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咕咕的艾泽拉斯〕〔重生最强商女:首〕〔至尊兽卡〕〔引凰为后〕〔我混模特圈的〕〔帝国吃相〕〔请开始表演〕〔虫临暗黑〕〔木叶之负面情绪系〕〔重来1976〕〔我老板是阎王〕〔我的女友是偶像〕〔影后重生:鲜肉来〕〔替身情人:陆少狂〕〔我和妖怪的恋爱时〕〔我是幕后大佬〕〔校园重生:国民女〕〔虞夏〕〔我真不是良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军武大帝 第一百六十二章猥琐的浪滔滔
    呼!

    韩名从水下站起,看了周围,确定安全之后,就朝着河道上游而去,行进不过三五分钟,找了一个甬道,走入其中,继续按照体内噬字的感应,朝着地底前行。

    在此甬道前进不过三炷香时间,甬道内忽然刮起了冷厉的寒风,这风古怪的很,刮在身上犹如刀刻在身,挖骨削肉般难受。

    韩名运转元气阻挡,但元气似乎对风流没有效果,反而那种挖骨削肉的疼痛越发强烈。

    “这难道就是地煞罡风!”韩名以前在书上看到过关于这种风的描述,地煞罡风常常出现在地底深处,由地底煞气凝聚而成,刮在人身疼痛无比,元气防御基本无效,但作为锻炼灵识意识却是再好不过的东西。

    “这地下魔域还当真是到处都是宝!”韩名忍住身上的疼痛,夸赞了一声,沿着甬道继续前行。

    越是往甬道深处,这罡风就越是强烈,一开始也还能接受,但后来慢慢的,韩名就感觉不仅仅是身体疼,就连躯壳内的灵魂都在经受着地煞罡风的折磨。

    身体以及身心都在这无尽的地煞罡风中沉沦,但韩名自来是个倔人,一旦开始就绝对不会放弃,他就沿着这条甬道不断前行,哪怕里面越来越黑,罡风越来越猛烈。

    呼呼呼!

    刚开始韩名还能记住过了多久,后来耳边除了风流,眼前除了黑暗,就再无其他之后,他对时间的概念也渐渐淡忘。

    孤独,死寂!

    在这充满地煞罡风的甬道里,韩名就好像一个迷失方向的路人般没有了目标,他闷着脑袋往前走,身体和灵魂的双重折磨渐渐让他麻木,以至于有时候他会忽然忘记自己在干什么,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其实这也是地煞罡风的另一个作用,如果长时间在地煞罡风中流转,在身体和灵魂的无休止折磨下,人可能会麻木沉沦,而忘却自己的目的,而后停下脚步,在罡风中慢慢消亡。

    这其实和温水煮青蛙是一个道理,当人体适应了折磨和痛苦,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了。

    这条路似乎永无止境,韩名有时候会突然忘了自己是谁要干嘛,他很努力的想了半天,才能想起来。

    他觉得自己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很压抑很痛苦,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但心里总有个声音告诉他,千万不能休息,要不断向前。

    韩名又重新起步,可他的脚步越抬越低,眼睛半睁半闭,风流在他耳边呼啸而过,突然之间,他失去了自己的记忆。

    他站在原地,前后看了看,一片黑漆漆,他喊了喊,风流呼啸。

    “我是谁?”韩名茫然问了自己一句,他靠着身侧的墙壁慢慢坐了下来,抱住自己的双肩,闭上了眼睛,“好累啊,好冷啊,睡一会吧。”

    呼!

    呼!

    风流依旧在耳边呼啸。

    韩名身体的温度不断下降,他的呼吸慢慢变得薄弱下来。

    “韩名……韩名……”有个慈爱的声音呼唤他。

    “谁啊?!”韩名茫然地问道,他梦到自己到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间,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双目慈爱地看着他,“你是谁?”

