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道医圣〕〔天赋武神〕〔绝色小毒妃:邪皇〕〔豪门盛宠:BOSS大〕〔神兵阁异闻录〕〔棺妻嫁到〕〔重生之最强大亨〕〔封神之伯邑考〕〔偷香高手〕〔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全职猎人之诺亚之〕〔我在古代有工厂〕〔开局就是大天使〕〔Boss生猛:总裁,〕〔仙临大秦〕〔大明第一祸害〕〔美漫之驱魔神探〕〔霍少,好凶猛〕〔都市之捉鬼天师〕〔娇女有毒:腹黑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首长红人 第632章
    狂奔了十来分钟,叶兴盛累得气喘吁吁,(身shen)后的呐喊声渐渐小了。他放慢脚步,刚喘息了几下,突见前方有灯光晃动。

    叶兴盛怔了一下,以为是附近的村民,正要上前求助。突然,听到二鬼恶狠狠的声音传来“一定要把他们给我抓住”

    叶兴盛吓坏了,二鬼等人莫非长了翅膀一下飞到他前头他很快明白过来,二鬼对这里的地形肯定很熟悉,带领手下绕道走到前头拦截他。

    叶兴盛转(身shen)想按原路返回,再做打算。可他转过(身shen),没走多远,前方同样出现灯光晃动,人声嘈杂。想必是二鬼兵分两路追赶他。

    前后都有人,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崇山,叶兴盛已经无路可逃。他深知落入二鬼的手,凶多吉少,重则丧命,轻则痛打一顿。他一度想跳下悬崖,终结此生,以免受皮(肉rou)之苦。

    可是,想到自己还有大好前程,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虎晓丹和虎思强是否已经安全离开还是个未知数,他必须想办法跟二鬼周旋,给虎晓丹和虎思强争取更多的时间。

    想到这里,叶兴盛抓着灌木丛,往山上爬去。他没爬多高,二鬼等人便举着手电筒蜂拥而至。

    “下来,快下来”绑匪在下面吼道。

    叶兴盛停止攀爬,转过头,几道光柱照得他睁不开眼。

    “上去把他给老子弄下来”二鬼命令道。

    两名歹徒抓着灌木,朝叶兴盛爬上来。

    叶兴盛双手圈成喇叭状,故意对着山上大喊道“晓丹,你快点跑”

    眨眼间,两名歹徒便爬了过来,伸手抓住叶兴盛。叶兴盛挥拳跟他们搏斗,没几个回合,便被两名歹徒制服。

    绑匪将叶兴盛带回原来的那栋房子,不过,不再是关在一楼,而是关在二楼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窗户同样是被铁格子焊住,想要撬窗逃走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进来,二鬼的手下便将叶兴盛往死里打。叶兴盛双手护着(身shen)上的关键部位,大声呻吟,希望能引起绑匪的同(情qing)。可是,这群绑匪哪里还有人(性xing)他们听着叶兴盛的惨叫,却打得更起劲了。

    后来,叶兴盛干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装作晕死过去。这一招果然有效,二鬼手下不再殴打他。二鬼差人端来一盆冷水,当头朝他浇下去。

    哗啦一声响,叶兴盛装作突然惊醒的样子,睁开眼,恐惧地看着绑匪。

    二鬼嘴里叼着根烟,喷出一口烟雾,眯着眼盯着叶兴盛看,问道“那女的和小孩哪儿去了”

    “他们爬到山上,翻过大山走了”叶兴盛说。

    “爬过大山你以为她是神仙呢,会飞过去”二鬼说“三更半夜的,别说爬大山,就是走路都要摔跟斗说,他们母子藏哪儿去了”

    叶兴盛干脆闭上双眼,默不作声。

    二鬼走过来,捏着他的下巴,冷冷地说“你不想要命了”

    叶兴盛睁开眼,说“这里荒山野岭的,我不熟悉道路,而且大晚上的,我哪里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二鬼说“他们没有跟你一块儿逃跑”

