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逃妻:宝贝,〕〔玉帝叫我来直播〕〔沧雪魔界〕〔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抗战之血染长空〕〔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天才小神农〕〔寒门修仙〕〔全职武神〕〔农女珍珠的悠闲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田园辣妻萌包子〕〔至尊特工〕〔清宫引:九爷万福〕〔裴太太,你已婚!〕〔极品霸帝〕〔异度冲击〕〔军婚有喜:首长,〕〔国王世界〕〔撩完就跑超刺激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军武大帝 第651章 怒
    ..军武大帝

    付继平背对斗狗场上的王乾和宁启两人,腮帮子的肌肉咬得抽动,一张脸阴沉无比,而后慢慢转身,“还有什么事情么?!”

    王乾从高高的斗狗场上站了起来,之后宁启也是冷笑着站了起来。

    王乾将烟枪交给身旁奴仆,大步走到了斗狗场的围栏旁,双手撑着围栏,居高临下地看着付继平和付小雨,一张俊逸的面容上扬着淡淡的笑意,道:“你女儿还欠我斗狗会一个道歉,真诚的道歉!!”

    “对,我们斗狗会的声誉怎么能任由这个小丫头污蔑呢?!”

    “道歉,道歉!!”

    “道歉!!!”

    一群斗狗会的喽啰们狗仗人势地大声嘶吼起来,就连七杀帮的帮众们也都附和斗狗会的打手们大喊起来。

    几千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一个个都是看好戏的样子,兴奋地盯着付继平父女两,嘴角勾着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笑意。

    “道歉!!”

    “道歉!!!”

    在这样的群声呼喊之中,付继平已经快要到了忍耐的边缘。

    付小雨环视四宇,发现全都是各种面容狰狞冷笑嘲讽的人们,她害怕地靠在了父亲的身上。

    付继平的腰背似乎下弯了几许,大手放在了付小雨的脑袋上,颓丧地吩咐道:“小雨,道歉!”

    “可是……”付小雨忍着眼中的泪水,声音颤抖。

    “没有可是!!道歉!”付继平低吼了一句,不愿意看此时付小雨委屈的脸色。

    可是……为什么明明就是对方用了下作作弊的手段,而她要道歉?!

    付小雨怔了怔,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转过身红着眼睛,看向了高高在上的王乾和宁启两人。

    “对……”付小雨开口,如鲠在喉,她睁着大眼,热泪从眼角滚滚而流。

    王乾露出一丝舒畅的笑意,宁启目光更是不屑,周围一群七杀帮的帮众和斗狗会的打手们皆是哄笑一声。

    “对不……”付小雨再次开口,眼泪开闸般。

    “对不起……我错……”付小雨再次开口,哽咽地难以言语,泪眼模糊。

    “两位,一个孩子的无心之错,就算了吧!”

    就在付小雨终于要说完一整句“我错了”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这道声音不大,但在阵阵哄笑声中分外扎耳。

    整个斗狗会的哄笑戛然而止,无数目光汇聚在了一道从人群中缓缓走出的佝偻身影之上。

    那老者一身黑袍,白发披散,面目苍老褶皱,看起来就像命不久矣一样。

    但付小雨和付继平看到这道身影之后,都是面带喜意,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兴奋之意。

    付继平没想到韩名竟然亲自过来了,只要韩名稍微露出一手,就能让王乾和宁启两人知难而退,不敢要他的三分之一街市。

    韩名从人群中走出的那一刻,王乾和宁启两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沉,眼中同时闪掠而过一丝忌惮,但也就是那么一丝忌惮而已。

    “这老家伙是谁?!”

    “怎么敢在这时候插嘴?!”

    “难道是付小雨的师父,那个传说中的五品符阵师,不过我在这老家伙身上感知到的灵识之力极其微弱啊!”

    一群吃瓜群众都是兴奋地谈论起来,他们早就对血帮这个神秘的五品符阵师感到好奇无比了。

    “阁下是付小雨的师父?!”宁启眼中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嘴角掀起的弧度慢慢扩大。

    韩名仿佛艰难无比地将佝偻的腰背挺直了一些,露出和煦的笑意道:“是,两位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让小雨回去吧,这道歉恐怕会让这孩子以后的心境不平啊!”

    宁启儒雅的面容上竟是狞笑一声,他站在王乾的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韩名,却岔开另一个话题道:“我听说,五品符阵师有镇压诸王的本事?!”

