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梦裔〕〔嫡女重生:世子爷〕〔镇派小狐狸[修真]〕〔苏联英雄〕〔微笑书写青春〕〔皇姑软绵绵(穿书〕〔三嫁奇缘之丑女毒〕〔沧海幻星〕〔难道我是神〕〔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掌贵〕〔恶少出没:猫系少〕〔祭献修仙〕〔算天命〕〔炮灰女配大逆袭〕〔不败狂徒〕〔龙珠之诸天穿越〕〔都市阎罗狂少〕〔一试成婚,总裁太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二十九章 还有谁可以相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莲清轻轻的呼吸着,睁开双眼,正对上阮云霄的眼睛,一时间居然让阮云霄觉得无所适从。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片刻,阮云霄脸色发红,想要张口说什么却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莲清眼睛微微眯起来,似乎很享受阮云霄此刻的表情,不过很快就觉得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从周身传过来。

    阵法似乎已经越来越强了。

    莲清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手中拿出一把剪刀飞快的刺向周围的符咒上。金光绽放,他的脸色渐渐苍白,嘴唇已经半点血色也无。

    阮云霄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试着碰触周围的符咒,忍着那种刺痛,阮云霄用力想要撕下符咒,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也许是她法力太低微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不行,继续这样下去就死定了。”莲清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眼中闪出狠绝的神情。“我一定会带你出去。”

    我一定会带你出去,每一个字都是掷地有声的,坚定到阮云霄一听就会选择相信,她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但是那种狠绝的神情也让她觉得担忧。她看着他,突然觉得他似乎要变得透明,要离她越来越远了。

    是因为他实在太过苍白,苍白到变得透明吗?

    莲清紧紧的握着拳头,肤色晶莹剔透,身体里有种撕裂般的疼痛,他尽量克制住那种痛觉给他造成的影响,双手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那种白光越来越耀眼,让阮云霄觉得莲清就要在那种白光中消失掉了。阮云霄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拉住他。

    最后她看到的,就是莲清整个身体化为一道白光,狠狠的撞到了周围的金光上去,两道光芒相撞到一起。阮云霄觉得眼睛好像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能用手遮住光芒。

    感觉上,她似乎等了很久很久,周围一直是一片寂静,无声但是却有着非常强劲的碰撞。阮云霄觉得有温热的东西落到了她的手臂上,轻轻一抹才发现那是血迹,莲清的血迹!

    白色的光芒一直在颤抖着,阮云霄虽然离的很远,可还是能感受到莲清此时的疼痛。该死,这些符咒真是该死。

    阮云霄真的很想上前帮忙,可是越是想,越觉得无力,她也只能想想而已了,不是吗?那种无助的感觉很快将她包裹住了,让她想要大喊,却又喊不出来。

    莲清拼命的释放出全身的妖力,咬破了手指,施展了血咒,用损失妖力为代价,硬生生闯了出去。

    “云霄,快走。”莲清回头要拉住阮云霄的手。

    经过他的努力,终于被突破了一个小突破口。阮云霄走上前一步握住了他的手,两人从那里硬闯了出去。

    刚一出去,莲清就狠狠的摔到了地上,阮云霄正好摔在他的身上。就看到他苍白到透明的脸色,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很快昏迷了过去,人事不知。

    “莲清,莲清你醒醒。”阮云霄抓住他的肩膀摇晃着,内心慌乱的厉害。回头看着那些金光,突然发现战斗并没有结束。

    那些金光还在不断的移动着,变化着各种符文,似乎能看到一般,将目标对准了阮云霄。

    怎么可能,明明闯了出来了,明明一切都过去了。原来他们都想错了吗?阮云霄觉得很不对劲,转头四处张望着。那个操纵符咒阵法的人说不定是可以看到他们的,所以才能及时做调整。

    所以才有把握他们根本逃不出去。

    是不破吗?不破的法术有这么强吗?阮云霄整个脑子都乱了,幕少衍,不破和尚,这些人为什么一个个都反过来和她作对。她是不是不能相信任何一个人,所有人。这些她身旁的人,到底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

    她的目光看向了昏迷不醒的莲清,伸手紧紧的拉住了他的手臂:“莲清,你不可以有事啊,你醒过来好不好?”

    摇动了一会儿,阮云霄开始回头看着那道金光,上面的符咒闪烁不定,最后有一道符咒向她打了过来,阮云霄只能愣在那里,没办法做什么动作。

    那道符咒来到她的面前,散射出一层柔和的光芒,将阮云霄笼罩在了其中,阮云霄只能瞪大双眼,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消失,那光芒似乎在吸取她体内为数不多的能量。

    她身旁的莲清也被波及了,被金光击中,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也在这种剧痛之下,莲清醒了过来,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的阮云霄。

    莲清迅速的闪身站了起来,抓住阮云霄的手腕,奋力的往外跑去。他此刻体内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妖力也所剩无几,只能全屏一股信念支撑着,他一定要救她出去,一定。

