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幽浮尘〕〔隐婚密爱:萌宝坑〕〔娇妻似火:隐婚总〕〔时代的灵魂〕〔回到宋朝之帝国崛〕〔帝凰策:第一狂后〕〔宠妻成瘾:恶魔厉〕〔天道默〕〔大齐悍卒〕〔西游之金乌大圣〕〔美女的极品老公〕〔玄幻阅读系统〕〔都市伪仙〕〔大侠饶命〕〔幕后〕〔光头武僧在都市〕〔洪荒之穿越诸天〕〔拂晓夏微凉〕〔当守望撞上漫威〕〔三国之乱世谋士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军武大帝 第九十四章怒火
    白旺压下心底的嫉恨,眼底的阴冷一闪而过,随即脸上露出伪善的笑意继续道:“其实黑煞只需要打开一个小缺口,我们其他的兄弟部队也都会协助黑煞的。”

    火舞蔑视地看了一眼猥琐阴险的白旺,冷哼一声:“那白豪团负责打开缺口,我火狼团和黑煞负责协助你们,如何?”

    白旺淡漠一笑,随即看向五位战雄,拱手道:“在下也是为了能够尽快结束战争让我血剑好好修养,绝对没有私心,若是火舞战将觉得黑煞没有能力完成任务,也只管推脱就好了,我只是个建议,而且我觉得就算黑煞上了,第六隘口也不定能攻下,毕竟正如火战将所说,黑煞只是个大队,不是什么神话传奇。”

    白旺这样的软钉子敲在了火舞的心口上,却让火舞不知道如何反驳。

    全场战将都是将目光放在了火舞和她身旁的黑煞大队队长身上,黑煞这半年来得到的夸赞和奖赏太多了,他们都是眼红不已,如今白旺将这么一个难啃的骨头放在了黑煞面前,他们也都开始推波助澜。

    所谓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一时间其他战将们也都议论纷纷,个个都是目光不善的看向火舞和那不见面容的黑煞大队队长。

    “是啊,黑煞大队不是号称一队有一团之力么?我看这次第六隘口非他们莫属了。”

    “相信黑煞必定也不会错过这个建立不朽勋章的机会。”

    “放心,放心,只要黑煞能打开个口子来,我们协助黑煞的各个团也都会拼了老底,把其他隘口一口气拿下来。”

    火舞气得胸前波涛起伏,她脸上红白交替,看着一群大老爷们卑鄙的嘴脸,很是气氛,但她又不能真的如白旺所说,帮黑煞推脱任务,那样正好随了白旺的心意。

    将来白旺也必然会拿着这件事到处辱没黑煞一刀一剑打出来的威名。

    五个战雄都是老江湖,自然看得出这种微妙的变化,不过他们五个谁都没有开口,内部矛盾也有利于各个团保持锋锐杀戮的气势、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就负责观战,最后在负责拍案,只要闹得不过分,他们乐得看看下面怎么一个争法。

    白旺也是春风得意地看着火舞,不过就在这时,那个站在火舞身旁的黑煞大队队长,突然开口了。

    “好,黑煞保证完成任务。”

    大帐之内一片安静,许多外旅战将也是第一次听到黑煞大队队长开口说话,没想到声音如此年轻,又宛如黄莺般悦耳,只是语气冷漠杀意凌然。

    韩小白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站直了身子,手握拳头,狠狠砸在了胸甲上,标准的一个军士礼,随即看向战雄丁柏洋,“那末将就先告退通告全队,开始准备了。”

    她决不允许韩名一手创立的黑煞有任何污点的存在,她要带领黑煞成为血剑军团的神话。

    纵然是虎豹之穴,她不会退后半步!

    火舞震惊地看着韩小白,半年来她亲眼见证韩小白从战争中崛起成为黑煞领头队长,这个天赋简直妖孽的少女冷漠又嗜血,许多血日帝国军看到她就会吓得双腿颤抖。

    纵然是黑煞大队里队员提起韩小白,也只是苦笑,说是韩名如果是黑煞教父的话,那么韩小白就是黑煞的恶魔之女,除了教父的话,恶魔之女谁都不听。

    半年来无数场战斗,韩小白踩在无数尸体浑身淋血,一步一步成为了黑煞大队队员恐惧的恶魔,成为了敌人绝望的存在。

    甚至在韩名离开之后从未见过少女笑过,黑煞大队的队员们也再没有在少女脸上看到一丝笑意。

    所以当韩小白站起说话时,整个大帐里都是她体内流露而出的冰冷寂灭的杀意,就算是其他战将们也都愣在了原地。

    “嗯!”丁柏洋满意地看着韩小白,这才是他满意的部下,铁血沉默,下达命令之后拼死也要完成。

    韩小白向火舞告退以后就离开了大帐,直接回到了黑煞大队的营地,集合了黑煞所有人。

    队伍集合完毕之后,韩小白就说了句,“第六隘口,由我们拿下。”

    啪!

    一千人的黑煞队员们脚步轰然并齐,而后宛如一个人般动作整齐的捶胸致礼。

    轰!

