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第一太监〕〔王妃在上,神秘王〕〔杀手萌妃:太子殿〕〔逆天嫡女:鬼帝,〕〔万古最强师尊系统〕〔皇后每天都无视朕〕〔乡村小神龙〕〔一生一世笑皇图(〕〔下载新世界〕〔重生狂妻:靳爷,〕〔重生之逆天复仇〕〔天下豪商〕〔男神睡务局〕〔惹火狂妃:邪帝,〕〔凡人开挂〕〔名媛归来:越少的〕〔惹妻入局:狼性大〕〔神级渡鬼系统〕〔灵界女帝〕〔重置天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十八章 我一定会带你出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微微皱了皱眉,正在想着用什么方法来撬开这个人的口,却见这个络腮胡子头一歪,嘴角流出了血迹。

    阮云霄上前探了下她的鼻息,才发现他已经死了。这人倒是一个硬汉,居然死都不说一个字。不过这更让阮云霄认定了,绝对有人在背后操纵着一切。而且这个人一定很可怕,让他们宁愿死都不会背叛,也许是有什么把柄握在那人的手里。

    他应该很有权势,有心计。可是,会是谁呢?阮云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一个她本来不会去怀疑的人。

    瑞王爷幕少衍。她来这里的事情只有他知道,两人谈话的时候周围连个下人都没有。难道会是他吗?如果他的深情都是装出来的,那真的是太可怕了。阮云霄突然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看到他们老大的反应,阮云霄觉得想要从他们口中得出什么已经不可能了,想要顺着他们查幕后人似乎也有些困难,大概他们任务都失败了,那个人不会联系他们了,就算联系,也可能只是派一个人出面。

    “莲清,我们先不用管他们了。”阮云霄说道。

    莲清摊开双手说道:“随便啊,反正他们针对的是你不是我。”

    阮云霄和莲清不再理会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哀嚎的小混混,继续往巷子里面走去。阮云霄一路上都在回想刚才的事情,连路都不好好看,差点就要摔了一跤。

    莲清在一旁扶了她一下,撇撇嘴说道:“怎么这么心神不宁的,难道被刚才的阵仗吓到了?”

    阮云霄摇了摇头,也不在乎莲清有些调侃的语气,“莲清,你觉得刚刚那些人有没有哪里不对劲?”

    莲清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是啊,那些人实在是太弱了,不堪一击。”

    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来,阮云霄顿时觉得自己不该问他的。他的关注点总是和她不同。

    一会儿应该很快会见到那个婢女了,事情应该也会有些眉目的。阮云霄也不再说什么,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往里走。

    才走了没几步莲清却突然伸出双臂拦住了她的去路。“等等,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要小心。”

    阮云霄停住了脚步,微微皱起眉头“血腥味?”心中突然就划过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阮云霄瞪大眼睛,绕过莲清往前跑去。“快一点,有可能那个婢女心雨已经出事了。”

    他们两人飞快的跑到了门口,那种血腥味越来越重,重到莲清已经捂住了鼻子,皱起了眉头。

    阮云霄推开了那扇大门,里面是一个很别致的小院子,眼前居然还有一个葡萄架子。旁边还挂着一个秋千。看起来就让人觉得非常的温馨。

    这就是那个心雨居住的地方了,看起来很平静温暖,只是中间有一道非常不和谐的血迹,鲜红刺目。打破了所有的平静。

    阮云霄顺着血迹走过去,就看到里面有一个人仰躺在地上,眼睛瞪的很大,似乎充满了不甘心。

    莲清还在门外,目光落到了那个秋千架上,“她倒是很会享受啊。看起来挺好玩的。”

    “喂,喂。你醒醒,醒醒。”阮云霄摇动着心雨的身体,她不想接受她已经死掉的事实,这就意味着唯一的线索也断掉了。那么幕后的人将更难揪出来。

    阮云霄跌坐在地上,看着满地的血迹,慢慢攥紧了拳头,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害了她还不够,还要连带着害死这么多人。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杀心雨,是为了掩盖他曾经犯下的过错,是为了防止她揪住幕后的凶手,他派人拦住她,更是多加了一层保险,想要永绝后患,可是,当初他陷害曾经的阮云霄的时候,又是为了什么原因?她不记得她有得罪什么人啊。难道背后隐藏着更大的阴谋不成?

