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兵王在都市〕〔殄官赐福〕〔白银术士〕〔北城以北,南风过〕〔3岁小萌宝:神医娘〕〔我的AR女神〕〔罗军丁涵〕〔夏念念莫晋北〕〔阮随心殷琉璃〕〔顾念念温庭域〕〔杨诗诗司徒寒〕〔我的工作是花钱〕〔娇妻太撩人:霍爷〕〔穹顶之上〕〔漫威世界的主播〕〔大龙挂了〕〔重生之易帝传说〕〔神能大风暴〕〔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抗战之兵魂传说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第827章 癔症
    噩梦……

    对啊,她昨晚的确是看到了恐怖的东西,否则她怎么会惊叫起来呢?而且当时金枝和玉叶根本看不见,也听不见,只当她是幻觉,可她真的看见了啊!

    手颤抖起来,虽然盖着被子,但李贵妃也只觉得浑身冰凉。

    她一直以为能够隐瞒的秘密,竟然还是不可避免的成了她的噩梦。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被再度提起,直到大半年前,那对师徒……

    如果不是他偶然发现了这个秘密,就不会弄成今天这样了!

    李贵妃紧紧捏着被角,浑然忘记了身处何处,她眼中透着恐惧,脸皮不时抽搐着,别说是她自己,就连旁人也看出来了她有问题。

    “贵妃,莫非你真的……”有心事三个字还没说出来,东宛帝的手就被一下子掀开了,李贵妃尖叫一声“没有,我没有!”,可等她看清面前的人是东宛帝时,顿时慌了,哀求起来:“陛下,臣妾没有事,真的没有事,臣妾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让太医开点宁神的药就好了,臣妾没有癔症啊!”

    东宛帝长叹一声,不知道再说什么,摇摇头出去了。

    他如何不明白李贵妃的隐瞒呢?

    既然她不想说,他也不想勉强,但看她这个样子,只怕真的病情严重了,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想要再治疗,那就晚了。

    会意的跟了出来,太医院院使柳元韦小心道:“陛下,微臣看贵妃娘娘这样子,只怕当真是有心事啊?”

    院判张栋之也赶紧道:“陛下,娘娘凤体要紧,还是尽快治疗的好。”

    扫了一眼四人,东宛帝道:“你们现在也认为,贵妃得的是癔症了?”

    四人顿时讪讪起来,相互对视了一眼,柳元韦小声道:“臣等才疏学浅,看不出娘娘是什么病,既然这位药娘子能够让娘娘醒过来,又说出其原因,那臣等也相信她的判断。”

    目光落在洛青鸾身上,东宛帝点头道:“药娘子,朕命你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治好贵妃的癔症。不管需要什么,你尽管说就是。”

    没想到治个病还能得到东宛帝的全力支持,对于洛青鸾的计划来说实在是好消息。

    不过,她却没有想那么简单,从这件事的严重性考虑起来,如果派人追杀纳兰夜师父的人真的是东宛帝,也就是说命令是东宛帝下的,那么就证明他也是知道这隐秘的。

    所以,她不能直接让东宛帝去问李贵妃,而要让她自己说出来,而且,尽量不传到第三人的耳中。

    “陛下放心,我会尽力的。”

    随后,洛青鸾开了个静心安神的汤药,让李贵妃按时服用,柳元韦等人也看了她的方子,果然不再说什么。如果说之前他们还不相信洛青鸾的医术,在看了这个方子之后,他们彻底明白了,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栖霞宫中,众人散去,只剩李贵妃和两个贴身宫女金枝和玉叶。

    阴天,寂静的宫室中连阳光都没有,灰蒙蒙的犹如布满了尘埃,李贵妃半躺在床上,身后垫着天鹅绒靠枕,美目微垂,放在被子里的手却一下下抽动着,无法控制。

    她又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事……

    如果不是那一次错误,她怎么会在去年诊病的时候被人发现了端倪?虽然那人保证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泄露半个字,但她怎么会相信呢?素来只有死人才会守得住秘密,所以,她派人去暗杀那对师徒。

    结果却出乎意料,她怎么也没想到,那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师徒两人,竟然都武功高强,而且还让人给她带话,如果再纠缠不休就不客气了。

    李贵妃浑身颤抖起来,喃喃自语:“不行,绝对不行……”

    她是堂堂贵妃,怎么能被一个江湖郎中恐吓呢?他是要违背诺言,将她隐瞒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宣扬的人尽皆知吧?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她就全完了!

    不但她会死,她的儿子也跑不掉!

    还有她整个李家!!!

    她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发生呢?

    所以,她不得去求了太后,她的姨母,暗中下了一道懿旨,派出大批禁军追杀那对师徒。她自然也明白,后来陛下是知道了的,但太后却帮她瞒了下来,将所有的责任都扛在自己身上。陛下孝顺,明知道太后下这种命令有违天和,但还是没有出声。

    后来太后告诉她,那对师徒死在黑水崖了。

    李贵妃虽然出身名门,娇滴滴的千金闺秀,但也听说过东宛边境黑水崖的故事。据说那里毒虫遍布,寸草不生,别说是人,就算是鸟儿走兽到了那里,也会被毒死。

    她一直以为从此以后,那个秘密就会一直隐瞒下去,再也不会被人发现,但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在大半年后,她竟然做了噩梦,梦见了那个女孩子。

    就是被她杀掉的给她看病之人的徒弟,那个长的秀气,却喜欢笑,说话甜甜的小姑娘。

    “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李贵妃陡然又叫了起来,仿佛又看到那个叫沐小鱼的女孩子出现在面前。金枝、玉叶听见了,连忙跑过来:“娘娘,你怎么了?”

