涯〕〔我有一刀在手〕〔死神江不赐〕〔修真大工业时代〕〔武战苍穹〕〔都市风水天才〕〔机甲定制大师〕〔重生国民男神:墨〕〔暖婚100分:总裁,〕〔大妖圣〕〔快穿之男配不哭本〕〔超位面穿行〕〔变身绝色魔法指挥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第一百三十章 半夜春情半夜思(下)
    躺在芊柔的身边,每一口呼吸都可以感受到芊柔身上的芬芳,清新却不浓烈,那并非是从成熟女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而是少女独有的气质,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李尔德才意识到芊柔是与自己年纪相仿女孩子。

    芊柔此刻双眼直勾勾地望着帐顶,呆呆地出着神,她并没有少女初尝禁果的甜蜜与羞涩,或者不适与痛苦。一切仿佛从未在她的身上留下过痕迹一般,无论是在身体还是在心理上。

    对此李尔德不觉有些感到挫败感,不过在芊柔面前,这种感觉也算是习以为常了。

    “另有目的吗...”芊柔还在回味着李尔德先前的问话,随后淡笑道:“我在你心目之中已经彻底变成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了吗?”

    李尔德道:“说来这也并非算是我无辜的猜测。”轻轻地咬了咬下唇李尔德道:“作为祭祀的你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芊柔轻笑道:“说来我还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因为万年来所有祭祀都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也许有人这样做过,不过事情做的也是相当保密。以至于在族内的法典规章之中甚至都没有相关的记述。但我想来如果这件事情被族人所知晓,那么他们一定会精神崩溃吧。”

    李尔德苦笑一声,他自然能够想象得到那种场景,随后芊柔又笑道:“至于你嘛,想来也会被碎尸万段,被人吃下肚子中去吧。”

    李尔德道:“如此说来我现在已经成了整个部族的死敌了。”李尔德想起了吉姆所讲,同祭祀结为连理的“狼牙”在婚后都要想办法服药进行残酷的“阉割”,只为了保持祭祀的足够纯洁,而自己此番是真枪实弹地做了一下,下场自是可想而知。

    而即便如此,一旁的芊柔却煽风点火一般地说道:“没错,当你没有触犯到他人利益的时候你便是最好的朋友,但如果你越过了电线,那么必然是格杀勿论。”

    李尔德苦笑道:“这么说来,我的命真的被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芊柔道:“何出此言,要知道我也不会向他人说这种事情的。”说罢芊柔转过身面向李尔德,李尔德看着那如此靠近自己的芊柔素颜,脸色不觉更是一红,下意识间身体又向后缩了缩。

    芊柔道:“你不必担心什么,别忘了我已经让整个部族都进入了最高的警戒状态,在这个时候不会有什么东西靠近这里的。”

    李尔德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芊柔打断了李尔德所言,随后呼地又坐起身来。

    “相信我,很快这一切便会结束的。”芊柔的声音充满了冷静与坚定。

    而这个时候李尔德也忽然意识到自己今晚所前来的主要目的可并非是享受鱼水之欢,其同样坐了起来对芊柔道:“今晚的计划不是要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的世界之中,去让那些在那个世界中成为神的人帮助我们打开多维度宇宙空间的大门吗?可现在我们...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芊柔道:“正所谓计划不如变化快,先前的我的确是如此构思的人,然而我也忽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难题,如果这件事没有被列入计划之中的话,一切都将会前功尽弃。”

    李尔德眼中一阵神情闪过,其对芊柔道:“那件事可与我们...有关?”

