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助阵甜妻翻身〕〔咕咕的艾泽拉斯〕〔重生最强商女:首〕〔至尊兽卡〕〔引凰为后〕〔我混模特圈的〕〔帝国吃相〕〔请开始表演〕〔虫临暗黑〕〔木叶之负面情绪系〕〔重来1976〕〔我老板是阎王〕〔我的女友是偶像〕〔影后重生:鲜肉来〕〔替身情人:陆少狂〕〔我和妖怪的恋爱时〕〔我是幕后大佬〕〔校园重生:国民女〕〔虞夏〕〔我真不是良民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742章 走还是留
    一秒记住,小说!

    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刚破门而入的四个蒙面人顿觉不对劲。

    奉命来干掉这五个人,原想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可四人都没有想到,进屋连半点月光都没有,显然对方将窗户缝隙都堵死了,根本看不见,这让他们如何动手?

    还没等几人反应过来,一个个身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击,顿时昏了过去。

    很快,屋里又亮了起来。

    龙宁拍着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脸得意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黑衣人:“哼哼,就这几个货色,还想来偷袭我们,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转头看着龙恺,她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爹,现在怎么办?”

    “二虎,将他们弄醒。”龙恺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看着地上的四个人,神情冰冷。

    陈虎走过去,也不客气,拖起一人直接扯掉他的面巾,啪啪两个耳光子甩在脸上。黑衣人痛苦的呻吟两声,已经醒了过来。

    “说,你们……你们是……要、要……”偏着头想半天,陈虎抓抓头发,转头看着龙宁:“师姐,应该问他什么啊?”

    龙宁白了他一眼,走过来对准黑衣人又是两巴掌:“说,你们是谁派来的,偷偷摸摸的想要干什么?”

    接连被打了四巴掌,牙齿都松了,黑衣人满口腥咸,唇角淌出了一道血痕,却一脸桀骜。眼神一冷,他刚要干什么,就被龙宁闪电般扣住了牙关:“想服毒自尽?呵呵,这一招本姑娘看多了,少在我面前耍花样。”

    话音一落,她出手飞快,一手托住黑衣人的下颌,另一只手扶住他头顶,只听咔咔两声,黑衣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嘴已经张大的合不拢了。

    他惊恐万分,却根本控制不住,刚想要再叫,谁知哑穴又被人点了。

    龙宁一把拔出头上的簪子,伸入黑衣人口中一搅,再取出来时,簪尖上已经多了一颗小小的蜡丸。她淡淡一笑,将蜡丸放在黑衣人面前:“还想自杀,可没这么简单,敢偷袭姑奶奶,等会有你好受的。”

    “小苏,过来帮忙,将其他三个嘴里的毒药都取出来,省的他们自杀。”

    黑衣人都看傻了,眼睁睁看着另外三个同伙在昏迷中就被人取走了口中的毒药,就连自杀都做不到,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本姑娘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说,那就不要我不客气了。”龙宁给他解开哑穴,手中把玩着银簪,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不出半分威胁。

    “哼!”

    黑衣人头一偏,冷笑一声。

    “不说?”

    龙宁也不多问,一扬手又点了他哑穴,簪子尖已经闪电般刺入了黑衣人手臂。

    眼瞳猛地瞪大,黑衣人控制不住的张口就喊,可嗓子眼里只发出嗬嗬的声音,犹如蚊子叫。带着鲜血的簪子尖在眼前一晃,龙宁笑嘻嘻的看着他:“不说?刚才是一次,现在是两次了?”

    说完,她已经又将簪尖扎入了黑衣人的另一条胳膊。

    唰唰两下!

    鲜血顿时冒了出来,淡淡的血腥味透过布料传了出来,只是不太明显。

    “还不说吗?”

    簪子尖沾满了血迹,在黑衣人面前晃,龙宁盯着他痛苦隐忍的脸,咬牙切齿的道:“真当本姑娘收拾不你对吧?对于敌人,本姑娘是绝对不会心软的。”

    说完,她唰唰的手起簪落,狠狠在黑衣人大腿上又刺了几下,后者痛苦的脸都扭曲了,可张大了嘴一点都发不出来声音,心头只剩惨叫:就算要他招供,好歹解开哑穴是不是?

    “师妹,你这么不嫌费劲吗?”冷离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淡淡道:“直接一刀杀了岂不省事?不还有三个吗,换着问另一个不是更好?”

    这话听的那黑衣人顿时吓的肝胆欲裂,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情急之下,只能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满脸惶恐。

    “怎么,打算说了?”龙宁淡笑看着他,就着黑衣人的衣服擦了擦簪子上的血,才道:“那好,说吧,本姑娘就听听,可若你有半句假话,或者迟疑,你知道后果的哦。”

    连连点头,黑衣人指了指自己的嘴,龙宁才一副恍然的表情,在他身上一点,“你早说嘛,我都忘了你没法说话了,呵呵呵……”她掩嘴轻笑,眼里带着狡黠的光彩,看的黑衣人不寒而栗。

    好容易恢复正常,黑衣人没等他们多问,直接就招认了。

    “张管家派你们来的?”龙宁顿觉怀疑,“你怎么不直接说是郡守要杀掉我们?如果没有郡守的同意,一个小小的管家敢在城主府杀人?”