    “没有”叶兴盛说,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计划是对的,虎晓丹和虎思强要是和他在一块儿,这会儿肯定又落入二鬼手里了。

    二鬼嘿嘿地冷笑了几声,说“别以为你的计谋高明,我告诉你,那个什么高一丈,什么高一尺”

    叶兴盛心里暗暗好笑,这二鬼大概是没读过多少书,连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都不知道。

    “你别得意”二鬼说“老子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老子做事从来不马虎,你能想到的,老子早就想到了。老子在个个路口都安排人把手,他们是逃不掉的。”

    正说着,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老五和两名歹徒押着虎晓丹和虎思强走了进来。只见虎晓丹头发凌乱,面容憔悴,虎思强则脸上泪痕斑斑。

    “晓丹”叶兴盛心里一阵疼痛,惊叫了一声。

    “兴盛”虎晓丹抬头看到叶兴盛,也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你们快放了他们否则,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们的”虽说,和市公安局局长李国明是好哥们,叶兴盛却不敢把李国明拿出来吓唬绑匪,这伙亡命之徒要是害怕警察,哪里还会干这种事把李国明搬出来,只会增加他们的警惕(性xing)

    叶兴盛话音刚落,一绑匪狠狠地一拳挥过来,搭在叶兴盛脸颊。叶兴盛只觉得口里咸咸的,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

    “兴盛”虎晓丹(禁jin)不住哭出声来,继而对二鬼说“不许你们伤害他”

    二鬼朝那名手下递了个眼色,那绑匪退到了一边。

    二鬼走到虎晓丹跟前,踱了一个来回,说“王太太,我郑重地提醒你,如果你希望你和你儿子安全地离开这也让的话,千万别再打逃跑的主意。我们选的地点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你只有乖乖地让你丈夫拿钱来,你们才能够安全脱(身shen)。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听明白了吗”

    二鬼说完,带领手下出了房间。房间的门同样是铁门,砰的一声,被他们死死关上。

    房间里很快恢复了安静,只有顶头的(日ri)光灯发出微哼声。许是因为过于疲倦的缘故,虎思强又已经进入了梦乡。

    虎晓丹将他放在(床chuang)上,给他盖好被子,她自己做在(床chuang)头,神(情qing)有点恍惚。

    “晓丹,我对不起你,我真没用,害你们母子又落入了绑匪手里”叶兴盛很自责地说。

    “不关你的事”虎晓丹喃喃地说“绑匪在路口也派人把守,我带着思强还没走多远就被他们给逮住了。”

    “看来,只有钱才能救得了你们了”叶兴盛说。

    “兴盛,你相信命吗”虎晓丹问道。

    叶兴盛有点愕然地看着虎晓丹,不明白她的意思。

    虎晓丹幽幽地说“前段时间,我去算了一次命。算命先生说,我在不久的将来将有一劫,当时,我根本不信,真没想到,他算得这么准看来,人有时候,不得不相信命。”

    叶兴盛想起了自己以前算过一次命,算命先生说,他是有福之人,只是在感(情qing)方面会有挫折。以现在的(情qing)况来看,算命先生算得也准。

    叶兴盛走过去,手轻轻地按在虎晓丹的肩膀,安慰道“晓丹,不要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丈夫那么(爱ai)你,他一定会花钱赎回你和思强的”

    虎晓丹抬头看了一眼叶兴盛,迅疾移开了,(身shen)子往旁边避了避,幽幽地说“但愿如此”

    虎晓丹的细微动作使叶兴盛心里很不舒服,虎晓丹这是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吗他和她有这么大的鸿沟吗

