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农民工〕〔圣尊〕〔玄天剑尊〕〔妖龙劫〕〔万古神帝〕〔草开无情天〕〔秘巫之主〕〔媚惑江山〕〔丞相保重〕〔遇见花开遇见你〕〔剑逆天穹〕〔快穿!傲娇BOSS极〕〔快穿之还愿人生路〕〔锦绣农女:捡个将〕〔我的老婆是偶像〕〔甜妻萌宝:总裁爹〕〔重生之异界红警〕〔我的大明新帝国〕〔召唤神秘〕〔无限之天赋掠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村官崎岖路 10、他在扮猪吃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文生没有手机。

    是的,虽然他是公务员,拿着公务员的工资,却也不过两千多块钱,寄点回到老家给父母,剩下的也只够他买点衣服穿了。

    这年头,没有手机的人稀少的就像是熊猫。

    郭采妮很敏感地意识到自己可能伤了他的自尊,便轻声说道:“那就这样,下午在你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马文生嗯了一声,他知道,她为的是她侄子的事。他倒是可以利用中午吃饭的时候去了解一下。如果顺利解决了这事,郭采妮就不用跑这一趟了。

    中午马文生照例去了镇中学吃午饭。他吃了饭,在学生中打听了一下初二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忽然发现竟然是他昨天中午听到的刘颖。

    “刘老师住在学校吗?”马文生问道。

    几个学生警惕地打量着他,显然是把他当成了假想敌。

    马文生暗暗好笑,看来刘颖在学生中的形象还真是挺好的。

    “我是学生家长,找你们老师谈事儿,”马文生解释道。于是几个学生便七嘴八舌地将他指到了刘颖的办公室。

    “刘老师,刘老师,有人找你,”一个男生叫道。

    里面有个声音应了一下,跟着那间单身宿舍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女教师走了出来。她肤色白嫩,看上去和马文生差不多大,穿着件草绿色的外套,脸儿鹅蛋一般。

    她看了一眼马文生,问道:“你是?”那声音很是轻柔。

    马文生听她说话,就像看到一根白白的羽毛落到了地上,那种难言的安静,让他一阵心悸。

    “是这样的,我受人之托,来问问郭涛的事。他是你们班上的学生吧?”马文生问道。

    刘颖退了一步,将马文生让了进去,又请他坐了下来。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床,罩着白色的纱帐,纱帐却是对着门这边,桌子放在进门的位置,上面放了几摞作业本。

    马文生一坐下,便是和刘颖面对面。

    这样他其实可以随意地打量刘颖了。不过他目光并不在她的脸上瞟,尽管他很想多看她几眼。果然是气质美女,马文生心道。

    “郭涛这个学生本质还是不错的。就是对于学习不上心,这个年龄阶段的男生,爱表现,喜欢出风头。成绩不行,肯定要在其他方面表现了,所以他也就成了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刘颖说道。她说话声音很柔,吐字却是清晰,一番话真真切切地落到了马文生的心眼里。

    “哦,是这样。他的家长想在学校找个老师辅导一下,最好还能在老师家里住,您看?”马文生又说道。

    “这也不是不行啊。我帮你问问看,也许可以。不过不一定就是我们班老师了,”刘颖说到这里,微微一笑。

    “那不要紧,请刘老师多费心了。我想你有了消息之后,可以给我打个电话吗?或者,您把手机号给我也行,我给您打电话,”马文生越说越客气。

    刘颖看了他一眼。她的目光清澈如水,一眼看过来,马文生心里忽然静了。

    马文生发现,他在她的面前没有什么过多的欲望,有的只是一种爱惜。

    刘颖将自己的手机号抄了,交到马文生的手里,然后又说道:“你是郭涛的什么人?他好像住在市里吧?”刘颖对学生还是挺了解的。

    马文生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刘颖冲他又是一笑,“难怪我觉得你很面熟呢。”

    马文生心里怦怦地跳了起来。难道她早就注意到了自己?

    “我不打扰你了,就耐心地等您的好消息,”马文生说着,离开了镇中学。

    他一直在期待昨天刘富贵说的,将他调回政府,却政府办工作。可是,政府办那边迟迟没有电话通知。

    等到了下午三点半,马文生彻底地灰心了。

    看来今天是真没戏了。

    这时,胡朗晃晃悠悠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胡朗走进了村部办公室,砰的一声撞在了门上,看来今天他喝得不少。

    马文生正要过来扶他,却见胡朗豪爽地笑了起来,“小马,不,马,马主任,以后可要多多关照呀。”

    马文生一愣,却见胡朗又是一拍脑袋道:“你瞧,你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告诉你了,中午政府办田主任来了电话,通知你下周一去政府办报到。你,你就是腾龙镇的党政办副主任啦。恭喜恭喜呀。”

    马文生被胡朗弄得一愣一愣的。不过,他相信这个消息。

    因为他昨天就听镇党委书记刘富贵说过了,说是要上党委会,没想到上午党委会就开过了。

    马文生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他正要微笑,却冷不丁想到了蓝采妮对他的教诲,赶紧走过来扶住了胡朗,客气地说道:“谢谢胡书记,感谢胡书记的关心。不过,应该没有这么快吧。”

    他这话说得已经有了些水平。首先他姿态做足了,把这事归功于胡朗身上,虽然胡朗不可能有什么功劳。

    跟着马文生的话里又有一层意思,就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事,不劳胡朗告诉他。

    胡朗中午的确喝了不少,不过等他接到了田二壮的电话,说下午洪大望过来宣布马文生的工作调整时,胡朗就没再继续喝下去了。

    他在权衡着这个消息。在他眼里永远不会翻身的马文生竟然有了翻身的机会,这让胡朗大跌眼镜。

    他甚至想到了自己对女儿胡春玲的告诫,让她不要和马文生走得过近。如今看来这些话与其说是告诫,倒不是对他自己的讽刺。

    胡朗毕竟是胡朗。他故意等酒醒得差不多的时候回到村部来。他要试探试探马文生走的是哪个人的路子。

    马文生年轻。年轻人嘴里一般藏不住什么话的。

    可是刚才马文生的回答,让胡朗很是惊讶。这个小子一夜之间似乎就长大了,变得成熟了,就连话里都暗藏机锋了。

    这样的人,是很难套出真话来的。就像胡朗想在田二壮嘴里套到实话一样。

    田二壮从来就是半真半假的。

    这么想着,胡朗也就没了劲头,不过表面文章他还是要做一点的,他定了定,向马文生说道:“你马上准备一下会议室,马上洪组委和田主任过来宣布你的工作任命。”

    马文生立即说道:“好的。”他本想问问要不要通知一下村级班子,可是胡朗没说,他也不便说。

    这种藏拙的办法,让胡朗更是惊讶。难道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吗?故意示弱,等到机会成熟,再反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