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动天下之逆天魔〕〔荒野巨星〕〔超级贸易〕〔盗隋〕〔重生之完美未来〕〔那些年说不出口的〕〔震惊藏宝阁〕〔重生军少麻辣妻〕〔美漫之道门修士〕〔华娱之纵横〕〔海贼之金色狮鹫〕〔幽冥大帝〕〔燃钢之魂〕〔重启游戏时代〕〔豪门遇狐:宠妻戾〕〔美利坚庄园主的幸〕〔总裁爹地好厉害〕〔我的男友是病娇〕〔时代控卫〕〔魅姬重生:仙尊,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凤倾天下 第三十章 只有一个信念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阮云霄看着那只鹰锐利的双眼,突然就想起了那只小白兔说过的话,它说那只鹰的家人不会放过它的,会报复它,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些鹰。又怎么会放过他们两呢?

    “快走,莲清。”阮云霄低声说道。

    “本尊知道,不用你提醒。”莲清白了她一眼,满不在乎的往前走。

    拜托,都什么时候,还这么嘴硬,阮云霄看着他强撑着没事的样子,都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两人尽量脚步越来越快,决定一会儿穿过丛林就往人群里走,莲清现在应该还可以暂时的回复到丫鬟的那个造型。

    但要对付头上的雄鹰,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鹰的目光是非常锐利的,他们两个人又岂能躲得过它的眼睛。很快那只鹰就盘旋着俯冲了下来。

    尖嘴直冲着两人落下来,动作迅疾无比,以他们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闪避开来。莲清见状飞快的将阮云霄拉到了怀里面,那鹰的尖嘴正好刺到了他的肩头,立刻有血喷洒出来。

    阮云霄看着那些鲜红的血液,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抽痛。

    难道这一次,真是在劫难逃了吗?

    那些血液,那鲜红的颜色,狠狠的触痛着阮云霄的神经。

    这一次,上天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吗?一定要这样赶尽杀绝吗?阮云霄只有苦笑。

    两人趴伏在了地上,那只鹰继续在头顶盘旋着。

    “莲清,你有多大的把握从这里逃出去?”阮云霄小声的问道。

    莲清也苦笑了一下“我没有把握。”他用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那里还在不断的流出血来。

    看着那些血,阮云霄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将自己的手腕递到了莲清的眼前“莲清,喝我的血,你会好一些的对不对?”

    莲清看着眼前皓白的手腕,转头盯着阮云霄的眼睛。阮云霄的眼神闪亮,充满了诚恳。见莲清没有反应,急忙快速的说道:“快啊,喝吧,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就这么咬下去吗?莲清盯着那手腕,还是迟迟没有反应,头顶上的雄鹰已经再度扑了下来。莲清急忙抱着阮云霄在地上飞快的滚动着,滚到树木旁边才停止下来。

    那鹰的一抓也落空了,不过它并不着急,一直在头顶盘旋着,兴奋的鸣叫着,似乎在玩弄着它势在必得的猎物。

    “咬下去,没关系。”阮云霄将手腕放到离莲清的嘴唇更近一些的地方,甚至主动放到他的嘴里,让他的牙齿可以碰到她的皮肤。

    莲清看着阮云霄眼中闪烁的光,嘴角微微勾起,张口就要咬了下去。阮云霄急忙闭上了双眼。

    “本尊不需要你帮忙。”莲清却只是虚晃一下,反而拿开了阮云霄的手臂,看样子他不想依靠阮云霄的血液挺过去。如果他堂堂妖王,却只能靠一个小姑娘的鲜血摆脱困境,那也太没用了。

    莲清站起身,长发随风轻轻摆动着。有一种说不出的英姿。

    阮云霄却咬着牙很不满意的说道:“真是的,就知道逞强,吸一下我的血又不会怎么样。”阮云霄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有种自己把它咬破了硬让莲清喝下去的冲动,不过那只雄鹰就在上方,她也怕这样一来将情况弄得更糟糕。

    只能看看莲清要如何做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

    莲清伸手入怀,拿出了几颗灵石,迅速的排列到了地面上。那些灵石看似杂乱无章的分散在地上,却又隐隐的相互呼应着。

    阮云霄紧张的抬头看着那只雄鹰,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扑下来。那只雄鹰在上方徘徊嘶鸣,半响都没有进行下一步的攻击。

    阮云霄只看了几眼就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直觉:“莲清,我怎么觉得,他在召唤同伴。如果真的来了,我们一定逃不过了。”

