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久见人心〕〔医世神凰〕〔穿越之娇俏小军嫂〕〔皇甫少卿欧阳皓骞〕〔法医萌妻撩上瘾〕〔乔斯年叶佳期〕〔老公回家暖被窝〕〔龙女飘飘〕〔神医兵王逍遥游〕〔邂逅男神〕〔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医世狂兵〕〔秦越简然〕〔幸得识卿桃花面卫〕〔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情意思思 顾思思梁〕〔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开了一家黑店〕〔天皇巨星是怎样炼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军武大帝 第254章死里逃生
    奔雷兽还在韩名身后,吓得鳞甲片片立起,朝着韩名吼叫一声,算是求救。

    韩名立定脚步转身一看,正是那名海族八阶战雄,双手高举一个硕大的黑色能量破坏弹,其中扩散而出的能量波动更是令周遭空间都波动不平。

    韩名心头猛然一紧,整个人的汗毛都因此而陡然立起,这种来自身体本能的恐惧感,表示海族八阶战雄这一击已经有了灭杀他的威力。

    “带着她快走!”韩名停下脚步,一拍奔雷兽的屁股,快声提醒道。

    奔雷兽头也不回,从韩名身旁奔逃而走,上官婉儿担忧地看着韩名,想说些什么,一张口却被风流灌入口中,只能眼含薄泪地看韩名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呼!

    看到奔雷兽带着上官婉儿远走之后,韩名长松一口气,这才收回了拔城长戟,将暗冥重剑再次握在了手中。

    “落海黑日!死!”

    那海族八阶战雄怒啸一声,双手高举的黑色破坏能量弹,散发出一波宛如大海般波涛汹涌的浪涛声,可偏偏黑日内部有着恐怖的灼热。

    他怒啸一声,双手高举落海黑日,而后狠狠朝着韩名狠狠掷下。

    嗤!

    黑色寂灭的闪电在黑日四周蔓延开来,恐怖的绝灭之力令周围的海族战雄纷纷惊恐窜逃。

    这黑日飞掷而来,韩名内心竟然生出一种无力和绝望感,他知道高阶武技都有影响敌人心志的功效,便稳定心神,深吸一口气来,举剑而起。

    何为剑道?

    韩名研究九步屠天剑的时候,迟迟无法参悟第三剑,他就问过自己,但时值今日他也没有答案。

    可就在刚才,他忽然头脑清明,给出了自己答案。

    “何为剑道,锋芒所向,无惧无畏,断江劈山,翻天覆海可为,杀人屠城,诛神灭佛可为,剑道就是为可为之事,为不可为之事!”

    嗡!

    韩名双目一瞪,心中再无半点迷茫,他体内剑意从皮肤毛孔化作无数细线喷出,而后在漫漫天穹化作一个直径千米的透明剑阵。

    剑意成阵乃是九步屠天剑的第三剑的起手,韩名临危参悟剑道,终于也是用出了九步屠天剑的第三剑!

    呼!

    千柄剑意凝成的光剑在剑阵之中肆意飞舞,虽然和师尊古长风用出的剑阵有天壤之别,可已经算是初露锋芒。

    韩名立于剑阵之中,单手持剑,双目遥遥望着飞驰而来的落海黑日,嘴角扬起一丝凌厉弧度,而后一声长吼,抬步举剑,朝着黑日劈斩而下。

    “第三剑!”

    嗤!

    千柄剑意光剑在瞬间凝聚成一柄巨大无匹的长剑,恐怖绝灭的威压自巨剑内部散发而出,令整个海角城围观的人们全都面色惊惧。

    巨剑和落海黑日在半空轰然交接,能量波动犹如闪电般噼里啪啦地扩散而出,整个天空明暗替换,看起来恐怖无比。

    轰!

    韩名胸膛轰然塌陷,张口喷出淋漓的鲜血,整个人仿佛快要散架般,意识消沉昏昏欲睡。

    境界差距过大,虽然韩名扛下了八阶海族战雄的一击,但还是落入的重伤垂死状态。

    他没等海族战雄们反应而来,便拖着垂死之身,玩了命般朝着海角城狂掠而去。

    “抓住他,杀了他!”那海族八阶战雄狂怒暴喝,一群低阶中阶海族战雄应声朝着韩名的背影追去,等到身边再无其他人,这八阶战雄这才抬起了一双颤抖的手掌。

    本来一双完好的大手,此刻却有两道深刻入骨的狰狞伤口,如果伤口再深一点,双掌都会被平整的切下。

    这海族八阶战雄满面狰狞的杀意,偏偏眼中带着一丝忌惮,看向韩名远离的方向。

    嗤!

    韩名在天空留下一道金色的气焰,犹如导弹般朝着远处狂掠,之后就是六尊海族战雄怒吼连连地追随。

    咳咳咳!

    韩名一边咳血一边疾驰,他体内气海接近干涸,剑意也是黯淡无光,浑身不知道断了几跟骨头,大日缠龙金刚体以及炎戮焚屠已经快要撑不下去,这样的情况之下,偏偏后面还有六尊战雄追敌。

    咻!

