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农民工〕〔圣尊〕〔玄天剑尊〕〔妖龙劫〕〔万古神帝〕〔草开无情天〕〔秘巫之主〕〔媚惑江山〕〔丞相保重〕〔遇见花开遇见你〕〔剑逆天穹〕〔快穿!傲娇BOSS极〕〔快穿之还愿人生路〕〔锦绣农女:捡个将〕〔我的老婆是偶像〕〔甜妻萌宝:总裁爹〕〔重生之异界红警〕〔我的大明新帝国〕〔召唤神秘〕〔无限之天赋掠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首长红人 第896章 奇怪的睡姿
    ,精彩小说免费!

    “唔......”许小娇喉咙里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她抬起双手,按住叶兴盛的脑袋使劲地将他推开:“叶兴盛,是你吗?你干吗呢?”

    叶兴盛顿时清醒过来,刚才的幻觉瞬间消失,意识到刚才亲吻的人是许小娇,他有些懊恼,他这是怎么了?今晚一点酒都没喝,为什么会对许小娇产生幻觉,会把许小娇当成初恋女友钟雪芳?

    难道,他心里还爱着钟雪芳?

    不,不可能的!

    钟雪芳伤害他那么深,他怎么可能还爱她?而且,她已经不在人世!

    叶兴盛仔细看许小娇,她的眼睛仍然是紧闭着的,只是脸上的肌肉微微地抽搐着,看上去有点痛苦的样子。估计,醉酒的症状还没消失!

    “许市长,你感觉怎么样?”叶兴盛轻声问道。

    “你谁呀,你?”许小娇突然把眼睛睁开,只是目光涣散,根本不像正常人,估计还是深醉。

    “我叶兴盛!”叶兴盛说。

    以前跑资金的时候,和许小娇一块出去喝酒,许小娇曾经装醉骗他上当,叶兴盛有点怀疑,许小娇今晚是不是又故技重施!

    “叶兴盛?”许小娇讪笑了一下:“你想骗谁呢?叶兴盛是个女的,而你是个男的!”

    “......”叶兴盛不知道是该生气呢,还是不生气:“许市长,你能不能别皮了?叶兴盛从来都是个男的,好不?”

    “这么说,你是女扮男装?”许小娇突然哈哈大笑:“你扮得还真像!”

    “我没女扮男装,我可没有那种嗜好!”叶兴盛一本正经地说。

    “还不肯承认?哼,老娘要让你露出真面目!”许小娇挣扎着坐起来,一头乌黑的秀发凌乱地披散着,她突然伸手朝叶兴盛胸部抓过去,那张开的五指,十分雪白!

    九阴白骨爪?

    叶兴盛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将许小娇的手给抓住:“许市长,别闹了!我真是男的!”

    “老娘才不信你的鬼话!”许小娇把手抽回来,倏地,朝叶兴盛下身抓去:“老娘要揭穿你的真面目!”

    幸亏叶兴盛又及时将许小娇的手给抓住,不然,场面可就难堪了!

    “唔,好热!”许小娇不胜酒力,身子一软,又瘫倒在床上,她嘴里咕哝地喊着热,手在胸口胡乱地抓,很快就将领口给敞开,那雪白让叶兴盛双颊发烫。

    叶兴盛怕再这样下去,自己的理智会被冲垮,赶紧替许小娇把衣服给拉上。

    这边床上的许小娇还没安静下来,那边床上的罗芊虹翻了一下身子,嘴里咕哝着什么。

    叶兴盛走过去,把耳朵凑近罗芊虹嘴边,想听听,她到底在说什么,却愣是听不清。便轻轻地摇晃了罗芊虹几下,问道:“罗主任,你感觉怎么样?现在还很难受吗?”

    “你谁啊你?”罗芊虹突然抬手,啪的一声,给了叶兴盛一记响亮的大嘴巴:“给我滚!”

    叶兴盛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心里那叫一个冤,他好心将她送回来,还帮她擦掉身上的呕吐物,这美女倒好,二话不说,就给他一个大嘴巴。这叫什么事嘛?

    他娘的,老子不理你了!

    叶兴盛低声骂道,低头一看,罗芊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将她的领口给抓得一片凌乱,傲然的雪白丝毫不亚于许小娇。

    “叶兴盛,你个八婆,嘻嘻......”隔壁的许小娇在咕哝地叫喊着。

    八婆?

    叶兴盛顿时火大,许小娇骂他别的什么都可以,把他当做女人来骂,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叶兴盛转身来到许小娇的床前,恼怒地看着她:“许市长,你刚才说什么?”

    “八婆!嘻嘻......”许小娇指着叶兴盛说:“叶兴盛,你就是个八婆!”

    叶兴盛更加生气了,捏着许小娇的下巴,怒道:“你特么的给老子闭嘴!再怎么骂老子,老子对你不客气!”

    “就骂你,怎么了?你就是个八婆!”许小娇咧嘴傻笑地看着叶兴盛。

    叶兴盛心念一动,该不会是许小娇故意装醉骂他吧?以前,许小娇曾这么干过。已经上过许小娇的一次当,他不要再上第二次!

    跟老子装醉?