    虎晓丹和叶兴盛交谈的时候,在王照龙家,王照龙终于答应给绑匪赎金了,不过不是绑匪说的500万。经过讨价还价,绑匪同意把赎金降到450万。

    这天早上,晨光熹微,微风拂过松林,沙沙作响。早起的鸟儿在林间穿梭来往,发出欢快的鸣叫声。

    绑匪押着叶兴盛和怀抱着虎思强的虎晓丹上了车,在山区蜿蜒的小道上行驶着。

    叶兴盛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巍峨群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绑匪是否守信用,在收到钱之后,放了他和虎晓丹还有她侄子。他自己倒(挺ting)看得开,觉得没什么。他放心不下的是虎晓丹。因着对虎晓丹的(爱ai),在他内心里,她就像是他的妻子。妻子安全,是他这个“做丈夫的”的责任。要是绑匪想撕票,他会毫不犹豫豁出(性xing)命跟他们搏斗的。

    可是,如果绑匪讲信用,放了他们。那他见到王照龙该如何解释王照龙能当上副市长,可不是傻子他看到他和虎晓丹一块儿被绑架,要说没有别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他有什么想法都不怕,只要继续一如既往地对虎晓丹好就行。

    叶兴盛扭头看虎晓丹,见她脸色出奇地静。她埋头慈(爱ai)地看着侄子,仿佛正带着侄子回家似的,神态无比安详。

    赎人的地点是在半山腰的山路上。王照龙原本要绑匪在城里拿钱放人。绑匪不答应,说城里条子的圈(套tao)太多,他们信不过王照龙。王照龙无奈,只好答应绑匪在半山腰赎人的要求。

    车子行到半山腰停了下来。叶兴盛和虎晓丹被押下车,在路边等候。太阳已然挂在枝头,晨露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闪,美不胜收。

    二鬼吐掉嘴里的半截烟,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喂,王市长,我们到了,你在哪儿呢马上就到行,我得提醒你,我们不是吃素的,你敢使诈的话”

    二鬼目露凶光地看了看叶兴盛和虎晓丹,挂了电话。

    不谙世事的虎思强看看群山,又看看那几个绑匪,问虎晓丹“姑,不是说好要回家的吗为什么在这儿下车”

    虎晓丹说“车子坏了,停下来修车。”

    虎思强又问“那要修多久呢”

    虎晓丹说“很快就好的”

    二鬼走过来,嘿嘿地干笑了几声,说“这车要用钱才能修得好,没钱,你们就永远都回不了家了”

    狂奔了十来分钟,叶兴盛累得气喘吁吁,(身shen)后的呐喊声渐渐小了。他放慢脚步,刚喘息了几下,突见前方有灯光晃动。

    叶兴盛怔了一下,以为是附近的村民,正要上前求助。突然,听到二鬼恶狠狠的声音传来“一定要把他们给我抓住”

    叶兴盛吓坏了,二鬼等人莫非长了翅膀一下飞到他前头他很快明白过来,二鬼对这里的地形肯定很熟悉,带领手下绕道走到前头拦截他。

    叶兴盛转(身shen)想按原路返回,再做打算。可他转过(身shen),没走多远,前方同样出现灯光晃动,人声嘈杂。想必是二鬼兵分两路追赶他。

    前后都有人,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崇山,叶兴盛已经无路可逃。他深知落入二鬼的手,凶多吉少,重则丧命,轻则痛打一顿。他一度想跳下悬崖,终结此生,以免受皮(肉rou)之苦。

    可是,想到自己还有大好前程,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虎晓丹和虎思强是否已经安全离开还是个未知数,他必须想办法跟二鬼周旋,给虎晓丹和虎思强争取更多的时间。

    想到这里,叶兴盛抓着灌木丛,往山上爬去。他没爬多高,二鬼等人便举着手电筒蜂拥而至。

    “下来,快下来”绑匪在下面吼道。

    叶兴盛停止攀爬,转过头,几道光柱照得他睁不开眼。

    “上去把他给老子弄下来”二鬼命令道。

    两名歹徒抓着灌木,朝叶兴盛爬上来。

    叶兴盛双手圈成喇叭状,故意对着山上大喊道“晓丹,你快点跑”