    韩名的脚掌在虚空狠狠一蹬,随后整个人带出一叠八道残影在虚空横掠而过,再次拉大了与后面追敌之间的距离,可就算如此也仅仅能拉大一点距离而已,他现在情况很不好,速度一直在减缓,而且距离星月联共国的军营还有一段距离,被人追上那是迟早的事情。

    “难得真的要陨落于此?!”韩名不甘心地握了握拳头,他目光掠及地面葱葱郁郁的榕树林,本来绝望的心境再次出现了一声希望,他调转身子,一头从高空朝着地面的榕树林扎下。

    这片榕树林年代很是久远,里面纵横交错的都是河道,每一棵榕树都有五人合抱粗细,整个树林枝叶纵横交错,隐隐绰绰,甚是繁密。

    韩名从高空一头扎入林内,用噬字敛住浑身气息,躲在一颗粗壮的榕树之后,屏息静气,藏在原地不再动弹。

    嗤嗤嗤!

    战雄横掠天际发出尖声急啸,六道气息浑厚凶残的海族战雄便紧随其后站在了榕树林的上空。

    “咦?此人气息到这里竟然完全消失了!”

    “这个人类战雄不可小觑,金鲨被他所杀,如果找不到此人,我们都要受到严重的惩戒!”

    “你我六人都要尽心查寻,务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好!”

    海族六尊战雄齐齐点头,随后都是进入榕树林中开始用灵识一寸一寸地搜查。

    韩名撑住自己已经达到极限的身体,催动噬字,牢牢锁住自己所有气息,窝在一颗榕树的树洞里,一动不动,仿佛死物。

    “好好找找,他绝对就藏在这里!”

    “嗯嗯。”

    两个对话的海族战雄就在韩名躲藏的榕树旁边,其中一个长得犹如虾人般的海族战雄看了看不远处那颗巨大榕树树干上的树洞,双目露出一丝凝重,忽然有些好笑地咧了咧嘴。

    他隐约觉得里面藏有人,可又一想自己灵识都没有探查到活物,里面怎么可能有人,他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走向了榕树树洞。

    咯咯!

    韩名能够感觉到危险越来越近,他紧张地浑身轻颤起来,如果再被发现,足足六尊海族战雄,就算自爆伐天古字,也是有死无生。

    “喂,快点啊,别浪费时间!”就在这名海族战雄即将探头看向树洞之内时,突然有同伴大声叫道。

    “哦,哦!”这名海族战雄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呼!

    韩名松了一口气,身子放松了下来。

    六尊战雄再次重聚榕树林上空,六人都没有查探到韩名的踪迹,脸上都是愁眉不展,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这人不会死在了里面了吧。”

    “也有可能藏在了里面!”

    “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将整片榕树林轰炸成渣,任凭他躲在里面,也要把他给我轰出来!”

    领头的海族战雄凶狞一笑,随后掌心一转,一团海浪涛涛的水球包裹着闪亮的电芒朝着榕树林掷下。

    轰!

    水球轰然爆裂,其中闪亮的电芒摧枯拉朽般将大片榕树电成碎末。

    看到这种情况,其他海族战雄都是狠辣一笑,纷纷出手,于是整片年代久远的榕树林在战雄的轰炸中化为虚无。

    六尊海族战雄看到一片焦土的榕树林冒着白烟,都是呵呵冷笑起来,之后六人贴地再次巡查一边,这才离开了。

    等到六尊海族战雄全部离开之后,天地之间这才安定下来,一片焦土之中白烟袅袅没有半点活物的迹象,一小时过后,一道海族战雄的身影在焦土上空再次凝实。

    他目光凌厉地扫视整片焦土,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诧异道:“真死了?”

    片刻之后,这名海族战雄也是朝着远空飞渡而去,天地之间再次恢复一片寂静,时间一直持续到了夜色深沉的晚上,仍旧冒着热烟的焦土某处才慢慢凸出一个土包。

    一个人影艰难地从中爬出,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借着昏暗不明的星光,这才看清了韩名满是泥土的脸庞惨白如纸,他一双黑色的眸子里此刻全是灰色的死意,双手撑地慢慢站起,而后踉跄朝着星月联共国的军营而去。

    海族半年以来迟迟不开战,必然是因为某种特别的原因,一旦让海族处理了这个问题,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开战,所以必须要让李青山知道,必须让李青山申报皇族,主动开战!

    然而当韩名一路垂死回到军营之中时,却发现整个军营已经在筹备进攻,将近两百万军士钢枪银甲,元晶平直炮,榴弹塔都已经出仓开始调试,整个军营没有半点火光,却在黑暗中筹备着进攻。

    当韩名穿着一身满是泥土血水的黑甲出现在军营门口时,守门的几个守卫激动地大叫起来。

    “韩战雄,回来了!”

    “回来了!”

    “他真的回来了!”

    全军开战会议已经从一级会议开到了三级会议,所有人都做好了开战的准备,奔雷兽托着上官婉儿横掠全营仓皇而归时,全军都已经清楚要开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