    老子非揭穿你的鬼把戏不可!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叶兴盛把心一横,手伸到许小娇的腋窝下,使劲地挠她:“许市长,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在装醉,你少跟我来这一套!”

    许小娇咯咯地笑起来,不停地扭动着身子,嘴里却仍然骂叶兴盛八婆,骂着骂着,头一歪,就昏睡过去了。

    叶兴盛使劲地摇晃许小娇,喊了她好几声,她都没反应。

    看来,许小娇不是装醉,她是真的醉了。

    许小娇才刚安静下来,隔壁床的罗芊虹又不停地喊热,手胡乱地抓上衣,很快将领口给抓开。

    刚才将许小娇和罗芊虹带回房间之后,叶兴盛开空调时,将温度调到最高的温度,也就是三十摄氏度,之所以调这么高,是怕许小娇和罗芊虹受凉。

    眼下,许小娇和罗芊虹都喊热,叶兴盛没办法,只好将温度调低到二十五摄氏度。

    拿遥控器调好温度,叶兴盛轻手轻脚将许小娇和罗芊虹的领口给拉好。

    此时,因为温度已经调低,房间里凉快了许多,许小娇和罗芊虹不再喊热,两人均匀地呼吸着,睡得很香。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叶兴盛也有点累了。他想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却又怕许小娇和罗芊虹半夜出什么问题。要知道,许小娇和罗芊虹两人喝的可是高度数的白酒,这种类似酒精的高度数白酒,喝进肚子里对胃黏膜的刺激很大。

    弄不好,会胃出血!

    真要是犯了这样的毛病,没有一个人守护在床前,那是很危险的!

    今晚的酒局,许小娇和罗芊虹两人完全是替他喝酒,她们俩喝醉了酒,他哪里能丢下他们不管?

    见许小娇和罗芊虹睡得很香,叶兴盛心才稍微宽了宽,他喝了口水,进入洗手间冲了个澡。

    这个房间是许小娇入住的房间,而酒店是五星级酒店,客房的洗手间很宽大,里面的洗浴用品一应俱全。除了洗浴用品,叶兴盛还惊讶地发现,架子上挂着几条红色的存缕,不用说,这是许小娇换洗的存缕!

    这几条存缕有的是白色的,有的是粉红色,看上去十分美丽。

    看着这几条存缕,叶兴盛脑海里先是闪过许小娇的音容笑貌,继而又回想起和初恋女友钟雪芳交往的点点滴滴,心里就一阵难受。思想状态也有些恍惚起来,竟把持不住,从架子上拿过一条存缕,放到鼻子下闻了闻。

    一股淡淡肥皂味以及女孩子特有的气息扑鼻而来!

    好一会儿,叶兴盛才将存缕挂回到架子上,他觉得脸颊有点痒,抬手抹了一下,原来,他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泪了。一股深深的耻辱自心底涌起。

    同龄人好多都成家立业了,而他,哪怕是位高权重,至今,感情仍然漂浮在半空,没一个着落!

    能怪谁?

    要怪,只能怪命运!

    本来和章子梅谈得好好的,章子梅却突然出了意外,失去了记忆!

    那么喜欢章子梅,他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他也根本割舍不下对章子梅的爱。可如果章子梅永远不恢复记忆怎么办?难道,他要等待她一辈子吗?

    叶兴盛越想感觉脑子越乱,他干脆不去想这个问题,扭开水龙头,让清凉的自来水给他脑袋来个刺激!

    洗完澡,叶兴盛打电话给服务台,让服务员给他拿来被子和枕头,他打地铺,睡在许小娇和罗芊虹的床中间。

    要说那刘建文真是个酒鬼,他灌许小娇和罗芊虹喝了很多酒,这俩美女睡到半夜的时候,先后都喊渴,叶兴盛不得不起来喂她们俩喝水。

    不论是许小娇,还是罗芊虹,喝水的时候,都还没有清醒过来,她们俩喝水的时候,身体都依偎在叶兴盛的怀里。

    凌晨是人体阳气初起之始,那汹涌的荷尔蒙本来就将叶兴盛折磨得很难受,怀中再抱着貌美如花的两个女官员,他差点就控制不住。好在,他拼命做深呼吸,最终还是打消了非分的想法。

    折腾了大半夜,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叶兴盛才昏昏沉沉地睡去。这一睡,他睡得很深沉,仿佛动物进入冬眠似的。

    许小娇和罗芊虹也是如此,她们俩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而且半夜又起来,这一觉对她们俩来说,好像失去了知觉似的,睡得天昏地暗。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将近十点,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落在地板上。

    一阵急促的额电话铃声,在寂静的客房里响个不停!

    叶兴盛睁开朦胧的睡眼,突然感觉他的胸口和右手十分柔软。转头一看,他差点晕厥过去,胸口的柔软是因为许小娇胸脯贴着他的胸口,正睡得香。

    而右手的柔软则是,他的右手搭在罗芊虹的胸口!

    叶兴盛脑袋一片空白,这到底怎么回事?昨晚,许小娇和罗芊虹明明睡在床上的,她们俩怎么也睡在地板上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她们俩主动从床上下来,陪他睡地板?

    这根本不可能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