    黑衣人支支吾吾,再也说不出什么,龙宁眼睛一瞪:“你说,郡守为什么要杀我们?我们给管老夫人治好了病,应该有恩于他,他不放我们走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置我们于死地,其中究竟有什么原因?”

    “这……小人真的不知道了。小人就是府上的下人,也不是大人的亲信,大人的秘密怎么会让小人知道呢?”黑衣人瑟瑟发抖,生怕眼前的女子一不小心一簪子扎他心口。

    “真的不知道?”龙宁还是似信非信。

    “师姐,我看他好像真的不知道,我们就别逼他了吧?”陈虎大咧咧的说到。

    “二虎,你懂什么,一边去。”

    龙宁瞪了陈虎一眼,却飞快的手起,狠狠一手刀砍在黑衣人的脖子上。后者眼皮一翻,软软的倒了下去。

    根本没有耽误,龙宁又如法炮制,将其余三个黑衣人一一弄醒,用簪子加各种恐吓威逼了一遍,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答案,才终于停了手。

    让陈虎将四人全部捆起来,点了穴道塞床下,龙宁才回复常色坐在桌子面前:“爹,现在怎么办?我们是走还是留?”

    陈虎完全不懂,一脸茫然的样子:“什么怎么办?师姐,我们又不是不能走,师叔武功那么高,师姐师兄也都这么厉害,就连我也一拳能打三个,顶多小师弟弱点,难道还走不出这个城主府?”

    “你不懂,二虎,别说话,听师叔的。”冷离淡淡一笑。

    所有人都盯着龙恺,虽然有些人心里有数,有的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都安静了下来。一时间,房中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究竟是离开还是留下来刺探城主府的秘密,龙恺其实并没有决定好。

    离开八目寨,重新回到繁华的尘世,不过才半个月,他就再也不想回到过去的日子了。曾经,如果不是师兄非要坚持,他是绝对受不了如此清苦的生活。好容易熬了六七年,师兄走了,临终前嘱托他带着弟子们去找西楚,他甚至有那么一丝的惊喜。

    一想到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见到师兄最杰出的弟子,如今身为西楚战神的纳兰夜,龙恺就忍不住激动。

    曾经纳兰夜离开的时候,带走了暗夜堂的势力,当时他有些不平,不满师兄为何将辛苦了毕生的势力交给弱冠之年的他。可现在他明白了,不愧是师兄,眼光还是比他好的。

    纳兰夜能够在不到十年时间,将暗夜堂发展到如此地步,自己也军功赫赫,深受当今西楚帝信任,万民爱戴,龙恺终于彻底心悦诚服。能够有如此师侄,他也与有荣焉。

    “按照计划,我们应该前往西楚,寻找你们大师兄纳兰夜的!”

    沉默半响,龙恺环视众人一圈,沉声道:“不过从北郡到京城,路途遥远,还要经过茫茫戈壁一千多里,依照我们现在的路程,最少也要三个月才能到达。”

    冷离面色一暗,摸了摸自己的腿:“是我拖累了大家,对不起。”

    看他脸上的表情都黯然了,龙宁立即安慰他:“不关你的事,师兄,你的腿会好的,只要等小师弟找到办法,一定会治好的。”

    龙恺扫了二人一眼,继续道:“但如今城主府的事,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只怕那郡守已经将我们监视起来了,就算能够出的了城主府,只怕也会惊动守卫。一旦他们沿途追踪,甚至给我们冠上什么罪名,只怕我们躲起来并不方便,反而要会有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师叔是已经决定好了吗?”

    这时,沐小苏小声的问道,白皙的脸庞带着几许担忧。

    “刚才那黑衣人不是说,郡守管侯还有三个月就要前往西楚京城了吗?说是什么国祭,全国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要提前回京。我们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这里等三个月,一边调查这郡守到底有什么秘密,另一方面,如果是个误会,解开了就没事了,犯不着自找麻烦。”

    众人一听,都在考虑其中的利弊。

    要么选择三个月的逃亡,东奔西跑,要么就在这里留三个月,和郡守虚与委蛇。反正只要不撕破脸皮,他们仗着给管老夫人治好病的恩情,郡守也不至于公然杀他们。

    就看他只安排管家下手,还找的四个一般的下人,应该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疑心。

    至于杀他们,应该是担心泄露什么罢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六十年代小军嫂〕〔金算盘〕〔[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重生野性年代〕〔星痕燎原〕〔贵女阿好〕〔天下豪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