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农民工〕〔圣尊〕〔玄天剑尊〕〔妖龙劫〕〔万古神帝〕〔草开无情天〕〔秘巫之主〕〔媚惑江山〕〔丞相保重〕〔遇见花开遇见你〕〔剑逆天穹〕〔快穿!傲娇BOSS极〕〔快穿之还愿人生路〕〔锦绣农女:捡个将〕〔我的老婆是偶像〕〔甜妻萌宝:总裁爹〕〔重生之异界红警〕〔我的大明新帝国〕〔召唤神秘〕〔无限之天赋掠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510章 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精彩小说免费!

    纳兰夜的决定所有人都不明白,但还是执行下去了。

    一辆马车拉着一个超大的木桶从城主府旁边的侧门出来,停在城主府的正门口。当散发着浓郁米香的诱人味道从桶里散发出来,飘荡在空气里,还伴随着一声声的‘数量有限,先到先得’,所有夙阑的百姓都轰动了。

    如果是以前,他们或许还不会在乎这一桶米粥,虽然他们常年靠着救济粮度日,但多少还有些在外的家人,每过一段就会带回来一点钱,也饿不死。城中十几家铺子招点零工,卖米的、卖油的,布匹、小吃,沿街卖菜的,多少还能挣几个钱,可自从西楚打过来,城主死了,边城军败了,这些老百姓就再没了生活来源,连朝廷的供给路线都断了。

    不过短短七天时间,本就饥寒交迫的老百姓宛如坠入了地狱,只等待着行刑的一刻。虽然这些西楚的士兵对他们暂时秋毫无犯,可没人相信他们能够活下来。

    当城主府门口要施粥的消息传来,所有夙阑城的百姓都惊呆了。

    早就饿的不行了,家里本就不多的存粮已经见底,若是再没有转机,只怕就会上演人吃人的一幕。可没想到,身为敌人的西楚大军们竟然要给他们一条活路——施粥?这是为什么?

    一个个从破旧房子里跑出来的人,冒着试一试的心态跑到了城主府门口排队。对于他们来说,本来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除了命一条,难道还怕别的吗?大不了被这米粥毒死,也落个饱死鬼的好。

    当所有人看见城主府门口真的放着一大桶米粥时,那香喷喷的味道差点让众人都哭了。

    “快看,真的有米粥啊!真的是米粥啊,我闻到了,就是这个味儿……”

    “娃子,快排好,别被人挤出去了。”

    “哎你别推我啊,排后面去后面去,插什么队啊!”

    “娘,我好饿,我要吃粥!”“乖,马上就可以吃了,等会啊……”

    无数夙阑的百姓拥拥挤挤,好半天才排成两条队伍,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前方,后面的也探出来头来看,期盼着等会能发粥的一刻。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大木桶上,看着那袅袅的热气升腾,紧紧的捏着自己带来的破碗。

    这时候,所有人都忘了站着城主府门口的是西楚的士兵,忘记了这是他们前一刻钟还在害怕、咒骂的对象。当闻到空气里传来的香甜味道,他们满心里之后喝下米粥的满足感,眼里是对饥饿的恐惧,对吃饱的期盼,再无国界之分。

    随着喊话的西楚士兵将整个夙阑城走完,赶来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开始,那些排队的人只是抱着一个希望,后来的人看见的确有一桶米粥摆在面前,就更渴望吃饱了。什么国仇家恨,在这些老百姓心里几乎不存在,从这些西楚将士攻入夙阑城的第一刻开始,他们除了冒出对死亡的恐惧,就再没其他了。

    越来越多的夙阑城百姓聚集在城主府门口,也越来越多的西楚士兵在周围维持秩序,本来因为饥饿而忘记了一切的北越人,当第一个引发骚动,妄图冲到最前面抢一些米粥吃,而当即就被斩杀当场时,余下的北越百姓吓的不敢再乱动,更不敢大叫,却在食物的引诱下乖乖的排队等着,到后来逐渐有序,安静下来。

    五百多夙阑城的百姓,几乎来了九成,通通排在城主府门口。有些中年妇女带着孩子,有面黄肌瘦的老人相互搀扶着,摇摇欲坠,除了实在走不动的,基本已经全部在这里了。

    “什么时候发粥啊,军爷?”

    “我们已经等好久了,太饿了。”

    众人小心翼翼的问着,腰悬佩刀的西楚将士顿时喝道:“元帅马上就到,等着。”

    当纳兰夜被亲兵簇拥着,出现在城主府门口的时候,那些根本没有见过他,也不认识他的北越百姓顿时察觉了什么,一个个朝他看去,眼中全是敬畏和胆怯。纵然这是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纳兰夜的威名时,众人依旧被他的外貌和气势折服。

    身披轻甲,腰悬长剑,面如冠玉却威风凛凛,不怒自威,纳兰夜环视在场一周,一抬手,现场顿时鸦雀无声。这种气势并非需要用语言来表达,众人仅仅看他一眼,就情不自禁的被他浑身的气势压的不寒而栗,那种上位者的压力,根本不是一群徘徊在死亡边缘的北越百姓能够承受的。

    “诸位夙阑城的老百姓,本王奉西楚皇帝之名,北上讨伐北越帝韩逊之大元帅纳兰夜……”当这句话说出来时,所有在场的人同时爆发出一阵震动,一个个惊讶的犹如见鬼一般。

    这个年轻人就是纳兰夜?就是西楚赫赫有名的战神纳兰夜,就是六年前将他们北越人打败,斩杀北越帝,逼死皇后的,差点让北越直接灭国的人?