    “我是你师尊古长风,大概你也记不得我了!”老头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和蔼地笑道。

    韩名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老头,心里无由来的一阵难受,双眼有些发红。

    “你可不能在这里睡啊,睡了,会死人的!”老头告诉他。

    “可是我好累啊,我也很痛苦啊!”韩名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仿佛要睡着了一样。

    “徒弟啊,大道往上三千里,一路枯骨万丈高,这本来就是一条很累很痛苦的道路,你要是没有一颗决胜的心志,很难走到最后,师尊时间不多了,记住,决不能放弃!”老头说话间,那种豪壮之气瞬间让韩名脑子清醒一下,说完,老头的身子便化作点点流光消散而去。

    不知为何,韩名心里难受非常。

    呼!风流如啸。

    韩名蜷缩在了墙角,脸上有着莫名的痛苦之色,眼角流下两行滚烫灼热的眼泪,最后一刻,他终于想起了老者是谁。

    “师尊!”韩名豁然睁开一双热泪盈眶的眼睛,看到一片漆黑后,心底有失落,但更多还是一股子慷慨热血。

    他不知道是自己做梦还是其他,但师尊古长风的教诲,他会永记心头,这一刻那些忘却脑后的记忆全都犹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一定要走出去!”

    韩名咬牙握拳,而后脚步坚定地朝着甬道更深处前行。

    如此前行,不知过了多久,韩名才发觉耳边呼啸的罡风已经消失,下一刻他感觉灵魂仿佛进阶一般清爽舒畅,冥冥之中好像对这个世界看得更加透彻清晰了一些。

    韩名以实验的目的撑开了自己的灵识,惊喜地发现,灵识探索范围竟然比之以前生生扩展了两倍,灵识力量也变得更加强悍。

    以前他觉得灵识力量再强也只能当做辅助手段,但现在他感觉自己的灵识力量似乎可以成为一种攻击手段,直接碾压低阶战兵战师一类。

    他曾听说过高位阶的强者仅仅使用灵识力量就可以瞬间秒杀低位阶的弱者,甚至在很多名人自传中,灵识修炼都是必备功课之一。

    之前可能是韩名实力太弱,认识不到灵识力量的重要性,现在他的灵识经过地煞罡风的历练,强大起来以后才能感受到灵识力量的强悍。

    灵识力量其实直接联系到灵魂力量,如果要严格来讲,灵魂力量其实就是灵识力量,修炼灵识就是修炼灵魂,要不然如同师尊古长风那般陨落上千年之久,仍能显化而出,这就是强悍的灵魂力量。

    “若是以后能弄到修炼灵识的功法,那才是好啊!”韩名知道了灵识的重要性,对修炼灵识的功法渴求不已。

    但他也知道,灵识修炼本来就是窥探灵魂这等隐秘危险的事情,修炼之法必定是危险重重,而且各大势力若是有这种修炼之法,绝对是当做至宝隐秘保存,不会让外人学了。

    韩名轻叹也知道是自己多想了,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拿到第二枚伐天古字,他收拾情绪,便是按照体内噬字指令继续选了一条甬道继续前行。

    灵识探索范围扩大了两倍之后,行进路途上果然避开了不少危险,不过就在韩名心喜赶路的时候,一道熟悉的灵识波动出现在他灵识探索范围之内。

    “小凉儿?!”韩名诧异自语,还没等他惊讶完,另一道强悍的灵识波动紧随着小凉儿进入了他的灵识探索范围。

    韩名眉头一皱,很明显现在小凉儿正在被人追杀,老狗对他还算不错,小凉儿这个少女更是古灵精怪惹人喜爱,既然看到就绝不能视而不见,他到时候要看看,是谁在对小凉儿出手!