    眨眼间,两名歹徒便爬了过来,伸手抓住叶兴盛。叶兴盛挥拳跟他们搏斗,没几个回合,便被两名歹徒制服。

    绑匪将叶兴盛带回原来的那栋房子,不过,不再是关在一楼,而是关在二楼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窗户同样是被铁格子焊住,想要撬窗逃走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进来,二鬼的手下便将叶兴盛往死里打。叶兴盛双手护着(身shen)上的关键部位,大声呻吟,希望能引起绑匪的同(情qing)。可是,这群绑匪哪里还有人(性xing)他们听着叶兴盛的惨叫,却打得更起劲了。

    后来,叶兴盛干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装作晕死过去。这一招果然有效,二鬼手下不再殴打他。二鬼差人端来一盆冷水,当头朝他浇下去。

    哗啦一声响,叶兴盛装作突然惊醒的样子,睁开眼,恐惧地看着绑匪。

    二鬼嘴里叼着根烟,喷出一口烟雾,眯着眼盯着叶兴盛看,问道“那女的和小孩哪儿去了”

    “他们爬到山上,翻过大山走了”叶兴盛说。

    “爬过大山你以为她是神仙呢,会飞过去”二鬼说“三更半夜的,别说爬大山,就是走路都要摔跟斗说,他们母子藏哪儿去了”

    叶兴盛干脆闭上双眼,默不作声。

    二鬼走过来,捏着他的下巴,冷冷地说“你不想要命了”

    叶兴盛睁开眼,说“这里荒山野岭的,我不熟悉道路,而且大晚上的,我哪里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二鬼说“他们没有跟你一块儿逃跑”

    “没有”叶兴盛说,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计划是对的,虎晓丹和虎思强要是和他在一块儿,这会儿肯定又落入二鬼手里了。

    二鬼嘿嘿地冷笑了几声,说“别以为你的计谋高明,我告诉你,那个什么高一丈,什么高一尺”

    叶兴盛心里暗暗好笑,这二鬼大概是没读过多少书,连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都不知道。

    “你别得意”二鬼说“老子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老子做事从来不马虎,你能想到的,老子早就想到了。老子在个个路口都安排人把手,他们是逃不掉的。”

    正说着,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老五和两名歹徒押着虎晓丹和虎思强走了进来。只见虎晓丹头发凌乱,面容憔悴,虎思强则脸上泪痕斑斑。

    “晓丹”叶兴盛心里一阵疼痛,惊叫了一声。

    “兴盛”虎晓丹抬头看到叶兴盛,也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你们快放了他们否则,我做鬼都不放过你们的”虽说,和市公安局局长李国明是好哥们,叶兴盛却不敢把李国明拿出来吓唬绑匪,这伙亡命之徒要是害怕警察,哪里还会干这种事把李国明搬出来,只会增加他们的警惕(性xing)

    叶兴盛话音刚落,一绑匪狠狠地一拳挥过来,搭在叶兴盛脸颊。叶兴盛只觉得口里咸咸的,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

    “兴盛”虎晓丹(禁jin)不住哭出声来,继而对二鬼说“不许你们伤害他”

    二鬼朝那名手下递了个眼色,那绑匪退到了一边。

    二鬼走到虎晓丹跟前,踱了一个来回,说“王太太,我郑重地提醒你,如果你希望你和你儿子安全地离开这也让的话,千万别再打逃跑的主意。我们选的地点是经过精心准备的。你只有乖乖地让你丈夫拿钱来,你们才能够安全脱(身shen)。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听明白了吗”

    二鬼说完,带领手下出了房间。房间的门同样是铁门,砰的一声,被他们死死关上。

    房间里很快恢复了安静,只有顶头的(日ri)光灯发出微哼声。许是因为过于疲倦的缘故,虎思强又已经进入了梦乡。

    虎晓丹将他放在(床chuang)上,给他盖好被子,她自己做在(床chuang)头,神(情qing)有点恍惚。

    “晓丹,我对不起你,我真没用,害你们母子又落入了绑匪手里”叶兴盛很自责地说。

    “不关你的事”虎晓丹喃喃地说“绑匪在路口也派人把守,我带着思强还没走多远就被他们给逮住了。”