    众人眼中对食物的渴望,顿时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一个个吓的腿都软了。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自己迟早活不长了,但当陡然发现面前站着的人就是他们恐惧了好几年的敌国战神,这种对心灵的刺激是常人所不能比拟的。

    好在纳兰夜后面说的话,所有人的都听清了:“不过你们放心,本王不会杀你们!战争是两国之间的恩怨,但是和百姓无关,战场上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北越士兵,因为六年前正是这些北越士兵侵犯了西楚,杀了我们西楚的百姓和将士,所以这次北伐,不过是我们西楚对北越的报复而已。”

    “但战场之外,本王一视同仁,就算你们是北越人,本王也不会滥杀无辜。本王从得到西楚陛下的圣旨之时,就下定了决心,这次北伐一定要将六年前的仇恨追讨回来,彻底将北越皇室杀光才会罢休。只是,当本王占领你们这座夙阑边城的时候,才发现你们这些原本的北越百姓,竟然过得比西楚任何一个地方的老百姓还要惨。你们朝不保夕,食不果腹,每年只等着北越朝廷的救济,否则就只有饿死。”

    “所有的北越百姓,你们自己看看,这就是你们是生活的家园吗?连一座像样的屋子都没有,吃不饱,穿不暖,你们家里没有银子,没有米粮,甚至连活下去的希望都看不到,你们的北越皇帝从来都没有管过你们,你们实在太惨了,这就是你们希望的生活吗?简直生不如死,本王深表同情。”

    “所以,本王临时下了一个决定,只要你们愿意离开夙阑,前往西楚边城宁海的,本王愿意派兵护送,并承诺你们到了宁海后,每人都有房子住,有土地耕种,有衣穿有饭吃,再也不会饱受战火的伤害。只要你们前往宁海,从此以后你们就是西楚的人了!”

    现场一片哗然……

    除了跟在纳兰夜身边的袁兴、永安等少数亲信,亲兵之外,提前就知道了纳兰夜的意图,甚至有无数西楚的士兵也一个个瞪大的眼睛,震惊的看着纳兰夜,不相信自己会听到这些。

    楚王……竟然、竟然对这些北越的百姓说,让他们成为西楚的人?这……这不是开玩笑吧?他们都是敌人啊,就算不忍心杀,也用不着带回西楚,和他们自己人抢饭吃啊!

    一向冷厉无情,杀伐果决的楚王大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

    同样震惊到不可置信的,还有这群已经呆傻掉来的北越夙阑城民。

    他们听到了什么?来自敌国战神的怜悯和承诺,要给他们一条生路?这是真的吗?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让他们离开世代居住的故土,前往几百里之外的西楚不说,还要背叛自己的国家,成为西楚之人?

    众人面面相觑,本来以为只是来吃一碗米粥,才一个个趋之若鹜,生怕慢了被人抢走了。可是现在他们才知道,楚王竟然存了这样的心思,对他们说了这些话,宣布了这样一条命令,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正当有人下意识的生出反抗之心,还没来得及开口时,纳兰夜身旁站着的袁兴已经上前一步,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满脸杀气的环视了众人一眼:“这就是我们的元帅的意思,若是愿意加入我西楚的,就过来盛一碗米粥,吃饱了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天一亮,我们元帅就会派兵送你们离开夙阑,前往西楚边城宁海。”

    锐利而雪亮的剑光,瞬间将北越百姓要说出口的狠话吓的吞了回去,只见袁兴威风凛凛的走到了众人面前,扬手一刀斩在地面,顿时一刀深深的剑气将地面斩出一刀几尺长,三寸深的沟壑,众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一个个震惊而恐惧的看着袁兴,生怕他下一剑就砍到自己脖子上来了。

    “若是不愿意离开,临死也要给北越皇帝当鬼的,我们元帅也不勉强。你们现在可以离开,马上回家躲着,至于等我们元帅走了之后,下一位派来接管夙阑的将军还会不会留下你们的性命,我们就不能保证了。我们元帅仁慈,不愿意看着你们饿死,所以才愿意请奏我西楚陛下,让尔等加入西楚。可说到底,你们现在就是北越人,是我们西楚的敌人,就算真的杀光你们,也是尔等的命运,谁让你们早已经被北越帝放弃了?”

    “若不是北越帝,你们不会好几年还留在夙阑,过着这样的日子,你们若是死了,要怪就怪你们的北越皇帝好了。本将军话已至此,现在,考虑清楚了愿意前去西楚的,只要在今晚之前,都可以来这里盛一碗米粥,登记报备。若是不愿意,乘早回去,我们的元帅的善意也不是随意任人都可以得到,机会只有一次,考虑清楚。”

    袁兴说完,收剑回鞘,重新站着了纳兰夜身后。

    片刻,纳兰夜没有再说什么,只看了看在场所有目瞪口呆,瑟瑟发抖的夙阑城民一眼,带着亲卫转身进了城主府,而后关上了门。

    死寂,在城主府门口蔓延,原本香喷喷的让人垂涎三尺的米粥,似乎被人遗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