    “哈哈哈哈哈哈,小凉儿,你快别跑了,在这地下魔域你能跑到哪里去?!”浪滔滔紧随小凉儿的身后,他脸上带着一丝淫邪,盯着小凉儿曼妙的背影,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小凉儿转身看了一眼快要跟上来的浪滔滔,秀美紧颦,她不过刚刚晋升战将阶而已,轮速度肯定是七阶战将的浪滔滔慢上不少,但凭借着记忆传承,在每一次浪滔滔即将追上的时候,她都能使用身法武技暂时甩开浪滔滔一会。

    如今浪滔滔已经近在咫尺,她心中焦急如焚,再次催动武技,不过这一次她浑身青光微微一闪,却没有使用成功,反而导致武技反噬严重,脸色苍白了几分,差点扑倒在地面。

    “哈哈哈,你可心疼死我了,小凉儿,你已经第几次使用身法武技了,你这么柔弱的小身子骨可不要再强行使用了,要不然反噬很严重哦!”浪滔滔察觉到小凉儿身上青光明暗交替,顿时心中大喜,阴阳怪气地在后面提醒道。

    “要你管!”小凉儿紧皱秀眉,不忿地回应,说完她强撑着身子再次使用身法武技,元气在她体表之外凝就成一条青色小龙,那虚影龙尾一摆,小凉儿的身形瞬间加速,比之以前快了十倍有余。

    “草!”那浪滔滔脸色陡然黑沉,本来他以为凭借着自己七阶战将的实力要抓住小凉儿轻而易举,但谁料到这小凉儿各种层出不穷的高阶身法武技,追了半个时辰,仍未抓住。

    眼瞅着到嘴的美人儿再次远离,浪滔滔也是忍不住臭骂一声,他冲着小凉儿的背影气急败坏地大喊道:“跑?你家老爷子现在可是被诸葛灿天和萧空两人围攻,说不好就要命丧今日,你跑了,就不管他了么?”

    浪滔滔此话算是说中了小凉儿的心事,她凌然一惊,脚步不自觉地就停了下来,方才因为强行催动身法武技,嘴角流出苍蓝色的血液来。

    “那你们快放了我爷爷!”小凉儿用玉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转身嗔怒地看着浪滔滔,大声喊道。

    浪滔滔露出得逞的笑意,他眯着一双桃花色眼,盯着小凉儿,抬步慢慢走了过去,“哈哈哈哈,想要我们放过你爷爷很简单,你要是答应和我共度良宵共享鱼水之欢,嘿嘿嘿嘿,我现在就去让他们两个不要为难你爷爷,反正我们要那个老不死也没什么用!”

    小凉儿皱眉不解,大声问道:“什么是共享鱼水之欢?”

    “哈哈哈哈哈哈!”浪滔滔仰头大声奸笑起来,他盯着小凉儿的身子,嘴角勾起一丝,“当然是男欢女爱,床榻之事,到时候你躺在我的床上,我会慢慢交给你的!”

    小凉儿再笨也听出了浪滔滔话语中的浪荡,她又气又羞,出口骂道:“呸,你个大色皮,我小凉儿就算死,也不会答应你的。”

    浪滔滔看到小凉儿如此反应,心中对小凉儿更加渴求,他现在恨不得自己一步上前,将小凉儿当即扑倒,这样想着,他的眼睛都因为情欲而微微发红,脚步再次慢慢靠近了小凉儿。

    小凉儿也发觉浪滔滔在悄悄靠近自己,她刚想动步。

    “你不管你家老爷子了么?!”浪滔滔冷笑问道。

    “你们不要为难我爷爷!”小凉儿急得快要哭出来,但她现在站在原地,也没了注意,逃也不是,站在这里也不是,一时间拿不准注意来。

    “只要你乖乖站着别动,我保你爷爷无忧!”浪滔滔看了看自己和小凉儿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激动地搓着手,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

    “你不要过来!”

    “你不管你爷爷了么,你想想那个老家伙会是诸葛灿天和萧空的对手么?说不定现在已经被踩在脚底了吧,那老家伙的身子可经不住折腾,万一出点什么意外……”

    “爷爷!”小凉儿双眼含泪,看向老狗被人围截的方向,差点就要哭出声来。

    浪滔滔心里暗笑一声,目测自己和小凉儿的距离之后,体内元气奔流注入双脚,陡然狞笑一声,“我看你往哪走?爆步!”

    轰!

    一声气流爆破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六十年代小军嫂〕〔金算盘〕〔[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重生野性年代〕〔星痕燎原〕〔贵女阿好〕〔天下豪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