    “看来,只有钱才能救得了你们了”叶兴盛说。

    “兴盛,你相信命吗”虎晓丹问道。

    叶兴盛有点愕然地看着虎晓丹,不明白她的意思。

    虎晓丹幽幽地说“前段时间,我去算了一次命。算命先生说,我在不久的将来将有一劫,当时,我根本不信,真没想到,他算得这么准看来,人有时候,不得不相信命。”

    叶兴盛想起了自己以前算过一次命,算命先生说,他是有福之人,只是在感(情qing)方面会有挫折。以现在的(情qing)况来看,算命先生算得也准。

    叶兴盛走过去,手轻轻地按在虎晓丹的肩膀,安慰道“晓丹,不要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丈夫那么(爱ai)你,他一定会花钱赎回你和思强的”

    虎晓丹抬头看了一眼叶兴盛,迅疾移开了,(身shen)子往旁边避了避,幽幽地说“但愿如此”

    虎晓丹的细微动作使叶兴盛心里很不舒服,虎晓丹这是刻意跟他保持着距离吗他和她有这么大的鸿沟吗

    虎晓丹和叶兴盛交谈的时候,在王照龙家,王照龙终于答应给绑匪赎金了,不过不是绑匪说的500万。经过讨价还价,绑匪同意把赎金降到450万。

    这天早上,晨光熹微,微风拂过松林,沙沙作响。早起的鸟儿在林间穿梭来往,发出欢快的鸣叫声。

    绑匪押着叶兴盛和怀抱着虎思强的虎晓丹上了车,在山区蜿蜒的小道上行驶着。

    叶兴盛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巍峨群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知道,绑匪是否守信用,在收到钱之后,放了他和虎晓丹还有她侄子。他自己倒(挺ting)看得开,觉得没什么。他放心不下的是虎晓丹。因着对虎晓丹的(爱ai),在他内心里,她就像是他的妻子。妻子安全,是他这个“做丈夫的”的责任。要是绑匪想撕票,他会毫不犹豫豁出(性xing)命跟他们搏斗的。

    可是,如果绑匪讲信用,放了他们。那他见到王照龙该如何解释王照龙能当上副市长,可不是傻子他看到他和虎晓丹一块儿被绑架,要说没有别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他有什么想法都不怕,只要继续一如既往地对虎晓丹好就行。

    叶兴盛扭头看虎晓丹,见她脸色出奇地静。她埋头慈(爱ai)地看着侄子,仿佛正带着侄子回家似的,神态无比安详。

    赎人的地点是在半山腰的山路上。王照龙原本要绑匪在城里拿钱放人。绑匪不答应,说城里条子的圈(套tao)太多,他们信不过王照龙。王照龙无奈,只好答应绑匪在半山腰赎人的要求。

    车子行到半山腰停了下来。叶兴盛和虎晓丹被押下车,在路边等候。太阳已然挂在枝头,晨露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闪,美不胜收。

    二鬼吐掉嘴里的半截烟,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喂,王市长,我们到了,你在哪儿呢马上就到行,我得提醒你,我们不是吃素的,你敢使诈的话”

    二鬼目露凶光地看了看叶兴盛和虎晓丹,挂了电话。

    不谙世事的虎思强看看群山,又看看那几个绑匪,问虎晓丹“姑,不是说好要回家的吗为什么在这儿下车”

    虎晓丹说“车子坏了,停下来修车。”

    虎思强又问“那要修多久呢”

    虎晓丹说“很快就好的”

    二鬼走过来,嘿嘿地干笑了几声,说“这车要用钱才能修得好,没钱,你们就永远都回不了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