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庶妃要上位〕〔美女校长爱上我〕〔首长大人:厉少,〕〔我开场就无敌了〕〔重生最强奶爸〕〔七零年代小富婆〕〔都市超品医圣〕〔木叶之天才小樱〕〔都市大领主〕〔一窝三宝:总裁喜〕〔都市超级保镖〕〔地球回档〕〔燃情1001夜:苏少〕〔原来是天使啊〕〔你们随便穿,地球〕〔重生之捉鬼天师〕〔最强魔修系统〕〔美漫里的小邪神〕〔都市至尊龙皇〕〔王牌少帅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八章 诱人的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一直半蹲着保持着行礼的姿势,而床上的阮云霄就好像真的睡着了似的,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就连慕少衍进来卧房,看到她正难受着,竟然也没有让她起身,反而轻声地问着跟在他身后的陆友望,“怎么郎中这么久还没有过来?”

    陆友望赶紧走到门口看了看,一见到郎中的身影,就赶紧带着他走了进来。

    慕少衍看到郎中,直接大手一挥,阻挡他就要请安的跪拜,“免了,快去看看侧妃!”

    郎中看了一眼还保持着行礼姿势的兰彩蝶,又抬眼看了看床上的阮云霄,立刻明白了过来,赶紧走过去给她请脉。

    好一会儿,郎中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如实回禀着,“侧妃娘娘只是受了点外伤,奴才这就去开方子。”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急匆匆的进来了一个侍卫,对着陆友望的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陆友望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不好。

    慕少衍看到他的样子,淡淡地说,“兰彩蝶,你就在这里好好的伺候侧妃吧!什么时候侧妃许你走了,你在回去!”说完,便转身带着陆友望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兰彩蝶就直接站起身,她随身带过来的婢女赶紧走上前,扶着她到一边坐下。坐好之后,还冲着莲清指了指,“你,过来,给我倒茶!”

    莲清不禁冷笑,“王爷刚刚离开,夫人您就敢如此放肆,就不怕王爷会突然回来?”

    他的话让兰彩蝶瑟缩了一下,不自觉地看了看院门口,但是她毕竟做了一年的侧妃,王府里她的亲信也不算少,就算慕少衍突然杀回来,她也能及时得到消息的。

    当下便放下心来,冷冷地说,“你不过是个奴才而已,竟然敢跟本宫如此说话,还不给我掌嘴?”

    她身边的婢女正要走过来动手的时候,却看到阮云霄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只是,她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换成了大红的喜服,脸上竟然也上了桃花妆。

    只是她的脸隔着珠帘,有些看不清楚。

    兰彩蝶只觉得她这样分外眼熟,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慢慢朝着她走去,待一走到近前,看清楚了她的面容,不禁吓得尖叫一声,“啊!”

    兰彩蝶吓得不住的后退,那分明是瑞王以前的王妃阮云霄的模样,那天她也是穿着这样的喜服,也是这般神情!

    “娘娘,你怎么了?”兰彩蝶随身带着的婢女见她睁大了眼睛,不住地后退,不禁赶紧走到她的身边,轻声地唤着她。

    兰彩蝶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却看到阮云霄确实从床上起来了,只是起的比较吃力,莲清还在一边扶着她,她还是那一身衣服,面容还是那般的倾国倾城。

    难道,刚才是她眼花了?可是她明明看的清清楚楚的啊!

    “小姐,王爷已经命兰夫人在这里伺候您,当做是对您赔的不是,”莲清强忍着笑意,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与了她听。

    其实刚刚阮云霄根本就没有昏过去,那一板子确实很痛,但是也并没有伤及筋骨,至于刚才的那出戏,自然是莲清做的好事。

    阮云霄慢慢的走了几步,她越往前走,彩蝶的身子就越是僵硬,手也紧紧地抓着身边婢女的手,几乎要抠进婢女的肉里了。

    轻轻地叹了一声,阮云霄淡淡地冲着她摆摆手,“兰夫人,你回去吧!”

    兰彩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竟然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不过,她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直接带着婢女就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阮云霄慵懒的声音叫住了她,“兰夫人,就这么走了吗?”

    经过了刚才的慌张,她已经几乎认定了不过是这里的房间摆设,才会让她有一时的错觉而已,当下,也就不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停住脚步,转身冷冽地问着,“你还想怎样?”

    “兰夫人,虽然王爷让你在这里服侍我,但是却没让你在我这里安插眼线,那几个婢女,你还是带回去吧!”阮云霄抬手指了指还立在门口不动的几个婢女,虽然她刚刚搬进天香院,但是几乎所有人的面容她都记得了,这几个,显然就是兰彩蝶刚刚带过来的。

    兰彩蝶只得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带着人呼呼啦啦的离开了。

    “云霄,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干嘛放了她走啊!”莲清关上了房门,不理解地问着阮云霄。

    慕少衍让兰彩蝶留下来,就是为了帮阮云霄立威,方便她以后在王府里查案。

    而刚才他用了幻术,兰彩蝶看到阮云霄以前的模样,果然神色非常的慌张,也就是那件事一定是与她有关的,他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弄,让兰彩蝶自动把之前的事情都说出来的时候,她竟然放过了她!