    “别说这些丧气话。”莲清还在地上竖起了几根奇怪的树枝,最后咬破了手指,滴了鲜血在一块石头上面。

    “我也是会布阵的。云霄,看好了。”莲清伸手夹起了那块石头,有气流开始围绕在他的周围,并且越转越快。最后形成一股小型的飓风。

    阮云霄惊讶的看着这一切神奇的场景,那只雄鹰显然也注意到了。它飞快的扑了下来,口中吐出一道利剑。狠狠撞击在了莲清周围的护身结界上面。

    莲清身子一颤,吐出一大口鲜血,看得出来,他支撑的非常辛苦,刚刚那一击差点倒在地上,他的鲜血落到了石头上面,周围白光更胜。

    “来。拉住我。”莲清一手拿着灵石,一只手朝后面伸过去,连头都没回一下。紧紧盯着他刚刚布置的阵法。

    那只雄鹰显然也意识到情况很不对劲了,于是开始疯狂的攻击,不断的挥翅攻击,周围的结界几乎就要被毁坏。

    阮云霄毫不犹豫的就将手放了上去,紧紧握住了。莲清感受到掌心上的温度,迅速的甩出了手中的灵石。准确无误的落入了阵眼之上。

    立刻有白光将两个人紧紧的包围。雄鹰的鸣叫声仿佛还在耳畔,那一下下的攻击,莲清只能硬抗下来。

    白色的光芒令人炫目,在闪烁了一阵之后突然消失,而两人也已经消失在了阵眼之上,四下里一片安静,风声全部止息了,那只鹰也落在地上,无声的看着刚才的那片空地。

    那块地方,如今只有几颗石头随意的摆放着,一阵萧索的风声吹过,不断有落叶飘零而下。雄鹰仰天悲鸣一声,眼中出现了强烈的不甘和沸腾的怒火。

    而此时的莲清和阮云霄,已经出现在了前面的空地上。莲清艰难的喘息着,半跪在地上,望了望后方。阮云霄很想知道莲清如今的情况到底如何了,刚刚雄鹰那么多次攻击他都硬生生的扛了下来,虽然时间不长,可是他本身就很虚弱,这样伤上加伤,阮云霄真的不敢想象结果会如何。

    不过他们现在根本没有片刻的休息时间,莲清刚刚落地不久,就强撑着站了起来,咬牙拉着阮云霄飞奔在路上。

    刚刚他们已经瞬移出大约三十里,那已经是莲清的极限了,本来他是有瞬息千里的能力的,但大部分都已经在跟符咒的对抗中消耗掉了。如今更是体力透支。全凭借着一股意志力。

    他此刻心中就只剩下了一个信念,一定要带着阮云霄回到瑞王府,一定要让她安然无恙。

    阮云霄也修炼了一阵子了,路上也试着自己运功,尽量减少莲清的负担,不过即使这样,她心里也很难受,看着前面拉着她的那抹让人心安的背影,她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脱险的,但是莲清……她不敢去想。

    刚刚回到了房间,莲清松开阮云霄手的瞬间,自己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他早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是那一股信念,恐怕早就倒下去了吧。

    莲清雪白色的衣襟上,到处都是暗红色的血迹,有的都已经凝固成了血块,肩头的伤口还在往外渗透着血,仿佛红色的花朵一样绽放,在白衣上更显得那红色触目惊心。

    莲清本来是有些自恋的会注意自己形象的人,如今却这样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都快成一个血人了。发丝也凌乱的散开来。但还是挡不住他那种妖娆醉人的俊美。

    反观自己呢,阮云霄看着自己淡绿色的衣衫,上面只是沾染了一些灰尘还有莲清身上的鲜血,虽然也有些凌乱,但她却一点伤都没有,就连个小小的刮伤都找不到。

    进行了这么惨烈的逃亡,她却被保护的这样好。好到她都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只是一场梦,她根本没有经历过围困,厮杀。可是当目光转回到莲清的身上,阮云霄很清楚的明白,这一切都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真实到她还可以清晰的闻到血腥味,真实到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痛,真实到她永远没办法忘记。

    阮云霄站在那里怔了一阵,一时间思绪万千,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急忙开始翻箱倒柜的寻找疗伤的药。

    偏偏她对医术也是一窍不通,因为不能暴露身份所以也不能找府里的太医,她能做的也只是简单处理一下伤口,止了血,包扎了起来。

    她也明白这样顶多只能治疗莲清的外伤,莲清伤的最深的地方并不在那里,但是除此之外,她实在是无能为力。

    阮云霄一步一步的拖动着莲清,小心翼翼的害怕伤口会崩裂开来。这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小白兔。眨着红红的眼睛看着她。

    随后摇身一变,化为一个小姑娘。“要不要帮忙?”她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这只小白兔?阮云霄转头看着她,怎么看都觉得她单纯可爱,但是……阮云霄摇了摇头。继续一点一点的移动着。

    兔精微微的撅起了嘴,双手上下翻动,出现了一道非常柔和的白纱一样的东西,轻轻托起了莲清的身体。

    “不许动他。”阮云霄大声的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