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星杀神〕〔史上最懒小书生〕〔法之主宰〕〔都市生活〕〔随身带着众神国度〕〔格桑花的信仰〕〔绝世妖娆:纨绔医〕〔虫临暗黑〕〔电影世界当警探〕〔谜罪〕〔天道霸者〕〔工业造大明〕〔燕云二十八骑〕〔唐末战图〕〔重生戎马小娇妻〕〔封神问道行〕〔穿越到1931〕〔生死暗战〕〔茅山终极僵尸王〕〔天择训练场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六章 带血的回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只觉得胸口闷得不行,转身直接走出了内室,狠狠地喘了一会儿,这才强忍着说,“这里,我曾来过!”

    她的脑中不断闪现出当日的满地鲜血,还有侧妃那睁的圆圆的眼睛,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似乎还在死死地盯着她,在向她控诉!

    她不禁捂住自己的头,蹲下身子尖叫。

    脑中的画面,却愈发的清晰,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当时的场景。

    装饰的喜气洋洋的新房内,一对龙凤烛正燃着,体烛正摇曳燃着,只不过,这蜡烛不过就是个摆设而已,整个房间里,异常的明亮,却是因为屋内挂着的两颗皇上钦赐的硕大的夜明珠。

    而这满室的明亮,却也正让她看的清清楚楚。

    她的手里正握着一把尖利的剪刀,剪刀明晃晃的晃着她的眼睛。当她抬起剪刀的时候,尖上还滴滴答答地留下鲜红的液体!

    整个房间充斥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那股难闻的腥味正是鲜血的味道。

    而新房地上,竟然被鲜红的液体铺满了,而那些鲜血的根源,是一个躺着的女人,那个女人,竟然就是瑞王爷的侧妃!

    她的胸口破了一个洞,鲜血正从那个洞口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

    侧妃正仰面躺着,双眼圆睁地死死地盯着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甘心,甚至,还有嫉恨!

    阮云霄急促地喘息着,这画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杀了侧妃的?

    莲清见到回廊之中的下人似乎在朝着他们这边看来,赶紧用障眼法隔开他们,这样无论阮云霄如何情况,都不会被别人看见;同时消除那些下人们的记忆,免得他们会再去跟慕少衍多嘴。

    不过,想来也应该是慕少衍对他们起了疑心,不然不会如此布置,显然是想要试探一下他们的真实身份!

    看着她痛苦的模样,他刚想上前用法术暂时抹去她的记忆的时候,她却忽然抬起双眸,眸中尽是赤红的颜色,就那么定定地盯着他。

    “云霄?”莲清不禁轻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却见她猛地五指伸开,弯曲如钩,对着他的喉咙就狠狠地抓来。

    莲清赶紧朝后闪躲着,但是她就好像看到她的仇人了一般,爪爪对着他的要害之处,嘴里嘶吼着,他心中却不禁惊惧,这...阮云霄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成如此恐怖的厉鬼模样?

    莲清不得以只得出了重手,五指并拢如刀状,直接砍在了她的后脖颈处,阮云霄一时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看着软在自己怀里的阮云霄,莲清无奈地抱着她进来卧房。

    折腾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醒转过来,一睁开眼睛看到满屋子的红色,不由得又闭上了眼睛。

    “云霄,好生休息,什么都不要想!”莲清刚已经探了她的思索,却也是看到了如此惊恐一幕,“看来瑞王很不相信我说与他的故事啊!才会故意让你来住这里的!”

    阮云霄一听,不禁望着他,急急地问,“你与瑞王说什么?不是把一切都给说了出去吧?”

    莲清倒也不隐瞒,将他说与慕少衍的话又转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就见阮云霄低头不语,正想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就听见下人拉长了声音宣道:“王爷驾到!”

    阮云霄猛地惊醒过来,对着莲清示意,让他扶着自己下了床,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看到慕少衍淡笑着走了进来。

    “阮云霄参见王爷!”阮云霄对着慕少衍福了一礼,刚才的心思百转,她已经有了计较,现在也做的非常的自然。

    慕少衍伸手轻轻扶起她,淡笑着说,“千姑娘,这里是本王让管家特别为你选的一处院落。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王妃的救命恩人!”说道这里,他稍稍停顿来一下,似乎在整理情绪一般,才又继续说道,“我想千姑娘来此,定然是王妃与你说过些什么吧?”

    阮云霄心里百味杂陈,一时间,只得很糊地说道,“我们找到王妃的时候,王妃已经快要不行了。只是,我觉得,王妃不像是那般的人!”

