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医小萌妃:诱拐〕〔萌宠甜妻:帝少,〕〔虚神剑记〕〔契约盛宠:腹黑厉〕〔都市之妖孽〕〔末世大武神系统〕〔农女当家:书呆相〕〔盛世芳华:腹黑王〕〔锦绣田园:农门娇〕〔仙道纪元:第一金〕〔爱你星光熠熠〕〔最强无敌熊孩子〕〔末世徐少:超芯时〕〔邪灵退散,不准靠〕〔少爷心尖宠:甜心〕〔重生南美做国王〕〔兵王雄风〕〔一抱成孕:总裁甜〕〔独家幸孕:娇妻,〕〔清穿娇妃:四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当家 第九十四章蠢不蠢
    郭槐安刚接到庆丰帝的通知时,也感觉这个沈谨彦可疑。

    他从一个穷书生到七品县令,从七品县令到如今的大理寺卿,倘若只靠心细如发,断案如神,早就不知道死在哪条道上了。

    更多的,自然是靠揣摩上峰,洞察人心。

    就好比,他接到圣旨,也听出了庆丰帝的言外之意。

    那就是,倘若到时候真找不到凶手,那沈谨彦就是顶缸之人。

    谁叫她手上的坤牌掉在死者(身shen)上了呢?

    还有,怎么她一出宫,死者就被杀了?

    对,明面上,她没可能作案的时间。

    可她进宫也有一年了,你怎么知道,她没几个交好的宫女和太监?

    你怎么知道她没什么秘密通道进宫?

    更何况,真有协助她的人,现在也不会说出来啊!!

    毕竟出了事,大家伙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哪个宫女太监不想要脖子上吃饭的家伙了。

    根据他多年办案所得出的结论,有的时候,越是不可疑的人,越可疑。

    可是,刚才一查问,人家的坤牌还好好地在人家(身shen)上。

    虽说那靖南王世子表示,有可能是假的。

    可是,这种事(情qing),只要一查证,就知真假了。

    一个能从诸多女官里脱颖而出,让妙书看上的。

    一个能让李大人看得上眼的少卿不会干这种蠢事的。

    再加上那沈少卿坦((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眼光,郭槐安觉得,要么,此事和这沈少卿一点关系也没。

    要么,此人就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而且还是个惯犯。

    要不然,哪里逃得过他的法眼。

    可看着那小姑娘一脸清澈的双眼,再加上一脸的坦然样儿,郭槐安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这件案子不是一般的棘手啊!!

    郭槐安问完了话,便和谨彦二人枯坐着,谨彦本来想问问一些案子的事,还有妙书的(情qing)况。

    可又怕问了,那郭槐安会多想,张了张嘴,也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沈少卿有事要问本官?”

    郭槐安正愁找不到机会,见谨彦有事询问,便开口道。

    在郭槐安看来,有的时候,破案的线索有可能就藏在一些杀人凶手,死者认识的人口中的一些细节中。

    有些细节被人忽略了,哪怕是杀人凶手,或者是那些提供线索的人,也未必想得到的。

    因此,郭槐安并不介意和沈谨彦多聊聊的。

    “其实我就想问问妙书姐姐如何了?郭大人你也知道,妙书姐姐对我照顾有加,刚才听说……”

    谨彦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的说道。

    “妙书大人无事,只不过,暂时不能出宫罢了。”

    不止妙书,哪怕是另外几位女官,也不能出女官寝室。

    在郭槐安看来,所有的人都有嫌疑,特别是那些女官。

    本(身shen),她们就存在互相较量的场面。

    而通过分开问话,还真让他知道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事儿。

    只不过,这些事儿,暂时还不方便对外吐露。

    “那就好。”

    谨彦双手合十,朝天呢喃了几句。

    “你不担心自己,倒是担心起妙书大人来?”

    郭槐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地笑问道。

    “谨彦没干过,自然不用担心了。

    而且对谨彦来说,也没有目击凶案现场,虽说听大人说起来,有些吃惊,后怕。

    可毕竟和直接看见还有区别的。

    而且谨彦回府后一直在府里,而且那段时间有沈家东府的主仆做证,谨彦为何要担心?

    郭大人其实真不信谨彦的话,可以去东府问问,谨彦是不是去了东府做客。

    我还和我堂妹聊了好长时间,我堂妹找到婆家了呢,向我讨添妆和礼物呢。”

    谨彦摇晃着脑袋说道。

    对于谨彦说的一切,其实他也早命人去打听了,只不过,暂时还没有消息过来罢了。

    周泊桐回来得(挺ting)快的,没到午饭时,他就回来了。

    他和郭槐安的心腹都能证明,谨彦的那块坤牌是真的。

    那么,问题来了,那死者莫姑娘(身shen)上的是假的?

    可是,倘若是假的,她们三人是怎么进入红馆的?

    “会不会莫姑娘不是在红馆被杀,死了之后被移进去的?”

    谨彦提出了一种可能,虽说这种可能(性xing)不大,不过,她是觉得,指不定古代的检验的方法不先进呢?

    周泊桐瞪了眼谨彦,便道,“此事和沈少卿无关,来人,送沈少卿回宫。”

    这家伙好管闲事,属狗的尿(性xing),他是知道的。

    以前也就算了,女人好八卦这种事也是天(性xing)。

    可现在……

    帮忙,你要八卦,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那是杀人案好不好!!

    知不知道皇帝特别想要让你入罪啊,你自己居然还凑上来,傻不傻!!

    “据仵作和本官多年的办案经验,红馆哪儿确实是案发第一现场。

    尸体没有搬动过的痕迹。”

    郭槐安捋着自己的胡须给谨彦解释道,随后又和周泊桐道,“沈少卿是藏书阁的人,指不定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郭大人此言差异,沈少卿一来和几位姑娘不熟,二来,凶案发生的时候,不在宫不在案发现场的,哪里会知道事儿。

    沈少卿,你说是吧?”

    最后那句话,周泊桐是咬牙切齿对着沈谨彦说的。

    “是的是的,我刚才不是随意的插句嘴么,呵呵,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谨彦一见周泊桐那样儿,立即知道自己刚才多嘴了,赶紧跟着周泊桐的话说道。

    她虽然(挺ting)喜欢打听事儿,(爱ai)好八卦的,不过,那得有个前提,那就是闲着没事干的时候。

    现在,在大理寺这种地儿,自己还是少说话多笑的比较好。

    郭槐安笑了笑,然后对着谨彦道,“沈少卿,过些(日ri)子,倘若本官得闲,来藏书阁和你品茗一番。”

    “谨彦一定恭候郭大人的大驾,就是这段时(日ri),我下午一般在御书房。

    郭大人来前,还请事先和藏书阁哪儿打个招呼,免得郭大人走空,呵呵。”

    周泊桐一见谨彦那呆傻的样儿,觉得这家伙实在是不聪明。

    你以为郭大人来找你是好事啊,蠢不蠢。

    因此,一边拉着谨彦往外走,一边跟郭槐安道,“郭大人,我有事先回宫一趟,这案子,待我回去再研究研究,明儿个,咱俩再深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