    怎么了?她又看到幻觉了吗?

    李贵妃瑟瑟的靠在床头,面前什么都没有,只有贴身宫女金枝和玉叶担心的看着她。原来……刚才她真的又出现幻觉了啊?难道,她真的如那个药娘子所说,得了癔症?

    “没有,本宫没病……没有……”李贵妃喃喃念着,苍白着一张脸,双眼中透着强烈的恐惧,看的金枝、玉叶担心不已,面面相觑。

    二人悄悄退了出来,满心担忧,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到了下午,金枝伺候李贵妃吃了药,萧天赐又来了一趟,看望她。

    原本李贵妃最喜欢看到他的,虽然萧天赐不成器,但终究是自己的儿子,但这一次一见了她,李贵妃却犹如发了疯一般,将萧天赐打出去了。

    “母妃,你别生气啊……”

    话没说完,他躲过李贵妃扔来的一个靠枕,很是狼狈。

    发脾气的是李贵妃,萧天赐半点气也撒不出,而且他也想不到为什么母妃一看到他就生气了。平时不是最喜欢他的吗,虽然有些恨铁不成钢,但也是心疼的紧,可现在……

    玉叶走过来,小声道:“三皇子,娘娘现在不舒服,你就别惹她生气了。”

    萧天赐完全摸不着头脑:“我什么也没说啊,母妃怎么就生气了?”

    金枝索性往外推他:“三皇子,你就先离开吧,不然娘娘看了你更生气了。”

    送走萧天赐,金枝玉叶好半天总算安抚了李贵妃的情绪,伺候她睡着了,两人才松了一口气。金枝苦着一张脸,无奈的摇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玉叶叹了一口气:“娘娘自从去了上次大病之后,就不如以前开心了。好容易才恢复,现在又成这样……”

    “快别说了,当心娘娘听到又发火。”金枝提醒了她一句,又走到香炉前道:“算了,给娘娘点一注宁神香吧,希望娘娘好睡些。醒来就没事了……”

    她揭开香炉盖子,用一支银拨搅了搅,发现香已经染尽。转身又去那了一根插上,点燃,再盖上盖子离开了。

    香炉里,青烟袅袅,幽香沁人的味道逐渐弥漫开来,和平时的宁神香味道没有丝毫差别,可睡在床上的李贵妃却逐渐有了反应。

    眼皮抖动,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做不到,她唇瓣微微张开,像是要喊,却一点什么都发不出……额头上滚滚汗珠冒出来,浑身冰凉,被子下的身体似乎想动,但仿佛被捆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不……不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的李贵妃终于尖叫一声,挺身坐了起来。

    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起来一样,浑身都快湿透了,她双眼凸出,像是遇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猛然,她视线盯着某一处,再度尖叫起来:“啊——你快滚开,滚开啊!不要过来,本宫要杀了你……”

    她抓起身边的各种东西,劈头盖脸的扔了过去,状似疯癫。

    “贵妃娘娘!贵妃娘娘!”

    金枝和玉叶听见了,匆匆而来,两人一看李贵妃的样子都惊呆了。愣了一下,金枝冲上来抱住李贵妃,玉叶连忙抓住她手中的金钗,大叫道:“娘娘,不要啊……”

    这一幕看的二人魂飞魄散,若是再晚来一点, 贵妃娘娘这钗子只怕就刺到自己身上了。

    很快,东宛帝也来了,急召太医给贵妃诊治。

    结果不出意料,受惊过度,癔症复发了!

    等洛青鸾赶到,再次给李贵妃复诊,弄了好一会才让她舒缓了几分。出了内殿,洛青鸾一脸严肃道:“陛下,娘娘这次第二次发作了,如果娘娘还不愿意解开心结的话,只怕真的……无可救药!”

    萧天赐一听,脸色大变,扑过去趴在李贵妃的床榻前大喊:“母妃,母妃,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药娘子一定会治好你的,可你不能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啊……”

    只怕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洛青鸾看着李贵妃双眼无神,手却不停抖动的样子,显然是吓的不轻。她只需要再引导一下,应该就差不多了。

    “劳烦陛下让所有人出去,我和娘娘单独在一起,如果娘娘真的有心事,只怕不愿意听太多的人知道了。”洛青鸾正色道。

    想了片刻,东宛帝深深看了李贵妃一眼,出声道:“所有人都出去,药娘子,贵妃的病就交给你了。”

    吱呀一声,殿门轻轻的闭上了,整个寝宫内落针可闻,只剩下洛青鸾和李贵妃。

    缓步走到李贵妃面前,洛青鸾坐在床榻上,露出一个毫无威胁的表情,认真道:“贵妃娘娘,陛下是真心希望你好起来的,如今只有我和你,你有什么心事,或者难言之隐,还请实话实话。否则,小妇人再是懂点医术,都没法给娘娘治疗的。”

    看着面前满脸皱纹,肤色蜡黄的妇人,李贵妃却觉得她的声音带着一股莫名的魔力。她自然不想死,怎么不愿意治好呢?可是一设计她的秘密,她就担心惶恐,若是被这妇人传扬出去了,那岂不是大祸临头。

    微微一笑,洛青鸾道:“娘娘尽管放心,不管娘娘的隐私为何,秘密是什么,小妇人只管治病,绝对不会随意宣扬。医者医德,小妇人会守口如瓶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六十年代小军嫂〕〔金算盘〕〔[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重生野性年代〕〔星痕燎原〕〔贵女阿好〕〔天下豪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