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久见人心〕〔医世神凰〕〔穿越之娇俏小军嫂〕〔皇甫少卿欧阳皓骞〕〔法医萌妻撩上瘾〕〔乔斯年叶佳期〕〔老公回家暖被窝〕〔龙女飘飘〕〔神医兵王逍遥游〕〔邂逅男神〕〔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医世狂兵〕〔秦越简然〕〔幸得识卿桃花面卫〕〔华娱之笑洒全世界〕〔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情意思思 顾思思梁〕〔九零学霸小军医〕〔我开了一家黑店〕〔天皇巨星是怎样炼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当家 第一百四十章 你身上的味儿
    据说,靖南王的祖上是异姓王。

    只不过,因为救过太祖皇帝很多次,所以,被赐了周姓,封为铁帽子。

    一般新君继位,肯定会忌讳一些同胞兄弟。

    但对像靖南王这样的异姓王,肯定相对宽容些。

    因为不存在竞争关系。

    谨彦突然觉得奇怪,为啥靖南王要如此避讳庆丰帝,甚至不惜要自污名声。

    还有一点挺奇怪的,倘若一个真的纵情声色的人,眼神是不会像靖南王那么清明,清辙,明亮的。

    还有,倘若一个对自己的生活没有节制的人,身材也不会像靖南王这么修长,没有一丝赘肉,腰板挺得如此直。

    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只要上了年纪,哪怕是现代人,再瘦的,到了40多岁,只要你没有进行一定的体育锻炼,身体就会开始渐渐发福。

    不是说饮食不控制,而是人体的新陈代谢变慢。

    而看靖南王的身材就知,他平时还是有在操练的。

    也只有日复一日的操练,严格控制自己,才能保持这样的身材。

    当然,这世上也不排除得老天眷顾的人。

    可谨彦总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

    一边观赏着花园,一边走着,一边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

    “王爷?”

    谨彦一转身,打量了那个离去的背影一会儿,便冲口而出。

    一喊立即有些后悔了。

    有些贵族,脾气还是有些古怪的。

    就拿历史上乾隆的弟弟和亲王弘昼,据说那时候他老在自己的王府里,让儿女为自己哭丧。

    他自己则一边吃着祭品,一边听儿女们为自己哭丧。

    被称为史上最荒唐的王爷。

    可后世也有史学家称,那是为了防止乾隆谋害于他,所以,才不得不出的伎俩,自污名声。

    一想到弘昼,谨彦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是抓到的,但又感觉不对。

    靖南王不是异姓王吗?

    “你居然能认得出本王?”

    那个穿着粗布衣裳的抱着花盆的汉子转过身来,笑着和谨彦说道。

    “王爷万福!”

    谨彦极为恭敬地朝靖南王行了个礼。

    “来来来,丫头,你和本王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本王的?”

    靖南王把那花盆交到一边的花匠手里,然后笑着问道。

    “这个不难,平时多看,多听,多想就成。”

    谨彦笑了笑。

    “哦,怎么说?”

    靖南王来了兴致,招呼着谨彦到了花园的凉亭,那边,就有王府的丫头小厮上了净盆,瓜果糕点。

    靖南王抹了脸,净了手,才开口道,“丫头,你可知道,本王之前也有试过,别说那些女人了,哪怕是本王的王妃和世子也从未认出本王来。

    来来来,你告诉本王,你是怎么认出本王来的?”

    谨彦一听,顿时忧伤了。

    这王爷喜欢玩这个游戏,别人哪里会不知道的,只不过,大家配合你罢了。

    现在,自己成了那“唯一”认出靖南王的,如此的特殊特别,你说,靖南王会不会“爱上”自己啊!!

    毕竟,穿越女还是有定律的,越优秀的男儿,越容易爱上穿越女……

    这可如何是好。

    你说,自己要如何回应啊?

    欣赏是一回事,被王爷爱上,那是另一回事了,好心塞。

    “王爷,您是否介意让那花匠抱着那花盆走几步路看看。”

    谨彦想了想,才开口说道。

    按照靖南王,应该是脾气还算好的吧?

    自己说穿了,肯定不会怪自己吧?

    那就好好说,万一留点啥的,到时候,人家有想法那就不好了。

    欺君是死罪,欺王爷也是活罪难饶啊!!

    靖南王点了点头,那花匠便抱着那花盆走了几步。

    再接着,谨彦又让赵德海搬着那花盆走了几步。

    “王爷,你看那背影,看出啥了没?”

    谨彦的推理其实也挺简单的。

    诺大的王府,就三个主子,哪怕是王府最出名的大管家,到了周泊桐,靖南王妃面前,也是奴才,也是弯腰,卑躬屈膝的。

    时间长了,便成了惯性。

    这王府里,一个花匠敢挺直了腰杆,别开玩笑了。

    谨彦觉得,古人和现代人有个很大的分别就是,古人驼背比较多。

    一方面自然有可能是缺钙的原因。

    可在谨彦看来,更大的一部分,则是习惯性弯腰,卑躬屈膝所造成的。

    能堂堂正正,挺直了腰杆的人有,但不多!!

    突然有个奇怪的念头在谨彦的脑海里浮现,那就是,靖南王不愿意进宫,不会是不愿意向庆丰帝下跪吧?

    不过,随即又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坏了。

    那靖南王又不是现代人,怎么可能会不愿意下跪呢?

    “你倒是个心思缜密的。”

    靖南王听了谨彦的话,笑着说道。

    谨彦见和靖南王说开了,便又道,“王爷,您看,你虽说脸上涂了层颜色,不过,您的手,也是个破绽。”

    然后又叫花匠,赵德海,自己的手给伸了出来,给靖南王做了个对比。

    靖南王把自己的手也伸了出来,果然,他的手能和沈谨彦的比。

    只不过,沈谨彦的手小号些。

    但论嫩白方面,他的手也不多让。

    谨彦看着靖南王的手,羡慕的口水流得答答滴。

    这手好修长啊,如果弹起钢琴来,一定很漂亮。

    真是可惜,自己的手也算白嫩,可就是比较短,一点也不像小说里的纤纤玉手,影响了一些美感。

    你说这世上,怎么真有这么得天独厚的人哪!!

    老天爷,你简直太不公平了!!

    “还有别的地方有破绽吗?”

    靖南王继续问道。

    “还有这身衣裳和鞋子,还有王爷身上的味儿。”

    谨彦继续笑着说道。

    其实一开始自己也是冲口而出,可现在一想,好像破绽还真的挺多的,便又指了出来。

    “本王身上有味儿?”

    靖南王抬起胳膊闻了闻,“没啊,和以往一样啊,正常啊。”

    谨彦点点头,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您闻不出来是正常的,不过,先请王爷恕花匠和赵侍卫的不敬之罪。”

    靖南王点了点头,花匠和赵侍卫才靠近靖南王身边。

    靖南王猛的一嗅,虽说没有谨彦想的面色大变,或者呕吐。

    但是,面色也是极其不佳地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了一瓶类似药油一般的东西,涂抹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