    韩名摇了摇头,谦虚无比道:“哪有什么镇压诸王的本事,都是虚言。”

    面对宁启颇有挑衅口吻的话语,韩名直接认怂了。

    这让周围的吃瓜群众颇有一丝意外,不过意外之后都是嗤笑嘲讽起来。

    “草,什么五品符阵师啊,竟然这么怂,害得老子刚刚还那么兴奋!”

    “滚滚滚,老不死的东西,出来就为了说这么两句啊!”

    “妈蛋!让老子那么期待,竟然是个怂货。”

    就连付继平都是愣在了原地,毕竟韩名性格的乖张和傲冷,他可是深有体会。

    他原以为老者会拿出雷霆手段震慑王乾和宁启,却没想到这个在他面前极为庄重肃冷的老者,在别人面前竟然如此卑躬屈膝。

    这让付继平心里难免生起一丝怨气和愤怒,就好像他平白无故地比王乾和宁启低了很大一截般。

    付小雨却怔怔地看着韩名,她倒是没有如父亲一样感到失望或者其他情绪,她一直都搞不懂自己的师父,这个怪老头整天脑子都想些什么。

    王乾轻蔑地看着斗狗场下认怂的老者,嗤笑一声道:“好,既然你怕付小雨的心境不平,那你就代表你的徒弟给我斗狗会道歉吧!”

    王乾只是单纯地想要体验一下,符阵师也不得不给他弯腰致歉的爽感!

    韩名白苍苍的眉头微微一皱,抬起自己的头来,目光盯了王乾一眼。

    王乾嘴角勾起一丝讥笑,声音玩味地反问道:“怎么,不愿意?!”

    韩名认真地看着王乾,老脸之上没有丝毫表情,他沉默了下来。

    付继平冷冰冰地盯着韩名,付小雨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师父,不敢再胡乱说话。

    但韩名沉默也不过几个呼吸而已,而后他就将脑袋低下,双手抱起,冲着站在斗狗场上的王乾和宁启,鞠躬道歉道:“对不起,我给两位认错了。”

    “哈哈哈,这老头真特么有意思!!”一脸书生样子的宁启露出戏谑的笑意来,“就这个比样,我看什么五品符阵师也一定是瞎喷的,也只有付继平这种没脑子的人才会相信。”

    王乾仿佛对韩名失去了为难的兴趣一般,摆了摆手,道:“滚!!”

    “哈哈哈哈哈!”一群七杀帮和斗狗会的打手纷纷大笑起来,所有人围观者都是大失所望地喝了一声倒彩。

    付继平拉着女儿有些气闷地朝着斗狗会外走去,本来以为韩名的出现会让他找回一点场子,平复一点怒火,但没想到心里更憋屈了。

    虽然韩名为了让付小雨以后心境顺畅,自己低头认错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一丝怒气和怨气。

    韩名跟在付小雨身后,朝着斗狗会外走去,一路沉默无言。

    只是快要走出斗狗会门口时,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像个白痴一般遥遥看着斗狗场上的王乾问道:“呃,我徒弟脸上的那巴掌,你是不会道歉了吧?!”

    付继平听到韩名的反问,脚步忽然停下。

    就连付小雨也是转身奇怪地看向了自己的师父。

    整个斗狗会上的人都是被韩名的一句反问,逗得再次哄笑一片。

    王乾坐在高高的斗狗场上,吐出一口烟圈,没有回答。

    一群斗狗会的打手全肆意叫喧道。

    “快滚吧,老家伙!”

    韩名还真答应了一声,“哦!”之后,就抬脚走出了斗狗会。

    付继平犹如看白痴一般,摇头看了一眼韩名的背影之后,就跟了上去。

    “切,真特么扫兴!”

    “这老头脑子有病吧!”

    “走走,看不成好戏了!”

    一群吃瓜群众也随之散尽,一涌而出。

    “我搞不懂,像您这样的人,为什么不敢出手?!我不是怨你,我只是……”

    付继平拉着女儿跟上了韩名,他有气在胸,不吐不快,但还未说完,就被韩名打断。

    “停一下吧,我有些要说。”

    韩名的脚步停在了茶楼门外不到十米的地方,忽然停下。“嗯?!”付继平微微皱眉诧异转身,等到看到了韩名后,微微一愣,旋即闭上了嘴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无限求生〕〔炮灰为王[快穿]〕〔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