    这一次,芊柔点了点头。

    刹那间,一种恍然的神情在李尔德脑海中闪过,他开始意识到芊柔所做眼下这一切的目的。

    芊柔道:“有的事情不能够让部族的族人们知道,却是可以让诸多亚特兰蒂斯遗族的祭祀们知晓,而这便是我们谈判的筹码。”

    这时的李尔德已经明白,芊柔为了顺利实施这次计划,将自己整个人都赌在了其中。

    李尔德明白,若是芊柔以自身亚特兰蒂斯遗族祭祀的身份进入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之中,其也许会遇到很多阻碍与掣制,但随着芊柔的破身,其立场已经完全发生了转变。她可以继续做她的祭祀,也可以选择因触碰部族禁忌而离开,也便是进入了一种独特的对立地位,虽然实现这一处境的方法很是特殊与微妙,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非常“狠”的棋。

    察觉到李尔德惊诧的异样,芊柔微微一笑道:“不必惊讶什么,只是一些手段而已。而这种手段应该不会有人受伤吧。”

    李尔德道:“可是,如果这样做的话,你便得罪了历任所有的祭祀,那么你...”

    芊柔耸了耸肩道:“没错,我的永生算是彻底告吹了。”

    李尔德瞪大了眼睛,整个人进入了一种“石化”的状态。

    看着李尔德那副吃惊的神情芊柔笑道:“你的样子看上去好怪啊,至于这么吃惊吗?”

    李尔德没有回答芊柔的话,而事实证明李尔德对此的震惊已经超越了之前所有的震惊情绪。

    一个人可以不爱金钱、权力、女色,但很难拒绝永恒的生命,事实上世间所有的欲望在永恒的生命面前都微不足道。从古至今并不缺少视死如归的人,不过这些人都明白着一个道理,生命并不永恒,那么用并不永恒的生命去换取在他们眼中值得的事情,也便算值得理解。但芊绝非如此!

    她知道这个世界唯一的永生之法,她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另外一个世界中的神。面对这份诱惑,想来从古进来的诸多圣贤面对于此也会为之动摇,对于这一点李尔德毋庸置疑。然而芊柔却抛弃了这一切。

    如此绝然,如此轻描淡写。此时的李尔德甚至觉得芊柔整个人都疯掉了。

    芊柔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很多的事情,其中不仅仅针对于是否要执行你所提出的计划,而且还事关于当我决定开始这项计划之后,我又该解决面临的所有问题。亚特兰蒂斯遗族虽然只是一个小部族,但其很真复杂,相当复杂上。”

    “其实今晚的事情并非是我临时起意,可以说早在那晚在与你商定好共同对付查斯婆婆的时候便已决定好了。”

    “吉姆曾经对我说,现在部族所需要的是一位认真负责的首领,而非是一个始终逃避的‘神’。我曾经向对这个部族负责过,可以说那时的我充满了雄心壮志,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答应了皮姆先生的提议,与其合作进行了之后的事情。”

    第一百三十章 半夜春情半夜思(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吉姆曾经对我说,现在部族所需要的是一位认真负责的首领,而非是一个始终逃避的‘神’。我曾经向对这个部族负责过,可以说那时的我充满了雄心壮志,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答应了皮姆先生的提议,与其合作进行了之后的事情。”

    “然而在那次事情宣告失败后,我退却了。不仅是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所爆发出的力量震慑到了我,同时我知道正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判断,最终将部族处于了一种更为被动的状态之中,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想要逃避这一切,即便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之后部族面临怎样的困难,我都有信心将其熬过,不过也应该会有很多的人族人为此牺牲。我不知道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做这一切都值得,但当时的我好像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但我最后遇到了你。”

    芊柔的目光投在了李尔德的身上,芊柔的目光很暖,也很柔软。

    “你...让我认清并且明白了很多东西,至此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你不用诧异什么或者产生其他的感情。总之...我并不后悔。”

    李尔德看着芊柔,良久其才缓缓开口道:“这句话本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想来也许除了我之外不会有谁对你说了。亚特兰蒂斯遗族的所有人都要感谢你。”

    芊柔用自己的永生换来了整个部族的一线生机。

    芊柔再度笑了起来,这一次她笑的很甜,很开心。

    看着开怀而笑的芊柔,李尔德也笑了起来。此时其心中的心结已然解去,两个年轻人在微笑的相识中最终相拥在了一起。

    ...