    攻下第六隘口的困难程度他们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但当韩小白说出以后,每个人都没有半点畏惧害怕,反而眼中燃起熊熊战意。

    在黑煞建立当初,这种攻必克战必胜的绝强信念就牢牢种在了他们的心间,这也是当初韩名所教给他们的。

    一夜漫长无比,按照往常,天色该是早都亮了,但清晨韩名推开窗户时,天色昏沉,冷风呼啸,不过天气即使如此,整个城主府早就一片喧闹。

    就连自韩名门口走过的仆役都在谈论:“今天东野长城上面又要开战了,也不知道这一次第六隘口能不能攻下来?”

    “听说啊,这次牵头的是黑煞大队啊,厉害了。”

    韩名脸色凝重地看了一眼东野长城的方向,穿上军装,便是出去找了一个负责押送食物往前线送的车队,和车队老板商量了下,想要搭车随行。

    车队老板是个朴实的本地人,他看韩名军装上的战师军徽,立马恭敬无比,连钱都没要,就安排韩名和自己一车同行。

    “战师大人这是要上前线啊。”车队老板吸了口大烟袋,啧啧地冒着烟。

    韩名端坐在牛车上,微笑点头。

    “唉,真是多亏了你们血剑军团了,要不然东洲,指不定被血日帝国给糟蹋成啥样呢。”老板眼中露出一丝陈恳的感激。

    “当兵的就是为了祖国安定而存在的,要不然还要我们干啥。”韩名咧嘴一笑。

    老板赞赏地看着韩名,不住地点头,“好,好啊,年轻人说得对。”

    不过老板说完,就担忧望着东野长城的方向,“希望这场战争啊,早点结束,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老板,战争一结束,我们去哪还有这么好的生意啊。”在车前赶马的小伙计转头朝着老板笑呵呵地说道。

    老板一听立马吹胡子瞪眼睛,用烟枪头狠狠敲了下小伙计的脑袋,“我呸,发国难财,你良心不疼?!”

    “不过以老板你这样,把粮食比平常价还低卖给军队的做法,恐怕一辈子都难是发到国难财喽。”小伙计呲牙咧嘴地抱着脑袋,喃喃低语。

    “唉,你这个小混蛋,我打死你。”

    韩名听到老板伙计相互斗嘴,淡淡一笑,旋即却是忧心忡忡地看向了远处。

    东野长城有一万里多长,压在血日帝国和星月联共国的边界线上,高约五十米,上面累积的每一块暗铁岩石,都是几十年来数代血剑军士和东洲百姓一块一块搬上去的。

    整个东野长城共有十个隘口,前五个隘口是训练望风,后五个隘口则是把守长城军士们的住所和吃饭地。

    城墙足足有十人并排之宽,可以安置元晶炮等重型杀伤武器,历来都是血剑在东洲拒抗血日帝国军队的重要关口,防守起来可谓固若金汤。

    也是当初设计长城的人有脑子,面朝血日帝国一面的城墙各种防御公事和火力点,但面对星月联共国境内的一面却是易攻难守,也是想到了万一东野长城被敌人拿下之后,容易打回来。

    正是因为如此,血剑军团才有在短短半个月里,就连续攻下了五个隘口。

    从大漠城到东野长城用了整整一天路程,车队行进速度不慢,但韩名却还是觉得火急火燎,或许是半年没有看到韩小白和黑煞的兄弟们,确实有些想念了。

    一直等待太阳落了西山,极东地带的寒气随着暮色一下扑了上来。

    车队到达连绵数百里大营时,韩名确实被震撼了一下,估计足足有五十万人在集团大作战,不过偌大的营地里却是有些清寂。

    韩名和车队老板告了别以后,便是随手拉住一个新兵,问道:“人都在东野长城上么?”

    慌慌张张忙的女兵忙着去报告战况,很不爽的转身,看到韩名胸前的战师军徽后,立马颜色端正,道:“是的,长官,现在已经开战了三个时辰了。”

    “战况如何?”韩名还是想知道黑煞的情况,毕竟他在大漠城可是听到有人议论黑煞要担当尖刀。

    战况毕竟不是机密信息,所以可以透露,女兵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来,“虽然黑煞在三个时辰之内确实将战线推进了五百米,但……但敌人太多太顽固了,黑煞大队现在六成都已经负伤,而那个黑煞大队队长已经明显体力不支,火舞战将让我回来报告,说是这样下去,再过一个时辰,黑煞大队将要全员折损,她已经确认,任务失败,请求退兵。”

    黑煞作为特种大队,就是为了专门处理紧急重要的任务,以超强的机动性和突袭的强悍战斗力快速取得战果,而攻隘口这种明显的消耗战,并不是黑煞的专长。

    为什么火舞会允许黑煞接受这种任务?!

    为什么韩小白体力不支也不知道回避退让?!

    为什么战雄们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韩名在心头连问了三个问题,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一定是有人把火舞和韩小白推到了一个不容回避的境地,就连战雄们也不好插手。

    不过是谁,把他韩名的兄弟推在了前线刀口上,他就一定要让那个人付出代价来,如果韩小白敢少一根头发,他就要拿血日军士千千万万个人头来赔偿!

    一丝恐怖骇人的杀意自韩名体内流露而出,一路走到现在,他刀下亡魂无数,在血尸秘境之中也是杀伐果断,不知不觉之间凝就恐怖杀气,令一旁的女兵浑身一愣,惊恐地看着他。

    韩名压下心头翻滚的怒火,声音低沉无比:“传音器能联系到火舞战将么?”

    女兵微微一愣,随后重重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