    “本王知道,所以才想着给你这么一个身份,虽然并不算高,但是会比较方便千姑娘在王府行走查案!当时的事儿,本王至今不相信,会是王妃所为,只是……”慕少衍淡淡地解释着,但是在场的人都能听出来他声音里的惆怅。

    轻轻地叹了一声,他才又对着阮云霄拱拱手,有些歉意地说,“说来,本王也很惭愧!只是因为太过思念云霄,刚才才让下人们特别收拾出了这样一个房间。本王倒也不怕承认,还以为,千姑娘其实就是本王的王妃,却不想……”

    看着慕少衍异常失望,却又装作无事的样子,阮云霄甚至一时间有些冲动,想要告诉他一切!

    可是,她只有一年的时间,她不想再让他承受着再次失去她的痛苦。

    更何况,她暂时却也不知道,侧妃到底是不是她亲手所杀,还是别有内情。

    一时间,满室默然,又坐了一会儿,慕少衍才站起身告辞,只是临走的时候,问她有没有什么要求什么的。

    阮云霄淡淡地摇摇头,“多谢王爷给予的帮助,我相信云霄的在天之灵,知道王爷如此深情,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看着慕少衍离开的背影,她只能拼命忍住想要叫住他的冲动,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她才发现,她长长的指甲都已经弄得她的手心通红一片,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流出了血来。

    “小姐,郎中说你近日需要好好的静养!”莲清不动声色地走到她的身边,扶着她进了房间之后,赶紧把房门关好了。

    “莲清,晚上我们就去兰彩蝶那里查探一下!”阮云霄看着手心里的赤红,淡淡地吩咐着。

    莲清这才注意到她竟然弄伤了自己,只是,她的血散发出一种特别的香气,好像在勾引着他尝一口,只要尝一口,好像那便是九霄天上最好喝的仙露一般。

    他赶紧别过脸去,递给她一方丝帕瓮声瓮气地说,“你先把血擦一擦吧,你现在的身子这么脆弱,还是休养一段时间再说吧!”

    “我只有一年的时间,你也说过,在崖底一日,便如人间一年,我这具身子怕是也差不多到了时候了吧?”阮云霄随手接过丝帕,轻轻地擦拭着手上的血,一边淡淡地问着。

    随着她的擦拭,血的香味更加浓的飘散开来,莲清不禁咽了口唾沫,如果不是他极力克制,现在只怕立刻就会趴在她的手上狠狠地吸上一口了。

    只是,她一个凡人女子,怎么会有如此的异象?

    偏偏她又将带着血迹的丝帕递给他,“怎么不说话了,是被我猜中了吗?”

    莲清却是干脆忽视她的手,只得赶紧解释,“按道理说,我所加持的法术是不会受身在何处的影响,你这一年才刚刚开始!”

    阮云霄见他不接丝帕,还以为他在是闹着什么别扭,待听到他说她还有一年时间,这才没有真的气恼起来。

    随手将丝帕丢到一边的柜子上,便坐到一边,看着眼前如此熟悉的房间,细细地回想着新婚之夜所发生的的事情。

    而莲清也在暗暗地打量着阮云霄,她身上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根本找不出原因来。

    两人一时无话,正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房门却被人猛地踹开了,抬头一看,却是那个兰彩蝶带着一众丫鬟婆子站在门口,有的健硕的婆子手里还拿着板子。

    她正打算晚上的时候去兰彩蝶的房间里去探探,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杀过来了。

    兰彩蝶见阮云霄仍然平静地坐着,还大胆地看着她,根本就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当下心里就是一阵不痛快,轻声地“恩”了一声,她身边的丫鬟就立刻会意,冷着声音说道,“许夫人,你不过是王爷的侍妾而已,现在见到我们侧妃娘娘,竟然不起来行礼?”

    阮云霄淡淡地看了一眼兰彩蝶,兰彩蝶看着她的眉眼,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分外的熟悉,尤其是她眼中的那种高贵的神情,更是与一个人分外的相似!

    “侧妃?”阮云霄缓缓地站起身,让莲清扶着走到兰彩蝶的面前,冷笑了一声,异常平静地说,“可是王爷刚刚来过我这里,说是以后我在王府中,除了王爷之外,可不拜任何人!”

    “王爷什么时候说的?本宫身为侧妃怎么不知道?你定是在这里胡乱说话,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王府的规矩!”兰彩蝶自从被慕少衍封为侧妃,一向在王府嚣张惯了。

    本以为慕少衍迟早要晋升她为王妃的,可是现在倒好,阮云霄不过才进王府没多久,就被封了侍妾,现在又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

    “来人,给我掌嘴!”兰彩蝶恶狠狠地看着阮云霄,大声地吩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