    当远方的天际隐隐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李尔德自大帐中走出,沿途中他并没有遇见一个人,当其脚掌踏出大帐门口的时候,一股清凉的空气迎面吹来。李尔德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让整个肺部都沉浸在冰凉之中。如此不觉让李尔德的精神为之一振,双眼闪过炯炯的亮光。

    “早上好。”

    吉姆的声音响了起来,对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李尔德并不感到意外,事实上在其没有看到吉姆的时候他便预料到吉姆一定就在自己的身畔附近,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其踪迹罢了。

    相比于神采奕奕的李尔德,吉姆则显得有些憔悴了很多,双眼呈现着发青的黑眼圈,眼球之上也布满了血丝,但其双目仍具神韵,此刻正死死地盯着李尔德。

    对于这一幕李尔德早有意料,而就在先前自己没有离开内帐的时候芊柔也曾叮嘱过他,让其不要在吉姆的面前显露端倪。无论芊柔所做的目的为何,无论李尔德是否处于被动,吉姆都绝对不会原谅二人所为,那已经严重触碰到了他内心之中的底线。在吉姆的心中部族的信仰永远便是他的信仰,他永远都是这个部族最忠诚的卫道士。

    李尔德点了点头道:“早安。”

    吉姆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尔德,眼中颇露疑色,昨夜的李尔德神情低落,大有一副将死的状态。然而只是过去了一夜的功夫,李尔德便已如换了个人一般,虽其已有所掩饰,不过其还是发觉的李尔德已完全从那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你看上去很不错。”吉姆淡淡地说道。

    李尔德笑了一声道:“不错什么?一整夜都没睡能好到哪里去?”

    吉姆眯了眯眼睛道:“你看上去不像是没睡的样子。”

    李尔德闻言后,目光颇为怪异地看了吉姆一眼,随后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哦?你这番话可很是耐人寻味了。这里就这么大的地方,你说我能睡在哪里?睡在哪一张床上啊?”

    吉姆闻言当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口无遮拦,当即脸色一红,随即狠狠地瞪了李尔德一眼道:“胡言乱语!”

    对此李尔德确实大声笑了起来。

    不过李尔德的大笑实在是欲盖弥彰,此刻他的内心早已砰砰地跳成一团,他虽然对吉姆早就有所防范,但不想对方竟然刚刚会问的那么直接,若不是李尔德随机应变,还真的容易被其看出破绽,好在一切都已顺利雨过关了。

    大笑一阵过后,李尔德道:“虽然这一夜没有休息好,不过事情的进展却很顺利,相信我,这一两日中一切便见分晓!”对于这一点李尔德并未撒谎,实际上一切已无需等待那么长的时间。

    对此吉姆感到有些意外,他并没有因为李尔德的话而感到异常兴奋,反而眼中更存有一些疑惑。

    整个夜晚亚特兰蒂斯遗族部落都处于高度的警戒之中,吉姆的心也整整揪了一夜。然而李尔德与祭祀并没有闹出丝毫“动静”,而在此情况下一切好似进入了某种好的状态之中,这让吉姆着实无法想象到。

    此时的李尔德不敢与吉姆多做纠缠,以免有所暴露,随后又拍了拍吉姆的肩膀道:“好了,既然无事那么我便回去了,否则的话我非得谁死在着野地之中。哦,对了,你们祭祀让我告诉你可以解除警戒了。”

    吉姆道:“这一点我要向她亲自询问才可执行。”

    李尔德耸了耸肩道:“无所谓喽,反正我只是简单表达一下含义而已。不过你们祭祀想来这个时候也困得很不少受的。”吉姆没有表态什么,但脚步也并非动弹分毫。

    李尔德张嘴打了一个哈欠,这倒并非是他的掩饰,而是李尔德于今晚也的确没有休息好。解开心结之后李尔德与芊柔开始着手制定下一步实行计划,整整一晚都没有休息。

    与吉姆进行了告辞,李尔德踩踏着晨曦的碎光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在那里李尔德又看见了同样一夜未眠的爱德华。

    而当爱德华看到李尔德后,其面色也为之一变,随后其一双眼睛在李尔德的身体上来来回回打量了一般,忽然开头道:“少爷你...不会是和那个祭祀睡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