    那道金光一开始还在追逐着,几乎要将莲清从空中打落下来,后来,似乎又被某种力量所牵引到了,那道金光缓缓的收了回去。莲清有了一些可以喘息的机会。

    那道光芒很快又追逐过来,一道道符咒围着两人转圈圈,再次将两人围了起来,但是又有另一种力量牵扯着,金光居然自动的慢慢变淡了。

    莲清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眼前觉得一阵眩晕,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感觉到那种压迫感渐渐消失了。他也落到了地面上。

    “莲清,告诉我,怎么运气,让我帮你。”阮云霄在莲清耳边喊到。她主动的握住了莲清的手,希望自己能帮到什么忙。

    “怎么运气来着,我想想。”阮云霄心里有些慌乱,一时间居然无法运气,好容易慢慢平复下心情,握着他的手运转妖力过去。

    希望莲清可以醒过来。阮云霄努力试着帮莲清运行妖力,但是怎么尝试似乎都没有用,也许是她没有掌握好方法。她只能努力的想将莲清扶起来,至少先回到王府再说。

    “已经没事了,没事了莲清,我们一起回去。”阮云霄奋力的拉着莲清,只走了几步就气喘吁吁:“你好重啊莲清,我不行了。”

    阮云霄松了手,身子依靠在树上,觉得很累了,莲清却依然昏迷不醒。

    没办法,总不能放着莲清在这里不去管,阮云霄只好努力的扛起莲清,走出几步,又跌倒在了地上,莲清跟着压在了阮云霄的身上。

    “喂,莲清,你很沉哎,起来。”阮云霄使劲用力,无奈莲清的身躯太大了,她居然起不来。

    阮云霄只能无奈的趴在地上,觉得快要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趴在地上歇息了一阵子,阮云霄才再次用力,将莲清从她身体上翻了下去。

    阮云霄精疲力尽的呈大字型躺倒在草地上,现在这个地方其实躺起来也挺舒服的,只不过毕竟是荒郊野岭,很难保证不会有什么危险发生。

    此地不宜久留,阮云霄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再去推动莲清,虽然知道莲清身体状况很不好很虚弱了,可是阮云霄还是必须叫醒他才行。她实在没有办法把他弄回去。

    莲清的身体周围还散发着淡淡的白光,看起来好像就要消失了一样,阮云霄仔细的看着,手拄着额头。

    她其实在想,莲清是不是要变回一只狐狸了呢?那样的话,也许她反而更容易将他带回王府,总比扛着个大男人轻松多了吧。

    没想到看着看着,莲清的睫毛轻轻的颤动,居然自己醒了过来,苍白的嘴唇上下开合,他似乎说了什么,但就算凭阮云霄如今的听力,她居然也听不到。

    “还能站起来回去吗?”阮云霄小心的问道,然后把耳朵凑过去,想要仔细听清楚他说的话。

    莲清很虚弱的张开口,却一下咬住了阮云霄的耳朵。阮云霄整个人就那么定在了那里,一动都不动。

    阮云霄瞪大了眼睛,慢慢的反应了过来,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朵尖。莲清咬完之后似乎觉得很满意,松开了口,很小声很轻微的说道:“让你嫌我沉。”

    什么?都什么时候,他居然计较这些有的没的,阮云霄觉得很无语,迅速的远离了他的身体,用手捂住了耳垂,嗔怪道:“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人,哦,不对,是狐狸。”

    莲清嘴角微微牵动,却是笑了起来:“本尊说过会带你出来果然就带你出来了吧。”莲清慢慢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你都不会说声谢谢的。”

    阮云霄张了张嘴,似乎要说却没说,嘴角一撇,“谁要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

    莲清此时已经做了起来,微微的喘息着:“还有,不许说本尊只是一只狐狸,本尊可不是普通的狐狸。”

    “对,是狐妖。”阮云霄很顺畅的接过了他的话。莲清转过头去不理她了。

    阮云霄看着他的样子,嘴唇抿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微笑,看样子,莲清虽然伤的很重,但还没有大碍,那就好,其实她还是很担心的。

    看着莲清不给她什么回应,阮云霄主动靠了过去,拉起了他的胳膊。“莲清,我们快点回王府吧,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恩。”莲清点了点头,和阮云霄互相搀扶着,慢慢的往前走着,因为莲清此时的样子,他们必须尽量挑人少的地方走。甚至要穿过一片树林。

    两人一直走的小心翼翼,也把体内的气息压到最低,刚才那番对战中,阮云霄也并没有受伤,本以为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谁知道没走出多少,就有一只鹰盘旋着在他们头顶凄厉的大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余生很长,不必慌〕〔西游之金乌大圣〕〔重生天后:霸道总〕〔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白莲花退散,本妃〕〔夜帝独宠:天才萌〕〔冰山总裁爱上我〕〔都市逍遥医仙〕〔爱来了,逃不开〕〔情陷与你〕〔缘定终身:娇妻不〕〔圈套男女〕〔穿越五零抢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