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睦宋〕〔红妆倾天下〕〔带着厨艺去修仙〕〔谋婚上位,虐心总〕〔重生逆流崛起〕〔小资女穿成丐帮帮〕〔战天斗地〕〔永生轮回〕〔我欲扬唐〕〔通天圣主〕〔女领导的贴身小农〕〔焚叶〕〔从我做了鸿钧宠物〕〔女总裁的贴身男秘〕〔全能透视邪医〕〔超能机器人在异界〕〔季爷不太好哄〕〔豪门盛宠:总裁宠〕〔恐怖电影院〕〔穿越之古墓逃妃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十三章 难以抵挡的血液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淡笑了一下,安然地坐下了,“快去快回。”

    说着,还拿起一边的茶盏,小小地啜饮了一口。

    莲清的拳头捏了捏,却只得忍了下来,直接又变换成婢女的模样,对着阮云霄福了一礼,没好气地说,“本尊现在就去救你的和尚哥哥!”

    “现在就去?现下可是白天呢!”阮云霄有些个吃惊地问着。

    他不是被气得要大白天的去劫狱吧?

    “那你想怎样?本尊竟然这么说了,定然是有办法的就是了!”莲清撇撇嘴,转身便扭着身子出去了。

    阮云霄无奈,却也不能跟着她出去,只得悄悄地躲在窗子的后面,也不知道他与陆友望说了什么,那陆友望倒是非常客气的点点头。

    想着他怎么说也是个千年的狐狸,救一个和尚出来,也应该是比较容易的,当下也不甚在意。

    只是觉得身子分外的困倦,便干脆一边的贵妃椅上歪着了。

    不想,竟然一下便睡着了,却是梦到了大婚当日!

    还是那么摇曳的龙凤烛,她紧张而期待地坐在床榻边上,头上的凤冠,压得她的脖子生疼。

    但是,她心里却欢喜着的,今天是她与瑞王少衍哥哥大喜的日子,还是皇上赐婚的。

    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只是,她被送入洞房许久了,却也不见着她的少衍哥哥来。

    正想着,门被被一脚踢开了!

    她还以为是他的少衍哥哥,心都快要揪了起来了。

    可是,一声尖酸的声音响起,却打碎了她的憧憬,“哎呦,千王妃可是皇上赐婚的,妹妹先过来给姐姐请安了!”

    阮云霄一下便明白了过来,此人便是她少衍哥哥的侧妃,徐梦莹。

    没想到,她的新婚之夜,她便来了!

    听那语气,便知道来而不善了!

    随手掀起盖头,入眼的便是一章妖媚的脸,那桃花眼盈盈的,简直能勾走人的魂魄了!

    徐梦莹的身边,还跟着现如今的侧妃,兰彩蝶,只不过,那时候,她却只是徐梦莹的婢女。

    “是你?你可知,今儿个是我和少衍哥哥大喜的日子,你却来这里作甚?”阮云霄却是根本就不想给她好脸色。

    但那徐梦莹却捂着嘴微微一笑,娇柔地说,“姐姐忘性可真大,妹妹是来给姐姐请安的啊!”

    说着,却朝着她越走越近,扬手便给了她一巴掌。

    “你!”阮云霄捂着脸,狠狠地盯着徐梦莹。

    “你什么?”徐梦莹嗤笑了一声,对着兰彩蝶使了个眼色,兰彩蝶便立刻绕到她的身后,使劲地抓着她的胳膊。

    阮云霄使劲地挣扎着,可是喜服本来就穿的多,她根本就不方便。

    徐梦莹却趁机又走过来,扬手便是三巴掌,“告诉你,就算你是皇上赐婚,是正妃,也别以为就能压在我头上!”

    “徐梦莹!”阮云霄气急了,自小便从来没有人打过她,却在自己最美好的日子里,竟然被侧妃给欺负了。

    指甲使劲地一抓,顿时将兰彩蝶的手背抓出了几道伤痕!

    兰彩蝶吃痛,立刻松开了手,阮云霄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直地就冲着徐梦莹过去。

    可是,她马上就要抓到徐梦莹的时候,身子却突然被人扯着衣服转了一个圈,她还未等反应过来,头便撞到了床榻上,痛的她不禁大叫“啊!”

    谁知,在她的面前,却有一声比她更大的惊吓声响起,“啊!”

    “谁?”阮云霄惊讶的叫道。她扶着额头坐了起来,刚刚那个梦真的好真实,

    严格来说,那应该不是梦,是过去的记忆,可惜如果再想起一些就好了,被打之后,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被追杀到悬崖边?

    “你刚刚吓我一跳。”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阮云霄一听就知道是莲清的声音,只是这声音跟平常还有些不一样,很虚弱。

    急忙拉开了帷幔,看着躺倒在地上的莲清,他的脸色很苍白,身上有一道刺眼的金光,嘴角还有一道血迹。

    她记得他是去牢房找那个和尚不破去了,居然受了伤,“莲清,你怎样?”