    “兰彩蝶不会那么容易说出当时的真相的,而且这件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我更想知道的是,在她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阮云霄看着无边的黑夜,淡淡地说。

    “好吧,那你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将养一下身子,别动不动就晕过去了!”没了旁人,莲清说起话来也随便了很多。

    阮云霄听他这么说,不禁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如果不会他自作主张给她换了一个身子,她至于还要适应么?

    只是,这具身子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之前被打板子的痛已经一点都没有了。

    正想着该如何让兰彩蝶说出实情的时候,阮云霄突然眼睛似乎有些看不清楚,虽然莲清就她的近旁,可是他的面容竟然开始变得模糊,偏偏她又不觉得身子有丝毫的不妥。

    “莲清,”阮云霄不禁轻声唤了他一声,却看到莲清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轻声地嘘了一声,面色严肃地盯着虚空。

    屋子里慢慢弥漫一阵烟雾,烟雾越来越浓,还伴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令人作呕。

    本来还只是白色的烟雾,慢慢转成了绿色,而阮云霄也开始觉得越来越憋闷,直要喘不过气来了。

    莲清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的脸憋得通红,当下就明白了过来,从脖子上取下一串珠链,放在了她的手里。

    阮云霄只觉得那串珠链触手冰凉,她的神智瞬间清明了不少,虽然现在绿色的浓雾几乎已经充满的房屋,但是那串珠链却撑起了一层保护膜,将她周身环住。

    而那浓雾中,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看着浓雾的流动,那个东西在朝着一个柜子前慢慢走去。

    看形状,倒不是什么庞然大物,只是它朝着柜子那边去做什么呢?

    阮云霄和莲清正狐疑着,就见那个东西走到了柜子边上,一把抓过阮云霄曾经擦手上血的丝帕,拼命地放在鼻子底下用力地嗅着。

    嗅了好一会儿,那个东西的轮廓竟然越来越清晰,看着形状,阮云霄差点没惊呼出来,竟然是一只分外庞大的赖皮蛤蟆!

    只见它灰突突的皮肤上,一颗颗大小不一的肉瘤布满整个后背,两只硕大无比的眼睛还在不停地乱转。

    突然,它一张大嘴,竟然吐出了一条黏糊糊的舌头,对着那方丝帕上的血迹就是一阵乱舔。

    阮云霄虽然见过黑白无常那样的鬼差,也见过莲清这样的狐妖,但是都没有见到这只癞蛤蟆来的震撼,她几乎就要吐了,特别是看到他的那个动作,简直是猥琐至极!

    没过一会儿,那只癞蛤蟆竟然幻化成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只是这男子也是满脸的麻子,尖尖的下巴,两指宽的脸上偏偏生了一双大大的眼睛,一张血盆大口,看上去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待丝帕上的血迹舔舐的差不多了,癞蛤蟆精这才好像心满意足地朝着四周看了看。

    阮云霄被他的大眼睛一盯,顿时再也忍受不住,弯腰干呕了起来,莲清给她的珠链也不小心松手掉在了地上,

    她这么一动,那只癞蛤蟆竟然“咦”了一声,竟然一跳一跳的朝着她奔了过来,甚至身影还没到,他的长长的舌头已经吐了出来,直对着她的腰部卷去!

    阮云霄眼见着那条舌头就要碰触到她的腰部,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不禁闭上了眼睛,随手往一边八宝玲珑桌上一抓,正好抓了把剪刀在手上,只等着他收回舌头的时候,狠狠地给它一击。

    “你个恶心得要死的妖精,还不快滚,别等本尊生气灭了你!”莲清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指着癞蛤蟆喝道。

    只是最近的时日,他幻化成女人的形象太多了,这时也不免翘着兰花指,看的癞蛤蟆不禁呵呵猥琐一笑,“又是个女人,不过你的味道可是比这个差多了!”

    癞蛤蟆一说话,舌头就随着他的声音,一会儿长一会儿短的摇动着,弄得阮云霄被摇晃的头晕眼花的。

    本来还想一剪刀结果了这只癞蛤蟆精,可是现在她都差点被它摇散架了!

    再不迟疑,忍着满心的恶心,对着癞蛤蟆的长舌头上就是狠狠一插,顺势一拉,就听见癞蛤蟆“呱呱呱”地大叫了三声,她腰上的力道顿时消失了,留下地上一条鲜红的血迹。

    莲清赶紧伸手把阮云霄拉到自己的身后,但是一感觉到手上湿哒哒的,他就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剁掉了。

    癞蛤蟆精乱叫了好一会儿,这才拖着舌头,眼睛都变得通红了,“你们……竟然敢伤了……我的舌头!”

    他说话本来就含糊不清,加上伤了舌头,莲清和阮云霄都没听清楚他说什么,但是一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绝对是发怒了。

    “怎么办?”阮云霄不禁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癞蛤蟆精立刻就发现了她的小动作,长长的舌头没记性地直接探了过来,对着她的胸口就是狠狠一下。

    如果真的被它的舌头打到了,就算不死,也只能剩下一口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谁都不能碰我的季〕〔王的霸气邪妃〕〔[综]BE拯救世界〕〔重生之嫡女安宁〕〔金算盘〕〔权贵之妻〕〔贵女阿好〕〔影视世界当神探〕〔惹火狂妻:邪帝,〕〔回到明朝当暴君〕〔我家古井通武林〕〔幽灵判官〕〔小饭馆〕〔重生之赚它一个亿〕〔西游之金乌大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