    阮云霄伸手帮心雨将眼睛合上了,双手合十,“你好好安息吧,来世一定要投生一个好人家。”

    她回头往里面看了一下,似乎心雨家里还有什么人,看样子是丈夫和仆人,也都死了,再往里走,竟然还有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这些人全部死于非命。

    不管心雨当初有没有做过什么陷害她的事情,她现在可能也付出了更为惨痛的代价。阮云霄看着那些尸体静默无言,心中觉得有一个大石头在压迫着,非常的不舒服。

    莲清也走了进来,看着这些尸体,摊摊手说道:“又白忙一场,这个人还真的蛮厉害的,总是快我们一步。”

    “是啊。线索又断了,但也不算白忙一场,至少让我更确信背后那个人很不简单,而且也发现他其实很怕被人发现他的阴谋。”阮云霄站起身,叹口气说道:“总会揪出来的。我们走吧。”

    哪知道他们刚要出去。四周却突然闪烁一阵金光。

    阮云霄看这里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和莲清一起在屋子里走了一遍,莲清挥手施了一个法术,将血迹清除了一些,让这里看得干净一些。两人正打算出去。

    哪知道刚要迈出去,四周却突然闪烁出一阵金光,有数道符咒亮了起来。将两人困在其中,根本出不去。

    看着眼前的金光闪闪,阮云霄立刻意识到这应该是不破和尚的法术才对。可是他明明答应不干扰他们的,怎么却暗自做好了埋伏,将二人困住了?

    两人根本无法跨出屋门一步。

    伸手触碰眼前的金光,立刻有刺痛的感觉袭来,阮云霄双手握拳,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要赶尽杀绝吗?做的会不会太过分了?阮云霄咬着嘴唇,很不甘心的看着周围的隐隐若现的符咒。

    那金光仿佛是被他们启动了,开始越来越亮。莲清和阮云霄退到房子中间,尽量离外面那层金光远一点。

    空中突然有吟唱声传来,似乎是念着一种古怪复杂的咒语。一直念一直念,莲清捂住头,觉得头越来越痛。

    “莲清。”阮云霄上前想帮他做些什么,可是她现在也刚刚才在修炼,还什么法术都不会,什么都做不了。她也清楚现在莲清一定比她难受的多,因为莲清身上的妖力正好会被克制住,妖力越强,克制的力量也越强。

    莲清回头看着阮云霄,目光闪烁,伸手想做什么,又放弃了,周身渐渐散放出白色的光芒,笼罩在两人的身旁。

    这四周的符咒似乎不止是困住他们那么简单,而是渐渐形成了一种威力强大的阵法,那分明就是要杀了他们。

    “我们居然中了埋伏,真是该死。”莲清咬牙说道。眼中有幽蓝的光芒闪动,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符文。

    阮云霄很认真的看着那些符文,手指随意的笔画着,“这个阵法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要不然一会儿可能更加麻烦。”莲清皱眉说道,其实他也不是很能看明白这个阵法,只是感觉到了一种越来越强的压迫感,而且还有一种肃杀之气。

    似乎有人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不断的加速阵法的运转,念着口诀。莲清觉得头痛得厉害。意识都有些涣散起来。

    “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莲清转身恢复了真身,双手发出一道白色的光芒,想要从金光中冲破出去。

    却有一股更大的力量反弹回来,莲清身子退后了数步,身子晃荡了几下,捂住了胸口,嘴唇紧闭,觉得体内气血翻涌。

    阮云霄在一旁只能干看着,什么忙都帮不上,心里更是认定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学好法术,要修炼到没人可以这样伤害他们。没人可以随意的阻拦她。

    “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出去。”莲清艰难的说道,他握住了阮云霄的手,感受着阮云霄体内自己的妖珠,莲清迅速的凝聚灵气于掌心,再度挥了出去。

    碰的一声巨响,金光猛然的颤动,莲清和阮云霄一同跌倒在了地上,莲清痛的浑身都在颤抖,手指无意识的抓紧了阮云霄的手。

    阮云霄看着两人紧握的双手,她本该直接甩开的,但是这种情况下,她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了,只能任由他那么握着,感受着他的痛苦,希望自己多少可以分担一些。毕竟,那么多次受伤,都是因为她的缘故。

    莲清的眼睛紧紧的闭了起来,连睫毛都跟着轻轻的抖动,嘴唇越来越苍白,最后吐出一大口鲜血。

    阮云霄伸手轻轻的放到他的头发上,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莲清闭着眼睛,伸手拉住了阮云霄,微微一用力,阮云霄就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

    他们离的很近很近,近到连对方的呼吸都感觉的到,阮云霄甚至能感觉到莲清有力的心跳。莲清这样拉她,其实只是想离自己的妖珠更近一点,让自己妖力回复的更快一些。

    “放开我。”阮云霄觉得嗓子仿佛又火在烧,声音沙哑的说道,只是那声音很小,轻飘飘的,莲清并没有听到。

    周围的金光刚才已经受到了波动,现在再度慢慢的汇聚,而且渐渐的锁紧,他们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一道道金色的丝线来回的穿行着,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息。让人觉得触之既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