    莲清捂着伤口,勉强开口道:“那个和尚的符咒……真是太可恶。”

    阮云霄看着那道金光,想来这就是和尚在他身上下的符咒了,她试着伸手去碰触,却感到双手间一阵刺痛。

    莲清此时又吐出一口鲜血,眉头紧紧的锁起,看起来真的是很痛苦。

    轻轻闭起了眼睛,眼睫毛轻轻抖动着,有种别样的柔美。

    阮云霄看到他这个样子,也觉得那和尚实在是过分,正要上前试着撕开符咒,就听外面有咚咚咚的敲门声。

    而莲清此时脸色似乎越来越苍白了,而且身体慢慢变淡,就快化为原型。

    “阮小姐,刚刚听到里面有惊叫声,发生了什么吗?”听声音应该是管家陆友望,说完就要推门进来。

    “不准进来。”阮云霄急忙大声喊道,她不能让他看到莲清如此模样!

    陆友望闻言一惊,站在门外不敢动弹。

    缓了缓,阮云霄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刚醒来又看到了一只老鼠,所以才会大喊的,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已经睡下了,不要来打扰我。”

    “是的阮夫人,要不要我派几个丫鬟进去守着你,省的再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惊吓到夫人。”陆友望不卑不亢的继续说道。

    “不用,我有莲清就够了,我睡觉的时候也不喜欢被打扰。”阮云霄只希望他快点走,待会儿莲清出什么状况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屋子里这么暗,莲清身上的金光就显得有些刺眼,阮云霄尽量挡在前面,希望外面不要察觉到什么。

    陆友望知道阮云霄不想被打扰,也就不再开口,只是吩咐门前守卫的两人道:“你们时刻注意着屋内的动静,有什么状况立刻告诉我。王爷吩咐了一定不可让她再受到惊吓。”

    虽然他刻意压低了声音,阮云霄在屋内还是听的清清楚楚,心中突然划过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王爷是在戒备着她吗?

    不过很快又觉得应该只是在保护她而已。

    此刻阮云霄没工夫想太多,她迅速的低下身子,用手触摸到了金光之上,一股灼烧的感觉袭来,阮云霄强忍着不痛呼出声。

    只是莲清似乎更难受了,喘息都变得困难。

    “莲清?”阮云霄甚至怀疑他会不会就这么死过去。

    莲清挥手布置了一个结界,先迷惑住外面的人,只是这么一运用法力,更是痛的死去活来。

    却咬牙一声都不吭,心里已经把那个和尚骂了十万八千遍了。

    阮云霄看着莲清额头上的冷汗,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把心一横,狠狠的抓向那道金光,将一道符纸抓在手里,很快痛的甩开了符纸。

    咔嚓一声,那道符纸破碎了,不过破碎前把屋内的凳子也给炸飞了,差点失火,幸好莲清设置的结界是可以隔绝声音的。要不一定惊动外面的人。

    莲清的呼吸声稳定了下来,只是还是紧紧闭着眼睛,身体蜷缩成一团。

    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光,似乎在慢慢的回复着元气。

    如果要自己修复不知道需要多久,阮云霄他们没这么多的时间。

    明天如果别人看不到她身边的小丫头就会起疑的。

    阮云霄想了想,既然她的血那么管用,那么再用一次也无所谓了。

    阮云霄将手腕划破了,放到莲清的嘴边。

    一开始还抗拒,声音微弱的说道:“我不要,你当你的血那么好喝啊。”

    “本尊……可不稀罕。”

    说完这些话之后莲清的意识就开始渐渐的模糊了,被那种味道完全的吸引了过去。

    阮云霄的血对他们这种修炼的妖来说实在是有着太强大的吸引力。

    他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最后双手抱住阮云霄的手腕,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

    血液大量流失,让阮云霄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连眼前的景物都跟着模糊起来,感觉就快要昏过去了。

    但随着妖力的恢复,莲清的意识却渐渐清醒,他直接按住了阮云霄的手腕,先帮着她止住了血,声音里有些微怒,“都说了我不稀罕你还给我。”

    阮云霄也察觉到了,也有些生气,“我好心救你,你都不知道感谢吗?”

    干脆甩开了他的手,翻身躺回了床上。

    刚躺到床上,突然发现一个黏糊糊滑腻腻的东西顺着她的身体爬来爬去。

    还伴随着嘶嘶的声音。

    阮云霄僵住了,如果她想的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条蛇,如果稍微乱动,恐怕就会中毒,甚至致命。

    他感觉着那条蛇的移动,正在思考如何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赶它离开。

    那条蛇缠绕上她的手腕,正在嘶嘶的吐着信子,舔着她伤口上的血液,那贪婪的样子,好像在品尝无上的美味。

    莲清挥手间,已经将阮云霄手腕上的伤口治好了,一点伤痕都不见。

    那条蛇立刻警觉,转头望着旁边。

    扭动着身子又爬上阮云霄的脖子,眼看就要再次狠狠地咬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